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0
0

文字

分享

4
0
0

從這次的禽流感,淺談現在台灣的養雞產業

活躍星系核_96
・2012/03/15 ・3138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62 ・九年級

文 / 陳壁(蛋雞場現場工作者) 與 Chao-Ping Tung


近日來,由於禽流感的爆發,使得禽流感成為熱門的話題。但是話題鼎沸之際,似乎沒有人出面說明,禽流感,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疾病。

從病毒學理看禽流感

不管人流感、豬流感禽流感都是流感病毒,目前較為廣泛出現的是A型流感,其基因組是八段負股RNA。流感病毒結構最外面一層是雙層膜,這個膜是病毒離開宿主細胞時,從宿主細胞得來的。在這個膜上面分布有一些蛋白質,其中最重要的就是hemagglutinin (血凝素,簡稱HA) and neuraminidase (神經胺酸水解酶,簡稱NA),也是我們拿來分類流感病毒的依據之一。利用血清學的方式可以將HA分成16類、NA分成9類,而這兩者的血清型組合就是我們一般聽到的H1N1、H3N2、H5N1、H5N2等流感病毒的名稱。流感病毒要進入宿主細胞必須要利用HA先辨認特定的受體,才可進入宿主細胞,接著病毒才可以在宿主體內大量複製,然後離開宿主細胞,再感染附近的細胞。每種HA都只會認特定的受體,H5主要都是認禽類細胞的表面受體,所以H5N1和H5N2都是禽流感,僅會造成禽類的傷亡。但是人類很深層的呼吸道內還是有一些細胞表面受體和禽類類似,所以當人類接觸大量的禽流感病毒時,如果再加上免疫力低下,就很有可能感染禽流感。

禽流感的潛在危險

目前世界上僅有發現H5N1可以經由禽類傳染給人類,但是並沒有發現人傳人的案例,而目前台灣流行的H5N2,世界上並沒有傳染給人類的現象發生,所以一般民眾並不用擔心,經由適當的防範,人類感染到禽流感的機會並不高。禽流感病毒很脆弱,加熱或用酒精消毒就可以殺死病毒。台灣人的飲食習慣並不會吃生蛋生肉,洗選蛋都消毒過,傳統市場的雞隻拔毛前會用熱水燙過,超市的電宰雞肉也都經過檢驗,一般民眾真的不需要太擔心禽流感會危害人體。吃到病死雞肉那又是另一回事,但是並不是吃到禽流感病死雞就會感染到禽流感。

另外,病毒的突變也是人類健康的隱憂之一,就是病毒的變異。每本教生物的書,講到突變這個章節,第一件事情都會說,自然突變發生的機率很低(約莫是10萬分之1),第二件就會說絕大多數的突變對生物都是有害的,最明顯的例子,癌症就是細胞突變所引起的不正常增生。但是如果問我,禽流感會不會有可能發生突變出感染人的型態,我會說,論機會,一定是有的。但是我也要說,這世界有流感的,不是只有禽類,不是只有豬和人,你家裡養的寵物如貓、狗、兔和大部分尤其生活在陸地的脊椎生物,都有流感。如果要論突變出感染人的型態,這世界上目前不會感染人的所有疾病,都有機會。如果你會害怕禽流感病毒,那為什麼就不會害怕目前沒藥可殺且死亡率高的犬瘟熱(狗瘟)病毒?另外一點是,就算是同一種病原引起的疾病,在不同的物種上也不會有同樣的症狀,畢竟最少人類沒有雞冠可以發紺。

另外一個部分,豬的基因因為跟人類有許多相似的部分,會不會有病毒在豬身上交互感染導致發生變異致使產生人傳人的變種的可能?以最近的2009墨西哥流感為例,最後歸類於人的H1N1,但是演化上是從典型豬流感、人流感H3N2和禽流感基因重組後變成北美豬流感H3N2 and H1N2,之後再和歐亞豬流感基因重組才變成墨西哥豬流感傳給人,這中間至少經過20年,而禽流感的基因組佔的比例並不高。從這角度看,禽流感的確有機會經過中間的豬宿主進而變成對人類較具危險性的人流感,但是主要還是豬傳給人而不是禽傳給人。而以現今畜牧業極具分工的特性來說,豬和禽類養在一起的機會不多,要互相傳染機會很少,而豬與人同樣為哺乳類,要被禽流感感染的機率不高。因此就現階段而言,禽流感病沒有立即性對人體的影響。

政府對這次禽流感的處理

以本人從畜牧業的角度來看,政府因為先錯失了對國內發布的時機,雖然禽流感為現階段對人類不具危險性的動物傳染疾病,然而因為可能伴隨著高度的動物死亡率會使國內消費者恐慌,又因為李惠仁導演的記錄片《不能戳的秘密》在網路公開已久,使得這次的禽流感消息只能在「具有擴散之嫌」的時機公布,因此更使此事在社會輿論上難以相容。但是就防疫的觀點上,由於禽流感傳染性強,雖然加工過程中都有經過清洗、殺菌的過程,但仍可能因為出口的禽產品造成他國防疫上的漏洞,因此,在這次的事件中政府沒有通報國際組織,確實是有欠遠慮。

對養雞產業的衝擊

這次的疫情對國內的禽畜業者衝擊相當大,首當其衝的正是養雞產業。畜產業本身由於本身屬於傳統產業,社會階層在一般人的觀念中屬於較低的階層,又因為現在專科學校及大學具有畜產系的學校不多,而從事畜產的農民大多又保守,使得大眾對畜產的觀念,依舊停在一、二十年前的飼養方式。這次禽流感事件,又給了養雞產業重重的一拳。也因此,此次疫情中,雞農其實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因為目前禽流感定位上是動物傳染性疾病,該謹慎注意防疫的應該是這些禽畜戶,而非一般消費者。然現在卻因為禽類產品消費意願降低,有些中小型的農場已經離開市場,可預見約莫半年後,會因為市場供需失衡導致禽肉和蛋品的價格大幅上漲。

現今的養雞產業

國內外的畜產行之有年,近年以科學方法研究,在種雞、肉雞、蛋雞三方面,已不可同日而語。台灣因為本土雞種的改良已落後歐洲已經經過數十年的選育改良,因此國內的白肉雞及蛋雞的種禽,多代理國外品種。而這些供應商,多會提供飼養手冊,將該品系經研究的最大飼養效益登錄其中,例如飼養密度(每面積飼養隻數)、飼料營養成分建議、流程、建議體重曲線等。

大眾熟知的白肉雞,以育種改良的方式,在現在若是飼養管理得相當好,曾在業界聽過一般約35日的飼養時間,在32日即達到可屠宰的1.8Kg體重。網路上曾有過傳言,一隻小雞從蛋開孵化到上市只需要20天,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即使孵化設備再好再先進,胚胎的成長仍有其限制,是不可能再快的──因為光是孵化就需要19日的時間。而自從歐洲推行動物福利至畜牧方面後,台灣亦有一些較具規模的業者先於法令已經開始使用動物福利籠,來豢養種雞或是蛋雞。

畜產講明白一點,就是以動物為主的商業。農民畜養動物的理由,就跟所有上班族一樣,為了獲利養家餬口。而從事商業想要獲利,無非是使用最低的成本獲得最高的利益。但以畜產來說,因為成本出自動物身上,變數就變得相當多。而過度使用藥品,肯定會提高相當成本,例如生長激素就是相當昂貴不符經濟效益的藥品。此外,每個禽畜場依照規定必須聘請駐場的獸醫師,負責用藥以及畜禽的健康管制,必須投藥(例如抗生素)時,需要依照藥品的停藥期(經過身體代謝的時間)調整用藥時間,特別是肉品上市前。而在蛋雞的部分,農政單位有規定蛋中不可有抗生物質檢出,蛋雞在用藥時不可將蛋輸出,因此大部分蛋農都會著重在現場的飼養管理,並以營養輔助避免染疾致使需要使用藥物。藥物有法規的限制,若抽檢時被驗出不合格,可能有被銷毀的風險。一般來說農民都會樂於依照飼養手冊及法令來飼養以避免心血白費。

現在政壇的政治人物,真正具有農業背景的很少,而畜產的從業人員以及政治利益,相對少得可憐。文章前面也說過,大部分的畜產從業人員個性都相對保守,以畜牧現在的社會狀況來看,大多只能依靠財團法人組織如中央畜產會以及中華民國養雞協會等來為其發聲,因此畜牧業多只能配合政府法令或政策,在社會上的力量相當有限。

畜牧現正逢人才旱災,大多的禽牧場正求才若渴,前一代的將退,卻缺乏新一代的新血加入。期許現有的新一代和未來願意加入的新血,能掀起新的畜牧風潮,引領畜產業走向新的時代,讓所有的人都了解,畜產,是什麼樣的產業。

延伸閱讀:

行政院衛生署公告動物用藥殘留標準
中華民國養雞協會 養雞產業簡介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4
活躍星系核_96
759 篇文章 ・ 70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1

9
1

文字

分享

1
9
1

〈長髮公主〉隱含女性不孕的問題?你所不知道的童話剖析——從榮格心理學分析童話的隱喻

Bonnie_96
・2021/08/06 ・4366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編按:動畫故事近年翻案頻頻!網上流傳著《神隱少女》的千尋隱喻雛妓、《龍貓》的大龍貓隱喻死神的種種都市傳說。本文借用分析心理學開山祖師榮格的視野,一探動畫文本中的隱含義?

《咒術迴戰》中的七海健人有云:「枕邊掉的頭髮越來越多,喜歡的夾菜麵包從便利商店消失,這些微小的絕望不斷積累,才會使人長大。」——泛科《童年崩壞》專題,邀請各位讀者重新檢視童年時期的產物,讓你的童年持續崩壞不停歇 ψ(`∇´)ψ

看過迪士尼動畫電影《魔髮奇緣》的你,想必對樂佩公主的 70 英尺長(約 21.3 公尺)的金髮印象深刻。這部取材自《格林童話》中〈長髮公主〉(又譯萵苣公主)的動畫電影,背後有哪些難以窺見的隱喻呢?本文將以榮格童話分析來討論〈長髮公主〉,這個故事其實隱含女性渴望生育的訊息。各個角色如何以不同方式呈現相同的焦慮?最後他們又是如何化解這樣的渴望?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迪士尼動畫《魔髮奇緣》中樂佩公主的金色長髮。圖/Giphy

先來談談,什麼是「榮格童話分析」?

在深入分析〈長髮公主〉的隱喻前,得先來介紹什麼是「榮格童話分析」。

一提到童話,大家腦中馬上浮現罐頭開場「在很久、很久以前」。緊接著,主角一定會遇到三次困難。不管挑戰如何困難,都能迎刃而解。最後來個華麗結尾「公主與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專屬於孩童讀物的童話故事,卻對瑞士心理學家榮格(Carl Jung)十分重要。他認為不會受限各歷史文化、能被大眾喜愛的童話,是人類集體無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中最原始的結構

最重要的是,如何詮釋童話中的隱喻與象徵。因為要找到進入更深層集體無意識的方法,就需要找出並分析這些深藏在童話中的原型(archetypes)和隱喻。並能從童話中,更認識心靈運作的模式和歷程。

原型,是一種集體無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的結構。它會存在各種心靈活動當中,我們通常很難從意識中直接捕捉。包含會在神話、童話故事、宗教,以及藝術等中發現。 像是接下要談的〈長髮公主〉,或是大家熟知的〈睡美人〉、〈白雪公主〉等童話,必定都會出現美公主、帥王子、壞巫婆三種典型的角色,這其實就是榮格心理學中的原型之一

壞巫婆是童話三種典型角色之一。圖/Giphy

常被提及的原型圖像,還包含:阿尼瑪(anima)、阿尼姆斯(animus)、陰影、老者、孩子,以及魔法師等。其中,陰影(shadow),則是不符合社會規範及道德標準的特質。像是自私、軟弱、貪心等。因為存在無意識中,所以不容易被個體所覺察的內容。

而「阿尼瑪」和「阿尼姆斯」則是比陰影更深層的無意識內容。阿尼瑪是男性中的女性特質,阿尼姆斯是女性中的男性特質。會因為不同的社會文化、個人發展有不同的顯現程度。

在我們的一生中,只能真正體驗或是理解幾個原型而已。但透過童話,我們能夠認識更多不同原型的運作方式,以及集體無意識的運作歷程。

正如,榮格童話分析最權威的代表人物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Marie-Louise von Franz)在《解讀童話:從榮格觀點探索童話世界》一書中提到,「童話是集體無意識心靈歷程中,最純粹且精簡的表現方式,⋯⋯童話以最簡要、最坦誠開放且最簡練的形式代表原型。在此一純粹的形式中,原型意象提供我們最佳的線索,以了解集體心靈所經歷的歷程。」

榮格童話分析最權威的代表人物 Marie-Louise von Franz。圖/Amazon

人人熟悉的〈長髮公主〉,其實在談不孕?

從前有一對夫妻,結婚很久,他們非常想要一個孩子。但多年過去了,他們都得不到孩子。最後,女人向上帝請求,希望能賜予他們一個孩子。
房子的後方有個小窗戶,可以看到一座美麗的花園,裡面有著奇花異草。但是,花園四周環繞著高牆,誰也進不去。因為它的主人是法力高強的女巫,人人都很害怕她。
有天太太極度想吃女巫花園內所種的萵苣,難以拒絕的丈夫只好去三番兩次去偷來給太太吃。某天被女巫抓到,丈夫不斷向她賠罪,後來不得不答應巫婆的交換條件——「萵苣可以讓你們隨便採,但你們的小孩生下,要交給我。」

從榮格學派童話分析的觀點來看,每個童話故事都會提出一個精神世界,等待被解決的問題。尤其,故事開場的第一段,就決定精神世界的方向。也就是人類共同面臨的某種困境。而故事的情節與鋪陳,是這個解決方案的演繹。

所以從人物設定可以發現,長髮公主的父母及未來的養母(女巫)都至少有「生育困難」及「想要孩子」的其中一種困境,這不但是文本中推動劇情的關鍵要素(促成雙方用萵苣吃到飽交換長髮公主的撫養權),也反映了現實中一般家庭被賦予傳宗接代這種社會責任所衍生的生育焦慮。

貫穿整個故事的核心主題「無法生育」。圖/Pexels

同是身為女性的妻子及女巫,兩人卻擁有不同、甚至是對立的生命議題。動畫中的妻子,象徵著傳宗接代、照顧家庭的責任,以及成為母親與妻子的女性能量。 

相反地,女巫則是象徵著傳承智慧、帶有純潔,沒有小孩的女性能量。若以現代社會類比,就類似在專業領域中佔有一席之地的女性,能夠靠著才華及知識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選擇不進入婚姻、不投入家庭

兩種不同的角色,雖然有各自的生命議題,可是在文本中都指向同樣的「生育焦慮」。這裡的生育焦慮不只是生理上的無法生育,它背後潛藏人類心靈創造力的枯竭,更是一種對「創造希望」與「新的可能」的渴望。

這樣的渴望和能量,也驅動雙方有了接下來的行為——偷竊。從對方那裡,偷些原本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妻子央求丈夫從女巫花園偷些萵苣,而女巫則是以童話故事慣用手法「交換」取得對方的孩子。

王子闖入「禁忌高塔」,象徵公主逝去的童貞

時間很快地過去了,生下來的女嬰就被命名為拉芬采兒(Rapunzel;意譯萵苣)。在小女孩滿12歲的那年,女巫決定將她送到森林深處,把她關在一座高塔裡。這是沒有門、沒有樓梯的高塔,她就過著禁錮生活。
「拉芬采兒、拉芬采兒,垂下妳的長髮!」每當扶養她的女巫要送飯菜過來時,就會在塔下呼喊她名字。要她放下一頭金色長髮,讓女巫可以藉由爬髮從窗戶進入塔內。
有天,王子騎馬路過森林,被拉芬采兒的歌聲所吸引。在白天,觀察完女巫進入塔內的方法後。隔天夜晚他模仿女巫的通關密語,進入塔內。當拉芬采兒看見陌生男子,簡直嚇壞了。但聽完王子溫柔的自我介紹後,兩人瞞著女巫多次在高塔幽會,日久生情後,拉芬采兒也答應王子的求婚。直到王子帶足夠的線繩能夠編成梯子,就能帶她遠走高飛。

從開場到故事的中段,出現兩個榮格學派所說的「禁忌空間」。分別是女巫的花園,以及拉芬采兒所居住的高塔。兩個場域,都是人無法輕易進入的空間。因為無法輕易接近,往往禁忌會帶有神聖性的意義與象徵。

將正值青春期的拉芬采兒關在高塔中,有種與外界隔絕、刻意孤立他人的意味。女巫所做的其實正是在呵護少女的純潔狀態,讓她維持在未受外界玷汙、最完美的心靈。

然而,王子進入塔內的那刻起,象徵禁忌的高塔,也不再禁忌。他無疑打破女巫為拉芬采兒所呵護的純潔。逝去的童貞,也象徵著她將從女孩轉變為女人,迎來青春期階段的自我認同危機。

拉芬采兒所居住的高塔是故事中的「禁忌空間」之一。圖/Giphy

有趣的是,拉芬采兒不僅是故事中出現的第三個女性角色,也是故事中唯一有名字的主角。童話故事中的角色,從沒有名字到有名字的轉變,也體現榮格學派所強調的「自性化歷程」。

自性化歷程,是一種個體尋找認定、發展獨特,以及創造生命的過程。因此,生下即被賦予名字的拉芬采兒,也預示著她的人生將完成追尋自我的任務。她也將從原先任女巫擺布、獨自生活在高塔中;與王子的相識相戀,找到屬於自身的認同,並創造自身新的可能與新生命。

被放逐的懲罰,公主邁向獨立的契機

拉芬采兒某次拉女巫上來時,卻說溜嘴:「教母,為什麼你這麼重?我拉王子都沒有這麼費力,可一下子就把他拉上來了!」聽完一氣之下的女巫,剪去拉芬采兒的秀麗長髮、把她丟到沙漠之中。
不知情仍前來幽會的王子,依舊喊著那句通關密語。但爬上塔內,卻發現前來等著他的,不是拉芬采兒,而是女巫。絕望之餘,王子縱身一躍。掉進一片荊棘叢裡,不慎刺傷雙眼失明,為此流浪多年。
直到,王子來到拉芬采兒所待的沙漠,再度聽見熟悉的歌聲。兩人相擁而泣,她的淚水滴到王子的眼睛,竟然就恢復視力、重見光明。這時的她,也生下一男一女的雙胞胎。最後,王子帶一家四口回到自己的王國,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從上一段中,我們也能看到過去受到女巫擺布的她,是處於女性內在分裂的狀態,沒有足夠的能量找到自我認同。

而〈長髮公主〉這篇故事最重要的轉折點,在於女巫的懲罰——剪去她秀麗的頭髮,將她放逐到沙漠之中。本是讓女巫、王子攀爬的金色秀髮,卻因為犯錯而被迫剪去,這象徵著「階段的轉變。」

現今,我們常會看見有些人在經歷失戀、出社會等重要事件後想換換造型,會把過去留了很久的長髮一口氣全部剪掉。在某種意義上就代表「階段的轉變」,也代表期待下個階段的到來。 

但在〈長髮公主〉中,剪髮沒有期待迎向下個階段的喜悅,而是一種初嘗禁果所要承受的代價。且被丟到不毛之地、毫無生機的沙漠,在絕境之中,她需要展現女性內在的力量,同時肩負起成為母親及父親的責任,獨自扶養一雙兒女。

兜了一圈後,童話故事的最後,依然是王子與公主過著快樂的日子。最終,原先女性內在的分裂狀態,現在也經驗了完整的內在歷程,感受到「生」的希望。

初嘗禁果要肩負的責任與「生」的希望。圖/Pexels

 參考資料

  • 呂旭亞(2017)。《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台北:心靈工坊。
  • 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2016)。《解讀童話:從榮格觀點探索童話世界》。台北:心靈工坊。

所有討論 1
Bonnie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喜歡以科普的方式,帶大家認識心理學,原來醬子可愛。歡迎來信✉️ lin.bonny@gmail.com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