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2018 搞笑諾貝爾獎結果來啦~這次的研究真是大快人心啊!

PanSci_96
・2018/09/14 ・4107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01 ・六年級

在亂七八糟的紙飛機中,2018 年「28 次」第一屆搞笑諾貝爾獎的頒獎典禮在今天(9/14)清晨六點正式開始啦!快跟著我們一起看看今年有什麼有趣的研究吧!

搞笑諾貝爾獎雖然名為「搞笑」,卻有許多諾貝爾大咖們出席,包含了:Eric Maskin(2007諾貝爾經濟學獎)、Wolfgang Ketterle(2001 諾貝爾物理學獎)、Michael Rosbash(2017 諾貝爾生理學及醫藥學獎),以及遠端連線的 Jerome Friedman(1990 物理學獎)。

今年的典禮主題是「心」,得獎者除了會獲得特別設計過的可愛心型獎座,還能和「心先生」──奧利佛·哈特 (Oliver Hart,音同 heart) 握手!他可不是什麼路上隨便抓的路人甲,Hart 其實是 2016 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對於契約理論有傑出的貢獻。而說到了經濟,當然就要談談搞笑諾貝爾的獎金囉!只要獲獎了,就能獲得「10 兆」……辛巴威幣(其實只有約新台幣 120 元)。

今年的典禮主題是「心」,有可愛的心型獎座喔!

好啦,那就讓我們進入正題,今年的得獎者是……(鼓聲下)

《醫學獎》

醫學獎的得獎研究跟雲霄飛車有關,但他們談的可不是心臟病,而是腎、結、石。研究者接觸的患者曾在乘坐迪士尼的「巨雷山」(Big Thunder Mountain Railroad) 後順利排出腎結石,這個結果啟發了 Marc A. Mitchell 和 David D. Wartinger 著手研究。

不過他們並沒有將腎結石患者送上雲霄飛車,而是利用模型進行測試,最後發現:雲霄飛車的確有助於排出腎結石,不過結石的位置和大小都會影響效果(無論如何先去玩一波~~)現場並開放有腎結石經驗的人發出任意形式的聲響(吼)

《人類學獎》

而人類學獎的得主 Tomas Persson、Gabriela-Alinan Sauciuc 和 Elainie Alenkær Madsen 觀察出在動物園裡,不只是黑猩猩會模仿人類,其實人類也會模仿黑猩猩呢!

你以為只有猩猩會模仿人?其實你也可能在不知不覺中模仿猩猩喔!(圖非實驗猩猩)圖/by Barry Bland

我們彼此模仿的能力和頻率相當,而這些互相模仿的動作包括:拍手、親吻、敲窗戶等等。研究認為這些互相模仿的行為其實是我們的本能,有助於社群互動、增進大家的感情。下次去動物園的時候,你也不妨偷偷觀察下人類喔。

《生物學獎》

香檳裡有個鑽戒是求婚驚喜,蘋果裡半隻蟲是尷尬困境;本屆生物學獎則頒給了「白酒裡的果蠅」。團隊發現到處女果蠅會散發出特別的氣味,讓品酒的人可以用光用鼻子就聞出酒裡的單一隻果蠅(是看不到嗎

酒中有沒有蒼蠅呢?待我來聞聞……(圖非當事蒼蠅)圖/Mykl Roventine @flickr

只是聞出果蠅還不夠,專家的鼻子甚至可以分辨果蠅的性別,因為雌性果蠅會產生特殊的氣味。故事至此,不曉得有沒有苦主能提供一下關於雌果蠅的氣味描述,到底是輕盈還是沉重呢?

《化學獎》

今年的化學獎十分實用,它提供了「唾手可得」的清潔小秘訣:桌子髒了又沒水該怎麼辦?當然就是張嘴用口水啦!

口水的清潔效果很強呢!圖/By Corey Knipe @pexels

咦咦咦,這樣研究人員會不會很口渴啊?其實不會,因為 Paula M. S. Romão、Adília M. Alarcão 和 César A. N. Viana 除了使用口水外,也利用了麵包和微生物中萃取的 α 澱粉酶當作替代品。

為了證明口水強大的清潔效果,典禮上特別請來了哈佛藝術博物館館長、策展人 Francesca Bewer 親自示範,她大力推薦這種清潔方式,因為口水「隨手可得、不用花錢,還很環保」。

《醫學教育獎》

結腸鏡檢查是使用內視鏡由肛門探入檢查結腸狀況,以早期發現結腸是否有異常狀況、進行治療,是防治腸癌很重要的檢查之一喔!做了全身健康檢查但對結腸鏡有心理障礙嗎?日本駒根市消化科醫師 Akira Horiuchi 發表的研究讓他獲得了本次的《醫學教育獎》,他開發出用坐姿自己 DIY 做結腸鏡檢查的器材!(並且差點上場示範)

研究者示意圖。(到底是有多邊緣啦!)

這個新器材是種比平常的結腸鏡體積更小的鏡頭,除了適用於小朋友,也可以用於一些對於結腸鏡檢查有障礙的患者,讓大家用坐姿完成結腸鏡檢查,或者讓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不是這樣用的)。

《文學獎》

曾經在使用新家電或者組裝 IKEA 時遭遇巨大挫折嗎?你知道說明書就在旁邊孤零零的沒人看嗎?

這個情況非常常見,本年度《文學獎》就頒發給了解釋這個現象,並且為此提供說明手冊鉅著的團隊。研究顯示,的確如客服人員的抱怨,絕大多數的人即使在面臨複雜的家電時,也懶得花時間看說明書,而逼他們花時間看說明書還會讓人更沮喪。畢竟人生苦短,誰要花時間看說明書啊!

《營養學獎》

我們常會聽到有人說人肉鹹鹹(有嗎?)但真的吃過人肉的人可能真的少之又少(這不是廢話嗎?XD)雖然我們不會知道人肉是否真的吃起來鹹鹹,但起碼有研究告訴我們:吃人肉所攝取到的卡洛里,比動物還低。

今年的搞笑諾貝爾《營養學獎》頒給了 James Cole,他「系統性分析出現過食人行為的遺址,比較其中人類與動物的遺骸,分別能提供多少熱量,試圖推斷遺址曾上演的食人行為,是出於營養,或儀式性的目的 。」

《和平獎》

只要一坐到駕駛座後面,就會不由自主變身浩克、換上暴躁人格嗎?交通事故是目前意外死亡與受傷的主要原因。

本屆和平獎頒給了西班牙團隊的研究,討論在開車時有哪些因素會激發「暴躁駕駛」,包括噪音、溫度、以及文化風格等因素,提高交通安全的風險。有個專有名詞就是在形容這種症狀:路怒症團隊除了指出西班牙的司機普遍有暴躁的現象,其結論也非常「世界大同」:加強道路安全教育!

原來除了遇到三寶外,還有很多原因會造成「暴躁駕駛」。圖/State Farm @flickr

《生殖學獎》

男性的性器官能運作還是不能運作,這可是個事關生存的重要問題,那當然得好好確認一下啦!Glina S、Barry JM、Hackett GI、Sadeghi-Nejad H 的團隊利用了「郵票」來當作測試的工具。

測試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在睡前用一圈郵票纏住小兄弟,如果隔天生殖器能夠順利斷開郵票的連結,就表示它運作正常,至於所謂「正常」是什麼意思呢?研究者在典禮上認真地表示,正常男性一天晚上會自然勃起 1~5 次。那麼到底該用幾張郵票呢?鄉民們難道都需要用到30張以上嗎?以下開放討論(深夜)。

或是來討論看看要用什麼郵票(誤)。source:搞笑諾北爾獎直播截圖。

 《經濟學獎》

工作上遇到慣老闆是不是很容易讓人火冒三丈?這時候就該拿出巫毒娃娃囉!今年獲得經濟學獎的團隊想知道象徵性的報復行為是否能緩減心理上的焦慮,於是讓受試者去扎老闆小人,結果的確有些幫助呢,人們會覺得比較平衡、感覺正義得到了伸張(?)

對付慣老闆,請愛用巫毒娃娃。By Scott Joseph @flickr

所以說,雖然他們不鼓勵實質的報復行為,但偶爾用個巫毒娃娃還是 OK 的。在獲獎時,成員特別感謝了自己的前任慣老闆(他也在現場),因為他教會了研究者如何跟愛濫用職權的慣老闆相處。廢話不多說,我只想知道哪裡可以團購巫毒娃娃?

如果想知道更多搞笑諾貝爾獎的隱藏橋段跟各種趣事,你可以參考我們之前的介紹文章:「最無俚頭的研究 搞笑諾貝爾獎這樣玩」。看完今年的研究!還覺得意猶未盡的話,就快去看看我們的「搞笑諾貝爾特輯」吧!

2018 年搞笑諾貝爾典禮完整過程這裡看:

參考資料:

文章難易度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就算史前人類的菜單上有同類,「吃人」的CP值也不高?——2018搞笑諾貝爾營養學獎
寒波_96
・2017/05/14 ・3139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46 ・八年級
一場船難事故中,被生還同伴吃掉的理查.帕克(見《女王訴杜德利與史蒂芬案》)。圖/取自 Daily Echo

動物與人,有以下 4 種可能性:

  • 一、動物吃動物,天經地義。
  • 二、人吃動物,天經地義。
  • 三、動物吃人……啊,悲劇?
  • 四、人吃人……?!?!?!

現代社會,人不可以吃人

在現代社會中,人吃人(cannibalism)是絕對無法接受的禁忌。假如是罕見的極端情形,例如山難後第二十天斷糧下,還有討論餘地,若是一般狀況,則是完完全全沒得商量。現代社會的道德觀念,就是徹底無法接受吃人這項行為。許多藝術作品中,吃人的情節都以道德難題的形式出現,增進作品的藝術性與衝突。

東京喰種是以現代東京為舞台,並以人類姿態的吃人怪人「喰種」為主題的奇幻作品。source: wikipedia

史前時代欠缺現代的道德觀念(儘管我們無從得知史前時代的道德,假如有的話),那麼他們會「吃人」嗎?或許會出乎你的意料,這個問題其實很難回答。主要原因是,古人類學家往往難以分辨,遺骸究竟是不是被人吃掉的 [1]。

人是被吃掉,或帶著走?

史前人骨是否曾經成為其他人的食物,多數狀況下不容易判斷。假如人體是被人吃掉的,人骨上很可能會留下,例如切割或肢解的痕跡;可是人體被切割與肢解,可能還有另一種常見的原因——文化。例如距今 5000 到 10000 年前,當時西伯利亞的人在季節性遷移時,習慣把祖先或親人的骨頭帶著走,這般「靈的轉移」算是為了二次葬(secondary burial),當然與食人無關。

要把人的骨頭帶著走,必需經過「excarnation(de-fleshing)」,也就是移除屍體的皮肉內臟等組織,只留下骨頭的過程(某種「撿骨」)。直到最近,考古學家才開發出比較可靠的辦法,分辨食人與目的性除肉的不同。兩者主要差異在於切割的數目:被人吃過的遺骸,切割痕跡遠比除肉更多 [2]。

有考古學家表示,判斷人類遺骸是否被同類吃過,最可靠的標準是跟遺址中其他動物的骨頭比較,假如被人吃過的動物骨頭,損傷型態跟旁邊的人骨一樣(例如吸食骨髓),那麼這個人的命運,大概也就與動物相去不遠。

判斷人類遺骸是否被同類吃過,考古學家需要仔細分析遺骨上的切口和齒痕。
Source:BBC – Earth – The people who ate each other  Credit: Silvia Bello/AJPA

舊石器時代的遺址中,證據明確的食人案例非常稀少,而且往往目的不明。吃人有許多可能的動機,也許出於饑餓,或許由於有象徵意義的儀式;而被吃(或用於儀式)的人也有多種來源,可能是慘遭獵殺,或是路邊撿屍,還有機會是自願或誘拐的。憑著遺址中有限的線索,要判斷發生過什麼狀況,實在是相當困難。

人肉有多少熱量?

人體各部位,估計能提供的熱量。圖/取自 The Verge

一片混沌中,人體含有多少營養價值,是比較容易回答的問題。今年一項研究,系統性分析出現過食人行為的遺址,比較其中人類與動物的遺骸,分別能提供多少熱量,試圖推斷遺址曾上演的食人行為,是出於營養,或儀式性的目的 [3]。

人類與各種遺址中常見動物,肌肉量與熱量。圖/取自 ref 3

一個人可以轉化為多少熱量?一位體重 65.99 公斤的智人男生,肌肉量有 24.9 公斤,平均每公斤能提供 1300 大卡,因此吃掉一個人的肌肉,總共能獲得 32376 大卡熱量。(純學術討論而已,大家千萬不要真的跑去吃人啊!!!)

跟遺址中其他常見的動物相較,人肉每公斤平均 1300 大卡熱量,儘管不如一些大型哺乳類,像是 2040 大卡的原牛與草原野牛、4000 大卡的熊與野豬,卻也不遜於許多動物,如馬是 1150 大卡,鹿類是 1240 大卡,塞加羚羊則是 1000 大卡。

然而,動物與人肉的平均熱量沒差多少,人與多種動物的總體肉量卻有明顯差距。原牛的單位熱量本來就高,還有 480 公斤肌肉,一共能提供 979200 大卡;比較小隻的草原野牛,一身肌肉也有 300 公斤,612000 大卡。單位熱量和人接近的馬,則是有肌肉 174 公斤,熱量 200100 大卡;鹿有 96 公斤,共計 119040 大卡,個體總熱量皆遠超過人。相比之下,人肉只有 32376 大卡,和一隻 31.5 公斤肉量的塞加羚羊,31500 大卡同等級。

吃人營養報酬不比動物,或許並非為了生存

論文選取了比較能確定,發生過食人事件的 9 個遺址進行分析。當中 2 個屬於智人,5 個屬於尼安德塔人,另外 2 個各自屬於人(Homo antecessor)與不明 hominin(直立人或海德堡人)。尼安德塔人比智人大隻一點,因此吃一個尼安德塔人,可獲得的熱量會比智人更多一些;而前人與不明 hominin 則缺乏資訊。(前人、海德堡人請見:《不列顛的DNA之旅:脫歐入英、踏上移民國度的是哪些人?》)

9 個遺址的資訊。圖/取自 ref 3

比較各遺址中動物與人肉的營養價值後,論文指出,人肉所含的熱量跟其他動物相較,沒有特別高也沒有特別低,符合人的體型該有的熱量;然而與遺址中常見,人類常常狩獵的動物相比,一個人能提供的熱量,通常要比一隻動物低得多。

比較客觀的研究結果如上,但如何解讀是另一門學問。論文的推論是,由於吃人能取得的熱量往往比不上大型動物,獵食同類又不比動物容易,所以遠古時代的食人行為,主要目的多半不是攝取營養,更可能是有某些儀式性的涵義;也就是說,食人的理由是文化,而非求生存。

用現有證據做出這樣的推論,勢必將引發許多爭議。舊石器時代的人為什麼吃人,此一論文當然沒有終結問題,反而只是新一波研究的開始。

都是吃人,但每次理由都不一樣?

在電影《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中,差點被 Ewoks 族人吃掉的韓.索羅。圖/取自 The Geek Twins

骷髏杯(skull cup)-用人類頭骨裝飾後製成的杯子,曾出現在許多歷史記載中,例如中國戰國時代的趙襄子(苦主:智伯)、日本的織田信長(苦主:淺井久政、淺井長政、朝倉義景),還有歐亞草原的遊牧民族斯基泰人(《馬改變了人類文明,人又如何改變了馬?》)等等。

被製作為骷髏杯的頭骨。 Credit:Natural History Museum

製作骷髏杯大費周章,其目的擺明不是為了熱量,而是有象徵的意義。已知史上最早的骷髏杯距今 15000 年左右,來自不列顛的 Gough Cave;這個案例或許能讓我們在思考食人行為時,能有一些啟發。

當年 Gough Cave 為什麼人吃人,學者們至今仍爭論不休。一方面,那時氣候極端寒冷,生存不易,確實有吃人維生的理由;另一方面,遺骸上沒能找到暴力跡象,意謂有死者被吃,卻沒有殺戮;但這點也沒人敢肯定,畢竟有很多致人於死的方法,不會在骨頭上留下記錄。

人類行為極為複雜。也許,吃人的理由就是極為多變,每一次人吃人,都有不同的成因,其目的並非總是為了饑餓,也不見得非得是要進行什麼儀式。無疑,根據現有資訊,要得知真相仍然太遠。

source:PROLord Jim

參考文獻

  1. BBC – Earth – The people who ate each other
  2. Bello, S. M., Wallduck, R., Dimitrijević, V., Živaljević, I., & Stringer, C. B. (2016). Cannibalism versus funerary defleshing and disarticulation after a period of decay: comparisons of bone modifications from four prehistoric sites.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 161(4), 722-743.
  3. Cole, J. (2017). Assessing the calorific significance of episodes of human cannibalism in the Palaeolithic. Scientific Reports, 7.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文章難易度
寒波_96
168 篇文章 ・ 574 位粉絲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特輯】認真的科學家最搞笑之「搞笑諾貝爾獎」
儀珈
・2019/09/11 ・369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今年(2019)的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即將於 9月12日盛大展開,在開始之前,我們一起來回顧搞笑諾貝爾獎的點點滴滴,為今年的頒獎暖身吧!看看搞笑諾貝爾獎究竟是什麼?又有什麼有趣的歷屆得獎研究呢?

認真嚴肅,卻又不失幽默風趣的研究和科學家,就是搞笑諾貝爾獎的最佳人選!圖/Giphy

那些搞笑諾貝爾獎的二三事

搞笑諾貝爾獎 (Ig Nobel Prize) 是將 Ignoble(不名譽的)和 Nobel Prize(諾貝爾獎)這兩詞做結合。它並不是要諷刺諾貝爾獎,而是對諾貝爾獎做了一個有趣的模仿,頒給那些完成一些「乍看令人發笑,後又引人深思」成就的人 ,大多得主都是真真實實的科學家,當然也有些例外。

蛤?什麼是搞笑諾貝爾獎?天生幽默風趣的我,自信中帶有瘋狂的火焰,可以成為它的得主嗎?

根據搞笑諾貝爾獎的官網,你隨時都可以提名任何人或團體成為候選人(甚至是你自己),只要寄封信就好了!

只不過,雖然可以提名你自己,但很難得獎!依據搞笑諾貝爾獎官方統計,每年的提名者中平均 10~20% 為自我推薦,但這群人卻很少很少得獎。

這代表這些搞笑諾貝爾獎得主在做研究的時候其實是很認真的,並非以獲得搞笑諾貝爾獎為目標,莫名出現這樣的「笑果」可能也是他們始料未及的。

擁有台灣國籍的諾貝爾獎得主,我們可以想到李遠哲、丁肇中,那台灣也有人得過搞笑諾貝爾了嗎?

別懷疑真的有,而且還獲得了四次!其中,甚至連「立法院內政客們的拳打腳踢」都獲得了搞笑諾貝爾和平獎!

創辦人馬克.亞伯拉罕斯(Marc Abrahams)TED演講

《科學幽默期刊》的共同創辦人馬克.亞伯拉罕斯(Marc Abrahams)曾在 1999 年撰文以及後續許多訪問中,談過他怎麼看待這個他所創辦、看似非常不正經的獎項,他說搞笑諾貝爾獎並非用來嘲諷這些得主,也不是要去評論這些研究的好與壞,或是討論這研究室重要或不重要。

這些科學家做的事情可能常被形容為瘋狂、搞笑或不認真,但事實上搞笑諾貝爾獎希望大家看到這些與眾不同、具有想像力的想法,也希望讓人重新發現科學是一個有趣的事情。

現在,我們知道了搞笑諾貝爾獎大概是怎麼一回事了,接下來一起回顧幾則有趣的得獎作品吧!

除了數錢,口水拿來去汙也很好用唷!

想出這個研究的是一位葡萄牙里斯本的博物館文物保存研究者,在平常的文物保存工作過程中,她注意到有許多館內的文物保存員偏好用自己的口水來擦拭各種文物表面,因此他開始針對雕刻上不同的顏料區域分別進行測試。

沒想到的是,這些常用的清潔品都比不上口水的威力,口水對測試中 8 種顏色的顏料全都有清潔效果,而且不會傷害表面;其他的清潔品大多都只有微弱的效果,甚至是看不出差別。

典禮上特別請來了哈佛藝術博物館館長、策展人 Francesca Bewer,在台上現場示範用口水擦拭一張充滿灰塵的畫。

為了要了解口水為什麼可以這麼強,她們鎖定了口水中含量很高的酵素:????-澱粉酶 (????-amylase)。他們把口水拿去用離子交換樹脂處理,把 ????-澱粉酶分離出來,拿純化過的澱粉酶和去除電解質的口水(透析後的口水)、還有加熱過後的口水來比較。

測試結果發現單純只有 ????-澱粉酶的清潔效果和去除電解質的口水一樣厲害,而加熱後的口水,因為酵素結構被破壞,所以沒有任何效果。

研究人員還另外準備了兩種不同來源的 ????-澱粉酶,一種是由麵包配上酵母菌產生的,而另一種則是來自人體腸道內的微生物 (枯草桿菌 Bacillus subtilis) ,測試結果發現這兩個來源的 ????-澱粉酶也跟口水本身的清潔效果一樣強

也就是說,以後想要清潔物品表面,再也不用擔心吐口水吐到口乾舌燥,還會被別人覺得很噁心,才能把東西擦乾淨了,我們也能有很好的替代方案可以用!

你也是馬尾控嗎?找出馬尾的方程式!

來自英國劍橋大學的Raymond E. Goldstein 教授所主導的研究,他們推導出可用來描述馬尾形狀的方程式,並發表於物理學界頗具領導地位的《物理評論通訊期刊》(Physics Review Letters)上。

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實而複雜,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馬尾,科學家要怎麼從這麼多變因裡求出馬尾方程式呢?

在論文中,他們把每一根髮絲視作有隨機曲度的彈性線段,再利用流體力學中的連續方程式來描述儲存在髮束裡的「能量」。

這邊所說的能量,共有三個項:其一是彈性能、其二是重力能、其餘未描述到的能量全部算入第三項,稱之為髮絲束縛能 (fiber confinement energy)。

彈性能的原理就如彈簧,是頭髮本身的彈性所儲存的能量;重力能更直觀,就是髮束重量的位能,前兩項能量用牛頓力學的公式即可表達。但第三項的束縛能,主要是成千上萬的髮絲無序地交錯、接觸、壓擠所儲存的能量,要將之公式化則需用到統計物理的技巧。

馬尾的清新形象深植人心。 來源: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馬尾的清新形象深植人心。來源: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這種技巧其實和「理想氣體方程式」很類似,我們不可能描述每一顆氣體分子的運動模式,但可以用 PV=nRT 的公式去描述氣體團壓力、密度和溫度的關係。同理,要看各別髮絲的交互作用很複雜,但以整個髮束的角度切入,反而可以得到簡單的狀態方程式。

能量方程式寫出來後,利用最小勢能定理(Minimum total potential energy principle),將能量方程式對髮束長度做一次微分之後,等於零之解即為處於「穩定平衡」狀態下的馬尾方程式。換句話說,就像水會往低處流一樣,髮束也會自動跑到勢位能最低的形狀。

腎結石怎麼辦?來坐雲霄飛車試試看!

病患興奮的告訴醫生,當他搭了一次迪士尼的巨雷山雲霄飛車,過兩分鐘後,一顆腎結石就掉出來了!而且每搭一次就掉出一顆腎結石!

為了證實病患所言不假,醫師依據該病患的腎臟斷層掃描的結果, 3D 列印出一個矽膠腎臟模型之後,再裝進尿液、病患掉出來的三顆腎結石,再把這些實驗材料裝進背包,並讓每一顆腎結石搭 20 次迪士尼的巨雷山雲霄飛車。

實驗結果,發現搭雲霄飛車確實可以幫助排出腎結石。研究顯示,如果患者搭雲霄飛車時坐前面位置,有 16.67% 的機率可以排出腎結石;坐後面的話,排出腎結石的機率提高到 63.89%

不過奇特的是,如果改搭「飛越太空山 (Space Mountain)」和「搖滾雲霄飛車 (Rock ‘n’ Roller Coaster)」這兩個更刺激的雲霄飛車,效果都沒有去搭巨雷山來的好。瓦廷格認為巨雷山大勝的原因,是因為巨雷山有很多快速上衝又下墜跟急速轉彎的設計,患者身體在強烈擺盪之下,便容易將腎結石排出。

驚險刺激的雲霄飛車,說不定可以成為腎結石的療法之一。圖/Pixabay

因此瓦廷格下了一個小結:若想排出腎結石,不用去搭時速 110 公里,或是有高速迴轉的雲霄飛車,像巨雷山這種最高 35mph (時速 56 公里)的中等強度雲霄飛車,搭配眾多快速上衝又下墜跟急速轉彎,搭個兩分半鐘就很夠用了。

確認過長相跟身高,就能知道你的陰莖長度?

民間傳聞中,有各種從身高、鼻子大小、眼睛、脖子、屁股,甚至是中指長度來推測生殖器大小的猜測方法,那麼,這些傳說到底有沒有科學根據呢?

榮獲搞笑諾貝爾獎統計學獎的這兩位醫生,就是透過身高與腳掌長度,來研究它們與陰莖長度之間的關係。

為了做這個研究,傑拉德.貝因醫生與凱利.辛門諾斯基醫生召集了六十三名,願意讓人量測相關部位的男人,他們的身高介於 157 到 194 公分,腳掌長度介於 24.4 到 29.4 公分。陰莖長度則介於 6.0 到 13.5 公分;這是在陰莖勃起時量測的。

若陰莖真的和腳掌大小高度相關,小腳的男生會不會想買大號一點的鞋子來虛張聲勢呢?圖/Pixabay

他們的分析結果指出,一個男人的身高與其陰莖長度,是弱相關性(弱相關是他們的說法);而腳掌長度與陰莖長度也是屬於弱相關性

他們的結論是:「我們的資料⋯⋯可明顯看出,要從腳掌大小或身高來預告某人的陰莖尺寸,實際上是沒有用的。」由於傑拉德.貝因醫生與凱利.辛門諾斯基醫生讓一般人也覺得統計學很有趣,因而贏得了 1998 年搞笑諾貝爾獎統計學獎。

看完這麼多引人發笑的研究與介紹,是不是也開始好奇今年的搞笑諾貝爾獎了呢?歡迎大家與泛科學一同共襄盛舉,追蹤我們未來一系列搞笑諾貝爾獎的文章與活動!讓我們在認真又幽默的科學研究裡面一起大笑,徜徉在科學帶來的幸福與滿足吧!

文章難易度

0

4
1

文字

分享

0
4
1
腎結石痛如腰斬?來試試新的處方籤:雲霄飛車——2018搞笑諾貝爾醫學獎
旻諭
・2018/09/28 ・254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01 ・六年級

由於夏天氣溫高,排汗量多、尿量減少,而造成尿液濃度增加,礦物質堆積在腎臟中形成結晶沉澱,便容易形成腎結石 (BANG!),也因此夏季是腎結石的好發季節。最常見的腎結石成分是草酸鈣的結晶,若不甚掉入泌尿道,真的是,痛不欲生阿。

若您也是深受腎結石困擾的患者,除了多喝水之外,今年的第 28 次第一屆搞笑諾貝爾醫學獎提供給您一個更有趣的選擇:搭雲霄飛車。

醫學獎得主瓦廷格:「可以多多利用遊樂設施來預防與治療腎結石!」圖/maxpixel

來自病患的使用者見證:坐飛車還能邊排石

今年的搞笑諾貝爾醫學獎頒發給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的教授兼泌尿科醫師瓦廷格 (David D. Wartinger),和他同為泌尿科醫師的同事馬克米切爾 (Marc Mitchell)。瓦廷格領獎時笑著說,其實這一切都要歸功於他的其中一位病患。

這位下文會瘋狂提到的神奇病患(以下簡稱病患 P),從佛羅里達州的迪士尼玩回來之後興奮的跑來跟瓦廷格報喜!病患 P 告訴瓦廷格,他去搭迪士尼的「巨雷山 (Big Thunder Mountain) 」雲霄飛車回來,就發現自己的腎結石「移位」了。

瓦廷格獲獎感言提到:

「他(病患 P)搭巨雷山,玩完下車,過兩分鐘,一顆腎結石就掉出來了。他超有自信認為絕對是因為搭雲霄飛車才排出腎結石,所以他又跑回去排隊搭第二次。一樣玩完下車,過兩分鐘,又成功產下第二顆腎結石。他一個趾高氣昂、春風滿面決定再回去排隊……」(然後他就被「甜便便小姐 (Miss Sweety Poo)」(註)喊下台了……

瓦廷格:「所以他又跑回去排隊搭第二次。一樣玩完下車,過兩分鐘,又成功產下第「二」顆腎結石……」圖/第 28 次第一屆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直播截圖

(我幫他繼續說完)極富實驗精神的病患 P 為了證實這一切不是巧合,又再去多搭幾次巨雷山,發現每搭一次就掉出一顆腎結石。聽到病患 P 神奇經驗的瓦廷格大受啟發,便決定開始進行更詳盡嚴謹的實驗。

想知道療法有沒有效,帶著腎臟模型上車吧!

為了還原病患 P 的真實情況,證實其所言不假,瓦廷格和馬克依據病患 P 的腎臟斷層掃描的結果 3D 列印出一個矽膠腎臟模型之後,再裝進尿液跟病患 P 掉出來的三顆腎結石,大小分別是 4.5 立方毫米、13.5 立方毫米與 64.6 立方毫米。

瓦廷格和馬克把這些超重要的實驗材料裝進背包後,跑去搭了 60 次的巨雷山,也就是一種 size 的腎結石搭 20 次。包包裡腎模型的高度位置則精準模擬真人坐在雲霄飛車上的時候,體內的腎對應於雲霄飛車座位的高度。

此乃傳說中依據電腦斷層掃描結果,原型打造病患 P 的腎的矽膠模型。圖/參考文獻 2 Figure 2.

瓦廷格和馬克每搭一次雲霄飛車之前,都會詳實紀錄腎結石的位置,搭完再把飛出來的腎結石裝回去做下一次實驗。至於怎麼決定坐在雲霄飛車的前、中、後哪個位置?瓦廷格和馬克為了模擬遊客搭乘雲霄飛車時的真實座位分布情形,每次實驗都跟其他遊客一起排隊,因此座位選擇是隨機的。

資料蒐集完畢後,瓦廷格依據實驗結果,將雲霄飛車位置區分成前、後兩種,其中前面指的是第一車至第三車(第 1 排至第 7 排),後面則是第五車(第 13 排至第 15 排)。

瓦廷格將雲霄飛車位置區分成前面座位(第 1 排至第 7 排)與後面座位(第 13 排至第 15 排)。圖/參考文獻 2 Figure 3.

刺不刺激不重要,左彎右繞才是關鍵

瓦廷格和馬克這六十次的巨雷山實驗結果,發現搭雲霄飛車確實可以幫助排出腎結石。研究結果顯示,如果患者搭雲霄飛車時坐前面位置,有 16.67% 的機率可以排出腎結石;坐後面的話,排出腎結石的機率提高到 63.89%。

不過奇特的是,如果改搭「飛越太空山 (Space Mountain)」和「搖滾雲霄飛車 (Rock ‘n’ Roller Coaster)」這兩個更刺激的雲霄飛車,效果都沒有去搭巨雷山來的好。瓦廷格認為巨雷山大勝的原因,是因為巨雷山有很多快速上衝又下墜跟急速轉彎的設計,患者身體在強烈擺盪之下,便容易將腎結石排出。

因此瓦廷格下了一個小結:若想排出腎結石,不用去搭時速 110 公里,或是有高速迴轉的雲霄飛車,像巨雷山這種最高 35mph (時速 56 公里)的中等強度雲霄飛車,搭配眾多快速上衝又下墜跟急速轉彎,搭個兩分半鐘就很夠用了。

像巨雷山這種最高時速 56 公里的中等強度雲霄飛車,搭配眾多快速上衝又下墜跟急速轉彎,搭個兩分半鐘就很夠用了。圖/Wikimedia Commons

且慢!雲霄飛車處方真的每個人都適用嗎?

看到這裡的你,如果剛好也有腎結石的困擾,大概明天就想衝去搭雲霄飛車了吧!

但在決定要去三六九哪個遊樂園搭雲霄飛車之前,還是要提醒你一下:瓦廷格和馬克所做的這六十次實驗都只使用「同一個」腎模型跟「同一組」腎結石(都是病患 P 的原型打造),但是仔細想想,每個人「先天的腎」理論上長得不太一樣,「後天製造的腎結石」大小跟形狀也會有所差異。也就是說,同樣有腎結石困擾的兩人,透過搭雲霄飛車幫助排出腎結石的效果不盡相同。如果搭完發現效果還好也不要太難過喔!

這個研究成果只能告訴我們擁有怎樣大小與形狀的腎臟與腎結石的人,坐在「巨雷山」這組雲霄飛車的哪個位置,排出腎結石的機率如何,但確切雲霄飛車怎麼幫助排出腎結石的詳細機制還不是很清楚。

說是這麼說,不過瓦廷格認為有三種類型的患者,去搭雲霄飛車的效果應該不賴:第一種是腎結石比較小的患者,再來是曾經歷體外震波碎石術手術的患者(也就是患者的大腎結石已經被震碎成數個小腎結石)。第三種則是有懷孕計畫,且腎結石較小的女性患者(因為懷孕女性吃的維他命補品容易使腎結石變大)。

這麼看來,「雲霄飛車逼退腎結石」這個方法適用在情況較輕的病患身上,因此若是較嚴重的患者,在決定要不要搭之前還請三思了。

  • 註:搞笑諾貝爾獎的 10 名得主分別只有 60 秒可以發表得獎感言,如果超過六十秒怎麼辦?每年搞笑諾貝爾獎都會找來一名八歲左右的「甜便便小姐 (Miss Sweety Poo)」,在得主發言超過一分鐘時現身大叫:「停!煩死人了!(Please stop! I’m bored.)」喊到得主下台為止。

參考文獻:

  1. The 2018 Ig Nobel Prize Winners
  2. Mitchell, M. A., & Wartinger, D. D. (2016). Validation of a functional pyelocalyceal renal model for the evaluation of renal calculi passage while riding a roller coaster. J Am Osteopath Assoc, 116(10), 647-652.
  3. Riding A Roller Coaster Could Help You Pass Small Kidney Stones Popular Science, 2016.09.27
文章難易度
旻諭
14 篇文章 ・ 0 位粉絲
PanSci 泛科學實習編輯,大學主修生科,喜歡認知神經科學。研所跳槽科學教育,目前正努力想要聰明又科學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