齁~科學家是不是都在想色~色~的事情?複習那些十八禁的《搞笑諾貝爾獎》

科學家在普羅大眾心中的刻板印象,也許是掛著一絲不苟的撲克臉,穿著死白的實驗衣,蹲坐在實驗室裡搗鼓著自己的艱深研究。(熟悉泛科學的讀者們當然都知道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然而,絕對跌破你眼鏡的事情是,有好多好多的科學研究,其實都充滿羞羞的情慾色彩!無論是對洞穴蟲的生殖器、蝙蝠愛愛時的吹簫小運動、人類性行為時的磁力共振研究,抑或是人獸之間的愛恨糾葛,甚至是充氣娃娃造成的淋病議題,都讓科學家躍躍欲試、興奮不已,開啟了一個又一個對生命奧妙的偉~大~研~究~!

愛情與慾望,是人類的本能。圖/giphy.com

果蝠的「愛情動作片」

榮獲 2010 年搞笑諾貝爾生物獎的研究中,充滿探究精神的科學家們,利用紅外線攝影機拍攝了果蝠們的愛愛紀錄片,用健康、科學又理性的角度,細細觀察果蝠的每一個害羞環節。科學家發現果蝠在交配期間,大部分的母果蝠都會為公果蝠的陰莖做「舔舔」的服務,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口交。科學家發現,果蝠的平均行房時間將近 4 分鐘,而母蝙蝠為公蝙蝠舔吮的時間約莫是 20 秒鐘,而且母蝙蝠舔舔的時間越久,交配的時間也會持續得更久。

對於人類這種充滿創造力的生物而言,也許口交並不是多麼新奇或是罕見的動作,甚至被廣泛的使用在性行為的前戲中,在漢語裡面也有「吹簫」、「吮陽」等類似字詞來代稱這種活動,然而,口交卻幾乎絕跡於非人類的生物,似乎是人類獨有的愛好之一,並未在其他動物上發現常態口交的行為,直到這一次的研究,才讓科學家在果蝠的性生活中找到人類以外的口交愛好者。以下,就是科學家們記錄到的珍貴畫面──果蝠們的愛情動作片(咦?)

五歲抬頭的你依舊挺拔嗎?讓郵票告訴你!

男性驕傲是否跟過往一樣堅挺?應該是所有男生同胞終其一生都惴惴不安的生命課題,泌尿學家對此更是興致勃勃,根據正常男性平均一晚升旗一次到五次的原理,他們發明了一種極為簡單的探測方法:睡前用郵票將生殖器環繞一圈,等到明早醒來時,如果你發現原本連得好好的郵票斷掉了…那麼恭喜你!你的小弟弟依舊雄壯威武!至少夜間搭帳篷的技能,你的小弟弟可以擁有!因為這是一項針對「夜間陰莖勃起」,也就是俗稱「晨勃」反應的研究,科學家透過陽痿的糖尿病男性患者評估此法的有效性,而在數據資料的支持下,郵票的破裂與否和診斷結果表現一致。

這一項「以郵票被撕裂的程度,來監測生殖器是否正常抬頭」的研究,其實是將近 40 年以前的成果,在 2018 年的搞笑諾貝爾生殖醫學獎上,它重新綻放出了耀眼的光芒,站上國際的舞台,被全世界的觀眾們津津樂道。

三位獲獎科學家:John M. Barry, Bruce Blank, Michel Boileau。圖/ 2018年搞笑諾貝爾獎直播

全球哀悼:對屍體肛肛好的男男鴨類虐屍案

來自荷蘭鹿特丹自然歷史博物館的館長 Kees Moeliker ,在博物館的上班時間,用相機記錄了一起在世界引起軒然大波的鴨子慘死案。當這隻公綠頭鴨撞向玻璃而死後,牠的屍體被另外一隻公綠頭鴨壓在地板上進行交配,整個過程長達了 75 分鐘,而館長極為詳實地將他目睹的現象生動地描繪出來,並加上自己的文獻查找結果、虐屍動機的猜測,將其發表為論文,在 2003 年獲得了搞笑諾貝爾獎的生物獎。

得獎之後,館長因此受邀至 TED 以「一隻死鴨子如何改變我的一生」為演講題目,分享了他從綠頭鴨之死、發表論文到獲頒搞笑諾貝爾獎後的一系列心路歷程和後續規劃,其中,相當有趣的是,由於美國有十億隻鳥類都因為撞向玻璃而死,因此自然歷史博物館特別將目擊綠頭鴨慘案的日期──每年的 6 月 5 日,設為「死鴨子紀念日 Dead Duck Day 」,希望能藉此喚起大眾對於「衝撞玻璃而死之鳥類」的關懷和討論,在一年一度的紀念活動中,除了討論如何避免鳥類車禍的悲劇外,也會邀請活動參與者一同前往中國餐廳享用「一鴨六吃」的美食饗宴。

 

死了都要愛,不淋漓盡致不痛快的甲蟲

在澳大利亞,有一種特別的甲蟲(學名 Julodimorpha bakervelli )時常將空啤酒瓶錯認為雌性甲蟲,而且這些精蟲上腦的雄性甲蟲總是「性」致盎然的飛撲上去交配,死死不肯離開。在科學家的實驗中,當他們在空地上放置了 4 個啤酒瓶後,短短 30 分鐘內就有 6 隻甲蟲迫不及待的鬆開牠們的褲袋,撲向其中 2 個啤酒瓶。

其實,在正常的甲蟲交歡過程裡,應該是雄性甲蟲在離地 1 到 2 公尺的空中飛行、徘徊,尋找沒有飛行能力、在地上爬行的雌性甲蟲,確定交配目標後,從半空直直衝向雌甲蟲,以天為被 ,以地為床,開始牠們的翻雲覆雨。但悲劇的是,咖啡色的啤酒瓶跟雌性甲蟲真的長得太像了!無論是恰到好處的棕色、亮晶晶的程度、瓶面上微微突起的小顆粒,都讓被小頭控制的雄甲蟲們喪失了判斷能力,對冷冰冰的啤酒瓶捨生忘死。

對於如此色慾薰心的甲蟲們,科學家們甚至寫下了這樣的記錄:一旦甲蟲攀附在啤酒瓶的瓶身,除非研究人員動手挪開牠們,否則牠們完全不會主動離開,即使被螞蟻們圍攻,讓螞蟻狠狠咬向牠們脆弱的生殖器,牠們仍然不為所動,賴在原地繼續嘗試和空啤酒瓶炒飯。

就算柔軟的生殖器被螞蟻們攻擊,牠,依舊無所畏懼!圖/原始論文

這種「酒瓶身下死,做鬼也風流」的驚人意志,該說是對繁衍的盡忠呢?還是被情慾支配的淪落者呢?

然而,在這一份幽默的論文裡面,除了噗哧一笑外,我們似乎也可以意識到:這樣的奇聞軼事,其實是「人類產物與大自然之間衝突」所產生的結果。人類究竟該如何與地球、與生態萬物共生共存?一直都是極為重要的全球課題,透過這一個引人發噱的獎項,我們可以看到,即使是平平無奇的棄置啤酒瓶,對於澳洲甲蟲也有可能是一場繁衍的浩劫。

「乍看令人發笑,後又引人深思」是搞笑諾貝爾獎貫徹至今的重要主旨,這個獎項帶來了無數的歡笑,也引發了無數的省思,若是你對於其他羞羞的搞笑諾貝爾獎得獎論文也非~常~有~興~趣~的話,以下的延伸閱讀可以讓你來一場健康又有趣的研究探索唷!

延伸閱讀

  1. 充氣娃娃成了淋病傳染途徑—《搞笑諾貝爾獎》
  2. 坊間傳說,看腳大小就知道陰莖長度——《搞笑諾貝爾獎》
  3. 在巴西的洞穴裡,科學家邂逅了生殖器逆轉的真偽娘與偽郎? —— 2017搞笑諾貝爾生物學獎
  4. 穿錯材質的褲子會影響性慾?——2016搞笑諾貝爾生殖獎
  5. 摩洛哥國王有可能是888個孩子的父親嗎?——2015搞笑諾貝爾數學獎
  6. 喇舌可以改善過敏!?——2015搞笑諾貝爾醫學獎
  7. 排卵期的脫衣舞孃,賺的小費更多——《我即我腦》

文獻資料

  1. Fellatio by Fruit Bats Prolongs Copulation Time
  2. Nocturnal penile tumescence monitoring with stamps
  3. The first case of homosexual necrophilia in the mallard Anas platyrhynchos (Aves:Anatidae)
  4. BEETLES ON THE BOTTLE: MALE BUPRESTIDS MISTAKE STUBBIES FOR FEMALES (COLEOPTERA)

關於作者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