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換掉原本的「心」,我還算是活著嗎?人工心臟移植的道德思辨--《失控的長壽醫療》

三采文化集團_96
・2017/08/11 ・3474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74 ・九年級
圖/giphy

從許多層面來看,心臟移植手術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然而,想要進行一場「人工」心臟的移植手術更不簡單,甚至必須考量到患者對手術的接受度,因為二十年前根本沒有人料想得到自己會有機會靠一顆「人工」心臟保命。

布朗克醫師向我介紹整個人工心臟移植手術的團隊,詳細說明裡面每一位醫療專業人員是如何相輔相成地完成手術,以及將病入膏肓的患者由診療間轉介到手術台的完整流程。

圖/By sasint @ Pixabay

接受全人工心臟移植的條件

首先,患者的所有生理參數都必須達到需要換心的標準,才可以申請心臟移植手術。一旦符合這些指標,就表示這名患者已經是出現雙心房、或是雙心室衰竭的末期心臟衰竭症狀,一切的醫療處置都無法再對患者發揮任何功效,於是心臟專科醫師就會把這位患者轉介給移植外科醫生。這位病入膏肓的患者如果不接受移植手術的話,恐怕也無法再活多少時日,因為心臟衰竭會衍生出許多併發症,像是冠狀動脈疾病、心肌梗塞、高血壓、病毒性心臟感染或是與心臟瓣膜有關的疾病等。

基本上,心臟衰竭的患者都會有心臟嚴重肥大的狀況。這是由於患者的心肌力量逐漸衰弱,導致心臟得更努力的搏動才能打出足夠的血液,而心肌也跟其他部位的肌肉一樣,你用得越多,它就長得越大。儘管增厚的心肌可以暫時改善血液的輸出量,不過長期下來它反而會讓心臟的效率越變越差,最終患者若無法進行換心手術,便只能駕鶴西歸。

隨著心臟輸出血量的下降,心臟衰竭的症狀也會越演越烈。當心臟無法打出充足的血量供全身的重要器官所用時,這些器官的機能也會開始受到影響。患者會感到疲憊不堪,就算是休息也會因為血液和其他液體蓄積在肺部,而覺得喘不過氣;或是因為心搏速度加快(因為心臟要努力將血液打至全身)出現心悸的狀況;加上循環不良,滯留體內的液體也會導致身體浮腫。除此之外,重要器官的血流量不足也會產生食欲不佳、噁心等常見的不適感。

到了這個階段的心臟衰竭患者,由於肺部蓄積了不少液體,因此會老是覺得自己好像快溺斃了一樣,此時任何體能活動都會讓他們感到非常不舒服。許多患者甚至只能坐著睡覺,這對原本就已經疲憊不堪的他們無疑是雪上加霜。通常到了這種情況,這些患者就會被轉介給像布朗克醫師這樣的移植外科醫師。

心臟手術示意圖。圖/Jeremy Brooks@Flickr

換了心的我,還算是活著嗎?

等到醫師確認患者符合使用全人工心臟的條件後,接下來還必須由一大群專業人員幫忙打理相關事務,包括心臟科醫師、護士或護理師、器官移植協調員、社工、心理醫師、營養師、感染科醫師,甚至是倫理師等,以確保整個移植手術能順利進行。這些專業人員會輪番上陣,幫助患者解決眼前所要面對的各種問題,像是規劃保險或是尋求社會支持。心理醫師的諮商則可以幫助患者了解自己的狀況,撫平他們因為即將移除原生心臟而產生的焦慮和恐懼感。

布朗克醫師說,每位患者對全人工心臟的接受程度都不一樣,並非每一個人都能欣然接受這項科技。他說:「這項科技完全顛覆傳統的概念,許多年長者一時之間很難接受它。」不過仔細想想,其實並不難理解為什麼他們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歷史上,只要提及死亡的評判標準,大多都會載明「心跳停止」這一項,因此一想到要移除心臟,多數人都會認為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更不用說,心臟自古以來一直在人類文化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它所代表的意義已經遠遠超過了本身所具備的生理功能。

過去數千年之間,我們認為情緒和愛是來自於心臟,認為是它包藏了我們內心最深層的感受。就像當我們相當篤定一個信念時,會說「它永駐我心」一樣。所以失去了原生的心臟,我們還稱得上是「活著」嗎?再者,是否該讓心臟繼續跳動的這件事,又牽涉到了命運和生命意義這一類的議題。對具有宗教信仰的患者而言,或許會覺得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我們不應該「違逆天意」,否則將可能在日後得到某種形式的懲罰。

布朗克醫師向患者介紹人工心臟時,曾經聽過各種千奇百怪的問題。有一位患者就問過他:「沒有心臟的話,我還能夠談戀愛嗎?」有些患者則是被人工心臟的運作方式嚇破了膽,他們覺得用一顆需要外接電源的氣壓式人工心臟取代原生心臟簡直太過瘋狂。但是任憑科技再怎麼發達,在我們還沒有將最重要的生理機能交由一台機器全權執行之前,根本沒有人有辦法真正定義出,究竟人性是由什麼東西組合而成的。

誰來扮演上帝的角色?

圖/By pixel2013 @ Pixabay

話雖如此,多數符合使用全人工心臟的患者都會滿懷感激地接受這項科技,因為當死神近在眼前時,除了祈求保住一命,沒有人還有心思去考慮其他的事情。越年輕的患者對人工心臟的接受度越高,布朗克醫師曾聽過接受人工心臟的歐洲患者對這項新科技信心滿滿,即使後來他們等到了配對成功的捐贈心臟,也不願意進行換心手術。就如同我曾問過本章開頭介紹的病患史黛西,假如可以選擇,是否會植入一顆永久性的人工心臟,她毫不猶豫地回答「會」。

對離鬼門關不遠的心臟病患者來說,全人工心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它不僅讓他們重獲新生,更讓他們享有一定的生活品質。未來 SynCardia 公司生產的全人工心臟或是其他版本的人工心臟將會用時間證明,這項科技將成為使用者的健康保證,並且能大幅延長他們的壽命。儘管人工心臟看來如此美好,但是目前它還有另一項議題尚待解決,那就是「什麼樣的時機,可以永久停止這台裝置的運轉?」布朗克醫師向我提出了一個假設性的個案,藉以探討這個議題的重要性。

人工心臟,什麼樣的時機,可以永久停止這台裝置的運轉?這是一個還需探討的議題。圖/Flickr

全人工心臟的道德思辨

假設一位擁有人工心臟的患者,因為一場嚴重的中風導致腦死,然而人工心臟卻還是發揮如同心肺體外循環機的效用,不斷地將血液打至患者全身,讓她保持紅潤的氣色,看起來彷彿只是安詳熟睡一般。此時醫護人員一定會告知家屬,即使人工心臟仍可以維持患者的循環系統,但是卻再也不可能喚回原本他們所熟悉的那個人,因為一旦腦部活動全面終止,患者就形同死亡。這種情況下,醫療團隊可能會建議家屬同意關閉患者的人工心臟;這個決定跟移除腦死患者的呼吸器有點類似,同樣讓家屬難以抉擇,不過兩者之間的過程卻有些許差異。

通常移除呼吸器的患者不會馬上死亡,其身體的機能僅會因為沒有呼吸器的支持而慢慢衰退、終至死亡,這段過程可能歷時數小時也可能是數天;可是關閉人工心臟卻會讓患者「立即」死亡。倘若關閉人工心臟前,醫療團隊未給予患者適當的藥物輔助,患者極可能因為身體突然缺氧而出現痙攣或是喘不過氣的現象;這是患者腦幹的自然反射反應,而非迴光返照,只不過這些現象卻常常誤導旁觀者的想法。不論關閉人工心臟的手續有多麼完備,一旦患者出現這類的反應,家屬難免會認為他們深愛的家人正在奮力求生,因而產生強烈的罪惡感、一輩子難以忘懷。有些家屬認為這樣的做法形同謀殺,所以不願意終止人工心臟的運轉,但是誰也不曉得人工心臟可以讓腦死患者的生理功能繼續運作多久,又能保持這樣「活著的假象」多久。

當然,目前人工心臟還沒有發生像凱倫.安.昆蘭(Karen Ann Quinlan)或泰莉.夏沃(Terri Schiavo)這類的腦死個案(編按:此為美國兩件腦死個案的家屬,都曾經為了拔管議題鬧上法庭的醫療爭議事件),但或許這是遲早的事。由於人工心臟移植手術這一塊領域還太過新穎,其相關的資料不足以自成一格、解決這類的道德議題,不過我們可以從其他發展歷史比較悠久的心臟輔助器下手,從中找出這類輔助科技對臨終之人帶來的影響。


 

本文摘自《失控的長壽醫療:8個能讓人類活到250歲,卻又100%有道德爭議的救命科技》三采文化集團出版。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三采文化集團_96
25 篇文章 ・ 8 位粉絲
閱讀在生活中不曾改變, 它讓我們看見一句話的力量,足以撼動你我的人生。而產生一本書的力量,更足以改變全世界


0

1
2

文字

分享

0
1
2

常見的指甲美容工具、技巧和風險

胡中行_96
・2022/05/19 ・3469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我從自然、夢境與超現實的空間,得到許多靈感。由多方汲取,同時又非來自某個源頭。」國際藝術家 Juan Alvear 自白中的不確定性,簡直得請量子物理學家海德堡(Werner Heisenberg)來測量。

時尚雜誌《Vogue》最近在介紹 Juan Alvear 的時候,配了一幀照片:一隻右手食指的美甲,延伸成一根開出眼眸的銀色荊棘,尺寸約為該手指的四倍長。這件不明所以的作品,創作理念據說是在呈現深夜夢境所帶來的啟發。[1]

時尚雜誌《Vogue》介紹 Juan Alvear 時,配了一幀照片:一隻右手食指的美甲,延伸成一根開出眼眸的銀色荊棘。圖/Vogue

近年天馬行空的美甲造型蔚為風潮,連活體昆蟲都被納為材料,赫然突破普羅大眾對「多元媒材」創作的想像。[2], [3]就連風格相對「保守」的藝術家 Juan Alvear,在 Instagram 上也吸引了 5 萬追蹤者,其中包括他的顧客——時尚名媛 Paris Hilton 和英國歌手 Charli XCX。[1]估且不論指甲藝術的花費及其不實用性,單就美觀(或獵奇)的程度,便足以奪取眾人的目光。

指甲美容的風險

然而,從安全性的角度來說,進行指甲美容時,究竟得避開哪些危險因子?

2019 年《臨床與實驗皮膚科學》的〈指甲美容:皮膚科觀點〉以及 2020 年《國際女性皮膚科學期刊》的〈女性指甲健康〉二篇文章,列舉了數種常見的指甲美容商品和技巧,還有它們的健康風險。[4], [5]以下是綜合其他資料後,產出的清單,提供給愛美的泛科學讀者們參考。

估且不論指甲藝術的花費及其不實用性,單就美觀(或獵奇)的程度,便足以奪取眾人的目光。圖/Vogue

護甲油

護甲油(nail strengtheners)可以保護癌症病患因化療而變得脆弱的指甲,所以是極少數受到醫療人員大力推崇的美甲產品之一。[6], [7]護甲油分為「指甲強化油」(nail hardeners,又譯「硬甲油」)與「指甲滋潤油」(nail hydrators)二種。[8]

指甲強化油又再細分為二類:

  1. 交聯強化油(cross-linking hardeners)以甲醛和鈣質來與指甲中的蛋白質作用,進而提升指甲硬度。[8]甲醛濃度只要 0.006% 就可能導致接觸性皮膚炎,某些廠牌還高達 5%,所以有敏感體質的人,最好避免使用。[4]
  2. 加固強化油(reinforcing hardeners)用尼龍和硫氫基蛋白(sulfhydryl protein)等成份罩住指甲,增強硬度。[8]

指甲滋潤油

指甲滋潤油則是以礦物油、甘油、凡士林或蜂蠟等,來達到保養功效。[8]

指甲油

歷史上有不少民族,拿植物染料來為指甲上色。1932 年露華濃(Revlon)公司的創始人 Charles Revson,在用硝化纖維(nitrocellulose)製成的透明漆(clear lacquer)裡加入色素,做出第一罐現代指甲油(nail polishes或nail lacquers)。指甲油可透過減緩水份蒸散,來達到保濕功能。[5]

不過,許多市面上的產品都有添加甲苯磺醯胺-甲醛樹脂(tosylamide/formaldehyde resin),以提升色澤。該原料容易引發接觸性皮膚炎和氣喘,建議體質敏感的讀者,盡量避免。[4], [9]

除了過敏,塗抹指甲油的副作用,還包括以「假性白指甲」(pseudoleuconychia)樣貌呈現的「角蛋白顆粒化」(keratin granulation),以及指甲變色,嚴重影響外觀,因此不宜長期使用。[5]

塗抹指甲油的副作用包括過敏、角蛋白顆粒化,以及指甲變色,不適合長期使用。圖/PubMed

護甲基底油(base coats)算是指甲油的一種,被拿來打底用,目的是使指甲表面平滑,方便接著塗顏色較為鮮亮的指甲油。[10]據說能預防指甲變色,但不是對每個人都有效。[11]

美甲雕塑

美甲雕塑(sculptured nails)分為凝膠指甲(gel nails)和水晶指甲(acrylic nails)二種,都是採用液態丙烯酸(acrylate)或甲基丙烯酸(methacrylate)單體製作而成的壓克力顏料。[4], [12], [13]壓克力是手部「搔癢濕疹性皮膚炎」(pruritic eczematous dermatitis)的元兇之一,少數人甚至連臉蛋和脖子都會出現過敏症狀。[4]

凝膠指甲,亦稱作「光療指甲」(ultraviolet light–curable nail lacquer),特色是持久,又不易脆裂、刮傷。凝膠指甲油這種壓克力顏料,摻有過氧化苯醯(benzoyl peroxide)之類的光引發劑(photoinitiators),塗在指甲或塑膠甲片上,再用 UV (波長340~380 nms)或 LED 光線照射,就會聚合硬化。[4], [12], [13]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有些美甲光療機採用 UV 燈,有的則是LED燈,但實際上二種都會釋放出 UV 射線。[14]理論上,這種每次 3 到 5 分鐘,約 2 到 4 週重複一次的美甲行為,不算非常危險。[4]它所帶來的 UV 曝曬量,跟把皮膚曬成古銅色的助曬美容比起來低很多。[14]

然而,相關研究仍發現,有人因為長年接觸 UV 射線,甲下皮(hyponychium)黏在指甲上,造成「指甲反向胬肉」(pterygium inversum unguis;胬,注音:ㄋㄨˇ),修剪指甲時會痛。[4], [14], [15]還有更嚴重但罕見的情形,就是可能引發「鱗狀細胞癌」(squamous cell carcinoma)。[4], [14]

為了預防「指甲反向胬肉」,美國皮膚癌基金會建議,於使用美甲光療機前 20 分鐘,在手上塗抹廣效性防曬油。不過,此保護措施對防範「鱗狀細胞癌」無效。[14]

水晶指甲用的壓克力顏料可「自發聚合」(spontaneous polymerization),所以無需照射 UV 或 LED 光線,常與延長甲片搭配使用。[4], [12]

延長甲片

延長甲片(nail extensions)除了美觀,也能矯正變形的指甲,但最好不要裝太長,免得意外讓指甲和下面的皮膚(甲床)分開,造成「甲床剝離」(onycholysis)。 [5]

延長甲片能矯正變形的指甲,但最好不要裝太長,免得造成甲床剝離。圖/PubMed

指甲拋光機

指甲拋光機(nail drills)又稱「指甲打磨機」,常用於卸除美甲雕塑,若操作不慎,容易傷及周邊皮膚,或穿透指甲。[5]

去光水

去光水(nail polish removers)的主成份丙酮,可能造成指甲脆化和「刺激性皮膚炎」(irritant dermatitis)。為避免傷害指甲質地,建議每週最多使用一次。[5]

指緣軟化劑

指緣軟化劑(cuticle removers)裡頭的氫氧化鈉(sodium hydroxide),會激起某些人皮膚的發炎反應,而且指緣其實本來就不應該被去除。[5]

黏貼型美甲產品

被黏貼型美甲產品(stick-on nail dressings)封住的指甲,可能因暫時的「過度水合」(overhydration)而變薄。黏貼時使用的瞬間膠(cyanoacrylate glue,又譯「三秒膠」),會產生「放熱反應」(exothermic reaction),因此偶有全層皮膚燙傷的案例不幸發生。此外,在拆卸黏貼型美甲產品,清潔指甲底下的空間時,要小心別使甲床剝離。[5]

結語

最後,塗抹顏色或黏貼裝飾,都會妨礙醫師觀察指甲。例如:有一名婦女 30 年前曾注意到指甲有異常的條紋,但她不以為意,只是一直用指甲油覆蓋。等情況嚴重到無法掩飾,才被醫師診斷出「黑色素瘤」(melanoma)。此時,病灶已經由皮膚表層向下深入 0.42mm。[4]

閱讀完一長串的健康危害之後,您是否好奇頂尖美甲藝術家怎麼對待自己的指甲?「近來,比起延長甲片,我更崇尚天然」,Juan Alvear 坦言:「因為服務客戶時,我的指甲總是被磨到或刮傷。」[1]

參考資料

  1. Nail Files: Juan Alvear on Why “Cutesy Toes” and “Spiky Nails” Do, In Fact, Go Together
  2. 浮誇系美甲當道!2021 年夏季美甲師最愛的出人意表 27 個美甲趨勢
  3. 最噁爛美甲……把活螞蟻關進指甲 還瞎扯:牠們有在呼吸
  4. Reinecke, J. K., & Hinshaw, M. A. (2020). Nail health in wome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women’s dermatology6(2), 73–79.
  5. Dinani, N. & George, S. (2019). Nail cosmetics: a dermatological perspective. Clin Exp Dermatol, 44: 599-605.
  6. Nail Changes
  7. Chemotherapy side effects: physical changes
  8. Nail Hardeners vs. Nail Hydrators: Which Works Best for Brittle Nails?
  9. 美容作業人員有機溶劑暴露及通風設施改善與管理探討─以美甲人員為例
  10. Trending – Nail Polish
  11. Rieder, E. A., & Tosti, A. (2016). Cosmetically Induced Disorders of the Nail with Update on Contemporary Nail Manicures.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aesthetic dermatology9(4), 39–44.
  12. 壓克力高分子的應用
  13. What Is Gel Nail Polish Made of?
  14. Ask the Expert: Are the UV Lamps in the Dryers at the Nail Salon Safe to Use?
  15. 國際電腦漢字及異體字知識庫:胬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胡中行_96
8 篇文章 ・ 15 位粉絲
曾任澳洲臨床試驗研究護理師,以及臺、澳劇場工作者。 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主修編劇)。臉書:荒誕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