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做愛之後誰先睡?

作為人類與生俱來的天性,飲食和男女這兩件事情都不可避免地要經歷「準備—中途—善後」這三部曲,缺一不可。以飲食為例,倘若半夜看日劇,不幸被《深夜食堂》挑起了胃裡的饞癆蟲,衝到廚房裡立刻尋找食材開刀燒水下鍋做熟吃掉,然而飯後,你翻出的鍋碗瓢盆泛著一層油光等待著你的清洗……

同樣是善後,男女之事則比刷鍋洗碗要來得更為複雜,扔套擦洗換床單這等俗務暫且不論,事關感情和心理方面的交流溝通至關重要,而且男方要注意的點要來得更多:「事後不要立即抽一根菸,使自己看來像姑爺仔或嫖客」,「事後不應立即穿上褲子離開」 ,諸如此類,不一而足。而張小嫻更是在「所以男人禮貌上不應立即睡覺,該聽聽女人說話」之前觸目驚心地用了「最介意」三字,並放到了《男人的床上禮儀》的事後頭條。相比之下,女性的善後工作則簡單的多:「事後不要纏著男人說話,應該理解他們是很疲倦的。」從女性的角度看去,一場完美的性生活固然少不了一番敵進我退敵駐我擾,但事後的敵疲我打,卻是大大地不可取。

善後工作,男女有別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男方急於呼呼大睡,女方想要侃侃而談。如何以正確的人生態度處理「善後」這個問題?科學家們給出了他們的意見。1979年,哈爾彭與謝爾曼(Halpern & Sherman)兩人提出了一個理論,認為性交後的時間間隔(Post-Coital Time Interval,PCTI,也就是俗稱的「事後」那段時間)是處於性關係中的雙方成功建立起情感紐帶的大好時光。這段時間越短(比如翻個身睡著了),就越有可能損害兩人之間的情感聯繫。

而男女面對事後那段時間,表現出的截然不同的態度,可能與兩性的繁殖策略有關。對於策略為廣播種的男性而言,擁有多名性伴侶意味著自己在繁殖上的巨大成功。所以男性會在邁入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前,往往會不自覺地逃避承諾。

這種情緒在事後的體現,便是男性不願意與對方說話調情來鞏固感情的聯繫,索性一睡了事。而對於女性而言,由於自身一生中所能擁有的後代數量有限,因此在挑選終身伴侶時往往會慎之又慎。在事後,女性會更主動地尋找話題和男性聊天,以期枕邊人能夠伴自己走過一生。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然而理論歸理論,即便男女在事後的形象已經根深蒂固,但在幾十年後的今天,仍有人覺得有必要去驗證下這個想法,密西根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丹尼爾•克魯格(Kruger)教授就總結了現有的兩個假設:如果事後那段時間真的對兩者間的感情維繫起著重要作用的話,那麼那些性伴侶早早鼾聲大作的人,一定有更多的感情需求。此外,考慮到兩性的繁殖策略,克魯格教授還假設男性在性愛後更容易進入夢鄉。

限於研究題材的特殊性,想要獲得第一手的觀察資料自然不可行。克魯格以兩所大學的本科生為研究對象,採用網絡匿名調查問卷的方式,成功收集了456個樣本。在去除了163名沒有經歷過完整性生活的學生以及18名聲稱自己有同性戀傾向的學生後,克魯格開始分析起數據來。在篩選過的樣本裡,克魯格發現但凡性生活後自己的伴侶(不限男女)睡得比自己早的,都渴望更多情感上的羈絆和交流。

而在關於誰先入睡的調查中,克魯格設置了5個選項,對應的分數為:1. 基本是我;2. 經常是我;3. 雙方差不多 ;4. 經常是對方;5. 基本是對方。在問及性生活後哪方先入睡,男女雙方給出的答案出乎意料地一致:男方給出的平均答案為3.03,女性給出的平均答案為3.05,這意味著這次調查中並沒有出現普遍意義上的「男性倒頭就睡」。

而在沒做愛直接睡的調查中,女方依舊給出了3.01這個數字,而男方的答案則讓人吃驚——3.31!這意味著如果不及時跟進,女性更容易睡著。

克魯格是這樣解釋的:由於男性迫切想傳遞自己的種子,即便和性伴侶同床共枕也不能使男性獲得安全感,生怕自己睡著之後女性就和其他男性發生關係。於是在播種之前,男性先要確認伴侶睡著之後,才能安心入睡。雖然人類的文明已經發展了那麼多年,男性骨子裡的不安全感以及對應的「監視機制」,卻依舊保留至今。

圖1. 克魯格問卷中關於入睡時間的調查結果。男性表示如果不進行親密接觸的話,女性更容易睡著。

克魯格認為自己的研究暗示性生活並不止於性交過程結束,無論男女,「事後」的行為偏好也透露了自己和對方的擇偶態度。關於自己的實驗中並沒有出現 「男性更容易在事後入睡」這個預期結果,「要麼我們的研究方法可信度不夠,不足以反映這個事實;要麼我們一直以來都誤解了男性」,克魯格在論文的討論部分中如是說。

考慮到在「辦事」的過程中,男性往往會付出更多的體力,而高潮過後的催產素也有助眠的作用,如果諸位女同胞的男友們出現了即將入睡的症狀,也請多多包涵——要知道這不僅是一個心理上的現象,更是一個生理上的現象。而諸位男同胞們如果不想掃自己女友的興,也不妨強打起精神,多聊幾句話吧。根據沈宏非對於上海市革命出版組1970年9月第一次印刷出版的《「赤腳醫生」手冊》的解讀,「男人(在事後)不要只顧自己呼呼大睡,而應該關心女人。」

參考資料

  1. Daniel J. Kruger and Susan M. Hughes. TENDENCIES TO FALL ASLEEP FIRST AFTER SEX ARE ASSOCIATED WITH GREATER PARTNER DESIRES FOR BONDING AND AFFECTION, Journal of Social, Evolutionary, and Cultural Psychology 2011, 5(4), 239-247.
  2. 張小嫻 《親密心事》
  3. 沈宏非 《笑場》

本文首發於果殼網性情主題站」《做愛之後誰先睡?》,作者:冷月如霜

轉載自 科學松鼠會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關於作者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