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智活星期二】張耀仁:「我們可以為一成不變的世界中帶來些什麼?」

 

文/林俞佐

「Poor technology for poor guys」身心障礙者的科技需求並沒有得到應當的重視,而是一直被忽略。張耀仁教授語重心長地說,長久以來,在台灣社會中,如果群體是屬於弱勢族群,那他們的聲音跟需要也就被習慣地忽略了,而這情形應該被改變。張耀仁教授任教於中原大學電子工程學系,對他來說,「電子系不僅是一個實驗室,也是一個社團。」這個社團的宗旨就是要結合所學,協助精神障礙者進入社會群體與順利就業,同時「營造教育的場域讓學生學習」。張老師設定的場域是跟這些電子系大學生的生活相差很大的身心障礙者社群。他們在暑期或寒假期間、與桃園榮總、喜憨兒協會、身障者協會等單位合作,協助身心障礙者探索新的可能性。

「其實那些學生(指精神障礙朋友)對於新的科技也是很陌生、害怕的。」但並不代表他們沒有這個需求。由於大部份精神障礙者的生活環境通常一成不變、單調無聊,張老師與他所帶領的學生團隊就成為一個嶄新的刺激、一個媒介,引導他們與新的科技磨合。他們試著替精神障礙者原本的生活環境添加一些元素,例如透過體感遊戲,讓精障朋友鍛鍊身體,除了提高雇用精障朋友的單位所重視的工作體能以外,也提升了他們的參與度、動機,增添生活樂趣!磨合的也不僅是科技與精障生之間而已,在創新服務的過程中,電子系的學生也感覺到生命與生命之間的溫度,並學習用不同角度來觀察行為。舉例來說,有位同學頭被精障朋友拍了一下,原本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但後來才知道,那位精障朋友不善表達,很久不願意跟人交流,難得遇到喜歡的人,打招呼就是直接打頭。

因為某些身體條件不能配合,使身障朋友的工作與生活環境常是異常封閉的。張老師開設的服務學習課程提供機會讓大學生、社會志工可以為另一群朋友開啟他們的窗口。「這些事包括一起玩遊戲,或者單純的陪伴。」張老師利用XBOX Kinect設計適合身心障礙朋友的復健遊戲,讓服務學習課程裡的大小朋友玩得不亦樂乎,志工與學生在教學的過程中也不自覺地融入到身障朋友的群體裡。張老師所帶領的團隊,目前「服務」最多的的是精神障礙朋友,精障朋友也在這過程中提升了他們與人的互動技巧。雖然說是「服務」,「可我們自己也學到了很多,」張老師表示這是一個互惠的過程,「原本這群學生就跟一般的大學生一樣,早上起不來、上課打瞌睡,但自從讓他們有機會去看看不同世界後,有了很大的改變。」

前陣子美國著名的特教學者Turnbull夫婦到張老師的實驗室參觀拜訪,參與活動、交流心得。張老師也與他的學生團隊參加ACM國際無障礙科技大賽的研發,並希望最後這些研發專利可以回饋到身心障礙者身上。因此張老師也在問答中表示:經過思考,他們並不打算申請專利,或把研究成果營利化,而是將寫出來的程式跟設計完全開源。一方面是因為這樣可以讓更多人獲得這些服務,另一方面,若申請專利並商業化,需要很多後續程序及相關資金的投入,風險也比較高。

從張老師的組織的社團行動,不管是研發貼近身障學生需求的專利科技,或是暑期、平常日的一些服務學習課程,我們可以發現科技可以是一個連結、著力點,讓大眾透過服務的方式來與社會對話、互動,溫度就在這之中產生。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