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電腦病毒首度公開亮相|科學史上的今天:11/10

張瑞棋_96
・2015/11/10 ・1025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05 ・六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983年的今天,賓州理海大學(Lehigh University)的電腦安全研討會上,剛從南加大拿到博士學位的柯恩(Fred Cohen, 1956- )向台下聽眾展示手上的磁碟片。他向大家解釋裏頭有自己所寫的一段小程式,它隱藏在一支合法的Unix程式之中。接著他將磁碟片插入台上的迪吉多電腦主機VAX-11/750,五分鐘之內即取得系統的控制權。

若不考慮危害性,湯瑪斯所設計的程式「偷窺者」可能為第一支可自我複製並散佈的電腦病毒。圖片來源:tumblr

柯恩告訴大家這種小程式叫「電腦病毒」,因為它可以感染電腦,複製自己,並且散佈到其它電腦。柯恩又做了四次試驗,證明電腦病毒可以繞過當時的各種安全機制,平均不到半小時就成功取得控制權。

這是人們第一次目睹電腦病毒的強大威力與潛在威脅,電腦病毒這個名詞也自此成為此類程式的統稱。事實上,柯恩在幾個月前的博士論文就描述了這一切,正是他的指導教授阿德曼(Leonard M. Adleman, RSA加密法的三位發明人之一)建議他使用病毒這個詞。

不過若不考慮危害性,更早之前就有自我複製並散佈到其它電腦的實例了。1971年,參與建置ARPANET(internet的前身)的BBN技術公司為了測試,由程式設計師湯瑪斯(Bob Thomas)寫了支程式,感染網路上的迪吉多PDP-10電腦,在螢幕上顯示「我是偷窺者,有本事來抓我!」(I’m the creeper, catch me if you can!)。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之後再由另一位程式設計師湯姆林森(Raymond Tomlinson)放了另一隻叫「收割者」(Reaper)的類似病毒,但它的作用是找到「偷窺者」病毒,將它刪除;因此「收割者」算是第一個解毒程式。順帶一提,正是湯姆林森制定電子郵件在網路上的傳送方式,「個人帳號@電腦主機」就是由他制定的。

以個人電腦而言,最早的病毒出現在1982年,一位15歲的高中生Rich Skrenta寫了個名叫「麋鹿複製者」(Elk Cloner)的程式,隱身在遊戲程式中,只要曾用這張磁碟片開機,病毒就會常駐在電腦的記憶體中,繼續感染之後插到這台電腦的磁碟片,因此散佈到周遭朋友的Apple II個人電腦。與「偷窺者」一樣,「麋鹿複製者」只會跑出一段打油詩,沒有其他危害。

隨著電腦數量不斷成長,電腦病毒也越來越猖獗,危險性也越來越高。而且正如柯恩當年預言的,並沒有方法可以完全阻擋病毒;在現今網路盛行的時代,更是防不勝防,或許你我的電腦中早已潛伏著電腦病毒,只是我們一直沒有察覺哪!

本文同時收錄於《科學史上的今天:歷史的瞬間,改變世界的起點》,由究竟出版社出版。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章難易度
張瑞棋_96
423 篇文章 ・ 953 位粉絲
1987年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1992年取得美國西北大學工業工程碩士。浮沉科技業近二十載後,退休賦閒在家,當了中年大叔才開始寫作,成為泛科學專欄作者。著有《科學史上的今天》一書;個人臉書粉絲頁《科學棋談》。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網際網路的誕生!|科學史上的今天:10/29
張瑞棋_96
・2015/10/29 ・978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484 ・五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現代社會,網路已經跟電力、自來水一樣成為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不過,連上網路雖然也跟打開電燈開關與水龍頭一樣方便,但網路的資料傳送方式可不像電流或水流那樣;它之所以能無遠弗屆,全賴當初就讀麻省理工學院計算機科學博士班的克連洛克(Leonard Kleinrock, 1934- )所提出的革命性概念。

ARPANET操作畫面。圖片來源:Jackpukk@wikipedia

事實上,網路遠比個人電腦還早出現。早在1950年代末期,大型電腦主機就開始透過電話線彼此傳送資料,但這種方式每次只能跟一台電腦相連,而且就占掉骨幹中的一條線路,影響整體的使用效率;這就像高速公路的車道都畫了雙黃線,而且一旦有台車開進來,這個車道就不准再有別人使用。

克連洛克於1962年的博士論文中提出封包(packet)的網路架構與數學理論。基本上就是將資料切割成一個個小小的封包,每個封包上都有目的地地址;然後用分封交換機取代傳統的電話交換機,並且將高速公路的雙黃線取消。分封交換機會根據封包上的地址與車流量,將封包打散到各個車道,封包可以中途變換車道,甚至改走另一條公路;同屬一個檔案的眾多封包就這麼殊途而同歸,抵達目的地。

分封交換機除了讓網路效率更高、可以多台電腦連線,網路還更堅固安全。因為傳統電話交換機只要作為樞紐那幾台壞掉,所有電腦就可能無法彼此連線,而分封交換機卻是分散式的,封包可以到處四竄,幾個節點損毀也無礙。因此,當國防部「先進研究計畫署」(ARPA)希望打造一個不會因為蘇聯攻擊就癱瘓的網路時,自然採用克連洛克的倡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也因此,這個名為ARPANET的網路最先連結的兩個點就是克連洛克任教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與「滑鼠之父」英格巴特(Douglas C. Engelbart)所在的史丹佛研究中心。1969年10月29日晚上10點30分,在克連洛克的注視下,他的學生克萊恩(Charley Kline)慎重地按下要送出的訊息:”login”,不料只按了頭兩個字母就當機,一個小時後才又修好。因此”lo”就成為ARPANET傳送的第一個訊息。

ARPANET連結美國國內越來越多單位的電腦;1975年,經由史丹佛連結英國的網路,名符其實地成為internet;而今internet已經盤根錯節,無所不在了。ARPANET於1990功成身退,但若溯流求源,1969年的今天,應該算是internet誕生之日吧。

本文同時收錄於《科學史上的今天:歷史的瞬間,改變世界的起點》,由究竟出版社出版。

張瑞棋_96
423 篇文章 ・ 953 位粉絲
1987年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1992年取得美國西北大學工業工程碩士。浮沉科技業近二十載後,退休賦閒在家,當了中年大叔才開始寫作,成為泛科學專欄作者。著有《科學史上的今天》一書;個人臉書粉絲頁《科學棋談》。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提早三十年預見電腦功能的人──英格巴特誕辰|科學史上的今天:1/30
張瑞棋_96
・2015/01/30 ・1117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23 ・七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身材修長的英格巴特一路走到舞台上的電腦桌前坐下;其實桌上只有電腦顯示器、鍵盤、滑鼠與 keyset,電腦遠在五十公里外的史丹佛研究中心。顯示器亮了起來,舞台上的大銀幕同步秀出畫面,上面分割出左右兩個視窗,左側是一份空白文件,右側則是遠方同事的即時影像。

道格拉斯.英格巴特。圖/Alex Handy@wikimedialicense

英格巴特先示範了文件的輸入、編輯與存取,然後讓遠方的同事一起參與編輯。接著他打開一份老婆交代的購物清單,先讓上面的物品自動依名稱重新排列,接著銀幕出現一張地圖,上頭已標示出購買物品的商店與路線圖。他點選了圖書館,馬上出現一份書單。之後英格巴特仔細講解整個系統架構,包括硬體、軟體與網路,以及未來建構 ARPANET(internet 前身)的計劃,全場觀眾早已為之目眩神迷,演示結束後,會場爆出如雷掌聲,久久不息。

我們現在會覺得這些演示一點也不稀奇,但這可是 1968 年,將近半世紀之前!那是用打孔紙片輸入電腦指令、電腦螢幕只能顯示單色字元、既無滑鼠更無網際網路的個人電腦史前時代,而英格巴特就展示了網路連線、圖形介面、多重視窗、視訊會議、文書處理、協同作業與超文本的整合系統。難怪當場的所有觀眾會被徹底征服,因為這根本是未來世界或是科幻小說才會有的場景啊!1968 年 12 月 9 日的這場演示也因此被稱為「所有演示之母」 (Mother of All Demos) ;賈伯斯日後膾炙人口的演示正是發端於此。

賈伯斯所受的影響不只於此。當時印表機的龍頭全錄 (Xerox) 公司深恐英格巴特的技術普及後,將造成辦公室的無紙化時代來臨,動搖本業,於是在 1970 年成立帕羅奧多研究中心 (PARC) 負責先進技術的研究。恰巧英格巴特的研究預算遭到刪減,旗下的小組成員將技術一起帶進 PARC,於是才有後來的賈伯斯前來參觀,大受震撼而將滑鼠與圖形介面引進蘋果電腦,從此改變了個人電腦的面貌。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是的,天才即是見人所不能見,而先知總是看得太遠,兼具兩者的英格巴特超越時代太多,他所展示勾勒的電腦與網路如何融入工作與生活之中,必須再過二、三十年,當技術、成本、網路等等各項條件都成熟了,才得以一一實現。但他的名字已被埋沒太久,至今英格巴特在人們的心目中仍未得到應有的地位與榮譽。如今人們會以「滑鼠之父」稱呼他,但他的影響與貢獻豈僅止於滑鼠?!正如蘋果電腦的共同創辦人沃茲尼克對他的悼念:「我們現在在電腦上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追溯到他的發想。對我而言,他就是個神。」

 

本文同時收錄於《科學史上的今天:歷史的瞬間,改變世界的起點》,由究竟出版社出版。

 

 

張瑞棋_96
423 篇文章 ・ 953 位粉絲
1987年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1992年取得美國西北大學工業工程碩士。浮沉科技業近二十載後,退休賦閒在家,當了中年大叔才開始寫作,成為泛科學專欄作者。著有《科學史上的今天》一書;個人臉書粉絲頁《科學棋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