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民間信仰的茄苳樹王公,也會有性別認同的煩惱?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96
・2017/08/01 ・349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492 ・五年級

作者/ 青悠
大學與研究所時候園藝與奇幻雙修,畢業後轉了個彎成為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在妖怪中打滾的同時偶爾充當真人植物圖鑑。《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和《尋妖誌》的共同作者。

臺中烏日區有一棵老茄苳樹下有一座小廟,某日透過乩童扶乩宣稱:一直以來被尊稱「茄苳公」的自己,其實是「茄苳娘」!

先別說茄苳樹王公還有分性別了,你會認茄苳樹嗎?你知道茄苳樹跟其實不曾來過台灣的嘉慶君是好朋友嗎?

台中的老茄苳樹與茄苳王公廟。圖/YJWang@Taiwan@Flickr

樹木常被人們膜拜,民間各地許多「大樹公」、「老樹公」、「樹王公」都是聚落的信仰中心,樹身圍著紅布條,樹下放著香爐,或是建起小廟,標誌著人們對其奉若神明虔敬依賴。

樹神百百款,每株樹王公被祭祀的理由也不盡相同。除了單純認為樹大有靈,多半也因為有不可思議的傳說與事跡流傳。榕樹、樟樹、茄苳這幾種臺灣低海拔常見的原生樹種最常被當作神體,其中茄苳樹王公的數量也許略遜於大夥熟悉的榕樹,但與茄苳相關的故事卻很可能讓其他樹種都望塵莫及。

茄苳樹與嘉慶君:走過、路過,就是不會錯過

就拿台灣民間故事《嘉慶君遊臺灣》來說好了,雖然根據正史嘉慶根本沒來過臺灣,但民間卻繪聲繪影流傳著許多故事,而茄苳樹不知為何特別容易受到嘉慶的垂青,屢屢被官方封為「樹王公」。

像是彰化市茄苳里的茄苳王公:傳說嘉慶是由鹿港登陸臺灣的,因為渡海過於勞累,走到溪邊便走不動了,只好坐在這株茄苳樹的樹蔭下休息。想不到只休息了一下子,嘉慶就覺得整個人神清氣爽、疲勞全消,覺得這茄苳一定是株神樹,於是在他旅途結束回朝後馬上將其冊封為「茄苳王公」。另外雲林斗六長安里的一株茄苳樹公也流傳著嘉慶君於樹下休憩的傳說,當地的「萬年」地名據說便是由「皇帝萬歲」發想而來。

涼傘樹王公:台中市大里區的茄苳樹。圖/WikipediaCommons

而跟嘉慶有關的茄苳樹,還有另一株臺中大里的「涼傘樹王公」,每回提到樹王公都非得要說一遍這個戲劇性的民間傳說才行。

相傳嘉慶行到臺中時又跑到大茄苳樹下休息去了,卻在樹下被當地盜匪圍困,不知如何是好。正當情況危急之際,一名紅衣武士突然從樹上跳了下來,擺開架式向一幫盜匪大喝!盜匪被武士這一喝嚇得一愣、心生怯意,紅衣武士趁勢追擊盜匪,盜匪們便紛紛丟掉武器逃之夭夭了。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嘉慶一行人還驚魂未定,紅衣武士就又翻身上樹,往樹葉濃密處一鑽,也不見了蹤影。眾人想謝謝救命恩人,等了半天竟然等不到人下樹,這才了解紅衣武士是樹靈的化身。於是乎為了報恩這棵茄苳樹,也被冊封為樹王公了······呃,應該吧。

在民間傳說中,這株茄苳樹的命運有兩種版本。一是救駕神樹被冊封為王,從此以後受居民恭敬奉祀,香火鼎盛、契子無數。另一個版本卻令人感到哀傷--有人說嘉慶君回朝後,的確將救命恩樹冊封為樹王公,但來臺辦公的官員搞不清楚是哪株樹,竟然把樹王公的頭銜錯封給了另外一棵茄苳樹。當初救駕的樹氣不過,不久後就抑鬱枯死了,而被錯封為樹王的那一株茄苳樹只好扛起護國祐民的重責大任。

與常民生活息息相關的茄苳樹

除了與嘉慶君的互動之外,茄苳樹當然也有親民的形象。

相較於榕樹在民間信仰中被認為容易聚陰,民間對茄苳樹的印象多半比較正面,還有「重陽木」這樣吉祥的別名。許多地方的茄苳王公都是小朋友的「契父」,長輩會向樹王公求葉片、平安符給體弱難養的小孩戴上,保佑孩子平安長大,而保佑鄉里為人治病的神蹟更是不會少--臺南東山的茄苳樹王據說就能療病,要求取葉片、樹皮的話還須擲爻經過樹神恩准。

除了在宗教信仰中佔有一席之地,茄苳也和常民的生活脫不了關係。細數起來茄苳樹的葉子能入菜、泡茶,「茄苳蒜頭雞」這道佳餚就算沒親自吃過,也該聽過沿街的廣播叫賣;果實醃漬後可食用,口味可鹹可甜;樹皮劃開流出的紅色汁液,能用做染料;而木材雖不是頂級,也還堪用來做家具。

茄苳的葉可以入菜,果實醃漬後也可食用。圖/WikipediaCommons

或許就是因為如此貼近日常,茄苳樹才會這麼容易成為民間故事或鄉野傳奇的材料。只可惜在水泥叢林中,人與樹木的關係難以像古早那樣親近了,雖然城市裡頭的行道樹或公園綠地也常種植茄苳樹,但行色匆匆的都市人多半沒有空閒留意,就算留意了也可能因為對樹木不熟悉,看著濃密的樹冠卻不知其名,更不用說想起茄苳蒜頭雞、嘉慶君或是樹王公的故事了。

故事說完了,但你知道茄苳樹怎麼認嗎?

某次工作室聊到茄苳樹的傳說時有朋友就突然問起:

「所以到底什麼是茄苳樹啊?」

「茄苳樹就是茄苳樹啊!」另一個朋友這樣吐槽。

「什麼是茄苳樹?」這種彷彿哲學問題的大哉問實在難以回答,我只能附和朋友的話:茄苳樹就是茄苳樹,無須定義也無須證明。不過這邊姑且提供一些茄苳樹的特徵,當有朝一日真的遇上它的時候,或許你就能認得出來。

茄苳樹學名 Bischofia javanica,是大戟科重陽木屬的喬木。樹皮帶紅褐色,看上去斑斑駁駁、深深淺淺的,質地像是油漆龜裂剝落,樹幹上則常有瘤狀的突起物,外觀十分奇特。

茄苳的葉片油油亮亮的,摸起來厚,且有點蠟質。巴掌大的卵圓形小葉邊緣有鈍鈍的鋸齒,三枚小葉由短短的小葉柄連接在較長的葉柄上,如此一組才是完整的一片葉子--這種形態有個專有名詞,叫做「三岀複葉」。

茄苳的葉子形態,是三片小葉為一組的三出複葉。圖/WikimediaCommons

茄苳樹也會開花,只是花朵小小的沒有觀賞價值,也比較難以當作辨識的特點。不過談到了茄苳的花朵,還有一件事值得一提:茄苳樹其實是雌雄異株。

說是樹王公,但其實有雄有雌!

和一般印象中一朵花同時具備雄蕊與雌蕊(兩性花)、或是一棵樹上同時開著雄花與雌花(雌雄同株)的開花植物不同,茄苳樹像是人一樣,有生理上的「男」、「女」分別。

雄樹只會開出一串串淡綠色且細小的雄花,將花粉撒散在空氣之中;而雌樹則是只開雌花,成串地掛在樹梢頭,作為果實前身的子房上端伸出三枚略長的柱頭,在風中撈接雄花釋出的花粉,成功授粉之後就會結出如葡萄似的小串黃褐色漿果。

圖/作者提供。

因此,要是在路旁見到結實累累的茄苳樹,那它必然是一棵雌樹;而要是一株茄苳樹怎樣都不曾結果,則很可能就是雄樹,或可能只是一棵附近沒有雄樹能讓她授粉的雌性茄冬樹。

看到這裡,你是否在心裡忖度起「樹王公」這個詞,並開始覺得事有蹊蹺了呢?

茄苳的雄雌若是分得清楚,倒也沒什麼疑慮,譬如南投民間鄉的二株濁水茄苳神木,一雄一雌兩樹位置相距不遠,分別以「茄苳公」、「茄苳嬤」尊稱。雄樹「茄苳公」旁建有小廟奉祀,居民也認其作契父,會向樹公求取平安符;而雌樹「茄苳嬤」只有小香爐供人插香,祭祀的盛況似乎不若茄苳公,但每年果期總結實累累也令人難以忽視。

然而許多時候,老樹無論性別都一概被通稱為「樹公」。若是雌雄同株的樹種尚不會有問題,但遇到茄苳這種雌雄異株的樹便會衍生奇妙的狀況來。老樹信眾「王公」、「王公」地呼喚著,習慣成自然,多半不會在意茄苳樹神究竟是雄是雌,不過要是深究下去,許多地方的「茄苳公」恐怕都得改叫做「茄苳嬤」。例如雲林斗六長安里的茄苳公,秋季時果實掛滿樹頭、吸引眾鳥啄食,毫無疑問是一株雌樹。另外,屏東里港鄉土庫村的一株茄苳王公,樹體同樣也是雌樹。

不過,這裡有個更奇妙的地方逸聞:臺中烏日區有一棵老茄苳,樹下有一座小廟,某日透過乩童扶乩宣稱:一直以來被尊稱「茄苳公」的自己,其實是「茄苳娘」!然而,雖然樹神起乩要求大家改口,但這棵老茄苳卻是貨真價實的雄樹,而不是會結果的雌樹!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看來有關性別認同的嚴肅問題,就連樹神都不能倖免於煩惱啊!

台中的老茄苳樹與茄苳王公廟。圖/YJWang@Taiwan@Flickr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96
23 篇文章 ・ 252 位粉絲
妖怪就是文化!北地異工作室長期從事臺灣怪談、民俗、文史的考據和研究,並將之轉化成吸引人的故事和遊戲。成員來自政大與臺大奇幻社,從大學時期就開始一起玩實境遊戲和寫小說,熱愛書本、電影和實地考察。 歡迎來我們的臉書專頁追蹤我們的近況~https://www.facebook.com/TPE.Legend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遲來報到的質數——《數學,這樣看才精采》

天下文化_96
・2022/05/20 ・286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2013 年國際數學界最轟動的新聞,應屬中國留美學者張益唐在孿生質數問題上所作出的突破。他個人的經歷更增加了整件事的傳奇性。

數學家張益唐。圖/VOA, 公有領域

張益唐雖然是北大數學系的高材生,但是 37 歲從美國普渡大學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因與指導教授意趣不合,一時在學界無法發展,多年靠打工餬口。1999 年才好不容易至新罕布夏大學數學系任講師。在張益唐長期不得意的歲月裡,他雖然沒有發表什麼數學論文,但是也不曾喪失志氣,還是堅持研究自己喜歡的數學問題。

張益唐在 58 歲暴得大名,各種獎項與頭銜接踵而來,在最是少年逞英豪的數學世界裡,真成為一個異數。英國數學家哈代在他著名的小冊子《一個數學家的辯白》裡曾說:「我不知道有任何一項數學的主要進展,是由超過五十歲的人所啟動。」張益唐正好給哈代的偏見一個反例。

張益唐研究的是關於質數的性質。

一個自然數 p 是質數(也稱為素數)的條件有二:其一,p 大於 1;其二,除了 1 與 p 自己之外,沒有別的自然數能整除 p。全體質數可以從小到大排成一個數列 2, 3, 5, 7, 11, 13, …,通常把排在第 n 個位置的質數記作 pn。如果 pn 與 pn+1 相差為2,則稱質數對 (pn, pn+1) 為一對孿生質數,例如 3 與 5,5 與 7,11 與 13。

圖/envato elements

「孿生質數猜想」就說這樣的質數對有無窮多組。因為古希臘的歐幾里得在他的巨著《原本》裡,曾經證明質數有無窮多個,所以有人以為也是歐幾里得最先提出孿生質數猜想。其實不然,目前從文獻中所見, 1879 年英國數學家格萊舍(James Whitbread Lee Glaisher)在《數學信使》(Messenger of Mathematics)雜誌上的一篇文章,才是第一次將孿生質數猜想見諸文字。

張益唐的大突破是證明有無窮多組質數對 (pn, pn+1) 使得 pn 與 pn+1 相距不超過 7 千萬。

為什麼這是一個大突破呢?因為在張益唐之前,不管給出什麼固定數 m,完全不知道相差在 m 之內的質數對,到底是有限多個還是無窮多個。自從 2013 年 5 月他的成就在國際媒體上廣為流傳之後,世界上很多數學家努力要把 7千萬的差距往下壓縮,目前已經改善到 246 之內。但是距離孿生質數猜想所需的 2,還有巨大而艱困的鴻溝。

一般人從媒體得知張益唐對數學做出了重大貢獻,可能會好奇問他的結果有什麼用?這裡「用」當然是指實際的應用。其實,他的成果目前還只有純學術價值,與國計民生毫不相干。自從古希臘人辨識出質數,在兩千多年的時間裡,除了數學家關心質數外,質數一直缺乏任何應用價值。二十世紀電腦發達之後,才利用因數分解成質數的超級困難特性,產生了某些幾乎無法有效破解的密碼系統,廣泛的應用到金融、通信、資料保密上。

圖/envato elements

在中國古算裡缺席?

一個基本的數學概念,經歷了兩千多年的滄桑,才顯現出它的實用價值,這不是一件平凡的成就。因此,我們不得不佩服希臘人研究質數的真知灼見,並且感嘆十八世紀前的中國傳統數學裡卻不見質數的蹤跡。質數為什麼會在中國遲來報到?實在是一個令人費解的現象。

歐幾里得的《原本》約在西元前 300 年左右成書,是古希臘數學集大成之作。第七卷討論數的性質,是使用幾何的觀點來理解數。也就是從「單位」的概念出發,以度量直線段的方式引入「數」。第七卷定義 2 說「一個數是由許多單位合成的。」因此,1 代表單位而不算作「數」。定義 11 說「質數是只能為一個單位所量盡者。」定義 16 說「兩數相乘得出的數稱為面,其兩邊就是相乘的數。」所以質數只能是線,而不能稱為面。

歐幾里德畫像。圖/wiki, 公有領域

從這些定義可看出來,古希臘人所謂的「數」是依附在幾何的體系裡而得以操作。中國古代缺乏像《原本》這種按照邏輯次序鋪陳結果的數學書,通常是以解決實際問題的風貌來書寫,因此不太可能探討與闡述「數」的純粹性質。

例如,以《九章算術》為代表的中國古算裡,數字是與矩形、直角三角形的面積緊密相連結,但卻沒有像希臘人那樣分辨,有些數是可以表現為面,而有些數卻不可以。

也許古代中國缺乏一項歐幾里得所擁有的知識背景,因而造成了雙方關注問題的差異。古希臘有一位重要的哲人德謨克利特(Democritus),他主張萬物皆由不可分割的「原子」所構成。在「原子論」的知識背景下,數目 1 就不會與其他數目等量齊觀了,1 是「單位」,是數的「原子」。

圖/envato elements

中國古代沒有明確的「原子論」,《墨子.經說下》所說:「非半,進前取也。前,則中無為半,猶端也。」其中切得不能再切的「端」在《墨子.經說上》解釋為「端,體之無序而最前者也。」也只是類似「原子」的概念,並未發展到德謨克利特的思想程度。「原子論」思想的欠缺,或許是質數在中國古算裡缺席的因素之一。

難以望其項背

康熙敕編的《御製數理精蘊》(簡稱《數理精蘊》)是融合中西數學的百科全書,其中將質數譯為「數根」,並且在附表〈對數闡微〉中列有質數表。雖然質數已經在中國現身,但是數學家並沒有感到相見恨晚而深入探討。

晚清數學名家李善蘭在翻譯歐幾里得《原本》後九卷時,第一卷第一界說為:「數根者唯一能度而他數不能度」,也把質數翻譯成「數根」。

數學家李善蘭。圖/傅任敢 《中華教育界》 1936 -1937年, 公有領域

李善蘭很可能受《數理精蘊》的影響,而去研究判別給定數是否為質數的方法。英國傳教師偉烈亞力(Alexander Wylie)將其中一法,以給編輯的信公布在香港一家英文雜誌上,其敘述為「以 2 的對數乘給定的數,求出其真數,以 2 減同數,以給定數除餘數,若能除盡,則給定數為質數;若不能除盡,則不是質數。」

此命題常被稱為「中國定理」,其實是歐洲早已知道的「費馬小定理」的逆命題,該定理斷言若 p 為質數,則 2p − 2 ≣ 0 (mod p)。

其實李善蘭的方法並不永遠正確,例如:2341 − 2 是 341 的整倍數,但是 341 = 11 × 31 並不是一個質數。1872 年李善蘭在《中西聞見錄》報刊發表了〈考數根法〉一文,成為清末關於質數研究的重要成果,但是他並沒有收錄「中國定理」,應該是他已經知道命題並不為真。

要知道李善蘭與高斯的生命是有重疊的時期,因此當西方以質數為基礎所建立的數論,已經繁複深刻美不勝收之時,也許連李善蘭都不曾完全清楚中國落後的程度是多麼巨大!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天下文化_96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天下文化成立於1982年。一直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已出版超過2,500種書籍,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每一本書都帶給讀者知識、啟發、創意、以及實用的多重收穫,也持續引領台灣社會與國際重要管理潮流同步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