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吃巧克力會上癮

文/riset

電影《濃情巧克力》中,茱麗葉‧畢諾許飾演的女主角做出神奇巧克力,能滿足所有顧客的心理需求,讓他們原本封閉晦暗的生活有了新色彩。事實上,在現實世界,巧克力同樣能讓嗜好者成癮到不能自拔,以至於遠離巧克力還會出現戒毒時的症狀。

巧克力的成分並不複雜,大量的糖賦予巧克力沁人心脾的甜蜜,能讓食用者短時間內就獲取大量能量;可可粉為其披上褐色的外觀,同時還使巧克力具備了獨特風味。其餘的一些微量而重要的成分—咖啡因、花生四烯酸氨基乙醇、色氨酸和苯乙胺—或多或少都參與了大腦的某些生理過程。

此前有報導稱,食用巧克力能讓人情緒高漲,並會產生欣快感,或許就與巧克力中微量成分相關。眾所周知,咖啡因能使人興奮,而花生四烯酸氨基乙醇是一種內源性的大麻鹼類物質,能與大腦中的嗎啡類受體相結合,促進大腦中多巴胺的產生,從而人讓人產生快感。儘管巧克力的促high能力較海洛因等毒品要弱很多,但科學家依舊在一些人身上觀察到巧克力上癮的症狀,並由此衍生出了一個由chocolate(巧克力)與alcoholic(酒精成癮)組合而成的新名詞——Chocoholism(巧克力癮)。

巧克力不但能讓人迅速地喜歡上它,如果有一陣沒有攝入巧克力還會使一些人出現類似戒菸、戒酒、戒毒時常見的戒斷症狀——焦慮、緊張、渾身不適。波士頓大學的神經科學家皮艾特羅‧科頓曾在《美國科學院院刊》上報導了他在動物實驗中的發現。

研究中受折磨的依然是小鼠。有一組小鼠在5天時間內可以敞開肚皮想吃多少普通鼠食就吃多少,另外兩天它們可以像打牙祭一樣吃到最喜愛的巧克力甜食。另一組作為對照的老鼠就沒那麼幸運了,它們每天只能吃到標準數量的鼠食。

這一實驗持續7周。研究進入到第五週時,大快朵頤的甜食組小鼠攝入的熱量已經比對照組高出了20%。與此同時,當每週兩天的甜食被普通鼠食代替後,小鼠們立刻表現出了茶飯不思的症狀,食量比第五週時減少約30%。隨著研究的繼續,這一症狀變得愈加嚴重。在衡量焦慮感的迷宮試驗中,戒斷巧克力的甜食組小鼠表現出了更強烈不安的症狀,而且一旦恢復供應巧克力甜食,這些症狀迅即消失。

分析這種症狀出現的原因時,科頓懷疑一種名為促皮質素釋放因子(CRF)可能在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這是一種與大腦應激反應相關的激素。在毒品和酒精戒斷的過程中,科學家就曾觀察到這一分子參與其中。為此他測量了這些患上巧克力癮的小鼠體內CRF的含量,結果發現戒斷甜食後,CRF的表達水平是之前的5倍。此外科頓還為成癮小鼠注射了CRF受體阻斷劑,使CRF無法再與其受體相結合,抑制CRF發揮作用。效果很明顯,小鼠開始慢慢減少巧克力甜食的攝入,開始更多地吃起普通鼠食,而且甜食戒斷症狀也減弱了很多。

科頓的工作不但初步揭開了巧克力成癮的神秘面紗,其中的CRF分子還很有可能成為新型藥物研發的靶點。美國酒精濫用及成癮研究所的心理學家馬庫斯‧海利希就為這一發現擊節叫好,他認為對箇中機制的瞭解,能夠幫助我們更深入地瞭解人們對毒品、酒精乃至垃圾食物成癮的內在原因。

研究文獻:CRF system recruitment mediates dark side of compulsive eating. PNAS November 24, 2009 vol. 106 no. 47 20016-20020.

轉載自科學松鼠會,作者

關於作者

科學松鼠會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