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1
1

文字

分享

0
11
1

歐洲酸沼特產,木乃伊「圖論男子」的那時此刻——《木乃伊不容易》

PanSci_96
・2019/11/12 ・1579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47 ・八年級
  • 作者/李衍蒨

「圖論男子」木乃伊檔案

  • 發現地點:丹麥
  • 數目:1 具
  • 發現過程:於沼澤範圍被找到
  • 特點:屍體被妥善地保存,頭髮及臉部表情被完整保存下來,面容極其安詳

古埃及以全身包著繃帶的木乃伊最著名,但你可能不知道歐洲因為自然環境關係,同樣「盛產」酸沼木乃伊(bog bodies)。這一篇我們到丹麥,看看完美的「圖論男子」(Tollundmanden)。

在錫爾克堡博物館裡展示的「圖論男子」圖/wikimedia

於 1950 年的一日,在丹麥一個沼澤附近,一具赤裸男屍被人發現,死前曾被吊頸,繩環與屍體一併被保存。法醫考古學家(forensic archaeologist)跟執法人員最初都以為是近日才發生的兇殺案,因為屍體被妥善地保存,無論頭髮或臉部表情都很完整,考古學家 P.V.Glob 甚至形容是一具「完美屍體(perfect corpse)」,更指這位先生的表情異常平和及平靜—眼睛輕閉及合上嘴唇,猶如在默禱。

這些都不禁讓專家們好奇:為何他會在沼澤?到底他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在裡面的呢?為何他的表情與死亡方法形成強烈對比?沼澤對減低屍體腐化有何幫助?

酸沼奇妙的環境造就的沼澤木乃伊

其實像「圖論男子」這樣的木乃伊在歐洲非常常見,在歐洲酸沼中被發現、記錄的就有上千副,被研究過的卻只有數百副。跟埃及木乃伊不一樣的是,沼澤木乃伊是一個美麗跟奇妙的化學意外。

酸沼(bog)中流出來的水呈現著獨有的褐色,有效保存屍體同時,亦為其皮膚染上獨有的泥炭色。

酸沼。圖/wikimedia

所有埋於酸沼中的屍體都處於缺氧環境,能有效抑制細菌生長,減慢及停止屍體腐化。當中,幫忙保存屍體的重要一員是泥炭蘚屬植物,當這種植物死後,它會分泌多醣,阻擋細菌代謝作用,此舉有效保存所有有機物質,包括皮膚、木、皮毛、衣物等等,即前文所說是「螯合物」條件。

不過這種蘚類植物會攝取骨頭裡的鈣,導致這些木乃伊內的骨頭組織會收縮甚至消失,變成普通的塑膠公仔一般。同時,酸性環境亦會破壞 DNA,令基因重組成為 mission impossible。

這些酸沼木乃伊被發現的經歷往往都令人心酸,大多都是因為要開發能源或鑽取石油,而這些工程中用到的重型工具,往往都會在木乃伊身上留下破壞痕跡,因此法醫學家都必須仔細分辨哪些創傷是死前、死時及死後造成。

「圖論男子」的特別之處

「圖論男子」頭部保存相當完好。圖/wikimedia

「圖論男子」在云云沼澤木乃伊中之所以特別,在於其吊頸繩索及臉上安詳表情的強烈對比。他現在被存放於一家博物館裡,每每有參觀者站在展櫥前,都不禁想像他是不是會隨時張開眼,問自己身處何方。學者們經過多番研究,都支持「圖論男子」為其中一個用於供奉土地神明的貢品,而對當時的人來說,這些酸沼為別具意義的地方。

1950 年發現「圖論男子」時,學者為他照過一次 X 光,當時還能清楚看到腦袋,而學者們更為這具已有 2300 年歷史的屍體進行解剖。到了 2015 年,「圖論男子」被送到巴黎的博物館做 CT 掃描,希望可以從腳部抽取到化石 DNA,可是依然徒勞無功。不過科學家未有放棄,最近轉移目標到「圖論男子」的頭髮,希望可以從這個 DNA 寶庫中抽取能斷定身分的資訊,因此,研究人員自發現「圖論男子」以來,首次移除了他的帽子。

或許,我們以現時科技,暫時仍不能替「圖論男子」訴說他的故事。但我深信科學家會不停應用新技術到他身上,讓他的身世之謎慢慢被揭開。

本文摘自《木乃伊不容易——那些木乃伊生前死後的奇情怪事》,2019 年 4 月,蜂鳥出版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54 篇文章 ・ 234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研究指混打 AZ 與 BNT 疫苗效果拔群!感染率比接種 2 劑 BNT 更低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2021/10/22 ・2347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2021 年 10 月 21 日,國際期刊《自然》(Nature)公開一篇法國里昂國際傳染病研究中心(Centre International de Recherche en Infectiologie Lyon, CIRI)的研究,探討混合施打 AZ 與 BNT 兩種不同廠牌的新冠疫苗後,產生細胞免疫的特性與效果。研究觀察 13,121 名護理人員的真實世界數據,發現混打 AZ 與 BNT 疫苗,比起施打兩劑 BNT 疫苗,可更好的預防新冠病毒引起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

研究團隊為瞭解混打這兩種疫苗的機制,觀察兩種疫苗不同的施打組合,發現兩種組合都可以引起很強的抗體反應,而混打疫苗的個體,血清中抗體都有更強的中和能力。此增強的效果,與轉化、活化 B 細胞辨認新冠病毒受體結合區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 RBD)的頻率上升有關。

比起第一劑的 BNT 疫苗,AZ 疫苗引起的 IgG 反應較弱,但引起 T 細胞的反應更強,作者認為這可解釋兩種疫苗混打後效果較好的原因。研究結論也提到,混打的方式可能特別適合免疫功能較低下的人。

我們對於混打的瞭解有多少?

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副研究員級主治醫師齊嘉鈺表示,先前許多針對疫苗混打的研究規模比較小,參與人數大多僅數十人到數百人;研究方向著重在免疫反應的差異,而非真實世界的保護力;實驗方法也有限制,例如,分析中和抗體時所用的是替代指標或是人工假病毒中和試驗,而非活的新冠病毒,因此對預測真實臨床病毒的中和能力仍然會有一些疑慮。

最近有另一篇剛剛發表刊登在 Lancet 的報告,是來自瑞典全國性大規模的疫苗混打研究結果,該研究總計納入超過 10 萬名接受 ChAd(腺病毒載體)/mRNA 疫苗混打者與 43 萬名完成兩劑都是接種 ChAd 疫苗者進行保護力的分析。結果發現,疫苗混打組確實對有症狀感染具有更高的保護效果,但是並未深入剖析相關的免疫機制。

齊嘉鈺指出,本文是來自法國的研究,對象是 1 萬 3 千多名醫護人員,其中 2,500 多名接受混打(ChAd/BNT),另外 1 萬多名兩劑皆施打輝瑞 BNT162b2 疫苗。相較於其它文獻,這一篇研究除了分析對感染的保護力差異外,更清楚探討混打疫苗所誘發的免疫機制。

感染率比較:混打組 0.42% < 0.71% 兩劑BNT

台灣兒童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邱南昌指出,研究比較 10,609 名間隔四週施打兩劑 BNT 疫苗,和 2,512 名第一劑施打 AZ 疫苗 12 週後第二劑改用 BNT 疫苗者,發生 COVID-19 感染的情形,以及免疫系統的反應情形。兩劑都打 BNT 疫苗組感染的發生率是混打組的兩倍(0.71% 比 0.42%)。作者還檢驗了多種免疫反應,只打完第一劑後,AZ 疫苗產生的抗體濃度較 BNT 疫苗低;但施打完兩劑後,有些抗體濃度就相似,有些則是混打組較高;在記憶細胞方面,混打組也產生較多。

邱南昌表示,這些免疫反應,可以解釋為何混打的人,能夠降低更多的感染風險。對於變種病毒也是混打組有較好的免疫反應。與過去只是驗抗體濃度,此篇有現實世界的資料,也較之前研究做了更深入的免疫反應檢驗,證實第一劑 AZ 疫苗第二劑 BNT 疫苗,可以得到比兩劑都打 BNT 疫苗更好的效果。

輝瑞 BNT 疫苗。圖/Wikipedia

混打後的免疫反應能維持多久?仍未有結論

邱南昌也說,此篇沒混打組的兩劑 BNT 疫苗是間隔四週,但混打組兩劑間是間隔 12 週。之前的資料就顯示第二劑間隔較久才施打,產生的抗體濃度較高。但由此研究檢驗多種免疫反應的結果看來,時間間隔應不是唯一理由,還有其他可顯示有混打對免疫反應增強的理由。此外,不同地區不同的流行狀況,會影響保護力的研究結果,但免疫反應應是差不多。

齊嘉鈺則補充,研究對象都是醫護人員,因此結果要外推到其他一般大眾,包括更廣的年齡層、潛在疾病等,還需要更多的證據;工作性質不一樣的醫護人員之間暴露於病毒的風險也不同,也可能影響兩組疫苗保護力的結果;免疫機制的實驗僅追蹤至施打完第二劑後 4 週,所以,混打後的免疫反應能維持多久、何時會降低、需不需要再追加第三劑,也還沒有結論。

若開放混打,我該衝一波嗎?

本文有幾項重要結論:

  1. 兩劑間隔 12 週,有順序的混打(ChAd/BNT)疫苗確實比間隔 4 週施打兩劑 BNT 疫苗對降低感染提供更好的保護力。
  2. 兩種組合都刺激了很強的抗棘蛋白抗體反應,但混打可以誘發更強的中和抗體,即使是針對不同的 SARS-CoV-2 變種病毒。這種增強的中和抗體反應與可以辨識受體結合區域(RBD)的記憶 B 細胞持續的成熟及活化有關。
  3. 第一劑施打 ChAd 疫苗後比 BNT162b2 疫苗誘發的抗體反應弱,但卻有更強的 T 細胞反應,可以解釋兩種疫苗混打使用時的互補性。

這個結果再一次為混打疫苗的保護力提出更多的科學證據,同時也特別對一些免疫功能低下,如器官移植的患者,提供更好的疫苗接種選擇建議。

COVID-19 有多種疫苗,陸續有研究顯示混打可能誘發不同免疫反應,得到比單一疫苗更好的保護力。但是疫苗種類繁多,混打方式的排列組合更多樣,目前只有少數方式有確切數據可驗證。

我國根據我們各種疫苗的供應量和已經發表的研究資料,有可能會逐漸開放准許混打的種類。但是就本研究的資料看來,即使不混打也仍得到相當不錯的保護力。所以其實也不必執著於是否要混打,有什麼疫苗能打就打什麼,反而是最簡單的選擇。

研究文獻

※為了盡快了解研究的重大發現,此為 Nature 期刊提供的未經編輯文章,在最終發布完稿之前,研究者還可能修正文章內容。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希望架構一個具跨領域溝通性質的科學新聞平台,提供正確的科學新聞素材與科學新聞專題探討。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