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氣管切開術:華盛頓錯過的那一線生機──《八卦醫學史》

azothbooks_96
・2016/03/23 ・3630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02 ・六年級

一七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華盛頓頂風冒雪騎馬來到了他的家鄉維爾農山。第二天,他的咽喉開始有些嘶啞,感到疼痛。第三天凌晨,他開始發燒,全身發抖,喘氣粗重,呼吸很困難。華盛頓發病很急,病情進展飛快,主要症狀為咽喉疼痛、嘶啞、呼吸困難,伴有寒戰和發熱。這是比較典型的急性咽喉炎的表現。

從紀錄來看,華盛頓和他的醫生採取了完全錯誤的處理辦法。

二○○五年,美國線上(AOL)和探索頻道發起了一個「最偉大的美國人」的投票,數百萬名觀眾提名票選出他們心中最偉大的美國人。根據投票結果,美國人心中「最偉大的美國人」的前三名分別是:第四十任美國總統隆納德.雷根、第十二任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著名黑人運動領袖和人權活動家馬丁.路德.金恩。

嗯?有沒有搞錯,怎麼少了一個人?

對,確實少了一個人: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他僅僅排名第四名。由此可以看出一人一票的選舉有時候確實很不可靠。

華盛頓無疑是近代史上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華盛頓去世後半世紀,在遙遠的東方,一個叫徐繼佘的福建巡撫,編了一本叫《瀛寰志略》的書,裡面這樣評價:「華盛頓,異人也,起事勇於勝廣,割據雄於曹劉,既已提三尺劍,開疆萬里,乃不僭位號,不傳子孫,而創為推舉之法,幾於天下為公,駸駸乎三代之遺意。其治國崇讓善俗,不尚武功,亦迥與諸國異。余嘗見其畫像,氣貌雄毅絕倫,嗚呼,可不謂人傑矣哉!米利堅合眾國以為國,幅員萬里,不設王侯之號,不循世襲之規,公器付之公論,創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華盛頓為稱首哉!」

Grant Wood; "Parson Weems' Fable"; 1939; oil on canvas; Amon Carter Museum, Fort Worth, Texas; 1970.43
華盛頓砍打櫻桃樹的故事(這個故事其實是虛構的XD)。圖片來源:wiki

不過,作為從小聽華盛頓砍櫻桃樹故事長大,對華盛頓敬仰無比的人,我還是忍不住要雞蛋裡挑骨頭吐槽一下。

華盛頓「起事勇於勝廣」,是有醫學方面原因的。以現在的標準看,華盛頓的家族成員都不長命,他的曾祖活到四十四歲,爺爺活到三十九歲,父親活到四十八歲,大哥活到三十四歲,二哥活到四十二歲。幾代人沒有活過五十歲的,而獨立戰爭爆發那一年,華盛頓四十三歲。

更重要的是,華盛頓沒有生育能力,他娶了一個富有的寡婦,將對方與前夫的兩個孩子當自己的孩子撫養。

說實話,一個人有了老婆孩子,就很難不顧一切耍光棍了。想阿寶當年單身一人的時候,脾氣暴躁得很,和主管抬槓吵架是家常便飯。到後來有了老婆就收斂了很多,等有了兒子,就基本變成乖爸爸了。自己再不濟,也得考慮老婆孩子是不是?

伍子胥日暮途窮,故倒行逆施。華盛頓日暮途窮,又沒有子嗣,他造起反可不就勇於勝廣嘛。既然沒有親生兒子,那何不就「不僭位號,不傳子孫,而創為推舉之法」,得一個「天下為公」的美名呢。

而華盛頓只做兩任總統就不再連任,堅決回家養老,也不是沒有原因的。華盛頓有嚴重的牙病,最後滿嘴就剩一顆牙。您當總統了,總不能癟著嘴說話漏著風接待外賓吧,於是找人給他裝了假牙。

那副假牙是怎麼做的呢?《西方文明的另類歷史》上,有華盛頓下牙床牙托的照片。這個牙托由河馬牙做成,八顆不知道哪裡來的人牙被用金鉚釘鉚在河馬牙托上,然後在河馬牙托上掏個洞套在華盛頓僅剩的那顆牙上。最後那位高明的牙醫還沒忘記在牙托上刻上「這是偉大的華盛頓的牙齒」,以及自己的大名「J.格林伍德」。

這副河馬牙托頂著華盛頓的上嘴唇,使得偉大的美國國父就有了這麼一副「類人猿般怪異的下巴和唇線」,你找張華盛頓的照片看看就明白了。

01_george_washington-1-
華盛頓肖像。圖片來源:wiki

可想而知,戴著這麼一個東西的感覺和受刑差不多,華盛頓勉強堅持了兩屆,實在受不了那罪了,於是堅決拒絕連任。老子不陪你們玩了,回家養老去了。

華盛頓一生,可謂風起雲湧精彩絕倫,經歷了無數的大風大浪。但最後,他卻被一個在現代醫學看來很好處理的小毛病奪去了生命,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我們首先看華盛頓的發病:一七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華盛頓頂風冒雪騎馬來到了他的家鄉維爾農山。第二天(十三日),他的咽喉開始有些嘶啞,感到疼痛。第三天(十四日)凌晨,他開始發燒,全身發抖,喘氣粗重,呼吸很困難。

華盛頓發病很急,病情進展飛快,主要症狀為咽喉疼痛、嘶啞、呼吸困難,伴有寒戰和發熱。這是比較典型的急性咽喉炎的表現。

急性咽喉炎有一個最大的危險,就是引起呼吸道阻塞。咽喉是上呼吸道的組成部分,而且相對狹窄。咽喉部炎症(發炎)會導致局部的腫脹,當腫脹嚴重到一定程度,就會阻塞呼吸道。腫脹組織占據了咽喉腔,就特別容易受進出咽喉的空氣和食水的刺激;而由於局部的炎症,咽喉部又會變得容易受刺激,一旦受到刺激,非常容易引起劇烈的咳嗽和喉痙攣,導致窒息。

從紀錄來看,華盛頓和他的醫生採取了完全錯誤的處理辦法。

第一是人為地加重咽喉部刺激。醫生先是做了一碗用黃油、蜜糖和醋等配製的沖劑,讓華盛頓漱口。後來又讓他用撒爾維亞乾葉(Saerweiya,葉子含揮發油)和醋泡成的水漱口。這些刺激性比較強的東西對急性咽喉炎患者是極其危險的,不僅會進一步加重水腫還容易誘發喉痙攣和窒息。而事實也正是如此,華盛頓服藥後出現了嚴重咳嗽和呼吸困難,憋得臉色發紫,幾乎說不出話來。

第二是放血。放血療法現在看來愚不可及,但在當時是很流行的一種治療方法。華盛頓先是讓管家給他放血,等醫生來了醫生又給他放血。在整個治療過程中,華盛頓總共放了四次共計二千毫升的血,相當於他全身血液的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這非但沒有任何治療作用,還會導致嚴重的失血和休克。

一七九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晚十一點三十分,在上呼吸道阻塞導致的窒息和嚴重失血的雙重折磨下,一代偉人隕落。

實際上,華盛頓當時並非沒有生還的機會。當時在場的一位年輕醫師Dick,曾提出了一個方案:氣管切開術。可以說,這是當時唯一可能拯救華盛頓性命的辦法。

氣管位於喉部的下方,當患者的上呼吸道被阻塞出現喉梗阻的時候,從阻塞部位的下方切開氣管,建立人工氣道,使空氣可以從阻塞部位下方進入肺內,維持患者的呼吸和供氧,拯救窒息患者。

這種氣管切開手術在如今已經非常普遍,但在當時卻是旁門左道。

Tracheostomy_with_no_further_obstruction_of_airflow
圖為治療睡眠障礙所繪製的氣切手術示意圖。圖片來源:wiki

氣管切開術的記載最早見於西元前二○○○年至一○○○年中的一本印度宗教經典《Riveda》。一五四六年,一位義大利醫師施行了有記載的第一例成功的氣管切開術。此後,直到二十世紀二○年代,「氣管食管學之父」薛瓦利埃.傑克遜(Chevalier Jackson)明確規定了氣管切開的適應症並使手術步驟標準化以後,氣管切開術才被人們廣泛接受。

我很佩服Dick醫生,他給華盛頓提出這個治療方案的時候,是一七九九年。他超越了時代一百多年。我同樣為Dick醫生惋惜,當時他的方案遭到反對後,他沒有堅持。如果當時他堅持下去並取得成功,那麼不僅會挽救華盛頓的性命,也將大大推動氣管切開術的研究和進展,拯救更多的患者。

Dick醫生既然提出這種方案,我想他自己應該並非沒有這方面經驗。為什麼他沒有堅持?我想無非是以下幾個原因:

第一是他太年輕,在當時在場的醫生裡面,他是最年輕的一個,而醫學自古以來是個論資排輩的行當。

第二是風險。畢竟,當時氣管切開手術還遠未成熟,而面對的患者又是舉世聞名的國父華盛頓。將不成熟的技術用於一個大名鼎鼎的患者,對醫生來講是一場輸不起的豪賭。大家應該還記得電影《鋼鐵俠》裡面給主角做手術時華裔醫生和護士的對話:「如果我們失敗了,世界將失去一個偉大的人。」「是的,最糟糕的是,全世界都知道是誰幹的。」

華盛頓就這樣離開了。能拯救他生命的氣管切開術,在二十世紀二○年代才被廣泛接受。而嚴重損害他健康甚至可能成為他次要死因的放血療法,則頑強地堅持了一百多年後才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在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還有不少醫生在堅持使用放血療法,批評那些全盤否定放血療法的人太偏激、太極端。

華盛頓去世的那年,地球的另一端,一個八十八歲的老人也閉上了眼睛,他叫愛新覺羅.弘曆,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乾隆皇帝。

華盛頓身後,一個朝氣蓬勃的偉大國家在崛起;乾隆皇帝身後,一個暮氣沉沉的古老帝國在沒落。而兩個國家之間持續幾百年的恩怨紛爭,也即將上演。


 

1-1

 

本文摘自《八卦醫學史》,漫遊者文化出版。

文章難易度
azothbooks_96
38 篇文章 ・ 12 位粉絲
漫遊也許有原因,卻沒有目的。 漫遊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文學、人文、藝術、商業、學習、生活雜學,以及問題解決的實用學,這些都是「漫遊者」的範疇,「漫遊者」希望在其中找到未來的閱讀形式,尋找新的面貌,為出版文化找尋新風景。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鑑識故事系列:娛樂性用藥「六角楓葉」 2C-B 的危險
胡中行_96
・2022/11/03 ・214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大清早,完全昏迷的 18 歲男子,被發現倒在家中。1 小時之後,救護車將他送達北荷蘭省的西北醫院(Noordwest Ziekenhuisgroep)。[1]

荷蘭救護車。圖/Dickelbers on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4.0)

男子發燒,牙關緊閉,心跳飛快,血壓偏高,呼吸急促又阻塞,血氧得靠每分鐘 15 公升的氧氣維持,而且瞳孔放大,雙邊尺寸不等,但對光仍有反應。抵達急診室前,急救人員就已經施予鎮靜兼抗癲癇藥物(benzodiazepines)。然而他現在強直型癲癇(tonic seizures)發作,肌肉僵硬之餘,還尿失禁,口腔中有血液。醫護人員趕緊經由靜脈,給他另一種抗癲癇藥物(levetiracetam),隨後追加鎮靜劑,再為他插管。[1]

荷蘭西北醫院。圖/Jarkeld on Wikimedia Commons(CC BY-SA 3.0 NL)

驗血的結果顯示,他有急性腎損傷(acute kidney injury)或白血球增多症(leucocytosis/leukocytosis)的徵兆(CK >10,000 IU/L);與心臟和肝功能相關的指數異常;還有因呼吸問題引起的代謝性酸中毒(metabolic acidosis)。從腦部電腦斷層掃描,則可見輕微的腦水腫(cerebral oedema)。由於無法排除腦膜炎(meningitis)的可能,醫療團隊決定先投以類固醇(dexamethasone)及抗生素(ceftriaxone 和amoxicillin)。從急診轉至加護病房後,醫護人員又針對他橫紋肌溶解(rhabdomyolysis)的症狀,一邊吊點滴補充水份,一邊用利尿劑促進排尿。[1]把從肌肉分解出來的蛋白質與電解質沖出體外,以避免心臟和腎臟受到傷害。[2]

原本沒什麼顯著病史的男子,為何會有如此複雜的生理問題?根據友人的說法,他平時喜歡抽大麻和嗑LSD(lysergic acid diethylamide),且有飲酒的習慣。他們猜測男子前晚大概使用了某種娛樂性藥物。[1]

隔日,男子的腦部核磁共振顯示細胞毒性水腫(cytotoxic oedema),癲癇不時發作,體溫更往上升。入院第 5 天,腦水腫惡化成腦疝脫(cerebral herniation)。[1]面對這種腦內組織異位的生命威脅,[3]醫療團隊先是採用滲透療法(osmotherapy),[1]用藥物提高血漿的滲透壓,將水份引導至血管內。[4]然而,終究還是得執行開顱術(craniectomy),來降低腦壓。到了第 11 天,男子接受氣管切開術(簡稱「氣切」;tracheostomy),以穩定呼吸。他的神經功能,則要到第 25 天轉至神經科病房時,才有些微好轉。不過,男子就是在出院 1 年後,意識狀態的恢復也依然相當有限(PALOC 5/8),[1]大概僅能對特定刺激,做出本能的行為或情緒反應。[5]

自男子進入加護病房的那一刻起,醫療團隊就不斷努力地從血液與尿液檢體,分析到底是什麼毒品,能把他搞得這般悽慘。他們花了數天,排除所有想得到的物質。最後從警方由藥頭那裏取得的樣本,以及男子的血液,比對鑑識資料庫中的 830 種化合物,終於驗出是合成毒品(designer drug)──「2C-B」。[1]

2C-B 的化學結構。圖/參考資料1,Figure 1(CC BY 4.0)
粉狀的 2C-B。圖/Psychonaught on Wikimedia Commons(Public Domain)

2C- B於 1974 年首度問世,是一種苯乙胺(phenethylamine)化合物。口服約 10 至 30 毫克後,30 到 75分鐘內,藥效便開始作用,並持續 4 至 8 小時。低劑量會增強視覺、聽覺和觸覺感受;高劑量則導致幻覺。嚴重時,可能產生癲癇、腦水腫,以及血清素症候群(serotonin syndrome)。最後一項的症狀,包含盜汗、體溫過高、心跳太快、瞳孔擴張、牙關緊閉、意識不清,還有下肢反射亢進等。本文中的男子,剛入院時幾乎囊括了以上所有項目。[1]

製成藥片的2C-B。圖/Dominic Milton Trott on Flickr(CC BY 2.0)

2C-B 在臺灣的俗名叫做「六角楓葉」,常見於酒館和俱樂部。[6]雖然不是每個使用者,都會病得一塌糊塗,但是為了保障大眾健康,《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將其列為第三級毒品。無論是持有、施用或是販賣 2C-B,都要負刑責。[7]奉勸大家,千萬不要嘗試。

  

延伸閱讀

追尋自我消亡的危險:LSD將我兒子的潛力吸食殆盡

鑑識故事系列:吃錯藥,才自殺?

參考資料

  1. Spoelder AS, Louwerens JKG, Krens SD, et al. (2019) ‘Unexpected Serotonin Syndrome, Epileptic Seizures, and Cerebral Edema Following 2,5-dimethoxy-4-bromophenethylamine Ingestion’. 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s, 64(6):1950-1952.
  2. Rhabdomyolysis. (22 APR 2019)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3. Riveros Gilardi B, Muñoz López JI, Hernández Villegas AC, et al. (2019) ‘Types of Cerebral Herniation and Their Imaging Features’. RadioGraphics, 39 (6): 1598-1610.
  4. Freeman N, Welbourne J. (2018) ‘Osmotherapy: science and evidence-based practice’. BJA Education, 18 (9): 284-290.
  5. Eilander H, Van Erp W, Driessen D, et al. (2022). ‘Post-Acute Level Of Consciousness scale revised (PALOC-sr): Adaptation of a scale for classifying the level of consciousness in patients with a prolonged disorder of consciousness’. Brain Impairment, 1-6.
  6. 王勝盟、賴欣宜、魏志嶽、黃偉城(2011)〈層析技術結合質譜法在新興濫用藥物分析之應用〉《科儀新知》第三十三卷第四期
  7.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全國法規資料庫(Accessed on 21 OCT 2022)
胡中行_96
64 篇文章 ・ 23 位粉絲
曾任澳洲臨床試驗研究護理師,以及臺、澳劇場工作者。 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主修編劇)。邀稿請洽臉書「荒誕遊牧」,謝謝。

2

7
2

文字

分享

2
7
2
集權而非威權的「辛辛納圖斯式」台灣防疫
寒波_96
・2021/01/20 ・2571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74 ・九年級

領袖典範:辛辛納圖斯與華盛頓

COVID-19(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席捲全世界之下,台灣的防疫表現非常好。但是政府某些手段,卻令人質疑有侵犯人權的問題。另一方面,一些人認為防疫成功,是由於台灣人民尚未擺脫威權時代舊習,習慣服從權威,自我限制自由,成熟的民主社會不該如此。

辛辛納圖斯告老還鄉形象圖。圖/heritage-history

究竟該如何理解台灣防疫的本質?一篇金融時報 (Financial Times) 的讀者投書提到「辛辛納圖斯式」這個名詞,令我恍然大悟。

辛辛納圖斯 (Cincinnatus) 是 2400 多年前,羅馬共和時期的一位領袖。羅馬面臨危機時,他臨危受命成為集權的獨裁者,順利帶領羅馬走出困境。危機結束後,他主動放棄權力,退休回家,安享晚年。

上述情節未必完全符合歷史事實,但是不論真實的辛辛納圖斯如何,他被建構的歷史故事,成為羅馬人人稱道的政治聖人樣板,流芳百世。帶領美國獨立的第一任總統華盛頓,便被稱作當代的辛辛納圖斯;美國城市辛辛那提也是為了紀念他。

法國大革命後成為集權領袖,隨即登基皇位的拿破崙,則是華盛頓與辛辛納圖斯的反面樣板。

辛辛那提的辛辛納圖斯雕像。圖/wikicommons

台灣防疫的堅實基礎——民眾自發投入

要理解台灣防疫的本質,必需知道台灣是怎麼成功的。普遍認為,追蹤接觸者 (contact tracing) 是台灣防疫的關鍵法寶,每次鉅細彌遺的疫調足跡,卻往往讓人質疑是否過頭,每過一段時間就起一次爭議。

服從國家機器的權威,確實是疫調和追蹤能成功的條件。然而,台灣防疫的成功,追蹤只是金字塔的上層。如果沒有那麼詳盡的追蹤,台灣防疫的結果將不如現在,會有社區流行,但是規模應該有限,和多數國家相比仍然為不錯的結果。

台灣防疫金字塔的底層基礎是什麼?我想是大部分民眾,將防疫視為勝利目標明確的戰爭在投入。

台灣不論什麼政治立場、社會背景的人,大部分都認為防疫是重要的事(主張的手段可以截然不同就是);政府之外,基層有非常多自發性的防疫小單位,政府與民間各式資源也交叉支援。這才是台灣防疫能成功的堅實基礎。

照其他國家的狀況,光靠台灣民間的自發防疫行為,就足以將感染源的數量壓制到夠少,不會進入指數成長期,在此之下,實施口罩、消毒等防疫措施,足以令疫情不至於失控,滿分 100 的話大概有 70 分水準;疫調、追蹤等手段則是錦上添花,再將感染源壓制到零,超過 90 分。

台灣疫情到 1 月 15 日為止,843 人感染,大部分是境外輸入,7 人死亡。圖/worldometers

台灣從政府到基層人民,求生意志非常強烈,將武漢肺炎視為目標明確的戰爭在打,每一階段的成功,又提供正向回饋的成就感,抗戰愈來愈帶勁。

基層缺乏凝聚力,人心愈來愈殆盡

相比之下,多數疫情失控國家的目標糊裡糊塗,將瘟疫視為一場不情願的麻煩戰爭,即使某些方面投入大量資源,成效不彰之下,人心愈來愈殆盡,許多民眾自我安慰「戰爭總有結束的一天」,那麼面對一個死亡率未滿 1%,年輕就是抵抗力的傳染病,當下也就不值得那麼在乎了。

以基層傳統雄厚的美國來說,近年遭遇的變局是有目共睹。美國大城市人口眾多、組成多元,表面上人人自由,實際是基層凝聚力大不如前,面臨傳染力強的病毒危機時,城市無法有效應對,成為病毒繁衍的溫床,再源源不絕輸出其他地區。也難怪美國整體的疫情無法降溫,隨時又會大爆發。

美國疫情到 1 月 15 日為止,2400 萬人感染,40 萬人死亡。圖/worldometers

不只需要不戀棧權力的領袖,還需要一群高素質的公民

相比於沒有經歷過威權統治的美國,台灣社會整體上確實更加服從政府權威,對防疫有正面影響,但是這與帝國治下的草民自願放棄自由,本質上是截然不同的情境。

回顧人類歷史,如古希臘城邦、羅馬共和、建國前的美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英國等社會,由素質足夠、自主性高的「公民」組成,成員們單兵戰鬥力強,碰上重大危機時,卻會將權力集中給少數領袖調派,先以當下困境為目標,因為這樣才能充分發揮每個單兵的價值,有效解決危機。

而這些社會的領袖多半是「辛辛納圖斯式」,危機解除以後便還權於民,告老還鄉,讓鄉民們回歸自主性高,單兵戰鬥力強的日常。此一模式曾經協助許多社會度過危機,我想,這就是台灣正在演出的劇本。

要成就一場坎尼會戰,不只需要一個漢尼拔,還需要一個法羅。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如今瘟疫戰爭仍在進行,要成就一場辛辛納圖斯式的勝利,不只需要一個不戀棧權力的辛辛納圖斯,還需要一群高素質的羅馬公民。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所有討論 2
寒波_96
174 篇文章 ・ 668 位粉絲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0

2
2

文字

分享

0
2
2
人何必說謊?用心理學實驗揭穿說謊的秘密
海苔熊
・2020/04/24 ・195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88 ・五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這幾天,海軍敦睦艦隊染疫引起了軒然大波。不過,網路上大家的討論重點卻不只是「防疫漏洞」,而是懷疑:國軍「又」說謊了。有人認為擠牙膏式的回應,讓民眾難以相信軍方說詞;也有人臆測長官把責任推給下屬……而不論大家的猜測為何,似乎都對於「說謊」這件事情,感到生氣。

只是,我們不是鍵盤柯南,調查跟檢疫也都應該交由專業人士執行。所以,這篇文章不會討論案件真相,而是想帶大家看看,要怎麼做,會讓人願意誠實呢?

故事比比看!哪種內容讓人誠實?

心理學家曾經找一群小孩子分成四個組1,讓他們閱讀不同的童話故事,這些故事有《龜兔賽跑》、《狼來了》(放羊的孩子)、《小木偶皮諾丘》還有「華盛頓與櫻桃樹」,猜猜看,哪一組的小孩在讀完故事之後,會變得比較誠實?

答案是「華盛頓與櫻桃樹」,你,猜對了嗎?

華盛頓的爸爸會原諒他,真的不是因為他手上有斧頭嗎(大誤)圖/wikimedia commons

為什麼這個故事會讓人變得誠實呢?研究者認為,因為《龜兔賽跑》是跟說謊無關的故事、而《狼來了》跟《皮諾丘》兩個故事則是在說明「如果說謊會有什麼處罰」,小孩子並不知道「如果誠實會有什麼好處」。反觀「華盛頓與櫻桃樹」就很明確地告訴孩子「如果你誠實,就不會被處罰,還會被爸爸接納」(雖然我一度認為爸爸沒有處罰華盛頓是因為他手上還拿著斧頭 XD)。

實驗者後續做了第二個實驗,也驗證了這個假設。

聽完各故事後,孩子誠實坦承偷看行為的比例,星號代表顯著差異。第一部分實驗講述了經典的華盛頓故事,第二部分則講述了負面的華盛頓故事。圖/翻譯自實驗圖片

光是閱讀故事,也可能改變行為

從上面這個實驗當中,我們可以發現:光是閱讀一個故事,就有可能會影響一個人的行為表現。社會心理學上也經常使用故事促發 (Story priming) 2 的技術來調整實驗參與者的態度。例如:講述同一個新聞時,用比較正面的口吻或比較負面的口吻來說,兩組的參與者就會有不同的解讀。

不過,這些談的都比較是「意識」層次,而意識也是目前心理學測量的極限,關於潛意識或是下意識的測量,科學心理學還正在努力當中。

心理學是一門了解人類心理歷程和行為態度情感的學問,科學只是其中一種接近的路線。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或許我們可以用比較不科學的方法,來接近我們所未知的「潛意識」,而榮格心理學的角度,就是嘗試用「隱喻」和「象徵」的方法,來找到我們和這些古老智慧之間的關聯。

如果你對於這系列的故事解析方式有興趣,歡迎參考我之前的文章《天氣之子》心理學解析:你願意拿什麼,來換取心中的雨停?解析《你的名字》:在另一個世界,你會和誰遇見?,或者是看看我們可能性調查署2 的影片:

鼓勵誠實代替處罰說謊,讓我們的心在一起

用廣泛一點的觀點來說,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個故事,每一個人都是自己旅程的英雄。在旅途當中,我們可能像小木偶一樣說謊、可能像放羊的孩子一樣後悔、也可能像小紅帽一樣,進入了可怕的森林,像白雪公主一樣,畏懼著某些後母的追殺,而且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像魔鏡一樣,可以「不畏生死」地說出實話,畢竟有些時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們還有想要保護的人、還有更在乎的事情。

人生很難,誠實更難。但我的想法是,在防疫期間,重要的不只是誰有沒有說謊、說謊的原因是什麼,而是我們是否能夠學會這次的教訓,避免下一次再度遇上大野狼、避免可能的隱匿。

面對病毒這隻巨大的惡龍,我們都是屠龍的騎士,組隊進入森林,現在有隊員中毒了,我覺得我們該做的並不是責罵他們「為什麼不小心中毒、為什麼沒有說實話?」,這樣一種「我-他們」區隔(us-them divide)只會讓他們更退縮、跟隊伍的距離更遠3;我們真的該做的,是像華盛頓的爸爸一樣,用鼓勵誠實來代替處罰說謊,如此一來,雖然我們為了防疫,身體距離很遠;但因為我們擁有共同屠龍的堅信,就算經歷顛沛流離,心的距離,依然繫在一起。

別拋棄任何夥伴啊!圖/陳克弦 @flickr

參考文獻

  1. Lee, K., Talwar, V., McCarthy, A., Ross, I., Evans, A., & Arruda, C. (2014). Can classic moral stories promote honesty in childre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5(8), 1630-1636.
  2. 如,Miller, J. M., & Krosnick, J. A. (1996). News media impact on the ingredients of presidential evaluations: A program of research on the priming hypothesis. Political persuasion and attitude change, 79-100.
  3. Tajfel, H., & Turner, J. C. (1979). An integrative theory of intergroup conflict. In W. G. Austin &S. Worchel (Eds.), The social psychology of intergroup relations (pp. 33–47). Monterey, CA:Brooks/Cole.
海苔熊
70 篇文章 ・ 455 位粉絲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