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9
0

文字

分享

0
9
0

如果小美人魚失去的是聽力,幸福也沒有比較容易:談輕微聽力損失「微聽損」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_96
・2018/09/18 ・5797字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SR值 517 ・六年級

  • 作者/楊又臻│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研究助理
換一下沒什麼啦……才怪。圖/imdb

在小美人魚和巫婆交換之前,讓我們先來前情提要一下:

人魚公主原本是海神最寵愛的小女兒,15 歲生日那天在暴風雨的海面上,救了英俊的王子。她為了跟王子再見上一面,不惜用聲音跟巫婆交換雙腿……

如果當時巫婆想要用來跟人魚公主交換雙腿的不是聲音,而是聽見聲音的能力,會發生什麼事呢?對人魚公主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如果巫婆大發慈悲,只拿走公主一點點聽力,結果會變得比較好嗎?

「輕微聽力損失」是怎樣的症頭?

外耳和中耳,耳咽管標記為auditory tube。圖/wikipedia

其實一點點聽不清楚這個症頭,有一個很正式的名稱叫做「輕微聽力損失(minimal hearing loss)」,後面就簡稱它「微聽損」。根據 Educational Audiology Association(2017)所整理的定義,微聽損包括了「單側聽損(Unilateral Hearing Loss)」、「高頻聽損(High-Frequency Hearing Loss)」以及「輕型聽損(Mild/Minimal Hearing Loss)」。

此外,因為兒童的耳咽管較平、短、寬,而且黏膜纖毛的免疫與排泄功能也還沒完全成熟,在上呼吸道感染後病毒、細菌容易隨著耳咽管侵犯中耳導致中耳積水,引起「暫時性的傳導型聽力損失(Temporary Conductive Hearing Loss, CHL)」(Wang, Chang, Chuang, Su,& Li, 2011),也屬於微聽損的範疇。如果中耳積水長期反覆發生,最後也可能會變成永久性的聽力損失。(延伸閱讀:更多微聽損資訊請見認識微聽損

根據 2012 年 WHO 的統計,整個東亞地區(包括台灣)15 歲以上的微聽損人口占比高達 14%。Bess et al.(1998)的研究也指出除了成人老化造成的聽損外,有11.3% 的學齡兒童有不同程度與類型的聽損,其中微聽損就佔了 8.8 %(單側聽損 3.0%、高頻聽損 1.4%、輕型聽損 1.0% 和暫時性傳導型聽損 3.4%)。

本圖所示之聽損程度參考國際標準劃分。圖示為日常生活中安靜環境下每個頻率常見聲響的音量範圍;灰色區塊為語音分布位置,是人類語音主要分布的區域。圖/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提供

單側聽損:小美人魚的右耳聽不到海鷗的提醒

可能情境一:隔天一早,小美人魚一面聽著海面上的浪聲,一面用雙腿奮力蹬向陸地。好心的海鷗想告訴她「王子的城堡是在另一頭!」儘管著急的海鷗在小美人魚右邊殷勤提醒,但小美人魚卻沒有聽見,一直往海的另一端游去,一直到天空又像魚肚子那樣的明亮……她 還 是 沒 有 遇 見 王 子。

圖/imdb

一般來說,一邊耳朵聽力正常,另一邊耳朵的聽力在 500 Hz、1,000 Hz、2,000 Hz三個頻率的平均聽力閾值(也就是能夠聽到的最小音量)大於 20 dB HL;或是在 2,000 Hz 以上至少 2 個頻率的聽力閾值大於 25 dB HL,就可以說是「單側聽力損失」(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05; Eichwald& Gabbard, 2008)。

單耳聽損程度不論是輕至極重度皆稱為單側聽損。但其中約有 59%單側聽損者的聽損程度落於輕度至中度之間 (Fitzpatrick et al., 2014),也就是大約落在 26-55 dB HL這個範圍。下圖為一單側聽力損失聽力圖示例。

一般來說,聽力圖中紅色的O代表右耳;藍色的X代表左耳,測驗完畢後會將圖示以線段連接起來。線段的下方,表示在安靜環境中聽得到的聲音;線段的上方表示聽不清楚的聲音。示例圖為右耳單側聽力損失,表示右耳無法聽取分布於紅色線段以上的子音,亦即分布於相對頻率上的風吹樹葉沙沙聲、時鐘滴答聲及鳥鳴聲等常見聲響也可能聽不見。本圖僅為示意,因為每個人的聽力損失程度皆不相同,實際聽力損失情形須尋求專業聽力師做聽力檢測。圖/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提供

這樣說起來好像海鷗說話的聲音大一點就沒什麼問題了?

然而,一耳聽不好的小美人魚接收遠距離語音的能力較差,且較難理解聽力較差那一耳聽到的語音。同時,在有噪音的情況下(如:身旁圍繞著浪淘聲),辨識語音的能力也相對較差(Bess & Tharpe, 1984; Bess, Klee, & Culbertson, 1986),海鷗大聲對著小美人魚講話,不僅無法正確傳遞訊息,更糟糕的是大聲喊叫的語音其實是扭曲的,這對聽力損失的人來說,反而會更加難以辨認對方所要表達的意思。

話說回來,儘管沒有和王子相遇,15 歲的小美人魚爬上另一邊陸地還是得上學。右耳聽不好的小美人魚功課會不會跟不上呢?

根據過往研究指出,在噪音中的語音辨識能力,即便是聽力較佳的那一耳,單側聽損的兒童表現仍明顯與聽力正常的同儕有落差(Bovo et al, 1988; McCreery,2014)。美國在1980至1990年代間的研究顯示,有三分之一單側聽損學童曾被留級過,也有將近一半的學童需要特教資源的協助(Bess & Tharpe, 1984; Bess, Klee, & Culbertson, 1986; English &Church ,1999)。相較於一般學童,單側聽損的學童中有1/4面臨更多的學習困難,導致學業落後於聽常同儕的平均表現(English & Church, 1999)。

高頻聽損:王子對小美人魚說「一起去掃地和親親…」

可能情境二:長出雙腿變成人類的小美人魚照理說可以聽到的聲音頻率約在 20-20,000 Hz,但是拿高頻聽力與巫婆交換雙腿之後,雖然聽得到聲音,頻率在 2,000Hz 以上的聲音就聽得比較差了。

一天,陰錯陽差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王子:「你願不願意跟一個傻瓜,今晚三更時分,一起去草地看星星?」
小美人魚:「好啊!」

(噢,這樣的情節彷彿是一個浪漫的約會就要展開了……灑花)。

但是到了晚上,捧著玫瑰花束帶著望遠鏡的王子,只見到小美人魚拿著掃把塗著口紅赴約,打算與王子「一起去掃地和親親」……讓我們為這段戀情哀悼一秒鐘。

圖/imdb

是的,高頻聽損的小美人魚,即便是在安靜的環境中也很容易漏聽或誤聽如:ㄗ、ㄘ、ㄙ、ㄔ、ㄈ、ㄒ、ㄑ……等高頻的語音訊息,也因此在加入環境中的噪音時,聆聽的正確率就更差了。也由於小美人魚高頻語音聽得不好,在與王子交談的過程中,可能會流失 20%-30% 的語音訊息,容易造成會錯意的情況。同時,小美人魚的語音清晰度也會因為高頻聽不清楚而受到影響(Anderson, K. & Matkin, N., 1991, 2007 revised)。

事實上人類溝通時主要能聽取的頻率範圍大抵是在 250~8,000 Hz 之間,這也是一般聽力檢查中主要測試的頻率範圍。而單耳或雙耳的聽力閾值在 2000Hz以上至少兩個頻率的聽力閾值大於25dB HL時,就可以稱為「高頻聽損」(Educational Audiology Association, 2017)。下圖為一高頻聽力損失聽力圖示例。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局(CDC)發表的資料顯示,1988-1994 年間 6-19 歲的人口中約有 12.7% 的高頻聽損者(Niskar, A. S et al., 1998)。不過這篇資料的標準較為寬鬆,在 3,000Hz-6,000Hz 之間(現行高頻聽損定義為 2,000Hz 以上),也就是說在比較寬鬆的標準下美國每 8 個人中仍有 1 人有高頻聽損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衛生署國民健康局(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的前身)2008 年也曾委託台南醫院,針對台南 1,288 名國、高中生做聽力調查,結果發現約有 24% 的學生,已有高頻聽損的前兆(甯瑋瑜,2008)。Anderson(1967)調查國小兒童的聽力,並針對可能有聽力問題的兒童進行為期 3 個月的測試,發現高頻聽損的孩童在語言發展上面臨困難的人數是聽常孩童的 3 倍。

話說回來,雖然小美人魚的高頻聽損是由於和巫婆交換雙腿,但高頻聽損常見的原因則多為噪音性聽損或是老年聽損。

輕型聽損:小美人魚聽不到吵雜人群中王子邀舞…

可能情境三:小美人魚想了好久,最後決定以雙耳每個頻率都缺少一點點的聽力來跟巫婆交換雙腿。在這個時空,順利見到王子的小美人魚受邀參加城堡的舞會,隨著鋼琴聲悠揚響起,拉開了城堡舞會的序幕,在舞會上王子想要邀請小美人魚共舞,但因為會場的音樂聲加上賓客談天的聲音過於吵雜,小美人魚完全沒有注意到站在她後方說話的王子,讓小美人魚錯過王子的邀請……

王子以為會是這樣。圖/imdb

我們可以說這樣的小美人魚是「輕型聽力損失」,輕型聽損指的是兩側耳朵的平均聽力閾值介於 20-40 dB HL(Educational Audiology Association, 2017),也就是介於國際標準畫分的極輕度與輕度聽損間。下圖為一輕型聽力損失聽力圖示例。

和高頻聽損者所遭遇的情況類似,輕型聽損者是可以聽到聲音的。以 40 dB HL聽損為例,由於無法接收到 40 dB HL以下的聲音,而一般對話的語音音量則多數分佈於這個區域,沒有聽到這些語音會導致部份語音訊息流失,也更容易在對話中會錯意,所以在吵雜環境及遠距離對話中,輕型聽損者也更容易遺漏訊息(Anderson, K. & Matkin, N., 1991, 2007 revised)。

正因為如此,輕型聽損的小美人魚除了白白錯失了跟王子共舞的機會,也可能會讓王子誤會小美人魚是高傲或是不想跟王子講話、跳舞,長久下來也難以拉近彼此的距離,甚至出現社交困難(Anderson, K. & Matkin, N., 1991, 2007 revised)。

發現有微聽損,該怎麼做?

當發現聽力損失時,聽覺輔具(助聽器、FM系統、助聽器+FM系統)往往是最優先被考慮的介入方式。像是高頻聽損及輕型聽損,過去已有許多文獻支持輔具使用的效果(Yoshinaga- Itano, 2003; Nina J. et al., 2017)。

圖/pinterest

然而,輔具的使用並不能全然解決微聽損者傾聽困難的問題,尤其是單側聽損者,對輔具的接受程度不一,且至今也仍缺乏大量微聽損嬰幼兒輔具使用成效的數據,因此對於是否要及早介入目前仍沒有一致的定論。

需要注意的是,由於微聽損者仍聽得到聲音,看似對生活影響也不大,他們的需求反而特別容易被忽略。尤其是語言及認知尚在發展的兒童,不像成人有大量的背景知識可以支持學習,微聽損帶來的影響可能會加劇。Hornsby(2012)指出,聽損者即便配戴了助聽輔具,在日常生活中的學習或工作上,大腦仍需要花費更多的注意力才能以聽覺完成理解任務。我們可以試著想像自己在聽不清楚的情況下,需要專心聽微積分課程。

此時大腦一方面需要費力處理模糊的語音訊息,同時另一方面還需費力地理解課程內容。這樣的情境對於成年人來說尚且已經構成負擔,對於微聽損兒童來說,在課堂上因為需要費力聽清楚上課時老師的每個語音,同時也要理解上課的內容,他們將會更加疲累且壓力更大。(McFadden and Pittman 2008; Dokovic et al, 2014)。

圖/wikimedia

這樣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的,英國的教師甚至發現重至極重度聽損孩子的課業表現反而比輕至中度聽損孩子還好(The Ear Foundation, 2015),微聽損兒童健康相關生活品質也低於重度聽損的兒童(Wake et al., 2004),更有研究顯示微聽損兒童的自信心低於聽力損失嚴重的兒童(Keilmann et al., 2007)。

這些發現在在顯示,聽損程度較重的孩子可能因為較早使用輔具且進行早療(Walker et al。2015),因而得到較多資源支持,但聽損程度較輕的孩子需求則常常被忽略。青少年的研究也指出,相較於重度聽損的青少年,微聽損的青少年可能更容易感到焦慮(Van Gent et al。2011)

正因如此,我們必須意識到,即使是輕型的雙側和單側聽損也可能增加適應不良的風險 (Tharpe 2008, Winiger et al. 2016)。所以,微聽損者可以尋求聽語專業人員給予適當的衛教建議,如:追蹤頻率、日常觀察技巧或是說明什麼狀況需要就醫檢查,以便及時得到專業協助。

另外,無論是否使用輔具,微聽損者也需定期前往耳鼻喉科或尋求專業聽力師做聽力檢測,以追蹤聽損程度變化。一般來說,嬰兒建議每 3-6 個月追蹤一次,進入學齡階段之後,可改為每年定期追蹤。同時也要更加重視聽力保健,以免聽力持續惡化。

圖/imdb

透過微聽損小美人魚遭遇的困境,我們彷彿可以想像,微聽損者在日常生活中可能面臨更多問題。只要我們認識並了解他們的情況,並且嘗試站在他們的角度思考,與微聽損者在日常中透過使用正常音量但「稍微」放慢速度說話、適度調整說話的方向以及距離、減少環境噪音干擾等方式溝通,給予彼此良好的聽環境,且在聽損者聽不清楚時適時「換句話說」,就可以幫助自己與微聽損者溝通更加順暢。

Reference

  • Anderson, U. M. (1967). The incidence and significance of high-frequency deafness in children. American Journal of Diseases of Children113(5), 560-565.
  • Anderson, K. & Matkin, N. (1991, 2007 revised). Relationship of degree of longterm hearing loss to psychosocial impact and educational needs.
  • Bess, F. H., Dodd-Murphy, J., & Parker, R. A. (1998). Children with minimal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prevalence, educational performance, and functional status. Ear and hearing, 19(5), 339-354.
  • Bess, F. H., Klee, T., & Culbertson, J. L. (1986). Identification,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 of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Ear and Hearing7(1), 43-51.
  • Bess, F. H., & Tharpe, A. M. (1984). Unilateral hearing impairment in children. Pediatrics74(2), 206-216.
  • Bovo, R., Martini, A., Agnoletto, M., & Beghi, A. (1988). Auditory and academic performance of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Scandinavian Audiology.
  •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05). National Workshop on Mild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Retrieved from
  • chfn28274500(2016年2月28日)。聽力小宇宙~動物聽力比一比003【部落格影音資料】。
  • Đoković, S., Gligorović, M., Ostojić, S., Dimić, N., Radić-Šestić, M., & Slavnić, S. (2014). Can mild bilateral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affect developmental abilities in younger school-age children?. Journal of deaf studies and deaf education19(4), 484-495.
  • Eichwald, J., & Gabbard, S. A. (2008, May). Mild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In Seminars in Hearing(Vol. 29, No. 02, pp. 139-140). Published by Thieme Medical Publishers.
  • English, K., & Church, G. (1999).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an update for the 1990s. Language, Speech, and Hearing Services in Schools30(1), 26-31.
  • Fitzpatrick, E. M., Whittingham, J., & Durieux-Smith, A. (2014). Mild bilateral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hood: A 20-year view of hearing characteristics, and audiologic practices before and after newborn hearing screening. Ear and hearing, 35(1), 10-18.
  • Hornsby, B. (2012). 20Q: Hearing loss, hearing aids, and listening effort. Audiology Online.
  • Keilmann, A., Limberger, A., & Mann, W. J. (2007). Psychological and physical well-being in hearing-impaired childre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ediatric Otorhinolaryngology,71(11), 1747-1752.
  • Laugen, N. J., Jacobsen, K. H., Rieffe, C., & Wichstrøm, L. (2017). Social skills in preschool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and mild bilateral hearing loss. Deafness & Education International19(2), 54-62.
  • McFadden, B., & Pittman, A. (2008). Effect of minimal hearing loss on children’s ability to multitask in quiet and in noise.Language, speech, and hearing services in schools39(3), 342-351.
  • Niskar, A. S., Kieszak, S. M., Holmes, A., Esteban, E., Rubin, C., & Brody, D. J. (1998). Prevalence of hearing loss among children 6 to 19 years of age: the Third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Jama279(14), 1071-1075.
  • School-Based Audiology Advocacy Series: Minimal, Mild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Single-Sided Deafness. (2017). The Educational Audiology Association. Retrieved from (2018.08.28)
  • Tharpe, A. M. (2008). Unilateral and mild b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past and current perspectives. Trends in amplification,12(1), 7-15.
  • The Ear Foundation (2015). Experiences of young people with mild to moderate hearing loss: Views of parents and teachers. The Ear Foundation report to NDCS: Mild-moderate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 Van Gent, T., Goedhart, A. W., & Treffers, P. D. (2011). Self‐concept and psychopathology in deaf adolescents: preliminary support for moderating effects of deafness‐related characteristics and peer problems.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52(6), 720-728.
  • Wake, M., Hughes, E. K., Collins, C. M., & Poulakis, Z. (2004). Parent-reporte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children with congenital hearing loss: a population study. Ambulatory Pediatrics4(5), 411-417.
  • Walker, E. A., McCreery, R. W., Spratford, M., Oleson, J. J., Van Buren, J., Bentler, R., … & Moeller, M. P. (2015). Trends and predictors of longitudinal hearing aid use for children who are hard of hearing. Ear and hearing36(0 1), 38S.
  • Wang, P. C., Chang, Y. H., Chuang, L. J., Su, H. F., & Li, C. Y. (2011). Incidence and recurrence of acute otitis media in Taiwan’s pediatric population. Clinics, 66(3), 395-399.
  •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2). WHO global estimates on prevalence of hearing loss.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 Winiger, A. M., Alexander, J. M., & Diefendorf, A. O. (2016). Minimal hearing loss: From a failure-based approach to evidence-based practice. American journal of audiology25(3), 232-245.
  • Yoshinaga‐Itano, C. (2003). Early intervention after universal neonatal hearing screening: impact on outcomes.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Research Reviews9(4), 252-266.
  • 林淑芬(2009年7月27日) 。與聽損人士的溝通技巧【網路資料】。
  • 甯瑋瑜(2008年09月13日)。耳機聽音樂 近1成學子聽損。蘋果日報。
  • 羅敏馨(2017)。有聽可有懂?微聽損兒必修的三項習慣和五道能力。雅文聽語期刊,31,14。
文章難易度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_96
36 篇文章 ・ 194 位粉絲
雅文基金會提供聽損兒早期療育服務,近年來更致力分享親子教養資訊、推動聽損兒童融合教育,並普及聽力保健知識,期盼在家庭、學校和社會埋下良善的種子,替聽損者營造更加友善的環境。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孩子微聽損,事情並不微小,父母滿腹辛酸誰人知?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_96
・2020/03/24 ・237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34 ・七年級
  • 文/雅文基金會聽語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助理陳芳茹、研究員羅明

「真的需要戴助聽器嗎?」、「會不會影響小孩未來的語言發展?」這些是微聽損兒父母心中的疑問與擔憂。

國際專業期刊 Journal of Deaf Studies and Deaf Education 最近刊出的研究,訪談了 20 名微聽損兒的家長,發現微聽損兒父母與其他程度聽損兒的家長,其實都面對同樣的心理衝擊、有著相似的心路歷程1,正所謂「天下父母心」,家長們並不會因為聽損程度比較輕微,困擾程度就比較小。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孩子的聽力若是出現任何狀況,都會使父母們感到無比擔憂。圖\pexels

心聲 1 :微聽損一點也不微小,擔心沒少過

接受訪談的家長表示,父母聽力正常、小孩在家對聲音也有反應,所以當小孩確診為微聽損時,家長往往感到相當訝異。在得知診斷結果前後的期間,父母的焦慮與擔憂懸宕未定,像無頭蒼蠅似地尋找資源、努力學習相關知識,這些都是微聽損兒家長的共同心聲與經驗。此外,嬰幼兒無法清楚表達,也增加了確定聽損程度的困難度,更增加了父母的焦慮。在這整個過程中,家長經歷了震驚、沒有頭緒、焦慮、擔心等種種的情緒,是相當辛苦的。

因為無法明確觀察嬰幼兒異樣,父母照顧微聽損嬰幼兒的過程非常艱辛。圖\pixabay

心聲 2 :專業人員態度差很大

在接受孩子微聽損的過程中,有家長也指出了自身在觀念上的轉變。家長漸漸體會,微聽損與其他聽損一樣,也需要輔具或療育的幫助,而且輔具的功能,並非讓聽力「變回正常」,而比較像是「輔助」的概念。

也有家長指出,有些專業人員似乎認為微聽損毋須馬上處置,或是未能提供家長情緒上的支持。然而總體而言,微聽損兒父母對於新生兒聽力篩檢的實施,讓微聽損得以及早發現及早療育,仍然抱持正面與肯定的態度。

延伸閱讀:如果小美人魚失去的是聽力,幸福也沒有比較容易:談輕微聽力損失「微聽損」

專業人員對於微聽損兒的照護處置不一,使父母無法完全放心。圖\pexels

心聲 3 :有戴沒戴都一樣,為什麼要強迫小孩戴助聽器?

也有許多家長表示,他們看不出孩子戴上助聽器之後有什麼立即的改變。「因為內心不確定孩子戴輔具實際上會有什麼助益,因此當孩子有抗拒戴助聽器的行為時,心裡會產生疑問:「真的要強迫小孩戴助聽器嗎?」這樣的心理,認為助聽器似乎並非必要。

也就是說,從孩子助聽器配戴的不穩定性,反映了家長內心對微聽損兒配戴助聽器助益的不確定感。其他調查顯示,年紀較小的微聽損兒童,比起年紀較大、聽損程度更嚴重的兒童,持續配戴助聽器的時間更少2。此外,有 30 至 50% 的微聽損兒是完全沒有使用或非穩定地使用助聽器3, 4

然而,經由專業人員評估認為需戴助聽輔具的微聽損孩子,的確可從過往研究看見「盡早」配戴及「戴好戴滿」的效益,而此效益主要於語言能力上最顯而易見5, 6

由此可見,即使家長感受「有戴沒戴都一樣」,但經過正式評估或較長時間來看,配戴助聽器確實是提升語言能力的關鍵。

延伸閱讀:助聽器戴好戴滿,讓微聽損兒學語之路更順暢

有些微聽損的孩童會覺得戴助聽器不太舒服而抗拒配戴,也使父母猶豫孩子是否有戴助聽器的必要。圖\pixabay

心聲 4 :心中的大石頭,什麼時候才能放下?

大多數家長擔心微聽損幼兒未來的發展,尤其到了學齡階段,在課業和學校適應上,是否會落後聽力正常的同儕?另一方面,有家長認為,即使微聽損孩子當下的語言發展屬於正常範圍,孩子仍需要持續的專業協助,以確保孩子未來的語言和社交能力不落人後。

延伸閱讀:聊天可以,上課卻聽不清?「微聽損」如何影響兒童的課業與人際關係?

整體而言,專家建議,即使微聽損也應尋求全方位專業評估,針對個別情況建議合適的輔具介入或是療育課程、聽力惡化警訊諮詢、追蹤頻率建議7與溝通策略8。讓專家帶領並陪伴著孩子與家長,除了確保孩子的發展能跟得上同儕,也能大大減少家長的擔憂。

隨著新生兒聽力篩檢與早期療育介入的推行,有關單位除了幫助微聽損兒獲得專業人員的輔具介入評估和療育服務,也應協助微聽損兒父母獲得正確的觀念與相關的知識,進而使父母焦慮感變輕。有家長指出,參考專業人員或社工提供的資源及意見,及早療育,隨著孩子的進展,家長也逐漸放下心中的擔憂。

擁有正確的照護觀念,讓孩子及早接受療育,父母們才能真正放心。圖\pexels

而就台灣而言,專業聽語機構如財團法人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不僅相當重視微聽損孩子的權益,更持續推動微聽損專業講座與研討會,並特別提供給微聽損兒家長「走入門診」的服務,期盼家長們能透過與聽力師一對一的諮詢,即時了解孩子的情況,做出最合適的選擇。

參考文獻

  1. Fitzpatrick, E., Grandpierre, V., Durieux-Smith, A., Gaboury, I., Coyle1, D., Na, E., & Sallam, N. (2016). Children with mild bilateral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Parents’ reflections on experiences and outcomes. Journal of Deaf Studies and Deaf Education, 34–43. doi: 10.1093.
  2. Walker, E. A., Spratford, M., Moeller, M. P., Oleson, J., Ou, H., Roush,P., & Jacobs, S. (2013). Predictors of hearing aid use time in children with mild-to-severe hearing loss. Language, Speech, and Hearing Services in Schools, 44, 73–88. doi:10.1044/0161-1461(2012/12-0005)
  3. Fitzpatrick, E. M., Durieux-Smith, A., & Whittingham, J. (2010).Clinical practice for children with mild bilateral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Ear and Hearing, 31, 392–400. doi:10.1097/AUD.0b013e3181cdb2b9
  4. Fitzpatrick, E. M., Whittingham, J., & Durieux-Smith, A. (2014).Mild bilateral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A 20 year view of characteristics and practices. Ear and Hearing, 35, 10–18. doi:10.1097/AUD.0b013e31829e1ed9
  5. Tomblin, J. B., Oleson, J. J., Ambrose, S. E., Walker, E., & Moeller,M. P. (2014). The influence of hearing aids on the speech and languag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with hearing loss. JAMA Otolaryngology–Head & Neck Surgery, 140, 403–409. doi:10.1001/jamaoto.2014.267
  6. Walker, E. A., Holte, L., McCreery, R. W., Spratford, M., Page, T., & Moeller, M. P. (2015). The influence of hearing aid use on outcomes of children with mild hearing loss. Journal of Speech, Language, and Hearing Research, 58(5), 1611-1625.
  7. Fitzpatrick, E. M., Al-Essa, R. S., Whittingham, J., & Fitzpatrick, J. (2017). Characteristics of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ology, 56(11), 819-828.
  8. 財團法人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網站-聽損溝通小學堂。2019年10月8日。
文章難易度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_96
36 篇文章 ・ 194 位粉絲
雅文基金會提供聽損兒早期療育服務,近年來更致力分享親子教養資訊、推動聽損兒童融合教育,並普及聽力保健知識,期盼在家庭、學校和社會埋下良善的種子,替聽損者營造更加友善的環境。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破解迷思:少了一支耳朵的「單側聽損」應該要戴助聽器嗎?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_96
・2020/02/08 ・2177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22 ・七年級

  • 文/雅文基金會聽語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詹益智、研究助理林堂智

家長 A :「我的乖寶貝還有一隻耳朵可以聽啊,為什麼要戴助聽器?」

家長 B :「我朋友叔叔的小孩也是單側聽損啊,沒戴助聽器的他,現在還不是台大生?」

只有單側聽損的孩子真的有需要配戴助聽器嗎?

對於家有單側聽損小朋友的家長而言,因為孩子有一耳是正常聽力,配戴助聽器這個選擇,便經常會讓他們有些疑慮及卻步。家長 A 和家長 B 的說法並不罕見,甚至某些醫師或專業人士也會有類似的想法,例如可能會告訴家長「還有一耳是正常的,影響不大、沒有關係」。不過,其實每個孩子的聽損程度不同,我們沒有辦法斷定到底戴還是不戴才是標準答案。

因此,在幫孩子做決定前,我們可以先對單側聽損有更深入的了解。簡而言之,一耳的聽力正常,另一耳異常,就屬於單側聽損。若要詳細說明,則根據 The Educational Audiology Association (2017) 針對兒童單側聽損的定義,一耳聽力正常,而另一耳在不同頻率的聲音要到 20 分貝以上的音量才聽得到,即為單側聽損1

我們再進一步細想家長 A 與家長 B 的描述: (I) 為何需要配戴聽覺輔具; (II) 小孩不戴聽覺輔具,學業成績照樣很好。

由於平時對單側聽損的刻板印象與生活經驗結合後,形成個人的看法,進而確信自己的所見所聞,慢慢地產生一種迷思,認為單側聽損的兒童不配戴聽覺輔具,也能與聽常兒童的言語與語言發展相當。然而,這是一個既定的事實嗎?

破除「迷思」:只有一眼看不清楚,你會幫孩子配眼鏡嗎?

單側聽力缺損相當於單側視力損弱,同樣會造成孩子生活上的困擾。圖/GIPHY

若換個角度,孩子受損的部位不是耳朵,而是眼睛,如其中一眼視力大約為 0.1 ,相當於中度聽力損失2,孩子是否就不用配戴眼鏡進行矯正?一般來說,在這種情況下,醫生會建議、家長也都會選擇為孩子配戴眼鏡,因為可以避免孩子變成弱視,那耳朵為何不能依循同樣的標準呢?

過去有許多研究證實,單側聽損個案在生理、心理與學習的情境中常會面臨一些困境。在生理方面(聽能),單側聽損者在判斷聲音從哪裡來的能力上較弱,且在吵雜的環境下學習是有困難的3, 4。在心理方面,礙於聽力不佳,於吵雜環境下接收訊息的能力有限,常需要請對話者重述說過的話,且有可能與同儕溝通不良,後續產生行為問題5, 6

在學習方面,  Lieu (2004) 的研究發現單側聽損的兒童約有 22-35 % 的機率會留級,且在班級中常有行為問題5。此外,單側聽損兒童的語言測驗成績較聽常同儕低,代表他們有語言發展遲緩的可能性。不過目前仍無法確認這些語言發展遲緩的單側聽損個案,日後是否能發展出與聽常同儕相當的能力7, 8

超過四成單側聽損的孩子,聽力持續惡化

單側聽損的孩子有極大機率聽力惡化成雙測聽損或單側聽損程度加重。圖/pexels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有項加拿大研究曾針對 108 位單側聽損個案進行 13 年的追蹤9,結果發現這群單側聽損的孩子,約有42.4 % 的聽力是持續惡化的,其中約 17.4 % 從單側惡化成雙側聽損,其餘 25 % 則是聽損的那一耳聽損程度持續加重。換言之,台灣兒童很有可能也會有聽力惡化的狀況。

因此,單側聽損兒童在確診後若能即時配戴合適聽覺輔具,的確是能減少上述提到關於生理、心理與學習的困難。另一方面,持續定期追蹤兒童聽力狀況,當發現聽力惡化時,可即時調整設定或替換更適當的聽覺輔具,讓孩子的聽能保持在最佳狀態,有助於後續各項發展和學業學習。

雙耳聆聽,讓孩子的生活與學習更便利

讓單側聽損兒童配戴聽覺輔具並接受聽語課程,能讓孩子的生活更無憂。圖/pexels

綜觀上述,單側聽損者的實際狀況,其實並不如我們想像中那般美好,他們的需求也需要被看見。雖然絕大多數先天性單側聽損無法復原,但仍有許多聽覺輔具能幫助孩子聆聽聲音,這就如同前面所提到的例子,配戴眼鏡是為了讓雙眼一起發揮作用看得更好。同理,讓聽損的耳朵配戴聽覺輔具也可發揮雙耳聆聽的優勢,如較能判斷聲音的來源方向、聽聲音的音質較佳等。

當然,選配輔具仍有許多需要注意的條件,例如聽損程度的輕重、耳朵與聽神經結構的完整性等等,因此,建議單側聽損者應尋求專業人員進行配戴聽覺輔具的完整評估與諮詢。

此外,孩子配戴合適的聽覺輔具與接受聽語療育課程,其語言發展能更為順利,進而也能奠定社交溝通的基礎。即便經過專業人員全方位評估決定暫時不戴輔具,也至少要定期追蹤聽力,並了解各種聽能環境下的溝通策略,讓單側聽損對於生活與學習工作的負向影響減到最低。

參考資料

  1. The Educational Audiology Association. (2017). School-Based Audiology Advocacy Series: Minimal, Mild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Single-Sided Deafness. Retrieved from http://www.edaud.org/advocacy/17-advocacy-08-17.pdf (2018.08.28)
  2. 衛生福利部護理及健康照護司(2018年5月9日)。身心障礙類別、鑑定向度、程度分級與基準。
  3. Bess, F. H., Tharpe, A. M., & Gibler, A. M. (1986). Auditory performance of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Ear and Hearing, 7(1), 20-26.
  4. Rothpletz, A. M., Wightman, F. L., & Kistlera, D. J. (2012). Informational Masking and Spatial Hearing in Listeners With and Without Unilateral Hearing Loss.Journal of Speech, Language, and Hearing Research, 55(2), 511-531.
  5. Lieu, J. E. C. (2004). Speech-language and educational consequences of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Archives of Otolaryngology–Head & Neck Surgery, 130(5), 524-530.
  6. Yoshinaga-Itano, C., Johnson, C. D. C., Carpenter, K., & Brown, A. S. (2008, May). Outcomes of children with mild bilateral hearing loss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Seminars in Hearing, 29, 196-211.
  7. Tharpe, A. M. (2008). Unilateral and mild b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past and current perspectives.Trends in Amplification, 12(1), 7-15.
  8. Winiger, A. M., Alexander, J. M., & Diefendorf, A. O. (2016). Minimal hearing loss: From a failure-based approach to evidence-based practice.American Journal of Audiology, 25(3), 232-245.
  9. Fitzpatrick, E. M., Al-Essa, R. S., Whittingham, J., & Fitzpatrick, J. (2017). Characteristics of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hearing los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ology, 56(11), 819-828.
文章難易度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_96
36 篇文章 ・ 194 位粉絲
雅文基金會提供聽損兒早期療育服務,近年來更致力分享親子教養資訊、推動聽損兒童融合教育,並普及聽力保健知識,期盼在家庭、學校和社會埋下良善的種子,替聽損者營造更加友善的環境。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環境調整、助聽器、學習輔助:為微聽損兒打造最佳應對策略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_96
・2020/06/10 ・243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16 ・六年級

  • 文/雅文基金會聽語科學研究中心 研究助理林怡秀、研究員朱家瑩

我家寶貝微聽損,究竟該持續觀察追蹤就好,還是應該積極尋求處理方法呢?

 微聽損真的需要配戴助聽器嗎? 可是我覺得孩子的表現好像沒有特別差……

家長常掙扎,微聽損的孩子表現不算差,需要配戴助聽器嗎?圖\雅文基金會

家有微聽損兒,身為爸媽除了感到憂慮外,面對各種不一致的建議,心中更多的是無所適從。當知道孩子微聽損,「是否要處理」以及「如何處理」可說是家長最常感到困惑的兩個問題。

讓孩子發揮最佳學習潛力,必須積極處理微聽損

家長應積極尋求微聽損的應對策略,讓孩子發揮最大的學習潛能。圖\pixabay

微聽損真的會影響孩子學習聽與說嗎?其實,目前已有許多研究提到,微聽損孩子學習聽與說確實面臨許多挑戰。其中最大的挑戰之一是,即便在安靜的環境中,他們在聆聽時比一般孩子要更費力、也更容易疲勞1-3,更遑論在吵雜環境或教室環境中,他們會遇到多大的挑戰。令人擔憂的是,沒有處理好的話,這些狀況並不會因為成年就有所改善4

另外,有些研究發現,微聽損孩子的語言測驗成績,即使達到測驗所定義的正常範圍,但相較自己的同班同學卻仍是落後的5-6。就算整體語言表現與聽力正常的孩子差不多,也可能在詞彙、閱讀或語音能力等某個特定的面向表現較不理想7-10

試想,或許孩子的表現不差,但他真的發揮自己最大的潛能了嗎?沒有積極為孩子的微聽損尋求應對策略,是不是限制了他原本應該發揮的能力呢?隨著孩子年紀增長,學校課業將變得越來越複雜,孩子不但聽與說方面會更吃力,更多心理壓力也伴隨而來,這將使學習的路途更艱辛,而這些困境可能會限制孩子的潛能發展。因此,仍會建議微聽損兒的家長積極找尋應對策略。

為每位微聽損兒找出最適合的策略

家長可以透過諮詢專業人員,並定期做聽力追蹤,為孩子找出最適合的聽能管理方式。圖\雅文基金會

什麼才是對微聽損最好的處理方式呢?這個問題其實沒有標準解答。

由於每個孩子的狀況皆不同,因此很難有通用的解決方法。同一個孩子在不同年紀時,也必須因應孩子的狀況,調整處理的方式。因此對家長來說,最重要的是多去了解各種可能性,從中找出最適合自己孩子的方法。目前較常見的應對策略有下面幾種:

  1. 環境調整:環境的調整是傳統最常見的應對策略。
    例如:在學校時,微聽損孩子的座位建議要特別安排,最好能讓聽力較好的耳朵靠近老師的方向、並遠離噪音來源(如操場、馬路)。另外日常環境中也可以做一些降噪措施,例如使用地毯、窗簾吸收噪音,讓孩子聽得更清楚11。對孩子說話時,說話者可以多用視覺提示,明確指出現在正在討論什麼,並經常停下確認孩子是否理解13
    環境調整策略能讓孩子聆聽不那麼費力,但是仍要注意這些只是輔助,目前還沒有研究證實單靠環境調整就能完全滿足微聽損兒的需求15。因此,建議家長還是要搭配其他處理的方式。
  2. 助聽器:微聽損孩子可以考慮使用助聽器,不過成效可能會受許多因素影響。
    例如:孩子開始戴助聽器的年齡,一般來說越早開始配戴,效益越好。此外,聽力損失的型態、程度以及環境噪音的大小都可能影響助聽器的效果15。因此,選配助聽器前一定要諮詢專業人員,才能做出最適合孩子的選擇。
  3. 特殊學習輔助服務:台灣各階段學校也會針對有特殊需求的學生擬定個別化教育計畫 (IEP),提供學習輔助措施,以確保每一位身心障礙學生都能依據其需求接受合適的教育,目前也有研究肯定個別教育計畫對微聽損孩子的學習是有幫助的16
    微聽損生可用的輔助資源有:遠端麥克風系統、巡輔老師或是心理輔導等等17。其中,遠端麥克風系統(例如:FM無線調頻系統)是一種透過無線電波傳遞聲音的輔具,說話者戴著傳送訊號的麥克風,聽話者則戴著連接接收器的助聽器,讓聽者在較遠的距離或是吵雜的環境中能清楚聽見說話者的聲音。許多研究都肯定遠端麥克風系統對孩子的語音辨識能力有提升作用,而且它的適用對象範圍廣,各類型的微聽損孩子都能從中獲益15

家有微聽損兒,爸媽最困擾的就是沒有標準解決方案,但是沒有通用解答不代表不需要或無法處理處理,家長還是可以積極了解各種可行的方法。由於微聽損孩子個別差異大,家長可以從了解自己孩子的狀況著手,然後諮詢專業人員、廣泛認識各種應對策略,並定期做聽力追蹤,才能為自己的孩子找出最適合的解答。

  • 註:遠端麥克風系統等特殊學習輔助的申請,需符合特殊教育法規定的資格,能否取得這些服務也會依各縣市或各級學校資源分配而定,相關詳細內容可參考法條或向各負責單位諮詢。

參考文獻

  1. Bess, F. H., & Tharpe, A. M. (1984). Unilateral hearing impairments in children. Pediatrics, 74, 206-216.
  2. Jensen, J. H., Johansen, P. A., & Borre, S. (1989). Unilateral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and auditory performance with respect to right/left ear differences. British Journal of Audiology, 23, 207-213.
  3. Ross, M., & Giolas, T. (1971). Effect of three classroom listening conditions on speech intelligibility. American Annals of the Deaf, 116, 580-584.
  4. Colletti, V., Fiorino, F. G., Carner, M., & Rizzi, R. (1988). Investigation of the long-term effects of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adults. British Journal of Audiology, 22, 113-118.
  5. Blair, J. C., Peterson, M. E., & Viehweg, S. H. (1985). The effects of mild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on academic performance of young school-age children. The Volta Review, 87(2), 87-93.
  6. Halliday, L. F., & Bishop, D. V. (2005). Frequency discrimination and literacy skills in children with mild to moderate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Journal of Speech, Language, and Hearing Research, 48, 1187-1203.
  7. Briscoe, J., Bishop, D. V., & Norbury, C. F. (2001). Phonological processing, language, and literacy: A comparison of children with mild-to-moderate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and those with specific language impairment.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42, 329-340.
  8. Culbertson, J. L., & Gilbert, L. E. (1986).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Cognitive, academic, and social Ear and Hearing, 7, 38-42.
  9. Halliday, L. F., & Bishop, D. V. (2005). Frequency discrimination and literacy skills in children with mild to moderate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Journal of Speech, Language, and Hearing Research, 48, 1187-1203.
  10. Wake, M., Tobin, S., Cone-Wesson, B., Dahl, H., Gillam, L., McCormick, L., . . . Williams, J. (2006). Slight/mild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Pediatrics, 118, 1842-1851.
  11. Bess, F. H., Tharpe, A. M., & Gibler, A. M. (1986). Auditory performance of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sensorineural hearing loss. Ear and Hearing, 7, 20-26.
  12. Holstrum, W. J., Gaffney, M., Gravel, J. S., Oyler, R. F., & Ross, D. S. (2008). Early intervention for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and mild bilateral degrees of hearing loss. Trends in Amplification, 12, 35-41.
  13. Oyler, F., Oyler, A. L., & Matkin, N. D. (1988).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Demographics and educational impact. Language, Speech, and Hearing Services in Schools, 19, 201-210.
  14. Pakulski, L. A., & Kaderavek, J. N. (2002). Children with minimal hearing loss: Interventions in the classroom. Intervention in School and Clinic, 38, 96-103.
  15. Winiger, A. M., Alexander, J. M., & Diefendorf, A. O. (2016). Minimal hearing loss: From a failure-based approach to evidence-based practice. American Journal of Audiology, 25, 232-245.
  16. Lieu, J. E., Tye-Murray, N., & Fu, Q. (2012). Longitudinal study of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Laryngoscope, 122, 2088-2095.
  17. 特殊教育法(民108年4月24日)。
文章難易度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_96
36 篇文章 ・ 194 位粉絲
雅文基金會提供聽損兒早期療育服務,近年來更致力分享親子教養資訊、推動聽損兒童融合教育,並普及聽力保健知識,期盼在家庭、學校和社會埋下良善的種子,替聽損者營造更加友善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