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臉腫得像麵包超人,我是庫欣氏症不是胖!

「找我嗎?」

「找我嗎?」圖/youtube

沒多少人比阿威更懂得如何吃的健康又營養了。

阿威是一名營養師,平常就在醫院裡為病患衛教,如何根據自己的身體狀況調整飲食。自己更是三餐注重營養均衡,而且保持固定運動的習慣,使得二十多歲的他顯得體格精實、容光煥發!但是這幾個月來,阿威照鏡子時卻發現臉部越來越腫脹,腹部脂肪也多了起來,游泳圈都快要形成了!這對年輕的阿威來說很不能接受,認為是自己的飲食和運動還不夠努力,於是更注意減少熱量及油脂的攝取,而且從每周運動三次增加為五次。

在如此努力之下,腹部脂肪略有改善,體重也回復到原有的水平,但就是那張臉的浮腫始終無法消退,在醫院裡也常常被同事虧說最近是不是變胖了?為什麼再怎麼拼命就是瘦不回來呢?專業的阿威抓破頭也想不明白,直到發現自己的一雙大腿上也出現了又黑又粗的條紋,就像是婦女生完小孩產生的妊娠紋一樣;前胸和手臂上也冒出了大量的痘痘,這才驚覺自己是不是生病了……。

—–

肥胖、無月經、多毛……這和腎上腺有什麼關係?

20 世紀初,一些醫師發現某些女性有著獨特的症狀表現,包括肥胖、無月經,以及多毛症,而這些症狀被發現與腹腔裡腎上腺的腫瘤有關。很多病患在切除腎上腺腫瘤之後,症狀就有明顯的改善。但有些病患在切除了單側腎上腺之後,在切下來的腎上腺裡卻找不到腫瘤,而病患的症狀也沒有改善。這類病患往往死的很早,死後解剖發現另一側沒有被切除的腎上腺竟然比正常的大了一倍,就好像是代償被切除那一側的功能似的。

1932 年,美國神經外科醫師庫欣(Harvey Cushing)發現一群病人也有著這樣的表徵:肥胖、無月經(女性)、性慾減退(男性)、多毛症、身體上有條紋或紫斑等等……,但是這些病人的腎上腺並沒有腫瘤,反而是位於頭部深處的腦下垂體發現了腫瘤。

美國神經外科醫師庫欣。圖/由Edmund C. Tarbell - http://www.the-athenaeum.org/art//full.php?ID=27752,公有領域,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10243331

美國神經外科醫師庫欣。圖/Edmund C. Tarbell, Public Domain, wikimedia commons.

庫欣氏症

為什麼同樣的病症,有些是由腎上腺產生的腫瘤引發,有些是由腦下垂體的腫瘤所引發呢?從切除一側的腎上腺後,另一側會變的肥大來推論,很可能是腦下垂體分泌了某種物質會刺激腎上腺的增長與分泌。

這個物質過沒多久就被發現了,1933 年,化學家科利普(James Bertram Collip)從腦下垂體分離出「促腎上腺皮質激素」(Adrenocorticotropic hormone, ACTH),作用是刺激腎上腺分泌「糖皮質激素」(Glucocorticoid)。

從此,這個疾病的起因被歸納為兩類,一種是「原發性」,也就是腎上腺本身分泌過多糖皮質激素:另一種是「次發性」,是由於腦下垂體分泌過多的促進激素而使得腎上腺被動的分泌過量。

肥胖、無月經(女性)、性慾減退(男性)、多毛症、身體上有條紋或紫斑等等……,這一籃子症狀被稱為「庫欣氏症候群」(Cushing’s syndrome),而由腦下垂體引起的次發性糖皮質激素分泌過多的疾病則被命名為「庫欣氏症」(Cushing’s disease)

糖皮質激素,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同樣是在 1930 年代,美國化學家肯德爾(Edward Calvin Kendall)從腎上腺當中分離出六種物質,並且將它們命名為物質 A~F。到了 1948 年,物質 E 已經被命名為「可體松」(Cortisol),並且被利用來注射於風濕性關節炎(Rheumatoid arthritis)的患部當中。原本關節腫痛得無法行動的病患,在治療數天過後都獲得了改善,變得能夠自由行走。肯德爾引此和另外兩位科學家獲得了 1950 年的諾貝爾生理及醫學獎。

「可體松」(Cortisol)就是最重要的一種「糖皮質激素」(Glucocorticoid)。它的作用是在身體裡引發一連串的「打或跑反應」,是身體面對壓力的重要應對方式。

葡萄糖!葡萄糖!葡萄糖!

可體松(Cortisol)使得身體釋放大量的葡萄糖(Glucose)進入血液當中,方便大腦及肌肉可以隨時使用它們。於是肝臟分解脂肪組織並大量製造葡萄糖,而負責降低血中葡萄糖濃度的「胰島素」(Insulin)的功能則被抑制了。

可體松也幫助血管收縮和血壓上升,讓人準備好大幹一場。

罹患庫欣氏症的病患,由於上游腦下垂體不斷的刺激,即使生活沒什麼壓力,體內的可體松卻總是居高不下,這對身體帶來了一系列糟糕的變化。

bean

「吃吃吃吃吃吃吃!」

首先是血中葡萄糖居高不下,但胰島素的作用失常,使得細胞沒辦法有效的利用葡萄糖,長久以來陷入惡性循環,造成糖尿病;同時細胞們不斷向大腦發送飢餓的訊號,讓人越吃越多,造成肥胖。可體松也會使身體的脂肪重新分佈,變得更容易堆積腹部脂肪,造成中心型肥胖。

它同樣會抑制身體的免疫反應,這樣的抗發炎效果讓它在對抗發炎性疾病像是風濕性關節炎上大受歡迎,但長久下來會使個體更容易受病菌所侵襲。此外,可體松也會抑制性慾、造成勃起障礙、抑制排卵造成不孕,畢竟在生死存亡之秋,可不能浪費精力在繁衍後代嘛!

—–

內分泌科醫師立刻就安排阿威住院檢查了,血中「可體松」(Cortisol)濃度果然高到不像話,下一步檢測出「促腎上腺皮質激素」(ACTH)的濃度也很高,暗示源頭很可能來自於上游的腦下垂體。

腹部的電腦斷層顯示出兩側的腎上腺都均等的肥大,但沒有腫瘤,看樣子庫欣氏症是八九不離十了。但是在腦部的核磁共振當中,腦下垂體的腫瘤並不是那麼的明顯,只在腦下垂體右葉隱隱約約看見一個 0.5 公分大小的小瘤。

於是放射科醫師為他施行了「下岩樣竇採樣」(Inferior petrosal sinus sampling)。由於腦下垂體的左右葉會分別將生產的激素分泌到兩側的下岩樣竇(靜脈系統的一部份),於是醫師從股靜脈穿刺進入靜脈系統並伸入導線,經過一陣峰迴路轉後,終於到達位於腦部深處的下岩樣竇,並在左側和右側分別採樣。檢查數值顯示右側下岩樣竇的促腎上腺皮質激素(ACTH)果然比左側的高,腦下垂體右側的小腫瘤是病因的可能性大增。

最後神經外科醫師接手,為阿威施行「經蝶竇腺體切除術」(Transsphenoidal hypophysectomy),從鼻腔伸入手術器械並穿過顱底的頭骨進入顱內,並切除大腦底部的右側腦下垂體。

術後追縱阿威體內的可體松濃度逐漸回到正常,經過數個月後,像是麵包超人般的大餅臉也漸漸消退,終於不用再每天嚴格限制飲食、激烈運動,卻還要被人問「你是不是變胖了?」


參考資料:

  1. V C Medvei. “The History of Cushing’s Disease: A Controversial Tale." 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 84 (1991): n. pag. Web.
  2. Dina Aronson, MS, RD. “Cortisol – Its Role in Stress, Inflammation, and Indications for Diet Therapy." Today’s Dietitian, Nov. 2009. Web.
  3. Mary Bellis. “History of Cortisone – Edward Calvin Kendall." Inventors. About.com, n.d. Web.
  4. Michael Randall. “The Physiology of Stress: Cortisol and the Hypothalamic-Pituitary-Adrenal Axis." DUJS Online. N.p., 03 Feb. 2011. Web.

關於作者

朱 淯銘

淯銘

目前是一名內科住院醫師,為了專科醫師執照努力打拼。最討厭文書作業和醫院評鑑,但對於內科疾病的多樣變化和醫病間生與死的溝通感到興趣。每周工時 80 小時還是努力找時間來寫作,最懷念在非洲布吉納法索擔任外交替代役的時光,並著有《下一站,布吉納法索》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