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含糖飲料讓女孩提早「變女人」?

菜配囧
・2015/02/11 ・1465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ugary
經常購買含糖飲料的女孩們,初經有比較早來的趨勢。

一篇關於含糖飲料和女孩們初經來潮相關性的研究,在1996至2001年間,研究團隊追蹤了5583位年齡介於9至14歲的少女。他們發現,平均每天喝下1.5杯以上含糖飲料的少女,比一周消費兩杯飲料以下的少女,月經初潮會提早2.7個月到來。而且這項結果,並不受少女們的身體質量指數(BMI值)、身高、食物攝取總量、以及一些像是運動習慣的生活方式影響。

這項發現之所以重要,不只是因為已開發國家兒童肥胖的問題日益嚴重,同時初經越早報到也意味著往後得到乳癌的風險越大。

這項研究由哈佛醫學大學(Boston, USA)的副教授凱琳.米歇爾(Karin Michels, ScD, PhD)主持,她說:「不論在美國或其他地區的大人、小孩,普遍都很擔心含糖飲料造成兒童肥胖。但是我們的研究顯示了雖然原因未明,在越常購買含糖飲量的高消費族群,女孩月經初潮易有提早的現象。」

這篇論文指出:初經來潮年齡每下降一年,日後得到乳癌的風險就增加5%。因此,平均2.7個月的初潮提早使得乳癌的風險大增。在我們的研究中最高量的消費族群大約是一天購買1.5杯飲料的少女,初潮比我們預想更有可能的其他消費程度族群還更明顯地早。更重要的是,因為含糖飲料的消費習慣是可以改變的,所以它對初潮年齡、乳癌風險的影響都不該小覷。

這些少女原本是參與哈佛的現代成長研究(Growing up Today Study)的研究參與者,也就是第二次護士健康研究( Nurses’ Health Study II)裡,總共16,875位來自美國各州的兒童。一開始並沒有人有初經提早的現象,但是研究結束之後發現3%(159人)的小朋友有初經提早現象。研究人員回頭檢視他們曾定期以問卷調查這些女孩的一些飲食習慣,包括她們對一些不同飲品的平均飲用頻率,諸如:一杯/罐的汽水或是健怡汽水(像是可樂的碳酸飲料)、一杯非碳酸飲料(像是檸檬汁、軟酒精飲品賓治酒或是非碳酸果汁飲料)、或是一杯/罐/瓶的含糖冰茶飲。這些飲品都有添加不同形式的糖,像是蔗糖、葡萄糖或是玉米糖漿等,而可樂及冰茶則多了一些咖啡因。研究者調查健怡可樂和果汁則是為了評估人工添加或是自然甜味的飲品是否有不同影響。

健怡可樂和果汁的攝取對於初經提早的女孩沒有什麼明顯影響(也就是甘味天然與否不影響)。然而有24% 18.5至19歲間平均每天喝下1.5杯以上含糖飲料的少女,月經初潮會比一周消費兩杯飲料以下的少女,還要提早一個月。這個數據有考量到出生時體重、運動習慣、種族、身高、和家裡一起吃晚餐的頻率還有家庭組成(也就是有無父親或是繼父)。相較於飲料購買量較少的少女初潮大約在13歲,時常購買飲料的她們,月經初潮大約在12.8歲就來了。

當研究人員再放入BMI值調整他們的結果,含糖飲料對於初潮年齡的影響還是十分顯著:最多消費的女孩們比其他消費量少的女孩有22%更高的機率提早一個月初經來潮。

研究人員說了,這些人工添糖的飲料相較自然甘味的飲料(如果汁),有更高的升糖指數(glycemic index);而高升糖指數會刺激體內胰島素濃度的快速升高,間接使得雌性荷爾蒙的濃度增加,而雌性荷爾蒙的大量變動則會影響月經提早報到。更多的咖啡因攝取亦會影響月經提早。不過以惡名昭彰的汽水組來看,咖啡因與糖份的總攝取量並不影響,頂多只能說它們會造成較高的BMI值,而不是主要的調控因素。

米歇爾副教授做出一個結論:「我們的發現告訴大家,為了健康著想,還是少喝含糖飲料吧!」

資料來源:

  1. Sugary drinks linked to earlier onset of menstrual periods. [Science Daily. Jan. 27, 2015]
  2. story edited for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UP)
  3. J.L. Carwile et al. Sugar-sweetened beverage consumption and age at menarche in a prospective study of US girlsHuman Reproduction, 2015 DOI:10.1093/humrep/deu349

文章難易度
菜配囧
6 篇文章 ・ 0 位粉絲
PanSci實習編輯,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畢業。興趣有點泛濫,諸如自然生態、環境保育、地球科學、心理、藝術、設計、文學、語言、性別議題、音樂、社會正義、傳媒、經濟...是個貪心的人。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殭屍真菌的心智操控術!被附身的螞蟻變成「孢子釋放機」——《真菌微宇宙》

azothbooks_96
・2021/09/25 ・169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 / 梅林.謝德瑞克
  • 譯者 / 周沛郁

最多產、最能有創意地操控動物行為的,是一群住在昆蟲體內的真菌。這些「殭屍真菌」改變寄主行為的方式,得到明確的好處──真菌綁架一隻昆蟲,就能散播孢子,完成自己的生命週期。

研究最透徹的殭屍真菌是偏側蛇蟲草菌(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這種真菌的一生都繞著巨山蟻(carpenter ant)打轉。巨山蟻受真菌感染之後,會失去自己怕高的本能,拋下相對安全的巢,爬上最近的植物──這症狀稱為「登頂症」(summit disease)。在適當的時候,真菌會迫使巨山蟻用大顎鉗住那株植物、「死命一咬」,菌絲體從巨山蟻腳上長出來,把巨山蟻固定在植物表面。真菌接著消化巨山蟻的身體,從巨山蟻頭上發出菇柄,孢子撒向經過下方的巨山蟻身上。如果孢子錯失了目標,就會產生次生的黏性孢子,在作為引線的細絲上向外延伸。

受到蛇形蟲草(zombie fungus)感染的巨山蟻。圖/AntWiki by João P. M. Araújo

殭屍真菌極為精準地控制它們寄主昆蟲的行為。蛇形蟲草(Ophiocordyceps)會強迫螞蟻去溫度、溼度剛好的區域死命一咬,讓真菌結實──就在森林離地二十五公分高的地方。真菌利用太陽的方向來引導螞蟻,在中午時分同步感染螞蟻。螞蟻不會咬進葉背的任何老位置。百分之九十八的情況下,螞蟻會咬住主脈。

殭屍真菌如何控制寄主昆蟲的心智,一直令研究者大惑不解。二○一七年,真菌操控行為的一位頂尖專家大衛.休斯(David Hughes)帶領的一支團隊,在實驗室裡用蛇形蟲草感染了螞蟻。研究者在螞蟻死命一咬的那一刻,把螞蟻的身體保存起來,切成薄片,重建真菌住在螞蟻組織中的三維圖像。他們發現真菌變成螞蟻體內的一個假體器官,占據螞蟻身體的程度令人不安。受感染的螞蟻生物量之中,高達百分之四十是真菌。菌絲從頭到腳蜿蜒鑽過螞蟻的體腔,纏住螞蟻的肌纖維,透過互連的菌絲體網絡來協調螞蟻活動。然而,螞蟻的腦中居然沒有菌絲。休斯和他的團隊完全沒料到這情況。他們預期螞蟻的腦部會有真菌,才能那麼精細地控制螞蟻的行為。

結果真菌似乎是採用藥理學的方式。研究者懷疑,真菌雖然沒有實際存在於螞蟻腦部,但還是靠分泌化學物質,影響螞蟻的肌肉和中央神經系統,進而操控螞蟻的行動。但究竟是哪些化學物質,還不清楚。也不知道真菌能不能切斷螞蟻腦部和身體的連結,直接協調螞蟻的肌肉收縮。不過,蛇形蟲草和麥角菌是近親,瑞士化學家艾伯特.赫夫曼(Albert Hofmann)最初正是從麥角菌分離出用於製造 LSD 的化學物質,繼而做出一類化學物質,LSD 正是衍生物──這類化學物質稱為「麥角鹼」。在感染的螞蟻體內,負責產生這些生物鹼的蛇形蟲草基因組啟動了,表示這些基因組在操控螞蟻行為的過程中,可能扮演了某種角色。

雀麥上的麥角菌。圖/WIKIPEDIA by Claude De Brauer

不論這些真菌是怎麼辦到的,它們的干預以人類的任何標準來看,都十分驚人。經過幾十年的研究,投入數十億美元的經費,用藥物調控人類行為的能力還完全無法微調。比方說,抗精神疾病藥物無法針對特定的行為,其實只有鎮定效果。相較之下,蛇形蟲草百分之九十八的成功率,不只是讓螞蟻向上爬或是死命一咬(這百分之百會發生),而是咬到葉片特定的部位,並且是對真菌最理想的環境。不過公平起見,蛇形蟲草和許多殭屍真菌一樣,其實有很長的時間可以微調它們的做法。受感染的螞蟻行為有跡可循。螞蟻的死命一咬在葉脈上留下明顯的疤痕,依據化石化的疤痕,這種行為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距今四千八百萬年前的始新世(Eocene)。真菌很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操控動物心智,可能自己也有心智。

——本文摘自《真菌微宇宙:看生態煉金師如何驅動世界、推展生命,連結地球萬物》,2021 年 8 月,果力文化

azothbooks_96
207 篇文章 ・ 1122 位粉絲
漫遊也許有原因,卻沒有目的。 漫遊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文學、人文、藝術、商業、學習、生活雜學,以及問題解決的實用學,這些都是「漫遊者」的範疇,「漫遊者」希望在其中找到未來的閱讀形式,尋找新的面貌,為出版文化找尋新風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