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如果一個人心甘情願被吃掉,那吃人會有道德問題嗎?

文/廸廸仔

藤子.F.不二雄創作的芸芸科幻短篇故事當中,1969 年刊出的「牛面人的大餐」可以說是首屈一指的傑作。這篇漫畫故事虛構了一種關於吃者和被吃者的有趣關係,並試圖向一般讀者提出一個問題:

假若某人理性考慮後,心甘情願被其他人(或者有自主性、理性的動物)吃掉,那麼吃掉這個人會有任何道德問題嗎?

故事主角的太空船因為發生事故,被迫降落在一個相對原始的行星上等待救援(是的,這個開頭是有點陳腔濫調……)。這個星球也有跟人類差不多樣子的生物,然而,這些生物不會殺死其他動物餬口,反而是作為食糧被一種長着牛頭的類人動物吃掉。換句話說,就是調轉了地球上人類和牛中「吃與被吃」的立場。

有趣的是,這些人類並不覺得被吃如何可憐或者殘忍,因為他們都是天生由牛面人集體「飼養」,被牛面人當作食物吃掉只是向飼主報答養育的恩情而已。牛面人每年會選出一個肉質優良的人類作為大祭的主食,給選中的人類將會得到莫大的榮譽,牛面人還設計出一套特別的方式進食這個人呢。

當故事主角知道他喜歡的當地姑娘──米諾拉──獲選,將在今年大祭被牛面人吃掉的時候,簡直是嚇得心驚膽顫。主角極力遊說米諾拉跟自己逃跑,但是米諾拉竟斷然拒絕,說自己被選中成為大祭主食是無上的光榮,這樣才是死得有意義。

5-1

藤子.F.不二雄「牛面人的大餐」圖/取自《異色短篇集 1 牛面人的大餐》,大然文化,1987 年,152 頁

被這番說話嚇得瞠目結舌的主角唯有轉移目標,四處奔波去勸說牛面人放棄這個殘忍可怕的習俗,但是牛面人的權貴卻認為這個習俗從來也不殘忍。他們說,無論是吃或者被吃的一方也沒有人質疑或者抱怨他們的角色,大家只是完成食物鏈中的各個部分而已,況且被吃的一方為了報答飼主的恩情,被吃也是自願的。另一方面,牛面人也會為家畜(人類)著想,虐待家畜是嚴令禁止的。

主角聽着這些說話感覺如墜五里霧中,他反駁不了對方,還怪牛面人缺乏站在對方立場思考的能力。主角花了數天遊說不同的牛面人,仍然毫無結果。

5-3

藤子.F.不二雄「牛面人的大餐」圖/取自《異色短篇集 1 牛面人的大餐》,大然文化,1987 年,155 頁)

終於到了大祭當天,主角抱著拼死一搏的決心,在太空船上拿了一把雷射槍,準備在最後一刻拯救米諾拉。然而,米諾拉完全沒有跟主角離開的意願,在大祭開始前,她只是一心寄望自己的肉會得到大家好評。最後主角只能眼白白看著大殿的大門關上,在來接他走的太空船上一邊流眼淚一邊吃牛扒。

5-2

藤子.F.不二雄「牛面人的大餐」圖/取自《異色短篇集 1 牛面人的大餐》,大然文化,1987 年,165 頁)

「我的人生目標是成為牛面人的頂級食物!」這件事是不對的嗎?

人類一直自居「萬物之靈」,視屠宰其他動物作為食物是理所當然的事。一旦有人被其他動物殺害的時候,就倒轉頭來殺掉那隻動物洩憤。在這篇漫畫就顛覆了這種既有的觀念:人類是牛面人的牲畜,而且牛面人把人類當作食物吃掉。相信各位讀者在閱讀這篇漫畫的時候,都會有種不舒服,甚至是嘔心的感覺。即使這些人類是心甘情願地被吃掉,而且死亡的過程幾乎沒有什麼痛苦,這件事仍然好像有點不妥。那麼真正的問題出在哪裡呢?

也許有人會回應,人作為食物被吃掉這回事本身就會引起強烈的反感,所以即使當事人同意也好,這也是不對的。

事實上,我們對一件事情的負面感覺或者情緒往往會讓我們認為那一件事就是不道德的,但是「我不喜歡這件事」不能推論出「這件事道德上有問題」,一件事是否道德,與我們對某件事的主觀感受無關。就好像很多人情感上不接受同性戀,但這不代表同性戀就是不道德的。要論證一件事是不道德的,須給予客觀的道德理由。

另一種說法,是說食人這件事本身有傷人類的尊嚴,我們不能把有理性自主能力的人類當作僅僅一件完成某個目的的工具,否則就會令人類的尊嚴受損,這個行為就是不道德的。而食人就是把人僅僅看作能夠滿足食慾的工具,也就是不道德的。

假若米諾拉本身拒絕作為牛面人的食糧,牛面人無視她的意願而強行殺死她來進食,這件事就是把她僅僅看作能夠滿足食慾的工具,根據剛才的說法無疑是不道德的。但是,故事中米諾拉是心甘情願被吃的,而且這個決定是有經考慮的,她認為向牛面人報恩是天經地義的事,比起逃離這個地方過上平安的人生,她更怕失去作為大祭主食的榮耀。毫無目的的正常死亡對她來說是沒有意義的,如果阻止這件事發生,反而違反了米諾拉的個人意願,成全這件事不就是尊重她理性自主的能力嗎?

米諾拉這些想法和意願也許有人會說是不恰當的,因為那是特定的生活環境和文化因素造成的結果,那個星球的人類由於一生都受牛面人養育,不能獨立自主生活,故此他們能夠構想出的生存意義,亦被限制在「回報牛面人恩情」之類的觀念。假若他們理解到還有其他有意義的生存方式,那麼米諾拉就未必會選擇作為食物被吃掉。

話雖如此,這種說法只指出米諾拉其實還有很多未知但有意義的人生選項,亦無法直接論證她那些關於捨身報恩和榮辱的想法本身就是道德上不恰當。我們不能一口咬定,假若米諾拉知道其他有意義的生存方式,就一定會改變她的選擇。這也許揭露了一個真理,究竟人生如何活才有價值這條問題,我們沒有唯一、絕對的答案。我們可能沒有客觀的標準去決定米諾拉的人生價值一定要怎樣。

當初我們對米諾拉「自願被食」的負面感覺,也許只是種我們演化歷史殘留下來的直觀感受。一般來說我們都不想成為別人的食糧,但是我們不能從此推論出在所有情況下人類都不應該被吃掉。

「自願被吃的豬」

現實的地球沒有牛面人,人類都不是由牛面人飼養,所以我們都找不到好像米諾拉這種人。我們日常所吃的食物例如豬牛雞羊等,牠們大概不會產生對自願被人類所吃的想法。想到我們今天對人類食肉而殺生的諸多道德爭議,「牛面人的大餐」這個故事提供了一個有趣的個案,讓我們去深思究竟為了滿足食慾而殺死動物的道德問題在哪裡。假若現在出現了一隻智能水平跟米諾拉差不多的豬或者牛,牠心甘情願被人類所食,而且我們又能確保殺害她的過程產生的痛苦減至最低,那麼吃掉牠的道德問題在哪裡呢?會不會有人甚至倒過來說,吃掉牠其實比保護牠更合乎道德呢?各位讀者你們又怎樣看?

  • 編按:二千多年前,曾經有個叫蘇格拉底的人,因為荼毒青年而被判死,最終他把毒藥一飲而盡。好青年荼毒室中是一群對於哲學中毒已深的人,希望更多人開始領略、追問這世界的一切事物。在他們的帶領下,我們可能會發現我們習慣的一切不是這麼理所當然,從這一刻起接受好青年荼毒室的哲學荼毒吧!

本文轉載自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漫畫中的哲學世界(四) 自願被吃的理性動物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好青年荼毒室

好青年荼毒室,一個哲學普及平台。定期發表各類型哲普文章,有深有淺,古今中外,無所不談。在這裏,一切都可以被質疑、反省和追問。目標是把一個個循規蹈矩的好青年帶進哲學的世界。網頁:corrupttheyouth.net;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corrupttheyou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