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聖誕夜還在實驗室

某年的聖誕夜,我一個人在趕實驗(只有這個時間才不會跟別人搶儀器啊),實驗室其他人就在外面開聖誕趴放音樂,孤獨寂寥下,只好拿前輩的事蹟來激勵(?)自己。

吳健雄博士

吳健雄博士-吳健雄基金會

吳健雄博士-吳健雄基金會

大家都知道楊振寧和李政道因提出宇稱不守恒的理論而拿到1957年的物理諾貝爾獎,但以實驗證明宇稱不守恒的吳健雄女士則無,令許多科學家惋惜不已。畢竟沒有縝密的實驗證實,推算再合理的理論也無法成立。 在1956年之前,科學家已發現θ和τ兩種介子的自旋,質量,電荷完全相同,一度以為是同一種粒子,然而θ衰變時產生兩個π介子,τ衰變時產生3個π介子,奇數個π介子的總宇稱是負的,而偶數個π介子的總宇稱ê是正的,若要符合當時物理界對於宇稱守恆的共識,看起來又似乎不是同一種粒子。

1956年6月李政道與楊振寧在美國《物理評論》上共同發表《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稱守恆質疑》的論文,認為基本粒子弱相互作用內存在「不守恆」,θ和τ是兩種完全相同的粒子,並且說服了同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實驗物理學家吳健雄設計鈷60的實驗證明。為此,吳健雄取消了與其先生袁家騮回中國一趟的計畫,並兩地奔波,在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教書、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家標準局做實驗(需要用到極低溫設備)。

聖誕夜那晚,機場因為大雪而停飛,吳健雄女士趕最後一班火車回紐約度聖誕夜,在火車站打了一通電話給李政道先生,告訴他初步的研究結果顯示,宇稱不守恒的參數滿大的,代表其理論極有可能是對的。其團隊後來反覆設計實驗確認每個細節及重複性,終於在1月9號凌晨舉杯慶祝,其實驗結果在1957年1月15日登於The Physical Review

2009年的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之一Carol Greider

Carol Greider

Carol Greider

四膜蟲

四膜蟲

當時他還是苦命的研究生,在老師Elizabeth Blackburn的研究室裡想要找出一種特定的酵素,能夠在染色體尾端加上端粒,就像要複製DNA要有DNA複製酶在舊有的DNA模版上合成上新一段的DNA。那端粒到底為什麼值得他聖誕節還待在實驗室呢?因為DNA複製的時候,前面都要有一段RNA引子,複製完之後會脫落,但是尾端總是會有一段沒辦法複製到。如果是這樣的話,染色體每複製一次就會越來越短,怎麼有辦法可以細胞分裂這麼多次?1982年的時候,Elizabeth Blackburn和Jack Szostak,發現染色體末端具有特殊序列的端粒(telomeres),能夠保護染色體避免被降解。Carol Greider就是要把這個研究繼續做下去,就像找到DNA了還得要再找到DNA複製酶。

1984年聖誕節那天,他在四膜蟲細胞萃取液中第一次分析到他一直尋找的酵素活性,可以把TTGGGG這6個鹼基重複地加到DNA序列後面成為端粒。(四膜蟲是他老師Blackburn發現重複性端粒序列時研究的單細胞真核生物)不過實驗要做到論文登上期刊,當然不可能就只有在聖誕節收到聖誕老公公送的聖誕禮物,尖叫一下表示興奮這麼簡單。其論文在1985年12月登上《細胞》期刊。

第一屆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倫琴

倫琴

倫琴

第一屆諾貝爾物理獎在1901年頒給了發現X光的德國科學家倫琴(Wilhelm Conrad Röntgen)。他在1895年11月8號的晚上,待在他的實驗室裡研究當紅的陰極射線管。陰極射線是由電子流構成的,而電子流是放在一個幾乎是真空的玻璃館兩端的電極,由高電壓產生的。倫琴使用的是改良版的,末端加上鋁窗,還整個用黑紙包起來,中間也隔了紙屏避免陰極射線逸出。實驗中,倫琴突然眼角抽動,發現房間中塗有鉑氰酸鋇BaPt(CN)4的紙屏正在發出螢光,而那距離絕對不是電子流可以飛奔而去能量還夠強可以打出螢光的距離。他在黑暗中封住整個儀器,確定光線不會露出來。他猜測這是個新的隱形的射線,姑且稱之為「X光」(X在西文中常作為未知代號),接下來幾個禮拜全窩在實驗室裡,試了不同的陰極射線管、不同材質擋在中間,確認是某種看不到的射線使版子發出螢光。於是他用他的聖誕假期,拼命寫了十頁的論文,在12月28日在 Würzburg Physical-Medical Society 期刊上,宣布發現了一種新的射線。(所以顯然期刊編輯也沒有去度假!)

看完這裡有沒有人跟我一樣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他的實驗室裡好死不死有一塊,塗有會發螢光的鉑氰酸鋇的紙屏?有此一說,他本來就要拿那塊能發螢光的紙屏,靠近測試陰極射線,結果還沒拿近測試,就發現隔著遠距離就有螢光了。也有人說他當時就已經在找有沒有可能有其他射線。

 

附帶一提,1968年時阿波羅八號上的太空人,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在月球軌道上度過聖誕夜的人類,並且同步對全球轉播。(不算嫦娥了話;不對,嫦娥應該也是不過聖誕夜的)

我朋友聽到這裡,說哪有這麼剛好在聖誕節發現重大成果。

我說,我也才找出這幾個。畢竟又不是在聖誕節作實驗,上帝或是聖誕老公公就會幫你。

像我那天聖誕夜的實驗最後大失敗,心中的淒楚可想而知。不過一想到應該有千千萬萬的苦命研究生,心中釋懷不少,畢竟科學是不會過聖誕節的啊!

P.S. 聖誕節對台灣人來說還好,我大概就不能忍受除夕夜還在實驗室了(諾貝爾獎等級的實驗除外?)

 

參考資料:

關於作者

PanSci實習編輯。 一顆在各個學科間漂流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