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童年創傷經驗與海馬迴萎縮的關聯性

貓心——龔佑霖
・2015/03/12 ・1385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17 ・六年級

11039526_1060591337290735_362524670_n

昨天,在台大的「心靈洞察與健康」課程上,老師提到了關於負面童年經驗(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ACEs)的研究。其中一個研究提到了,負面童年經驗會造成海馬迴萎縮[1]。這實在是一個很神奇的研究,為了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於是我秉持著心靈偵探的精神(?),耗盡一類組出身的大腦(攤),去翻了一堆神經心理學的paper,終於找到了一些可能的解釋。

原來,在壓力情境下,我們的大腦會促使腎上腺,分泌一種名為皮質酮(corticosterone)的物質。從大鼠的研究發現,這一種物質,會抑制海馬迴當中,大腦衍生神經滋養因子(brain 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BDNF)的表現[2][3]。

BDNF有什麼功用呢?它主要的功能,顧名思義的,就是幫助大腦神經生長。它主要會作用於海馬迴(hippocampus)、皮質(cortex)、前腦基底核(basal forebrain)等部位,而這些部位主要和學習、記憶有關[4]。尤其是在海馬迴這個部位,BDNF的分泌,會增加海馬迴NMDA受體的活動,這對於海馬迴所掌管的空間記憶,具有非常重要的貢獻[5]。

而BDNF在發展上的關鍵期(critical period)尤其重要。所謂的關鍵期,指的就是「如果錯過了,就幾乎無法補救的發展階段」。在小鼠身上的實驗發現,如果小鼠先天就缺乏分泌BDNF的能力,那麼他們在大腦及感覺神經系統的發展上,會有很嚴重的問題,而且常常一出生沒多久就掛了[6]。關於關鍵期的研究,Roceri M等人在2002年所發表的一篇論文,更直指問題的核心:剛出生的大鼠,於出生的第九天和母親分離24小時,會導致成年之後,海馬迴的BDNF顯著減少。這是很驚人的研究,因為在發展上的關鍵期,母親消失一天的影響居然這麼大[7]。

而長期的BDNF分泌減少,更與海馬迴萎縮有明顯的相關。在長期憂鬱症患者(chronic depression)、重度憂鬱症(major depression)身上也發現,他們血液中BDNF的含量都明顯的比一般人低[8][9],導致海馬迴的萎縮[10]。綜合以上兩點,過去的研究也發現,九歲之前喪失雙親的其中一位,與罹患憂鬱症及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有著一定程度的相關[11]。

附帶一提,在壓力情境下,腎上腺還會分泌另一種賀爾蒙,稱為皮質醇(cortisol)。在正常情況下,海馬迴能夠調控皮質醇的分泌量,避免它分泌過多。但在壓力情境下,皮質醇會分泌過多,這也會影響海馬迴在儲存記憶(encode)以及提取記憶(recall)的表現[12]。

故事到這裡,可以說是告了一段落:童年的創傷(壓力)會導致皮質酮增加、BDNF減少,長期下來會使得海馬迴萎縮;尤其在發展上的關鍵期,這樣的現象尤其明顯。

延伸閱讀:

  1. Vythilingam, M., Heim, C., Newport, J., Miller, A. H., Anderson, E., Bronen, R., Brummer, M., Staib, L., Vermetten, E., Charney, D. S., Nemeroff, C. B., & Bremner, J. D. (2002). Childhood Trauma
  2. Associated With Smaller Hippocampal Volume in Women With Major Depressio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59(12), 2072-2080. 2.Schaaf MJ1, De Kloet ER, Vreugdenhil E. Corticosterone effects on BDNF expression in the hippocampus. Implications for memory formation.Stress. 2000 May;3(3):201-8.
  3. Mark A. Smith,Shinya Makino, Richard Kvetnansky, and Robert M. Post. Stress and Glucocorticoids Affect the Expression of Brain-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 and Neurotrophin-3 mRNAs in the Hippocampus.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March 1995, 15(3): 1766-1777
  4. Yamada K, Nabeshima T (April 2003). “Brain-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TrkB signaling in memory processes”. J. Pharmacol. Sci. 91 (4): 267–70.
  5. Mizuno M, Yamada K, He J, Nakajima A, Nabeshima T (2003). “Involvement of BDNF receptor TrkB in spatial memory formation”. Learn. Mem. 10 (2): 108–15.
  6. Ernfors P, Kucera J, Lee K, Loring J, Jaenisch R (October 1995). “Studies on the physiological role of brain-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 and neurotrophin-3 in knockout mice”. Int. J. Dev. Biol. 39 (5): 799–807.
  7. Roceri M, Hendriks W, Racagni G, Ellenbroek BA, Riva MA. (2002). Early maternal deprivation reduces the expression of BDNF and NMDA receptor subunits in rat hippocampus, Mol Psychiatry 7:609-616.
  8. 夏天光 (2013)抑郁症患者血清脑源性神经生长因子、皮质醇及其比值的变化和临床意义。《河北医科大学》 2013年
  9. Karege F, Perret G, Bondolfi G, Schwald M, Bertschy G, Aubry JM.(2002)Decreased serum brain-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 levels in major depressed patients.Psychiatry Res. 2002 Mar 15;109(2):143-8.
  10. Warner-Schmidt J, Duman R (2006). “Hippocampal neurogenesis: opposing effects of stress and antidepressant treatment”. Hippocampus 16 (3): 239–49. doi:10.1002/hipo.20156. PMID 16425236.
  11. Agid O, Shapira B, Zislin J, Ritsner M, Hanin B, Murad H, Troudart T, Bloch M, Heresco-Levy U, Lerer B.Environment and vulnerability to major psychiatric illness: a case control study of early parental loss in major depression, bipolar disorder and schizophrenia.Mol Psychiatry. 1999 Mar;4(2):163-72.
  12. Kuhlmann, S., Piel, M., Wolf, O.T. (2005). Impaired Memory Retrieval after Psychosocial Stress in Healthy Young Men.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25(11), 2977-2982.

文章難易度
貓心——龔佑霖
73 篇文章 ・ 48 位粉絲
心理作家。台大心理系學士、國北教心理與諮商所碩士。 寫作主題為「安全感」,藉由依附理論的實際應用,讓缺乏安全感的人,了解安全感構成的要素,進而找到具有安全感的對象,並學習建立具有安全感的對話。 對於安全感,許多人有一個想法:「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但在實際上,安全感其實是透過成長過程中,從照顧者對自己敏感而支持的回應,逐漸內化而來的。 因此我認為,獲得安全感的兩個關鍵在於:找到相對而言具有安全感的伴侶,並透過能夠創造安全感的說話方式與對方互動,建立起一段具有安全感的關係。 個人專欄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detective/ 個人攝影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photographer/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剪刀石頭布——和平號上自主企劃案協商│環球科學札記(49)

張之傑_96
・2021/10/20 ・158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 / 張之傑

和平號第一○一回行程,停靠港原有古巴的哈瓦那,所以文化教室特聘莎莎舞老師宗像志布子到船上教莎莎舞,預備船到哈瓦那時,到革命廣場和古巴人一起跳。古巴是莎莎舞的起源地,人人會跳,可說古巴的國舞。

每次上莎莎舞的課,一開始都有個踏著基本舞步的接龍遊戲。起初兩個人猜拳,輸者雙手搭在贏著肩上。當老師喊停,說聲じゃんけん(janken),前頭的贏者再和另一組的贏者猜拳,跺著腳大聲地喊じゃんけんぽん(jankenpon)。如此愈接愈長,最後產生出勝利的隊伍。

我小學就讀台北市松山區的興雅國小,記得小時候台語稱剪刀石頭布猜拳就是janken。外省社區,如四四兵工廠子弟小學的孩童,則稱作「將-軍-寶」,顯然來自日語。看來剪刀石頭布猜拳可能源自日本,且傳入中國可能是清末的事。

猜拳源自日本,圖為日本學童在課堂上猜拳。Aka Hige攝。圖/Wikipedia

じゃんけんぽん,漢字表記為石、鋏、紙。石頭在前,剪刀在中,布原為紙。英語世界大多稱rock paper scissors。關於剪刀石頭布的起源,有人說源自中國的酒拳(划拳),但沒有證據證明酒拳曾包含剪刀石頭布。根據日文版維基百科じゃんけん條,剪刀石頭布猜拳誕生於十九世紀,即江戶-明治年間,到十九世紀末已在日本普遍,二十世紀後傳至世界各地,甚至有國際賽事。

剪刀石頭布這種日式猜拳傳到中國後,何以從石鋏紙變成剪石布,可能是布字的音韻接近日語的ぽん(pon)。關於日式猜拳,還有一件事值得一記。七月七日,是日本的七夕。明治維新後,棄陰曆,採陽曆,傳統節日也改成陽曆。為了慶祝七夕,船上特請中日聯姻的陸先生演講,由陸太太做日語翻譯。陸先生邀請我聽他的演講。

圖/Giphy

為了申請七月十日的自主企劃案「我的西藏因緣——兼談藏族的歷史、宗教和文學」,還沒聽完陸先生的演講,就趕到八樓阿古拉廳。已申請過一次,這次駕輕就熟。各廳可使用的時間寫在白板上。巴伊雅廳有一百二十分鐘,但已貼上六張條子。阿古拉廳有五十五分鐘,還沒人貼,我就貼在阿古拉廳。但我貼上去不到一分鐘,有位日本女孩子也貼上一張,意味著這個時段至少有兩個人競爭。

當貼條子的時間過了,工作人員開始處裡。只有一人貼條子的的空間,馬上找來貼的人,經確認後,向一旁的工作人員報到。有好幾個人貼的,就要協商,如每人分配幾分鐘。只有兩個人貼、時間又不長的話則以猜拳決定。阿古拉廳的五十五分鐘有兩個人貼,就得猜拳了。

圖/Giphy

我和那位日本女孩子猜拳,我不諳日本人的猜拳規矩,弄錯了幾次。原來日本人猜拳,彼此先以拳頭相對,再收回拳頭,接著大喊jankenpon,當喊到pon時,正式出拳。不能和我們一樣,不需甚麼儀式就可直接出拳。那日本女孩子大概被我弄糊塗了,我竟然成為贏家。

工作人員認為我的題目太長,也不希望題目上有宗教字眼。透過翻譯,幾經商量,只留下「我的西藏因緣」,副標題「兼談藏族的歷史、宗教和文學」刪除了。確定了題目,向一旁的工作人員報到。技術人員要知道我的電腦的插頭,這有點麻煩,特地回房拿來電腦。又詢問有沒有音樂,我說沒有。又詢問需要幾支麥克風,我說一支。一切確認,才算完成手續。

七月十日,上午十時二十分至十一時零五分是我的自主企劃。交給船上的題目是「我的西藏因緣」,他們大概覺得不夠通俗,擅自改為「我與西藏的緣分」。這次演講也滿座,但事後沒人過來討論,整體來說沒有上次成功。聽者可能想聽一些神祕的人事物,而我的演講沒講歷史和宗教,也沒講奇風異俗。講的只是個人對藏族文化產生興趣的緣起,及其後續的一些經歷,這可能不是大家想聽的。

張之傑_96
156 篇文章 ・ 375 位粉絲
張之傑教授,科學史家,為中央研究院科學史委員會委員、中華科技史學會創始人;另研究科普學、辭書學、民間宗教、民間文學、西藏文學等。寫作小說及少兒讀物大多使用筆名(章杰),其餘大多使用真名。其科普作品以文筆流暢、條理清晰、富含人文精神著稱。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