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綠鬣蜥趴著也中槍!人家對戒指才沒有興趣呢

PanSci_96
・2019/06/20 ・234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20 ・四年級

「蘿潔絲小姐帶蓋瑞過來了。」莎拉挑起一邊眉毛,悄聲補充道:「祝你好運。」

尊客駕到

我朝候診室走去。蘿潔絲小姐很年輕,我猜大概二十五歲上下,黑色的頭髮,黑色的妝容,戴了很多耳環,身穿厚重的黑色大衣,蓋瑞的頭就從大衣領口探出來。

「蘿潔絲小姐嗎? 請過來這裡吧。」我說著領她走進我的診間。她解開幾顆大衣的扣子,把蓋瑞抓出來,放在診療檯上。

「這位一定就是蓋瑞了,天啊,頑皮歸頑皮,牠長得很好看呢!」

帥氣的蓋瑞。圖/pixabay

我不是說說而已,牠真的長得很好看。我也很高興自己估計得沒錯,蓋瑞差不多一公尺長,皮膚是斑斕的綠色,喉嚨底下一大塊垂肉,背上的一排鬣鱗顯示牠已達到性成熟。牠趴在診療檯上,直挺挺地把頭抬高,像是對自己俊美的外貌充滿自信。

「對,這就是我的寶貝。」飼主說:「可是我超氣牠的,牠要害我惹上大麻煩了。你覺得是不是被牠吃掉的?」

「很難說。綠鬣蜥是植食性動物,但牠們也是出了名的視力好,如果鑽石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牠可能會以為那是蒼蠅之類的,好奇之下就⋯⋯ 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揭開謎底。」

「是,我明白。你覺得要多久? 需要把牠麻醉之類的嗎?」

「我現在就可以幫牠照 X 光。通常牠們只會趴在那裡,就像牠現在這樣。相信我,如果牠真的吞了戒指,在 X 光片上會很明顯。」

「喔,哇,太好了。那我要在這裡等嗎?」

「要,麻煩了,五分鐘就好。」

診斷開始

「謝謝你。」接著,她彎身對蓋瑞說:「這個大好人要看看你是不是吃了我美麗的訂婚戒指,所以你要對他好一點喔。」她說完又轉向我道:「牠很親人的。」

我彎身把牠撈起來,一手捧著牠的胸口,另一手拖著牠的尾巴。一離開診療檯,牠的腳就拚命踩來踩去,想找一個附著點,最後牠找到了我的手臂。牠的爪子一掐,我痛得臉部扭曲,用力嚥下一口氣,接著一邊忍痛擠出笑容,一邊走出診間、走進處理室。

綠鬣蜥尖銳的爪子。圖/pxhere

「莎拉,幫個忙。」我咬牙切齒地說:「妳能不能把這隻綠鬣蜥從我手上掰下來?」

到了這時,牠銳利的爪子已經把我抓出血來了。莎拉小心翼翼地將蓋瑞右前腳的五隻爪子從我手臂上掰開,我才終於能將牠放在已經擺好的 X 光板上。莎拉按住牠,讓我有機會處理一下我的傷口。

與此同時,樂於在門診室診療檯上擺姿勢的蓋瑞,顯然不樂意在 X 光板上展現自己。莎拉一鬆手,牠立刻拔腿狂奔,幾乎從檢驗台邊緣垂直俯衝下去。莎拉及時抓住牠,但當她一把牠放上 X 光板,牠又展開神風特攻隊式的投奔自由行動,直到再次被牢牢抓住為止。

「嗯哼⋯⋯」莎拉說:「醫生通常不會碰到病患逃離 X 光檢驗台的問題! 你有什麼辦法嗎?」

「有一招可能有效。」我把自己的手臂包紮好,從櫥櫃上拿了一綑動物專用彈力繃帶和棉花,接著把棉花揉成兩小球,輕輕放在蓋瑞的兩隻眼睛上,再把彈力繃帶纏到牠頭上,把棉花球綑住,並確保牠的呼吸道暢通。效果奇佳。我重新把蓋瑞放回 X 光板上,牠頓時化為一尊活雕像。

「這招也太妙了。」莎拉評論道。

「是啊。獸醫學院的爬蟲類課程教得不多,這是我從課堂上收集到的錦囊妙計之一。」在我設定 X 光機時,蓋瑞保持一動不動。機器設定好,我們就雙雙離開檢驗室。「好啦,蓋瑞,我們來瞧瞧你是不是享用了一頓鑽石級奢華大餐。X 光!」我大喊一聲,通知所有人注意,接著按下按鈕,我們倆再雙雙趕回去。

真相大白

一會兒過後,電腦螢幕上顯現出蜥蜴骨架的美麗影像。我研究了一下,莎拉迫不及待越過我的肩頭偷看。

「嗯⋯⋯」我說:「我不知道這對蘿潔絲小姐來講算好消息還壞消息,但蓋瑞看來不是訂婚戒指失蹤案的罪魁禍首。」

「對蓋瑞來講是好消息,但你本來有機會榮獲年度經典 X 光獎。」

「顯然,鑽石不合蜥蜴的胃口。」

「哈! 哈!」

我拆掉蓋瑞的臨時眼罩,把牠抓起來。這次包了毛巾,免得我的手又被牠抓花。我把牠送回焦急的飼主身邊。

「怎麼樣?」她一看到我就高聲問道:「是牠吃掉的嗎? 是牠嗎? 戒指在牠肚子裡嗎? 怎麼樣?」

「我們恐怕不知道妳的訂婚戒指到哪去了,蘿潔絲小姐,但絕對不是蓋瑞吃掉的。」

戒指究竟在哪呢?圖/wikimedia

「真的假的? 你確定嗎? 怎麼這麼奇怪,我很確定是牠⋯⋯ 戒指到底跑哪去了?」她輕輕將綠鬣蜥從我手裡接過去,捧起牠的臉來面向她。「喔,蓋瑞,媽咪對不起你⋯⋯ 不是你的錯,媽咪錯怪你了。對不起,但我敢說你一定知道戒指到哪去了。你要在爹地回家之前告訴我才行。」

她重新轉向我。「感激不盡。很抱歉浪費了你的時間,但真的非常感謝你的幫忙。」
她離開之後,我回到處理室,莎拉正在為下一台手術做準備。

「嗯哼。」我說:「做這份工作從來不會無聊。緊接著就來為兔子切除卵巢吧!」

半小時後,珍妮又來找我。

「蘿潔絲小姐又打來了,她指名要找你,這次她在一線。」

我拿起電話。「喂? 我是強⋯⋯」

「我找到了,強納森,我找到了! 戒指在爐台底下! 我想一定是蓋瑞的尾巴把它掃下去的。」

「喔,那太好了,我很欣⋯⋯」

「萬分感謝你的幫忙,強納森! 我不敢相信我們還跑去照 X 光,但我本來以為一定是蓋瑞吃掉的。太感激你了。很高興我不用一輩子戴著一枚從綠鬣蜥屁股屙出來的戒指!」

 

 

 

——本文摘自《獸醫超日常:犰狳、鬃狼,有時還有綠鬣蜥,《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特聘獸醫顧問的跨洲診療紀實》,2019 年 5 月,麥田出版

相關標籤: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54 篇文章 ・ 234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鳥界噁男出沒!雌鳥該如何自保?——白頸雅各賓蜂鳥的毛色演化策略

Fisher_96
・2021/10/21 ・277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鹿的鹿角、大象的象牙、動物的體型大小、蝴蝶的特殊斑紋等,這些都是在自然界中動物為了繁衍後代、雄性動物們為了吸引雌性動物進行交配,而針對本身與其他雄性個體的「競爭特徵」進行強化或是展現外觀特色的演化結果。這就是達爾文早在 200 多年前提出的性選擇理論:同一性別的個體(通常是雄性)為了競爭有限的交配機會,會促進性狀的演化。

透過性選擇,動物在演化過程中也產生了新性狀,並造成了個體差異。而這些差異有時會產生全新的功能,對天擇演化作出貢獻。

為了避免騷擾,雌鳥演化出雄鳥的鮮艷羽毛

這樣的演化結果在鳥類中又特別明顯。大部分的鳥類,雄鳥幾乎都比雌鳥擁有更鮮豔的羽毛色彩,也就是鳥類透過鮮豔的羽毛色彩,以吸引雌鳥進行交配,保障自身的繁衍可能。但是,科學家們發現,有些鳥類的雌性也有部分會擁有與雄性外觀相似的鮮豔羽毛,他們還發現,這些雌鳥演化出鮮豔羽毛的原因,竟然是為了避免遭受雄鳥的騷擾。一種叫做白頸雅各賓(white-necked jacobin , Florisuga mellivora)的蜂鳥,就產生了這樣的現象。

白頸雅各賓是一種大型蜂鳥,分布於墨西哥到秘魯、玻利維亞和巴西南部等地區。因為頸背上有一條白色的帶子,也被稱作有領蜂鳥(collared hummingbird)。

白頸雅各賓頸背上有一條白色的帶子,也被稱作有領蜂鳥。 (圖/EOL

白頸雅各賓的雄性和雌性外觀差異相當大,雄性白頸雅各賓(上圖)有閃閃發光的藍色頭部、綠色背部、白色腹部和尾巴,脖子後面有一條白色帶子;雌性白頸雅各賓(下圖)的羽毛雖也是由綠色和黑色構成,但顏色明顯較為黯淡柔和,並有深色的尾巴。

雌白頸雅各賓。 (圖/EOL

一般來說,在鳥界中,鳥類的幼鳥外觀都會跟成年的雌鳥比較相似,也就是擁有顏色較黯淡不起眼的羽毛外觀。但白頸雅各賓卻不一樣,他們的幼鳥看起來卻和成年的雄鳥比較相似,都擁有顏色鮮豔的羽毛。

大部分的幼年雌鳥在成長的過程中與一般鳥類相同,羽毛的顏色會朝著異色外觀(成年雌鳥的一般毛色)進行轉變。但是,大約有 20% 的幼年雌鳥,在成年後的羽毛顏色依然會維持與幼年時期相同的鮮豔色彩,這樣的外觀使他們看起來就像一隻雄鳥。因為這樣的特徵,白頸雅各賓與一般成年後具有「兩性異態性」(同種生物雌雄之間的差異)的鳥類不同,雌性外觀具有多種型態的特徵,因而造成三種不同外觀樣貌的白頸雅各賓:(顏色鮮豔的)雄性色雄鳥、(顏色鮮豔的)雄性色雌鳥、(一般顏色的)異色雌鳥。

約有 20% 的幼年雌鳥成年後的羽毛顏色依然維持與幼年時期相同的鮮豔色彩,使他們看起來就像一隻雄鳥。圖/參考文獻 1

依據達爾文的性選擇理論,我們可以猜測,或許雄性色雌鳥的羽毛顏色,是為了要在成年後做為雄鳥的配偶選擇時,可以對雄鳥有較大的性吸引力,因此在成長過程中才會有這樣保留鮮豔色彩的情形?

從實驗中找到答案,雄蜂鳥的跋扈全曝光

為了搞清楚原因,研究人員設計了一個實驗,他們在一個餵食器的周圍擺放了三種組合的兩個不同標本進行實驗:(1)異色雌鳥與雄性色雄鳥(不同性別、不同羽毛顏色)(2)異色雌鳥與雄性色雌鳥(同性別、不同羽毛顏色)(3)雄性色雌鳥與雄鳥(不同性別、相同羽毛顏色),並觀察白頸雅各賓對標本的對待方式,觀察牠們會不會依據毛色而對不同個體而有不同。

結果,研究人員觀察到,與性選擇假說的預測相反,雄性在交配選擇上,仍然是對異色雌鳥(顏色比較黯淡的一般雌鳥),而不是雄性色雌鳥(長大過程中保留了鮮豔羽毛顏色的雌鳥),表現出更為明顯的偏好,只要實驗組中有異色雌鳥的標本,所有雄鳥第一次選擇發生交配行為的對象都是異色雌鳥。

另一方面,研究人員還觀察到,白頸雅各賓的個體交互行為中,雄鳥對異色雌鳥表現出攻擊性的狀況是 100%,卻不會對雄性色雌鳥表現出攻擊性,顯示出羽毛顏色才是雄鳥選擇性攻擊的原因,而不是性別本身。而在這個實驗的影像紀錄中,研究人員同時觀察了四周其他蜂鳥的互動,發現這些對標本的攻擊行為模式,與其他蜂鳥互相追逐的觀察結果一致:

雄性色蜂鳥(無論實際上是雄鳥或雌鳥)更常對其他各體進行攻擊,並且異色蜂鳥被追逐與攻擊的機率遠高於雄性色蜂鳥(無論實際上是雄鳥還是雌鳥)。

雄白頸雅各賓。 (圖/EOL

這樣的觀察結果讓研究人員更加確定,雄性色的羽毛可以幫助雌鳥免於雄鳥的攻擊,因此雌鳥將自己偽裝成雄性,可以降低自身受到雄鳥騷擾的機率,而這件事甚至比吸引雄鳥交配還要更重要。除此之外,雄鳥也會對有更多食物資源的餵食器展現出更高的控制性,因此雄鳥會傾向透過啄食或碰撞來攻擊雌鳥,以獲得對食物的支配地位。而雄性色雌鳥因為較不會受到雄鳥攻擊,而能取得更多的食物資源。

「這項研究的其中一個靈光一閃,是當我意識到所有幼年雌性都有艷麗的顏色的瞬間。」現任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前康乃爾大學鳥類學實驗室(Cornell Lab of Ornithology)和史密森尼熱帶研究所(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鳥類學家傑‧福爾克(Jay Falk)說,「在生物界中,一個幼體看起來像雄性的生物是很不尋常的事情,所以一定有些原因在對他們的演化進行作用。

大多數具有兩性異態的鳥類羽毛顏色往往更接近雌性,因為較不顯眼的顏色有助於保護脆弱的除鳥免受捕食者的侵害。雄鳥較不會對雄性色個體進行攻擊的這件事情,正好可以解釋蜂鳥幼鳥顏色的特殊性。

白頸雅各賓幼體為鮮豔顏色的事實同時也說明了,對他們來說,比起外在的捕食者,他們更需要想辦法免受自己的同類傷害。

物種演化——仍有等待挖掘的謎團

當然,性選擇理論在生物的演化中的確會發揮一定的作用。只是包括這個實驗,目前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生物之間基於非性相關的社會互動也可能在外觀的演化中發揮作用,因而改變生物的性狀。研究團隊也希望在未來的研究中,利用他們的發現,來了解其他物種演化出性別異態的性狀的原因與方式。

「其實研究這件事,你不需要去找一隻你不認識的動物,來探詢有趣的事實或是啟發性的結果,蜂鳥是很多人都喜歡的動物,很多人都和蜂鳥很熟悉,但是他們仍有一些我們沒有注意到或研究過的謎團。」福爾克說「想挖掘有趣的生物事實,你可以從看看每個人都喜歡的動物開始。」

參考文獻

  1. 2021,《Male-like ornamentation in female hummingbirds results from social harassment rather than sexual selection
  2. EOL,《Oiseau Mouche A Collier

Fisher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想藉由慢慢把知識收入囊中的方式來長大的一條魚,著迷於各種領域知識,想嘗試把困難的事情變簡單,並試著找方法讓自己跟別人都可以享受沒有目的性的吸收知識的快樂。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