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就算人類還無法承受,我還是要看到你!」── 我收到了一封來自未來的警告信,但《泛科幻獎》仍會繼續辦下去

2018/04/25 | | 標籤:

發生什麼事了?」在去年 4 月一個尋常上班日的下午,我看著幾位同事聚在泛科學主編雅淇的電腦前,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我不甘寂寞,站起來發問。

「國威,有人寄過來一篇文章,我覺得……有點怪怪的。」

從過去到現在,我們編輯部收過各式各樣奇葩稿件,早就處變不驚了。而自從我不再負責編稿,把這工作交給雅淇之後也兩年多了,從來沒聽過她説這種話。

「轉寄過來給我看看吧。」

「轉寄過來給我看看吧。」碇先生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單純。source:IMDb

重新整理 Gmail , 一封未讀信件的粗體標題印入我的視網膜:

〈Fwd:【警告】不要舉辦泛科幻獎!〉

〈Fwd:【警告】不要舉辦泛科幻獎!〉source:by ddrgtr

泛科幻獎」?這是什麼?我們是泛科學編輯部,公司叫做泛科知識沒錯,但我們沒辦過獎項,更沒聽過「泛科幻獎」。

我腦中瞬間閃過兩個信中內容的可能性:

會不會是有人辦了這個泛科幻獎,結果讓別人很不爽,而他以為是我們辦的,所以來客訴呢?
還是有人打算要辦科幻獎項,擔心我們也辦會衝到,所以希望我們不要辦呢?

兩個選項都有可能,但也都怪怪的。我點開信件,內容展開如下:

「你好,國威,我是你。」

我沒有太多時間打這封信,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這封電子郵件能不能寄到你(但也就是我)手上。總之請你記住:不要舉辦泛科幻獎!

這是一個你會在 2018 年舉辦的活動,是科幻小說徵文活動,你想得很單純,以為這樣做可以推廣科幻創作、鼓勵新進作者。你想要藉此串連科學界、創作者、以及影視音動漫遊產業。事實上,你沒有錯,但沒人想到會發生的糟糕事情後來發生了。而這都是因為你辦了泛科幻獎。

我不能透露太多細節,我擔心雅淇、佑德、孔寧、尚芸、Pamilla 馬、還有葉李華老師他們會因此……總之,不要舉辦、不要舉辦、不要舉辦泛科幻獎!你們會收到人類無法承受的東西!

這詐騙信也太厚工太搞笑了吧!除了提到雅淇、佑德、尚芸這三位的確是我同事以外,還另外提到了 Pamilla、孔寧這兩個陌生的名字,我聽都沒聽過。最後甚至還提到台灣科幻第一推手葉李華老師,我雖然知道葉老師,但根本沒跟葉老師碰過面,也沒聯繫啊?

我知道這樣的文字沒辦法讓你(我)相信我(你),我(你)自己也知道。所以我(你)得多說一點只有你(我)自己才知道的事情,讓你(我)相信我(你)。我得說出你心中最大的恐懼。

這個人到底在寫什麼啊?

你搭高鐵的時候都是買回數票搭自由座,而且時常沒有位子坐。

這算什麼我才知道的事情,很多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啊?

而你很會放屁

嗯……好,不管這個人是誰,他說對了。但這也很多人知道啊!

當你站在擁擠的高鐵自由座車廂時,你的屁股通常會對著某個乘客的臉。

等等,這傢伙到底要說什麼……?

所以,你時常對著某個人的臉放屁。而且是有聲音、有風速的。

靠背!他怎麼會知道!

而你通常會因此完全不敢轉身,直到下車。

……這個人到底是誰?這不可能有別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我就寫到這。希望你一定要按照我的指示去做,或我該說,別去做。

不然這可能是人類最後一封電子郵件了。

Best wishes,
鄭國威(也就是你),2018 年

看完這封匪夷所思的信,我立刻檢查寄件人欄位,竟然是用我的個人而非公司信箱寄出的,寄件日期寫著「2018 年 12 月 14 日,下午 11:38 」。我傻了。

我隨即打開個人信箱,看是不是被駭了,同時也檢查寄件備份,但毫無異狀,當然也沒有那封未來的我自己寄給我的信。

這不是雅淇形容的「有點怪」,這真的太怪了

「我再研究一下吧。」我把信件標注起來,也列印了一份。打算晚點再看看。

========================

後來我就忘了這件事。

事實上我直到剛剛開始寫這篇文章之前,都不記得這件事。完全不記得。

========================

Pamilla 馬,我現在知道是誰了。她是去年第三季加入我們公司負責會展業務的主管,執行力絕佳,也是現在泛科幻獎所有活動的總召,沒有她這活動辦不成。

孔寧,我也知道是誰了。她是去年底加入我們公司的年輕同事,非常聰明,現在負責泛科幻獎的行銷,準備了很多方式要把泛科幻獎搞大。

他們兩位我都面試過,他們的名字都蠻特殊,不容易忘掉的,但因為我完全忘了那封信,所以……。

而葉李華老師,也正擔任泛科幻獎的顧問,提供我們過往十屆倪匡科幻獎的舉辦經驗,也協助我們連結科幻圈人脈。

現在的情況是,我們籌辦泛科幻獎已經快半年了,就從去年底泛知識節之後到現在。

連徵文網站都已經出來了呢。(連結

這段時間,我完全忘了這封信。就在我打這篇文字的兩小時前,我在家裡整理房間,從家裏抽屜中找到我當初印在幾頁 A4 上的電子郵件時,我才頓時想起來,想起來之後足足有 15 分鐘,我的腦好像被人用棒子伸進去攪啊攪,而且全身不住發抖。

不只是我忘了,我知道雅淇跟當時有看到這封信的人也都忘了。我想起來之後馬上問了他們,他們對那封信完全沒有印象,編輯部的共用信箱也沒有這封信。同樣的,在我的 Gmail 中也尋不著那封轉寄來的信。我把印出來的文件拍照傳給他們看,他們只覺得我在開一個很無聊的玩笑。

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本來對那封怪信也只是半信半疑,但後來我完全忘記那封信,而且還真的辦了泛科幻獎;新同事還真的就叫做 Pamilla 跟孔寧;還真的跟葉李華老師搭上線,請他擔任顧問……

關於泛科幻獎,我決定繼續舉辦下去,但我覺得我必須把這段過程寫出來。如果一切都是假的,是無關緊要的,那當然該繼續辦下去。但,如果那封信是真的,那我還是要繼續辦下去,因為我必須要收到那份人類還無法承受的稿件,不管那是什麼,我都要看。

寫出那份稿件的,會是你嗎?

小朋友暑假不上課要幹嘛?當然是要一直玩一直玩啊~

但是玩樂也要有收穫

在這個充滿無限可能性的「加速時代」

就算不能預測未來、也要讓您家的小朋友擁有跟上未來的「自主學習力」

該怎麼獲得自主學習力呢? 2018 泛科夏令營幫您的小朋友準備好了!

 

 

關於作者

鄭國威

小時候是那種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關心台灣的傳播環境跟媒體品質,現在是PanSci 泛科學網的總編輯。如果你想成為PanSci的專欄作者或是志願編譯,也可以跟我聯絡。kuowei@panmedia.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