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我與榮陽團隊人類基因組的千萬鹼基定序計劃

周成功
・2011/11/05 ・1778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73 ・九年級

人類基因組定序計劃的討論肇始於1980年代中葉。1986年我到美國冷泉港參加「智人分子生物學」研討會第一次聽到對這個計劃正、反兩方激烈的爭辯。DNA定序本身是個極度耗費資源的實驗,定序的重點像2002年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Sydney Brenner就認為應該先從cDNA下手,因為cDNA的鹼基序列代表基因組中決定蛋白質胺基酸序列的資訊;但也有人不以為然,認為還是應該直接以人類基因組DNA為對象,因為cDNA序列大約只佔了人類基因組所有資訊的3%,無法代表完整的人類基因組。像Charles Cantor還表示這個工作應該由物理學家來主導,因為他們比較善長組織和管理超大型的科學研究計劃。另外由於DNA定序是件冗長單調的工作,不需要什麼創意,也有人主張不該交給研究生去作。其他像如何發展高速自動化的技技術,如何尋求國際合作以爭取經費等等議題,都是討論的重點。

使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發現DNA雙螺旋結構的James Watson公然表示日本因為當時對美國有大量出超,因此必須出錢出力,否則以後禁止日本科學家使用人類基因組定序計劃的成果。有了這次會議的接觸,使我開始關心人類基因組定序計劃的後續發展。1990年,美國及英國共同主導的人類基因組定序計劃終於正式啓動。我也開始留心台灣究竟該如何準備參與人類基因組研究。

由於臺北榮民總醫院慶齡基金會每年都會固定提撥經費,支持榮總與陽明大學從事肝癌研究的實驗室進行專題研究。我和張仲明、胡承波、鄒安平、戚謹文、邱仁輝、雷永耀討論是否可以將慶齡基金會提供的有限資源集中使用,嘗試建立一些基因組研究的基本設施,累積一些經驗以作為未來台灣發展基因組研究的基礎。大家都同意將全部經費由陽明大學蔡世峰領軍,購置了台灣第一部高速菌種自動挑選機。共同以肝癌細胞中蛋白激酶的整體表現作為目標,探討肝癌中特定的蛋白激酶。榮陽團隊第一個基因組研究的結果發表在Genomics ( Genomics 50:331-340; 1998 )。這篇論文被成功大學蘇益仁教授譽為台灣第一個團隊合作的典範。當時蘇教授告訴我,這樣的合作也只有榮陽團隊才有可能。

有了初步的研究進展與經驗之後,在國家衛生研究院的支持下,我和蔡世峰教授到美國參訪了在DNA自動定序儀器製造公司(Apply Biosystem Inc.) 任職的陳奕雄教授和在多倫多大學從事EST(expression sequence tag)定序的劉宗正教授,實地瞭解大規模DNA定序的過程與所需軟硬體設施的配合,並徵求他們協助國內發展基因組定序技術的意願。當時陳、劉兩位教授都表現了高度的熱情,同意無條件提供人員訓練與技術轉移。隨後在國衛院之支持下,榮陽團隊就開始進行小規模肝癌細胞的EST定序計畫作為大規模定序工作的暖身。此時國際人類基因組定序計劃聯盟已正式大規模展開,計劃在2003年完成人類基因組定序的工作。

人類基因組定序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進行有關生命科學的國際合作,而其成果對未來生物醫學有極為深遠的影響。榮總蕭廣仁教授認為面對這個人類歷史記錄的締造時刻,台灣不應該缺席。抱持著這樣的使命感,榮陽團隊決定和台大陳培哲教授合作,以陳培哲教授過去研究所發現四號染色體中一小段在人類肝癌組織中經常發生缺失的段落作為目標,希望限期內完成一千萬個鹼基的定序,作為台灣對解讀人類基因組序列的貢獻。

這個計畫得到榮總教研部何橈通主任及張茂松院長的全力支持,先由榮總提供三千萬經費購買DNA定序儀器,另外三千萬經費購買DNA定序試劑,由蔡世峰教授負責技術引進,實驗執行。楊永正領軍的生物資訊小組負責資料的編排整理。蕭廣仁教授負責整個團隊工作的整合與人員培訓。在何橈通主任克服萬難的後勤支援下,榮陽團隊的千萬鹼基計畫得以順利展開。隨後國科會也提供了四千萬經費支持。這個計劃以近一億的經費完成了超過一千萬高品質(錯誤率在萬分之一以下)的鹼基定序,相較於當時國外每個鹼基定序的成本超過美金一元,而錯誤率只能維持在千分之一以下,榮陽團隊的工作效率是值得驕傲的!

在定序工作的最高峯,四部DNA定序儀每天三班,24小時無休的進行定序工作。光是研究助理加上研究生、工讀生的人數就超過四十人。全部定序工作在2001年國際人類基因組定序計劃的總召集人F. Collins寫信給蔡世峰教授,希望榮陽團隊同意將所定序的千萬鹼基序列納入國際團隊即將發表的人類基因組圖譜論文中劃下句點。人類基因組定序初探的論文發表於2001年2月15日出版的「Nature」雜誌。由蔡世峰教授代表榮陽團隊在個歷史記錄中提出了我們的貢獻,並讓台灣在這個歷史時刻上沒有缺席!

本文原發表於周成功專欄[2011-10-28]

文章難易度
周成功
7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周成功 現任長庚大學生命科學系專任教授 研究專長:訊息傳導、腫瘤生物學


3

5
0

文字

分享

3
5
0

大數據配對:《戀愛是科學》婚姻必勝公式,存在嗎?

雞湯來了
・2021/09/30 ・377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 文/雞湯來了實習生蔡加柔
  • 校稿/雞湯來了陳世芃、張芷晴、榮淑媚
  • 製圖/雞湯來了特派員黃子芸
  •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單身靠實力,結婚就靠大數據-《戀愛是科學》

《戀愛是科學》劇照。圖/雞湯來了 提供

「先將設立的理想型條件列出來,然後用電腦分析、引用大數據配對、清查身家背景,最後再簽訂婚前協議,進而快速鎖定「需要」的而非「想要」的伴侶,是避免浪費彼此時間的相親模式。」這是《戀愛是科學》女主角顏霏主張的戀愛 SOP,在劇中 ,她開設一間名為「戀愛科學婚姻仲介所」的公司,藉由大數據的分析,會員配對成功率達到八成之高。

如果這間公司真實存在,你想要加入嗎?你同意她提出「婚姻就是找一個適合你的合夥人」的說法嗎?

我們的匹配指數-「愛情」等於「合適」嗎?

當「勝女」如同「剩女」

「三高女」為何是婚姻市場釘子戶?

《戀愛是科學》劇照。圖/雞湯來了 提供

劇中年齡高、薪資高、學歷高的「三高女」卓乃慧,是一位事業有成的霸道女總裁,卻因為年齡偏大、學歷高又個性強勢等等所謂「死亡組合」,導致沒有願意與她牽手的對象,最後到戀愛科學婚姻仲介所尋求協助,並有了出乎意料的發展。

有一種好,是朋友都是為你好。有一種幸福,是別人覺得你幸福!

我稱它為亞洲壓力。-《戀愛是科學》

相較於乃慧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對象,學歷必須在碩士以上,另外一位林小姐是朋友陪伴而來的。朋友打著幫她尋找幸福的名號,花了半小時洋洋灑灑地列了一堆條件,但是這樣真的是林小姐想要的嗎?

以上兩位角色其實有個共同點,就是她們為自己設下「十分明確且詳細的前提」,無論是否這些條件出自門當戶對的文化或是他人意見。這時我們可以思考一個被討論已久的議題:究竟我們要選擇的是「我愛的人」還是「適合我的人」?換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本身便是感性與理性之間的角逐。

系統的誤差值-當感性破解大數據

系統不會出錯,幫我配對出來的,一定都是條件、能力、價值觀各方面都相當適合我結婚的對象,可是系統它不會知道誰能讓我心情好, 誰會逗我笑。-《戀愛是科學》

我才不管什麼大數據,我 27歲,我選妳。就算妳離過婚,我都選妳。-《戀愛是科學》

《戀愛是科學》劇照。圖/雞湯來了 提供

儘管使用科學輔助,與乃慧設立條件相差甚遠的有福,仍然走進乃慧的心。劇中的另一對,男主角王軒宇也突破大數據,無視一切不利條件也鍾情於女主角顏霏。他們的情感都是突破大數據的存在,確實稱不上理性,而這又是為什麼呢?

事實上,儘管科學上確實能部分證實,我們的心動軌跡有跡可循,但至今依然沒有任何理論或是學者,能完整詮釋愛情的全貌。或許你也曾發現,無論再怎麼理性抉擇,你的暗戀對象或是伴侶,可能依然與你在心裡設定的理想型不太相同,究竟為何「直覺的喜歡」有時會讓人忽略所謂公認的「客觀擇偶條件」呢?學者曾證實,這樣莫名的吸引力其來有自。

當愛來臨時-5大吸引力來源

人類皆是感性與理性的綜合體,所以要做到完全拋卻感性是近乎不可能的。因此劇中除了女主角顏霏使用的科學數據相親法之外,仍有許多「不可測因素」悄然牽動著每位角色的情感,其中,就包含許多「吸引力來源」。以下統整幾項研究,與大家分享超乎理性、多半來自潛意識的五項吸引力來源:

來源 1|時常遇見的「熟悉感」

學者曾在大學課程進行調查,發現在學期結束後,同學與座位附近的同學較有機會成為朋友、建立親密連結。另外一位研究者也在麻省理工學院學生宿舍,詢問一群學生的大學生活中三位親密好友,結果顯示 65% 來自同一棟宿舍。

《戀愛是科學》劇中,在沁藍送了 27 次宵夜之後,軒宇對她漸漸產生情感,可見情感連結或多或少與「熟悉感」相關。但在現實生活要注意的是,勇敢追愛和死纏爛打往往只有一線之隔喔!

《戀愛是科學》劇照。圖/雞湯來了 提供

相關推薦:《當男人戀愛時》啥款 ㄟ告白 ㄟ成功?論告白與追求的務實策略

來源 2|價值觀念具「相似感」

心理學家 Heider 提出的平衡理論指出,人會追求平衡的認知,例如相似的價值觀、意見、政治傾向等。其他學者也在研究中指出,伴侶婚後價值觀的相似性,對於關係滿意度的影響非常大!

然而這也不能過度追求。例如顏霏的客戶 Jason,就堅持他的對象必須熟讀金庸的武俠小說,因為他希望有人能一起討論感興趣的事物。儘管我們認同伴侶間是需要相似感的,但是太過在意相同,反而會讓關係終止。

來源 3|本能追求的「安全感」

人類會因為過往經驗、個人性格等種種原因,漸漸影響對於感情中安全感的需求,進而影響擇偶。因此討論戀愛關係時,我們常提及三種親密依附類型:焦慮型、逃避型、安全型。簡單來說,容易缺乏安全感者多屬於焦慮型,逃避型的人則傾向封閉心房,並且注重隱私與關係界線,至於安全型,則是普遍認為的理想類型。

男主角軒宇和他的前女友沁藍,前者就偏向逃避型、後者則偏向焦慮型。軒宇始終不善於表達心意,而沁藍缺乏安全感,這也成為他們分開的致命傷。

相關測驗:你的安全感是哪一種愛情依附風格?

相關連結:老天爺啊!另一半總是說自己沒安全感,我該怎麼辦?

來源 4|能被喜歡的「認同感」

我們容易被「表現出喜歡我們自己」的對象吸引。社會心理學者觀察進行快速約會(speed-Dating)的雙方並進行訪談後,部分受訪者表示,若感受到對方對自己有興趣,那麼自身會容易被對方吸引。

《戀愛是科學》角色裡,並沒有明顯的感情線來自於此。但我們能觀察到,顏霏在之前將軒宇視作小弟弟,在得知軒宇之前暗戀過自己之後,才轉換想法慢慢地察覺自己的心意。

來源 5|直觀感受上的「容貌」

亞里斯多德曾表示:「美貌是勝過任何介紹信的推薦函。」以生物本能來說,不可否認我們會被美麗的人事物吸引,可能是偏好對稱的五官、大眼睛等。然而每個世代的審美也都有變化,每個人看待容貌條件的想法都不同,最重要的是,有意識的思考容貌對於自己的意義即可。

相關連結:臺灣人的8大愛情風格

幸福的交叉點-戀愛是「感性」與「理性」的交匯

有一些爸媽的觀念也是很奇怪,小時候學生時期不讓小孩談戀愛, 但是長大後卻直接催婚,這不是很不符合邏輯嗎?就等於是從來不考模擬考,就直接學測一樣恐怖。-《戀愛是科學》

《戀愛是科學》劇照。圖/雞湯來了 提供

所以,選擇伴侶之時除了考慮種種條件,最為重要的其實是回歸自我本身。勇於面對心裡的真實情感,梳理清楚這樣的吸引力從何而來、程度為何。

像是劇中的大數據聯誼法,近乎是絕對理性且公認可靠的存在。然而,這樣的客觀條件僅是輔助我們的工具,我們依然要依靠探索與自主思考。如此尋找出結合感性與理性的交匯之處,很可能就是一段幸福關係的起點!

相關連結:現在的孩子都在談什麼戀愛?

參考資料

  • 林奕丞(2015)。夫妻間依附類型配對組合、休閒興趣的相似程度與婚姻滿意度之關係。國立政治大學輔導與諮商碩士學位學程研究所碩士論文。
  • 劉文琴(2006)。夫妻性格的相似性及互補性與婚姻滿意度及親密度的關係。佛光大學心理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 Festinger, L. (1950). Informal social communication. Psychological Review, 57, 271-282.
  • Eastwick, P.W., Finkel, E.J. (2008). An in-depth speed-dating exploration of sex differences in romantic partner preferences and the disconnect between stated and in-vivo preferences.

所有討論 3
雞湯來了
156 篇文章 ・ 376 位粉絲
幸福,如何選擇?雞湯來了相信我們值得擁有更優質的家人關係。致力提供科學研究證實的家庭知識,讓您在家庭生活的日常、人生選擇的關卡,找到適合的方向。雞湯來了官網、雞湯來了FB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