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林托克誕辰 │ 科學史上的今天:6/16

1983 年,美國遺傳學家芭芭拉 · 麥克林托克(Barbara McClintock, 1902-1992)因發現基因轉位,而獲頒諾貝爾生理與醫學獎,距離她此項發現已過三十二年。此一遲來的榮耀,恰恰反映出她的一生寫照:一位踽踽獨行、遠遠走在時代前面的遺傳學先知。

其實麥克林托克向來特立獨行,也早已習慣於對抗外來的壓力:母親盼她如美國二○年代的一般女性,當家庭主婦相夫教子,但她仍堅持念大學,走上學術之路;她上大學後馬上擺脫傳統女性穿著,剪短髮、穿長褲,無懼周遭投以異樣眼光;取得博士後,因當時的性別歧視而無法在一般大學取得教職,她只能接受研究助理的職位,以求持續她的玉米基因研究工作。也難怪她將來面對整個學界的嘲諷,仍能「雖千萬人吾往矣!」

一九二○年代對於遺傳物質的了解仍相當有限,麥克林托克因為對玉米的基因重組、減數分裂做出一連串先驅性的研究,而在三○年代被公認為基因與染色體方面的遺傳學大師。但當她在 1951 年根據多年來的實驗結果,宣稱基因會從染色體的原本位置「跳躍」到另一處時,卻被視為異端邪說。因為當時普遍相信基因有固定不變的排列順序,而且基因只會單向的下達如何製造蛋白質的指令,絕不可能如麥克林托克所主張的:細胞還會回頭給予基因轉換位置的指令。

麥克林托克從此被科學界冷落、忽視。對比與她同在冷泉港實驗室的華生與克里克於 1962 年獲得諾貝爾獎後,獲得的關愛與簇擁,麥克林托克的實驗室成了名符其實的冷宮。而 DNA雙螺旋結構破解後,更是將整個遺傳學導向分子生物學,大家拼命往更底層挖掘遺傳密碼,麥克林托克卻兀自往更高的層次研究適應、調控的動態機制。她的學說原本就複雜晦澀,如今更顯得不合時宜,直到二、三十年後,科學家陸續發現愈來愈多的例外情況無法解釋,才開始相信麥克林托克的轉位因子確實普遍存在。她終於在 1983 年獲得應有的肯定,成為史上唯一獨自獲得諾貝爾生理與醫學獎的女性。

如今我們已經知道即使繪製出基因圖譜,仍然無法了解生命的奧秘。麥克林托克先知般的預言不只是轉位因子的存在,更在於提醒我們應該從生命的整體性與環境的影響來理解基因。

 

 

本文同時收錄於《科學史上的今天:歷史的瞬間,改變世界的起點》,由究竟出版社出版。


🚀 泛科學院獨家新課募資 限量5折預購 🚀

【讓孩子愛上寫作!培養創意思考的10堂作文課】

許多孩子一碰到寫作,總是說「想不出來」或「沒有靈感」,到底卡關的原因是什麼?很有可能是孩子們過去接受的作文教學強調各種寫作技巧,卻忽略了孩子思考能力的建構。 16 年資歷的樂創學創意寫作首席教師 葉思老師,將引導孩子從「寫作」的角度進行閱讀,搞懂文字如何被有效地運用!👉 http://bit.ly/2pPqESY

關於作者

張瑞棋

1987年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1992年取得美國西北大學工業工程碩士。自小喜愛科學新知,浮沉科技業近二十載後,退休賦閒在家,更成為重度閱讀者。當了中年大叔才成為泛科學專欄作者,著有《科學史上的今天》一書,如今又因翻譯《解事者》,而多了個譯者的身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