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草原雕「只有飛行,沒有國界」,於是研究團隊的電信簡訊費爆炸啦!

何如
・2019/11/27 ・2403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59 ・八年級

約莫在今年 (2019) 10月底,有一隻鳥因為到處亂飛登上了世界各大新聞版面,連紐約時報、BBC等媒體都因為牠的「跨越國界」的豐功偉業而廣泛報導。

帳單跟著失聯目標一起回來,試問研究團隊心理陰影面積

事情要從 2018 年說起,一個位於俄羅斯的猛禽研究調查團隊 (Russian Raptor Research and Conservation Network, RRRCN),開始他們該年度對草原雕 (Aquila nipalensis) 遷徙的追蹤。

這種猛禽會在俄羅斯南方的乾草原繁衍後代,而到冬天的時候便會飛往巴基斯坦等南亞地區避冬,像尼泊爾的 Khare 地區也曾經有記錄到大量的草原雕經過。

研究團隊在 13 隻草原雕身上裝設了追蹤器與簡訊轉換裝置,由此研究人員便可以在一天內收到四次追蹤簡訊,以長期紀錄牠們的遷徙途徑。

然而,其中有一隻名為 Min 的草原雕去年在巴基斯坦過完冬後便回到北方,卻莫名其妙失聯了整個夏天,直到十月初才又突然收到牠位於伊朗的追蹤簡訊。

草原雕的遷徙路徑,紅色的路徑就是 Min 的移動軌跡。圖/screenshot from RRRCN

根據後來的資料顯示,研究人員認為 Min 應該是飛到了哈薩克沒有電信網路分布的區域中,所以一整個夏天的訊息都積累著發送不出去,直到牠抵達伊朗時才重新進入通訊範圍而成功發送。然而原先預計發送一則簡訊的價格為 2-15 盧布(相當於 0.96-7.17 元新台幣),但是在伊朗發送一則簡訊的價格為 49 盧布(相當於 23.42 元新台幣),這麼一飛無視國界,直接就讓經費爆炸了。

當事鳥:經費爆炸怪我囉?(謎之音:就是你!)圖/Nirav Bhatt, via Vkontakte

無可奈何之下,RRRCN研究團隊只好在俄羅斯的社群媒體 Vkontakte上徵求群眾募資,沒想到意外獲得了踴躍的贊助,募到的款項超過 300,000 盧布(相當於 14 萬多元新台幣),不僅足夠支付超貴的國際漫遊帳單,甚至還有餘裕可以支持到來年的追蹤計畫。而電信公司也承諾會針對該研究制定特殊的漫遊費率,以免又有哪隻鳥兒飛一飛經費爆炸。

經費,爆炸啦!圖/GIPHY

解決完錢的問題,那鳥的問題呢?

這次飛行範圍「只有天空,沒有國界」的研究對象草原雕的數量在近年大暴跌,已於 2015 年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歸為瀕危物種。全球的成熟個體數僅剩 50,000-75,000 隻,並且持續在減少中。由此也警醒了許多研究團隊開始追縱調查,希望能夠藉此更加了解草原雕,保護牠的生活環境與繁衍地,以求避免數量再減少下去。

草原雕已經屬於全世界瀕危等級的物種。圖/screenshot from IUCN Red List

以被 Min 搞到經費爆炸的俄羅斯研究團隊 RRRCN 為例,他們開展了一系列對草原雕的研究調查,並輔以實際的保護措施與對大眾的生態環境教育,希望能夠為草原雕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

研究人員會定期監視草原雕的巢位,實際走訪那些已知或潛在的築巢地點,以了解群體中的個體數量、性別年齡組成與活動狀況,在分析牠們的生活情形後,便可以依據目前現況去規劃往後在草原雕的生活環境內水泥建物的興建設立,或是進一步再與各國學者進行相關的學習探討。

圖/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除此之外,也會關注牠們遷徙避冬的移動範圍(於是才有了本次事件),並採集巢內的皮毛樣本、甚至是電纜上被電死的個體所殘留的血液,以對草原雕做基因層面上的研究,探究牠和其他接近鳥種的親緣關係。而寄生蟲、其他自然或人為因素會對草原雕帶來的種種影響也在研究的範疇之內。

一起來解決鳥的問題吧!(撸袖子)

像草原雕這樣的鳥類雖然有直接在地上築巢的能力,但其實牠們更傾向在比地面稍高一點的地方蓋個家,哪怕只是在石堆、沙丘、甚至是廢棄的輪胎或垃圾上,可是這樣的環境免不了會受到環境乾燥致使的燃燒威脅,或是其他掠食者的侵害,在這種狀況下,建立一個人工築巢平台 (bird nest sanctuary platform)便是對鳥類在野外繁殖相當有效的保護方式。

築巢在平台上的鸛鳥。圖/Pixabay

針對極易造成鳥類死亡的電纜,RRRCN 會進行地區調查並判定相對高危險的區域,同時紀錄死亡數據,以此呼籲或透過法律迫使電纜業者加裝保護裝置 (bird protection devices, BPDs)。

還有設立保護區,甚至是立法保護都是正在努力的方向。

另外,RRRCN 亦持續在向大眾推行相關的生態教育,試圖培養第一線農夫對草原雕的認同,並教導他們協助保護在孱弱階段的個體等等。同時也讓俄羅斯和哈薩克多所大學的學生們,能夠參與田野考察,進而在年輕世代中串聯起各地區對草原雕的保護共識與交流網。

要保護物種,需要的會是整個區域的互相串連。圖/GIPHY

更多的還有草原雕與其他鳥類的紀錄影片«Eagles» 以及學者們出版的諸多報章文獻,希望能夠讓人們真正重視起草原雕的保育,同時也維護住生態系統的平衡。

  • 註:人工的鳥類築巢平台也適用於其他鳥類,更多的平台案例可以前往 The Center of Conservation Biology 的 flicker相簿 OspreyWatch 查看。
  • 從RRRCN的網站上可以追蹤到紀錄對象在過去所移動遷徙的範圍,其實在 13 隻當中Min也不是唯一一個飛出電信服務範圍的,包括牠至少有四隻都這樣玩,而且做為非政府組織的RRRCN也不是只有做這個項目的研究,所以經費才不堪負荷。

資料來源:

文章難易度
何如
12 篇文章 ・ 1 位粉絲
「因為人因思想而獨特,但不說出來就什麼都不是。」 —為自己的冗言話多辯解的小菜鳥。


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鳥界噁男出沒!雌鳥該如何自保?——白頸雅各賓蜂鳥的毛色演化策略

Fisher_96
・2021/10/21 ・277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鹿的鹿角、大象的象牙、動物的體型大小、蝴蝶的特殊斑紋等,這些都是在自然界中動物為了繁衍後代、雄性動物們為了吸引雌性動物進行交配,而針對本身與其他雄性個體的「競爭特徵」進行強化或是展現外觀特色的演化結果。這就是達爾文早在 200 多年前提出的性選擇理論:同一性別的個體(通常是雄性)為了競爭有限的交配機會,會促進性狀的演化。

透過性選擇,動物在演化過程中也產生了新性狀,並造成了個體差異。而這些差異有時會產生全新的功能,對天擇演化作出貢獻。

為了避免騷擾,雌鳥演化出雄鳥的鮮艷羽毛

這樣的演化結果在鳥類中又特別明顯。大部分的鳥類,雄鳥幾乎都比雌鳥擁有更鮮豔的羽毛色彩,也就是鳥類透過鮮豔的羽毛色彩,以吸引雌鳥進行交配,保障自身的繁衍可能。但是,科學家們發現,有些鳥類的雌性也有部分會擁有與雄性外觀相似的鮮豔羽毛,他們還發現,這些雌鳥演化出鮮豔羽毛的原因,竟然是為了避免遭受雄鳥的騷擾。一種叫做白頸雅各賓(white-necked jacobin , Florisuga mellivora)的蜂鳥,就產生了這樣的現象。

白頸雅各賓是一種大型蜂鳥,分布於墨西哥到秘魯、玻利維亞和巴西南部等地區。因為頸背上有一條白色的帶子,也被稱作有領蜂鳥(collared hummingbird)。

白頸雅各賓頸背上有一條白色的帶子,也被稱作有領蜂鳥。 (圖/EOL

白頸雅各賓的雄性和雌性外觀差異相當大,雄性白頸雅各賓(上圖)有閃閃發光的藍色頭部、綠色背部、白色腹部和尾巴,脖子後面有一條白色帶子;雌性白頸雅各賓(下圖)的羽毛雖也是由綠色和黑色構成,但顏色明顯較為黯淡柔和,並有深色的尾巴。

雌白頸雅各賓。 (圖/EOL

一般來說,在鳥界中,鳥類的幼鳥外觀都會跟成年的雌鳥比較相似,也就是擁有顏色較黯淡不起眼的羽毛外觀。但白頸雅各賓卻不一樣,他們的幼鳥看起來卻和成年的雄鳥比較相似,都擁有顏色鮮豔的羽毛。

大部分的幼年雌鳥在成長的過程中與一般鳥類相同,羽毛的顏色會朝著異色外觀(成年雌鳥的一般毛色)進行轉變。但是,大約有 20% 的幼年雌鳥,在成年後的羽毛顏色依然會維持與幼年時期相同的鮮豔色彩,這樣的外觀使他們看起來就像一隻雄鳥。因為這樣的特徵,白頸雅各賓與一般成年後具有「兩性異態性」(同種生物雌雄之間的差異)的鳥類不同,雌性外觀具有多種型態的特徵,因而造成三種不同外觀樣貌的白頸雅各賓:(顏色鮮豔的)雄性色雄鳥、(顏色鮮豔的)雄性色雌鳥、(一般顏色的)異色雌鳥。

約有 20% 的幼年雌鳥成年後的羽毛顏色依然維持與幼年時期相同的鮮豔色彩,使他們看起來就像一隻雄鳥。圖/參考文獻 1

依據達爾文的性選擇理論,我們可以猜測,或許雄性色雌鳥的羽毛顏色,是為了要在成年後做為雄鳥的配偶選擇時,可以對雄鳥有較大的性吸引力,因此在成長過程中才會有這樣保留鮮豔色彩的情形?

從實驗中找到答案,雄蜂鳥的跋扈全曝光

為了搞清楚原因,研究人員設計了一個實驗,他們在一個餵食器的周圍擺放了三種組合的兩個不同標本進行實驗:(1)異色雌鳥與雄性色雄鳥(不同性別、不同羽毛顏色)(2)異色雌鳥與雄性色雌鳥(同性別、不同羽毛顏色)(3)雄性色雌鳥與雄鳥(不同性別、相同羽毛顏色),並觀察白頸雅各賓對標本的對待方式,觀察牠們會不會依據毛色而對不同個體而有不同。

結果,研究人員觀察到,與性選擇假說的預測相反,雄性在交配選擇上,仍然是對異色雌鳥(顏色比較黯淡的一般雌鳥),而不是雄性色雌鳥(長大過程中保留了鮮豔羽毛顏色的雌鳥),表現出更為明顯的偏好,只要實驗組中有異色雌鳥的標本,所有雄鳥第一次選擇發生交配行為的對象都是異色雌鳥。

另一方面,研究人員還觀察到,白頸雅各賓的個體交互行為中,雄鳥對異色雌鳥表現出攻擊性的狀況是 100%,卻不會對雄性色雌鳥表現出攻擊性,顯示出羽毛顏色才是雄鳥選擇性攻擊的原因,而不是性別本身。而在這個實驗的影像紀錄中,研究人員同時觀察了四周其他蜂鳥的互動,發現這些對標本的攻擊行為模式,與其他蜂鳥互相追逐的觀察結果一致:

雄性色蜂鳥(無論實際上是雄鳥或雌鳥)更常對其他各體進行攻擊,並且異色蜂鳥被追逐與攻擊的機率遠高於雄性色蜂鳥(無論實際上是雄鳥還是雌鳥)。

雄白頸雅各賓。 (圖/EOL

這樣的觀察結果讓研究人員更加確定,雄性色的羽毛可以幫助雌鳥免於雄鳥的攻擊,因此雌鳥將自己偽裝成雄性,可以降低自身受到雄鳥騷擾的機率,而這件事甚至比吸引雄鳥交配還要更重要。除此之外,雄鳥也會對有更多食物資源的餵食器展現出更高的控制性,因此雄鳥會傾向透過啄食或碰撞來攻擊雌鳥,以獲得對食物的支配地位。而雄性色雌鳥因為較不會受到雄鳥攻擊,而能取得更多的食物資源。

「這項研究的其中一個靈光一閃,是當我意識到所有幼年雌性都有艷麗的顏色的瞬間。」現任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前康乃爾大學鳥類學實驗室(Cornell Lab of Ornithology)和史密森尼熱帶研究所(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鳥類學家傑‧福爾克(Jay Falk)說,「在生物界中,一個幼體看起來像雄性的生物是很不尋常的事情,所以一定有些原因在對他們的演化進行作用。

大多數具有兩性異態的鳥類羽毛顏色往往更接近雌性,因為較不顯眼的顏色有助於保護脆弱的除鳥免受捕食者的侵害。雄鳥較不會對雄性色個體進行攻擊的這件事情,正好可以解釋蜂鳥幼鳥顏色的特殊性。

白頸雅各賓幼體為鮮豔顏色的事實同時也說明了,對他們來說,比起外在的捕食者,他們更需要想辦法免受自己的同類傷害。

物種演化——仍有等待挖掘的謎團

當然,性選擇理論在生物的演化中的確會發揮一定的作用。只是包括這個實驗,目前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生物之間基於非性相關的社會互動也可能在外觀的演化中發揮作用,因而改變生物的性狀。研究團隊也希望在未來的研究中,利用他們的發現,來了解其他物種演化出性別異態的性狀的原因與方式。

「其實研究這件事,你不需要去找一隻你不認識的動物,來探詢有趣的事實或是啟發性的結果,蜂鳥是很多人都喜歡的動物,很多人都和蜂鳥很熟悉,但是他們仍有一些我們沒有注意到或研究過的謎團。」福爾克說「想挖掘有趣的生物事實,你可以從看看每個人都喜歡的動物開始。」

參考文獻

  1. 2021,《Male-like ornamentation in female hummingbirds results from social harassment rather than sexual selection
  2. EOL,《Oiseau Mouche A Collier

Fisher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想藉由慢慢把知識收入囊中的方式來長大的一條魚,著迷於各種領域知識,想嘗試把困難的事情變簡單,並試著找方法讓自己跟別人都可以享受沒有目的性的吸收知識的快樂。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