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青少年的思考模式-《不是青春惹的禍》

天下雜誌出版_96
・2015/07/08 ・1324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59 ・八年級

青少年冒險比兒童、成人都多

丹尼那天晚上的糊塗舉動是他這個年紀的人常有的表現。關於青少年的冒險舉動,最令人矚目的現象是:在各式各樣的領域中,我們都可以看到同樣的年齡模式。幾乎在所有的場域中,青少年所冒的險都多於兒童或成人,而且這樣的冒險行為通常在15歲到20歲之間達到最高峰。這段時期是他們最容易出現肢體暴力的時候,也是他們自殘、溺斃、嘗試吸毒、意外懷孕、侵犯他人財產和發生致命車禍的高峰。這些行為的種類不同,但共通的特色便是都有冒險的成份在內。

最令人不解的是:青少年在十五、六歲到二十歲之間,已經像大人一樣聰明了,記性絕佳,推理能力就像二、三十歲的人一樣強。一般來說,人的認知能力(就他們在標準化測試上的表現而言)從出生以後就會不斷進步,到十六歲左右達到高峰,其後至少有三十年的時間會維持在相當穩定的狀態,然後才開始下降。科學家們曾在一些調查中詢問人們的冒險行為,結果發現:在從事各種冒險活動時,青少年其實和大人一樣清楚其中的危險性。

同時,他們就像大人一樣,並沒有什麼錯覺,以為自己不會受傷,這和一般人的刻板印象恰好相反。

如果他們這麼聰明,為什麼會做那麼愚蠢的事?這和他們的大腦發育的方式有關。

 source:Garry Knight
source:Garry Knight

青少年大腦發育的各個階段

約在十歲的時候,我們的大腦就已經達到了最大的、成人的尺寸。因此青少年期大腦所發生的變化主要不在於成長,而在於重組。

大腦的神經網絡重組的模式就像青少年社交網絡的重組一樣。在青少年初期,當孩童從小學進入中學時,他們的新朋友一下子變多了。不過,這些新的關係有許多並不持久,當這個青少年開始把大部分時間用來和一小群最重要的新朋友一起從事一些活動時,這些關係就自然而然變淡了。由於他一再和這一小群人共同從事某些活動,因此他和他們之間的關係就變得愈來愈穩固。他們會形成各種小圈子,發展出固定的交往模式,變得愈來愈與外人隔絕。到了青少年期快結束時,儘管人們時常遷居,但他們在高中和大學時所形成的友誼已經非常穩固,所以即便彼此相距甚遠,仍然會繼續連絡。

到了二十出頭時,青少年的神經網絡就像他的社交網絡一樣,已經變得更加鞏固、更不受外來的影響,也更能夠進行遠距的溝通。儘管在青少年期之後,大腦仍然會改變,但之後大腦改變和重組的幅度就像成人的社交網絡一樣,不可能會再達到那樣的程度。

相較於其他時期,青少年的大腦發展之所以特殊,並不在於大腦的重組,而是在於進行重組的區域。在這段時期,重組現象主要發生在兩個區域─前額葉皮質和邊緣系統。前額葉皮質位於你的前額的正後方,緊鄰前額,主要負責自我管理,讓我們比較有理性。邊緣系統則位於深處,在大腦的正中央,皮質的下方。邊緣系統在情緒的產生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立體書封1 (1)本文摘自泛科學2015七月選書《不是青春惹的禍:了解10~25歲孩子的大腦潛能,成功從教養開始》,天下雜誌出版。

文章難易度
天下雜誌出版_96
21 篇文章 ・ 17 位粉絲
天下雜誌出版持續製作與出版國內外好書,引進新趨勢、新做法,期盼能透過閱讀與活動實做,分享創新觀點、開拓視野、促進管理、領導、職場能力、教養教育、同時促進身心靈的美好生活。

0

4
2

文字

分享

0
4
2
台灣即將進入 MIS-C 高峰期?帶你了解MIS-C的症狀與可能病因
Karel Chen
・2022/07/01 ・241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隨著疫情逐漸擴散,台灣染疫的兒童數量跟著上升。倘若兒童未打滿 2 劑疫苗,染疫後就有可能會暴露在併發 MIS-C 的高風險之下。但 MIS-C 究竟是什麼?它和新冠重症又有什麼差別?怎樣才能提早察覺 MIS-C 呢?

1. MIS-C 是什麼?

MIS-C 是 Multisystem inflammatory syndrome in children 的縮寫,翻譯為「兒童多系統發炎症候群」。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報告指出,感染新冠肺炎後,有少數人會併發嚴重的「多系統發炎症候群」(MIS),會在身體的多個器官觀察到嚴重發炎,包含心臟、肺、腎臟、大腦、皮膚、眼睛或胃腸等,而MIS又分為成人(Adults)罹患的 MIS-A 和兒童(Children)發生的 MIS-C。

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的 MIS-A 病例定義。 圖/中央疫情指揮中心

在國內 COVID-19 高峰剛過去的此時,專家預測接下來的一個月, MIS-C 案例反倒會逆勢成長,還會有更多的孩子生病住院。

2. MIS-C 的發生原因

從2020年到今天的2年半以來,多個國家都發現 MIS-C 案例,從印尼、印度、臺灣到歐洲、美國,綜合目前研究,可以得到 2 個暫時的結論:

  • COVID-19 和 MIS-C 的關係還不清楚,目前有力的假設之一是跟身體對病毒過度反應導致的「細胞激素風暴」有關。
    細胞激素風暴是免疫系統在短時間內釋出大量的發炎因子,使體內處在高發炎狀態,導致器官、血管遭受破壞的一種異常免疫反應。免疫系統還沒完全成熟穩定的兒童和青少年,比成年人更容易發生這種體內風暴。
  • 黑人、拉丁美洲人和亞洲人的MIS-C發生率可能比白人更高,原因同樣還不明朗。

換句話說,我們現階段可以把 MIS-C 看成是免疫系統攻擊 SARS-CoV-2 病毒後,在體內炸開的一陣陣餘震。這些震盪會發生在孩子確診後 2 到 4 週,有時會長到 6 週,這就是為什麼接下來 MIS-C 兒童人數反而會上升的緣故。

這也是 MIS-C 和 COVID-19 重症有明確差別的地方,重症是在 COVID-19 症狀還沒好的時候就惡化的狀態,MIS-C 則是 COVID-19 症狀已經痊癒了,孩子卻又開始不舒服。

3. MIS-C 的症狀會有哪些

MIS-C 幾乎 100% 會發燒,這是身體發炎的典型症狀,再來也很常見的是急性腸胃道症狀,包括腹瀉、肚子痛或嘔吐,以及孩子的眼睛因結膜充血而發紅、皮膚長出紅色疹子,或是因血壓降低而頭暈。

部分兒童會出現草莓舌,舌頭變色且微微凸起一粒粒疙瘩,很像草莓表面。少數嚴重情況下還會發生脖子僵硬、幻覺和異常行為。

MIS-C 還有許多疑團未解,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在官網的 MIS-C 專頁說得很坦白:「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孩子得 MIS-C 而其他孩子沒有。」

和其他國家相比,臺灣抵達流行高峰的時間晚了一年半左右,因此有個小優勢是可以借鑑其他國家的 MIS-C 經驗。

以美國為例,截至 2022 年 5 月 31 號,該國已有 8525 個 MIS-C 個案,其中 69 例不幸死亡。如果以人口比例換算,粗略推估臺灣可能會有約 609 個孩子發生 MIS-C ──人數其實不算少!

另外根據《JAMA》的一份報告,統計 2020 年 4 到 6 月在美國新澤西、密西根、賓州等 7 個州級行政區 21 歲以下的 SARS-CoV-2 確診個案,計算出 MIS-C 發生率為每百萬人有 316 人罹病。

按照這比率,臺灣 2022 年 5 月 20 號到 6 月 16 號之間,20 歲以下約 39.9 萬人確診,這樣推算起來未來一個月裡,可能還會出現 120 個以上的 MIS-C 病例,當然這樣的估算還必須考量現在流行的是 Omicron 、我們人在台灣而非美國……等等不同條件,病例數字雖然有差異,但是這也提醒我們不能輕忽。

4. 要如何察覺 MIS-C ?

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給出的建議是,如果孩子持續發燒,並且在過去 6 週內確診 COVID-19 或是曾經和患者密切接觸,如果有以下 6 項症狀的 1 項以上,趕快聯絡醫生:

  • 肚子痛
  • 眼睛布滿血絲
  • 腹瀉
  • 頭暈或感覺頭重腳輕(低血壓的徵兆)
  • 皮膚出現疹子
  • 嘔吐

臺灣衛福部疾病管制署的建議也與美國一致。

有以下 6 項症狀的 1 項以上,請盡快就醫。 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另外,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在 2022 年 1 月公布的報告指出,根據 12 ~18 歲族群的調查數據,發現接種 2 劑疫苗比起未接種的青少年,估計能降低 91% 的 MIS-C 發生機率,並且狀況惡化到需要使用生命維持系統的嚴重 MIS-C 患者,都是未接種疫苗的孩子。

從全球經驗來看, MIS-C 也勢必會是我們無可迴避的問題。如何預先準備好孩子的保護網,以及讓更多人清楚知道這個病程變化,才能料敵機先,尤其當孩子的 COVID-19 症狀已經緩解,卻又開始不舒服的時候,正是我們最需要提高警覺的時刻。小心防範 MIS-C ,絕對不能再延遲。

參考資料:

Karel Chen
3 篇文章 ・ 4 位粉絲
本行是研究蛋白質3D結構及蛋白質間交互作用的分子生物學家,先後在國立交通大學生物資訊研究所、衛福部疾病管制署及臺北醫學大學醫學資訊研究所擔任博士後研究員。 後來,一咬牙換了跑道,在醫療健康媒體一待7年,從菜鳥編輯和記者做起,現在在自行創業之餘,想盡辦法擠出時間投入最愛的科普。

1

10
3

文字

分享

1
10
3
讓孩子成為冒險王!花更多時間在冒險遊戲,體驗到更少焦慮及憂鬱情緒
Bonnie_96
・2022/06/08 ・3168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不要從鞦韆上跳下來,這樣很危險啦」、「不要爬到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怎麼辦?」在成長過程中,爸媽一定會這樣說。有了小孩後,不知不覺地也會對他們這樣說。但看起來有點冒險的遊戲,卻能讓兒童有更好的心理健康?

英國研究就發現,花更多時間在冒險遊戲的兒童,出現焦慮和憂鬱的情況比較少。圖/Pexels

近期,英國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刊登在《兒童精神病學和人類發展》(Child Psychiatry & Human Development)的研究就發現,花更多時間在冒險遊戲的兒童,出現焦慮和憂鬱的情況比較少。

這兩者間的關聯,在英國進行第一次封城時更明顯。研究團隊發現,這些花更多時間在冒險遊戲的兒童,出現以焦慮和憂鬱為特徵的「內化性問題」(internalising problems)更少。

冒險遊戲和兒童心理健康,有什麼關聯?

在這份研究中,冒險遊戲(adventurous play)主要被定義為兒童主導的遊戲。兒童們會在遊戲的過程中,體驗到興奮、刺激、恐懼和不確定性的主觀感受。像是露營過夜、滑板、溜冰,或是騎腳踏車等嘗試各種新技能。

所以這裡的冒險遊戲,指的像是露營過夜、滑板、溜冰,或是騎腳踏車等嘗試各種新技能。圖/Pexels

所以這裡的冒險遊戲,指的不是電玩遊戲,爸媽別擔心。

遊戲對兒童來說,不僅是一種獎勵,更在過程中提供兒童一種與世界互動、表達自己和理解周圍世界的方式。但是,近年來兒童從事戶外遊戲的時間大幅減少外,對兒童的獨立性也有更多限制 。

但是為什麼花時間在冒險遊戲上,和兒童的心理健康狀況有關聯?

主要,過去蠻多篇理論性論文假設了冒險遊戲、兒童心理健康的關聯性。包含學者 Ellen Beate Hansen Sandseter 和 Leif Edward Ottesen Kennair 就提出,兒童有參與冒險遊戲的自然驅力(natural drive)。

他們認為這樣的演化,和「抗恐懼效果」(anti-phobic effects)有關,是有助於兒童暴露在那些本能會害怕的刺激,像是高度和水。學者 Peter Gray 理論則認為,上一代遊戲時間減少和兒童心理健康問題的增加有關。

近來,學者 Helen F. Dodd 和 Kathryn J. Lester 以兒童焦慮發展相關文獻,發展出一個概念模型。也就是說,只要在兒童時期體驗足夠的冒險遊戲,可能有助預防兒童的焦慮情況。

具體來說,他們描述「對不確定性的容忍度」、「解決問題的能力」、「焦慮敏感性」和「迴避」因素,都在引發兒童焦慮上扮演重要角色。於是,他們提出,冒險遊戲讓兒童以健康的方式,接觸不確定性、緊張和恐懼等不同生理激發的機會。因此,當兒童在面對不確定性等因素的適應力提高,未來出現焦慮的風險也就會隨之降低。

研究團隊找來 2000 多名家長進行調查

承接在以上的理論脈絡,雖然假設冒險遊戲和兒童心理健康間的關聯,尤其是焦慮症、恐懼症等內化性問題,但幾乎沒有實務上的調查。

這也是埃克塞特大學的研究團隊想知道,「冒險遊戲是否有助於培養兒童的復原力,甚至能夠預防心理健康問題」。

他們找來兩組不同樣本的父母,使用同份兒童遊戲、心理健康量表,來進行研究。包含居住在北愛爾蘭的 427 名父母,以及住在英國(英格蘭、威爾士和蘇格蘭)具有全國代表性的 1919 名父母。

在兒童遊戲量表(Children’s Play Scale)中,父母需要評估兒童在 7 個不同地點(包含在家、遊樂場、住家附近的街道、靠近水的戶外場所、有樹木、森林的「綠色空間」等),玩耍的冒險程度、頻率和時間長短等。

在兒童遊戲量表中 7 個不同地點:在家、遊樂場、住家附近的街道、靠近水的戶外場所、有樹木、森林的「綠色空間」等。圖/Pixabay

兒童心理健康量表則透過三種不同的量表。包含衡量內/外化性問題的「SDQ」,有情緒症狀、品行問題、注意力不集中、同伴關係問題和親社會行為的分量表。

另外,衡量兒童正負向情緒的 PANAS,主要請父母選擇最符合近幾週兒童有類似情緒的選項。和前面兩者不同的地方,Kessler-6(K6)是用來衡量父母長期的心理健康狀況,請他們回想過去一年內感受到不同情緒的頻率。

投入越多時間在冒險遊戲的兒童,體驗到焦慮、憂鬱的情緒較少

兩項研究結果都發現,在冒險遊戲投入的時間、出現內化性問題,有微小但顯著的關聯。但在行為、注意力方面困難的「外化性問題」(externalising problems)上沒有發現顯著相關性。

花更多時間在冒險遊戲上的兒童,出現內化性問題的情況也比較少。尤其,在英國第一次封城期間,花更多時間在冒險遊戲的兒童,不僅內化性問題少,也會有較多的正向情緒。而且,通常玩得更冒險的兒童比沒有玩的兒童更快樂。

通常玩得更冒險的兒童比沒有玩的兒童更快樂。圖/Pexels

研究團隊也考慮不同的人口統計變量,包括兒童性別、年齡、父母就業狀況等和父母心理健康,結果仍然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和來自高收入家庭的兒童相比,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兒童,這個關聯性更明顯。

論文提到,為兒童提供冒險遊戲的機會,對他們的心理健康,可能產生微小但正向的影響,尤其是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兒童。而重要的是,這樣微小的影響,可能在現實生活中產生重大的影響,因為會隨著時間推移和累積。

對此,論文也解釋到,在常見的冒險遊戲上,像是童子軍、武術或露營等活動,都提供兒童體驗到各種不確定性、恐懼、興奮等感覺。但對於來自家庭收入較低的兒童來說,這樣的機會可能不太豐富。因此,冒險遊戲對這些兒童來說更重要。

主導這項研究的埃克塞特大學兒童心理學教授 Helen Dodd 提到:「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我們或許能夠協助保護兒童的心理健康,確保他們擁有充足的冒險遊戲機會。」

她強調,遊戲是免費的、本能的,而且對兒童們有益的。更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可以進行,也不需要特殊技能。因此,不管是在保護自然空間,或是提供能夠冒險遊戲的公園上都有迫切的需求。

非營利組織 PlayBoard NI 執行長 Jacqueline O’Loughlin 說道,「這項研究,強調了冒險遊戲的重要性」。她提到,兒童和青少年需要自由度和遇到不同風險和挑戰的機會。從這項研究結果也發現,在戶外玩耍、冒險和體驗刺激活動,對兒童的心理健康和情緒健康都有積極的貢獻。

冒險遊戲有助於兒童在充滿挑戰的環境中,適應對不確定性的容忍度,也建立管理壓力所需要的復原力。她也列舉,不用花錢就能進行的冒險活動有,從鞦韆上跳下來、露營、和朋友探索樹林、游泳或划船,以及學習滑板、溜冰或腳踏車等新技能。

較不需花費的冒險遊戲有鞦韆上跳下來、露營、和朋友探索樹林、游泳或划船。圖/Pexels

最後,研究都有限制。在這項研究中,資料主要仰賴父母對兒童遊戲、心理健康的報告,成為它主要的限制。無論如何,在冒險遊戲和兒童心理健康的關聯,有了實務上的發現,也期待未來有更多深入的研究。

參考資料

  1. Dodd, H.F., Nesbit, R.J. & FitzGibbon, L. Child’s Play: Examining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Time Spent Playing and Child Mental Health. Child Psychiatry Hum Dev (2022). https://doi.org/10.1007/s10578-022-01363-2 
  2.  Dodd HF, FitzGibbon L, Watson BE, Nesbit RJ (2021) Children’s play and independent mobility in 2020: results from the British Children’s Play Survey.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18(8):4334
  3.  Sandseter EBH, Kennair LEO (2011) Children’s risky play from a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 The anti-phobic effects of thrilling experiences. Evol Psychol 9(2):257–284
  4. Gray P (2011) The decline of play and the rise of psychopathology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Am J Play 3(4):443–463
  5. Dodd HF, Lester K (2021) Adventurous play as a mechanism for reducing risk for childhood anxiety: a conceptual model. Clin Child Fam Psych 24:164–81
所有討論 1
Bonnie_96
20 篇文章 ・ 26 位粉絲
喜歡以科普的方式,帶大家認識心理學,原來醬子可愛。歡迎來信✉️ lin.bonny@gmail.com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迷幻蘑菇可以治療憂鬱症?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2022/04/21 ・188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研究迷幻蘑菇的醫療人員。圖/envato elements

近年有關使用迷幻藥物(psychodelics)治療精神疾病的研究,在科學文獻上不斷出現,尤以利用裸蓋菇素(又稱賽洛西賓 psilocybin,一種自迷幻蘑菇中萃取出的成分)治療「難治型憂鬱症」 (定義上是患者對兩種不同的抗憂鬱藥均無藥效)最為熱門,除可即刻致效外,更可維持長期藥效。

今(2022)年 4 月 11 日,國際期刊《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發表最新研究,探討迷幻蘑菇中的裸蓋菇素,對治療憂鬱症的效果。研究人員分析共 59 位難治型憂鬱症(treatment-resistant depression)患者在兩個臨床試驗中的大腦影像資料,發現第二個試驗中,接受迷幻蘑菇中成癮物質「裸蓋菇素」的受試者,持續抗憂鬱的效果比既有抗憂鬱藥物「escitalopram」更好,原因可能是裸蓋菇素提高了腦內功能區域的連結。

「裸蓋菇素」為何能有治療憂鬱症的效果?

圖/giphy

長庚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教授 陳景宗 解讀,本篇論文中,使用了一種特殊的核磁造影(resting-state fMRI)技術,分析兩種不同設計的臨床試驗。結果發現,難治型憂鬱症患者本身,前腦特定腦區的其中一種神經網絡(default mode network,簡稱 DMN)與另外兩種腦部傳遞的網絡(執行網絡,簡稱 EN /警覺網絡,簡稱 SN)的連結發生問題,而裸蓋菇素可以增進 DMN 網絡與 EN、SN 和其他網絡的連結。

這影像結果不只與貝克憂鬱量表(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在治療前後所呈現的指數吻合,也驗證目前有關憂鬱症患者神經模組網絡的理論,也就是「裸蓋菇素可以藉由重塑憂鬱症患者的神經網絡,而達到治療的效果」。

裸蓋菇素可以重塑憂鬱症患者的神經網絡。示意圖/giphy

對於裸蓋菇素的藥物作用機轉,過去的文獻顯示,裸蓋菇素服用後,會在體內代謝為另一種產物「脫磷酸裸蓋菇素(psilocin)」,而這個產物才是真正發揮抗憂鬱效果的活性藥物,主要會結合在血清素的受體上,藉由活化受體而影響神經活性。上述腦中的 DMN、EN、SN 神經網絡,均富含血清素受體,可能解釋裸蓋菇素在憂鬱症患者神經網路中的分子作用機制。

這個研究結果,還有哪些不確定性?

陳景宗教授 接著指出,過去治療憂鬱症主要的理論依據,是減少特定的腦部血清素受體,以抑制血清素回收的藥物治療;所以,裸蓋菇素的抗憂鬱作用,是透過血清素受體,還是改變了神經可塑性(neural plasticity)尚不清楚,有待往後的研究釐清。

過去的抗憂鬱藥物,功能多是以抑制血清素為主。示意圖/envato elements

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暨睡眠中心主任 李信謙 則認為,研究中所依據的兩項臨床研究,樣本數不多,較屬於前導性研究。且第二項發表於 2021 年,與目前通用抗憂鬱藥作比對之研究,裸蓋菇素之抗憂鬱療效並未見顯著差異。

所以,雖然裸蓋菇素在治療機轉上可能開了一扇希望之窗,但長期使用的效果與可能的副作用,甚至因為其成癮物質的屬性,是否會引起更大的問題,仍待嚴謹與較大規模的研究證實。

「成癮藥物」作為「醫療藥物」?

陳景宗教授 表示,自 60 年代的「三環類抗憂鬱藥」和「單胺氧化酶抑制劑」開發以來,憂鬱症的藥物治療一直有不斷的新藥推陳出新,像是 80 年代上市的百憂解(Prozac)和近期的 K 他命 Esketamine 鼻噴劑。這些新藥除了提供治療上多元的選擇外,我們也可藉由了解藥物作用的目標,而翻新憂鬱症的理論依據。

迷幻蘑菇和 K 他命都是管制藥物,在我國分屬二級和三級管制藥品,不當使用會有成癮性的問題;例如美國有些醫師認可大麻可用於治療癲癇和止痛,但大麻是否能合法用於醫療,仍有很大爭議。不過另一方面,成癮藥物成分若有利於疾病治療,只要管制得宜,仍然值得開發。過去成功研發的例子,就包含利用嗎啡治療疼痛,和利用古柯鹼應用在局部麻醉藥等。

成癮藥物在醫療上的開發,需要開放但謹慎的態度。圖/envato elements

因此,期待裸蓋菇素能在各類型憂鬱症上顯現良好的治療效果,並能藉此完成憂鬱症病變的神經網絡拼圖。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46 篇文章 ・ 324 位粉絲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希望架構一個具跨領域溝通性質的科學新聞平台,提供正確的科學新聞素材與科學新聞專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