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司法中的科學與偽科學:十個有用小指標幫你辨識偽科學(八)

(續上篇)

好不容易講完了這十個小指標,我要強調幾件事:

第一、這些指標不是我發明的。匯集這些指標成文的,是 Lilienfeld 與 Landfield 在2008年刊在 Criminal Justice and Behavior 期刊(2008年10月號)當中的文獻。當然,他們也沒有「發明」這些指標,其實也就是整理、審閱過往的文獻,進行彙整的工作。而我,就只是讀完了十個指標,心有所感,對照自己研究的內容與實務執業的案例,依照台灣的狀況,逐一寫了出來,酸上一酸而已。

第二、盡信書不如無書。這些指標的存在,對於偽科學的判斷,既不一定是必要條件,也不會是充分條件。就如同在行為科學領域當中要做有意義的因果研究(causal studies)可說難如登天一般,這些指標所顯示的意義,也只是關聯性(correlation):如果某項「號稱科學」具備的指標越多,那麼,這項「號稱科學」的東東,出包的機率或許也顯示為越高。

第三、本文在每個指標之後所附的例子,意在說明那個領域確實具備了那個指標所指向的問題。但並非是指因為有那個指標,所以一定是偽科學。

那,第四、不是都說科學一定有錯嗎?司法科學出包有什麼關係?

《名偵探柯南》動畫中時常出現的兇手(身份未曝露之前)

《名偵探柯南》動畫中時常出現的兇手(身份未曝露之前)

當然有。司法科學出包,會死人的。而且是冤死人。冤死一個人之後,賠上整個司法體系的可信度,然後秉持正義感,大家繼續冤死一系列更多的人。

科學的真義,在邏輯與辯證的精神,以及不斷實驗修正的嘗試。在相信具體確切的證據,而且證據必須要能夠支撐他們所欲證立的理論假說。這是為什麼信度、效度、可再現性對於任何一門科學都這麼重要。

只有建立在這些前提基礎上的科學,才是真的科學。也只有真的科學,才能被納入審判當中,作為正當程序的一部份,實質上也維護當事人的權益,不讓中立法院的面目蒙羞。

所以,不管你是法官檢察官律師公設辯護人或者是科學專家鑑定人,除非你能日斷陽、夜斷陰、額頭長月亮、叫烏盆開口說話、讓法院六月飄雪,否則,面對疑似科學理論或技術在司法場域的適用之前,請仔細的考慮一下這十個指標,然後捫心自問:

「這真的是科學嗎」?

(回去重看第一篇)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關於作者

黃 致豪

執業律師;司法行為科學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