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科學素養應為育兒之基礎

林希陶_96
・2014/10/13 ・246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03 ・六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Credit: Howard County Library System via Flickr
Credit: Howard County Library System via Flickr

開始當父母之後,才發現育兒相關的知識,常常令人眼花撩亂。似是而非的論調所在多有,不停地困擾著時間所剩無幾的家長們。面對這樣的景況,若無一套判斷準則,肯定會淹沒在大量資訊之中,隨時都有滅頂的可能。自己淹沒就算了,但若是牽扯到小孩,搞不好最後會變成雙重打擊,賠了夫人又折兵。

關於健康或醫藥新聞,新聞媒體最喜歡的作法,就是將國外通訊社、國外新聞或報紙的稿子,直譯成中文,既有話題性,又可佔掉版面。但這些披著狼皮的「科學新知」,大部分都是單一研究,到底能不能反覆驗證,根本是問號,社會大眾根本無從得知。除非你是這一個領域的專家,願意進科學資料庫搜尋一番,才能確認媒體所報導的東西是真是假。但這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他們抄抄寫寫很容易,常常沒附資料來源,翻譯上也可能出現錯誤。但真要查證起來,起碼都要花掉半天的時間。

因此,若是單一研究,就當作趣聞看看就好,不用一味盲信。科學的基本原則是這樣的,我們在小學都學過,「先觀察,做出假設,最後用實驗加以證實」。這是顛撲不破的科學道理。若是一篇好的科普文章,通常都會願意說明研究源起、實驗作法、使用了什麼工具、得到什麼結果,最後從這樣的結果可以怎麼思考原先問題。貼心的作者會寫到淺顯易懂,老嫗能解,也會附上資料來源。反之,缺東缺西,掛一漏萬,可信度頓時大打折扣。

若想進一步思考單一研究有何問題,可以從七個方向去檢視[1]:

  1. 研究做在誰身上?很多時候醫藥研究都是的對象都是動物,而非人類。動物有這樣的反應,不代表人類會有相同反應。這是巨大的鴻溝,不是那容易跨越的。如果說動物有這樣的反應,就直接推論人類也會有相同反應,這是會令人笑掉大牙的。
  2. 是誰支持這個研究的?若是藥廠支持的就要小心。因為常常不說負面結果,但誇大正面效果。
  3. 受試者有幾人?是相對值還是絕對值?如受試者有20人,只有八人有效果。但它故意說,有百分之四十的人有效果,百分之四十聽起來很厲害,但是實際上整個受試人數根本就很少,很容易就會誤導一般民眾(受試者人數多或少,與實驗性質有關。雖然有一些實驗,人不用很多沒錯,但大部分的研究,人數過少肯定會出現偏誤)。
  4. 到底研究是怎麼做的?受試者有無隨機分派?有無雙盲控制[2]?有無對照組?沒有隨機,沒有雙盲,沒有對照組,只有單一組別,很可能是安慰劑效應或自然恢復的效果。
  5. 此研究中說有顯著,那顯著的程度到底到哪裡?有沒有說明p值大小?
  6. 同樣的主題之下,其他研究的結果如何?一個單一的研究,通常無法給予確定的答案。最好是看看其他人有無做出相同結果再說。能找到回顧性研究的話,才能告訴我們事實是什麼。
  7. 受試者人數大小?小型研究若找不到結果的話,通常無法發表。很多小型研究常常沒有什麼特別的結果,就被放在抽屜裡了,不見天日。大型研究即使結果不顯著,仍有發表機會。
Credit: Tomas Hellberg via Flickr
Credit: Tomas Hellberg via Flickr

另一個經常困擾家長的問題,在於健康食品的迷思。很多廣告都很強力放送,吃了什麼營養品,就會造成什麼奇蹟式的改變。但這在科學上常常做不出結果,如深海魚油對小孩的認知功能毫無影響。在這裡,我摘述一段0~5歲寶寶大腦活力手冊》說明過的,個人覺得寫得很好,值得引錄:

「坊間對你該吃什麼、不該吃什麼有很大的迷思,不只對懷孕的時候,而是終其一生。」(頁64)

「銀杏是從銀杏樹中萃取出來的物質,幾十年來,廣告都是說它可以增進年輕人和老人──甚至阿滋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病人──的記憶。這個說法是可以測試的,所以有不少的研究都開始研究銀杏,如果傳言屬實,這是一大商機,所以製藥廠也很熱中。很抱歉,我告訴學生,銀杏並不能增進任何健康人的認知能力──不能幫助記憶、不能幫助視覺—空間的建構,不能幫助語言或心智運動的速度,也無助於執行功能。「那對老人怎麼樣?」我學生問。也不能,它不能防止也不能減緩阿滋海默症或失智症,甚至不能影響正常的跟年齡有關的認知能力下降。其他的植物藥草,如金絲桃 (St. John’s wort,或名聖約翰草,據說可治療憂鬱症)也是一樣無效。我學生垂頭喪氣的走了,「最好的方式是好好睡一覺!」我在他後面叫道。

為什麼這種不符事實的營養神話,連我聰明的學生都會受騙?第一,營養的實驗是很難、很難做的,而且它的研究經費出奇的少;那種長期追蹤、嚴謹的、隨機分派以建立食物效果的實驗沒有人做。第二,我們所吃的大部分食物在分子的層次都很複雜(酒中就有三百種以上的成分),通常你很難分離出食物的哪一個部 分是有幫助,哪一部分又是有害。

我們身體處理食物的方式又更複雜了。我們對食物的新陳代謝方式也不是一概相同,有人連從一張白紙都能吸出卡路里,有人喝奶茶也不能增加體重;有人用花生醬做為主要的蛋白質來源,有人在飛機上聞到花生醬的味道就會引發過敏,甚至死亡。對研究食品營養的人來說,沒有哪一種飲食是對所有人都有同樣效果的,因為每個人的體質不同,尤其是懷孕的婦女。」(頁64-65)

有了上述簡單的科學概念,再回頭去看看新聞媒體與網路上的傳聞,就會發現很多網路文章都很可疑,不是被切頭去尾,就是經過人為加工。這與真正的科學是有遙遠的距離。很多網友在某些討論版上爭論不知從何而來的育兒概念,單憑個人經驗與臆測,做出似是而非的結論。但這樣的結論,若仔細去探究,從源頭開始就有巨大的問題。那大家到底在爭論什麼?

備註:

  1. 7 questions to ask while reading health research.
  2. 雙盲控制是指參與實驗的受試者與操作實驗的人,都不知道被分到哪一個組別,如此可以減低受試者與實驗者的預期心理。

參考文獻: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文章難易度
林希陶_96
80 篇文章 ・ 51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大科學人專訪|泛科學共同創辦人 鄭國威:科學素養的第一步是勇敢地承認自己並不知道
LIS_96
・2022/09/29 ・2930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他是鄭國威,在社群網路上大家都叫他 Portnoy,是 PanSci 泛科學的共同創辦人。Portnoy 從關注媒體改革開始,一路走到成立全台最大科學網站社群。但你可能會很意外,鄭國威在國、高中時期也曾對數理非常排斥,最後選擇文組是為了逃避學不好的數理。直到在研究所接觸「啟發性」教學,才正式開啟鄭國威挖掘科學知識的興趣,以及創辦國內最大科普網站的動機。科學是生活,舉凡食、衣、住、行、育、樂,都可以看見科學的影子。鄭國威正透過網路平台、社群內容和實體線下活動,拉近你我與科學的距離。

關於 Portnoy 的求學歷程故事與教育觀點,邀請你一起往下閱讀>>>

曾是一位透過考試來定義自己的孩子

Q:在國小、國中、高中有遇過什麼「有成就感」以及「特別挫折」的經驗?

鄭國威:我小時候其實是還滿擅長讀書,但到了國中,國一下學期我的數理科目成績一落千丈,一方面覺得學習受挫,自己的自尊心受到嚴重打擊。一方面因為我小學成績很好,因為還滿自傲的,所以變得有點無所適從,那是很複雜的情緒。後來就開始作弊,這段經歷我在很多演講場合都有分享過,國一下學期我竄改成績單,不想讓我的爸媽和我的同學感覺到我變成一個笨蛋,就一直偽裝和掩蓋事實,最後事情還是爆發,這段經歷是我學習上很大的挫折。

我唸研究所之前,都非常討厭數理科目。小時候我喜歡科學,是因為我很容易得到很好的成績,但是當我上了國中,成績不好、掌握不到學習方法,我開始自我懷疑,透過作弊逃避掩蓋沒有學好的事實。我並沒有思考如何讓自己更好,也因此抗拒數理學習,所以我選擇文組,我就是一個文科生,一直到大學唸讀的是外語系。

不過到了研究所,我有了新的學習狀態,因為選擇自己想要念的學科,學得比較主動積極,學習的步調也比較能自己控制。研究所的教法跟以前不太一樣,是很啟發性的教學法,漸漸找回我是「有能力去讀懂,可以學會很多東西的信心」。這段求學歷程對我現在做泛科學有很大的影響,我希望能讓更多跟我一樣國高中,特別是國中,因為數理不好放棄討厭科學的人,在長大後重新愛上科學、重新了解科學價值和重要性。

研究所的經歷,讓鄭國威對於「學習」的看法有很大的啟發。 圖/envato.elements

考試不是一張考卷而是一台體重機

Q:您覺得「考試」的意義的是什麼?

鄭國威:我們對「考試」其實都有錯誤的認識,可能是環境造成的錯誤認識,讓我們覺得沒有達到「某個成績」就是不好,也漸漸讓教育體制走向「考試領導教學」的模式。我覺得考試應該像是「量體重」,因為想要有健康的身體,我們會去量體重,但不會因為沒有達到幾公斤,就覺得自己錯了。

「測量的過程」是讓我們了解我們「目前的狀態」是什麼,考試應該是這樣的價值,是一種幫助我們了解現況的方式,每個考核的結果,並不代表我們是怎麼樣的人,反而是讓大家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進而能思考下一步應該做什麼。

如果環境能幫助學生了解考試的意義,考試還是很有價值的。

科學素養的第一步是勇敢地承認自己並不知道

鄭國威:小時候所遇到的學習挫折,可能都來自「學習要展現出我知道,考試也要展現出我知道」,其實科學的起源就是來自於「我不知道」。對於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應該要感到越來越興奮和期待,並且往更多的「我們不知道」去尋找,而不是一直證明自己是全知的。

我們活在複雜多變的時代,需要知識來建構安全感,我們很難避免這種一直覺得自己需要知道的狀態,自己要很快給出答案的衝動。當我們重新理解科學的價值,就會了解到:「其實這個世界並不缺一個人去唐突、武斷地說自己知道什麼,而是缺乏更多承認自己不知道什麼的人」。

如果不是現在的自己覺得自己會在哪裡

Q:如果可以回到學生時代的某一個時間點, 你最想對那時候的自己說什麼?或是做什麼不一樣的決定?

鄭國威: 所有的過去都塑造了現在的自已,如果可以我不希望變動什麼。我們都看過科幻電影,想回到過去改變缺憾,但所有科幻故事都告訴我們結果會很糟糕(笑),所以我不想做這 樣影響時間線的事情。

 這樣的假設有太多可能,可能是多元宇宙,可能是昆蟲、微生物,或可能我死掉了! 每個人的哲學觀會選擇要怎麼去回答這個問題,但如果是我的哲學觀,我會選擇不要為過去的 事情後悔,接受這些事情,我只活在這個時間線,我就好好活下去,不去期待別的時間線的自己。

成為孩子的知識共同體「以身作則」

Q:我們知道你還有一個角色就是家長,可以跟我們分享你的教育觀嗎?

鄭國威:很多人會問我是否給我女兒菁英教育、科學素養教育,但我唯一的原則是「成為她可以參考的知識共同體」,也就是「以身作則」這四個字。講比較完整是當我的孩子遇到猶豫、遇到挫折,她痛苦了,她能想想生活中遇到這個情況「她的爸爸會怎麼做」,這是我能給她最好的教養。如果我希望她養成閱讀習慣,我會天天閱讀,如果我希望她喜歡大自然、喜歡科學,那我自己就會去喜歡,從自己先做起。如果我希望孩子常常跟我分享學校的事情,我就要先分享我工作發生的事情,這是我唯一掌握的原則。

「成為她可以參考的知識共同體」,也就是以身作則,是鄭國威唯一的教育原則。 圖/envato.elements

聽到鄭國威的分享,讓我們想到世界上最有名的科學家之一理查費曼,他的父親是費曼的科學啟蒙老師。「將科學融入生活」是費曼父親的教育理念,尤其注重小費曼「科學思維」的培養。費曼的父親以身作則,給小費曼各式的實例和討論,激勵小費曼對所有科學領域的興趣和熱忱。

響應本次「LIS 第二季大科學計劃」, 鄭國威分享給我們的大科學人宣言:

❛❛ 科學的第一步,承認自己對許多事情都不知道 ❜❜ ── 鄭國威

這句話也呼應著科學素養的重點不在於考試考高分,而是質疑與發問精神的培養,擁有獨立思 辨、實事求事、問題解決的能力,這正是 LIS 情境科學教材正在努力的方向! 

邀請您一同成為各行各業中的大科學人,您的捐款將支持「科學公益教材」的穩定開發,一起 支持台灣科學教育,讓孩子從小開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帶著自信長大成為各行各業中「 永保好奇」、「邏輯思辨」的大科學人!

【LIS 大科學計畫 ✦ 第二季】|將於928教師節暖心上線 ▸▸▸▸▸▸▸

❛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事,這是我們的任務,下一個世代的科學史,現在就得開始寫起! ❜

每月小額捐款,就能支持全台十萬名孩子都期待的科學教材:https://bit.ly/3rdbOlE

LIS_96
22 篇文章 ・ 6 位粉絲
LIS ( Learning in Science )情境科學教材,成立於2013年7月,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國中小自然教師及學生,設計有別於填鴨教育的科學教材,協助教師進行STEAM和科學素養導向的教學,讓教師更簡單地進行教學創新,幫助更多孩子找回對科學的學習動機,並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 Youtube 頻道【LIS情境科學教材】上,我們會即時更新所有LIS教材的影片,而完整的教案、學習單,亦同步上傳於【LIS教材平台網】歡迎您前往瀏覽完整內容。

0

10
1

文字

分享

0
10
1
防疫別忘補腦,跟泛科一起展現宅實力!
PanSci_96
・2021/06/01 ・1240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疫情延燒,在家宅家只能耍廢嗎?讓科學參一咖吧!

如果你總是喜歡挑戰自己⋯⋯

來玩玩「泛科學」這 3 個有腦又有趣的小挑戰吧!

我們有疫情當前最重要的 「測測你的防疫指數」、讓你絞盡腦汁回到青春時代的「會考大挑戰」,以及受到 2000 多人熱烈歡迎的「測你的陰謀論陣營」,在九宮格陣營中,你是善良還是邪惡的一方?

如果你是 108 課綱的國高中生⋯⋯

「科學生」提供大量的科普文章,與你一起精進科普閱讀能力、培養科學素養!

科學生與 Lis情境科學教材、LearnMode學習吧 共同支持線上教學,大家也可以在這兩個平台上連結到科學生的內容,或者到親子天下以防疫優惠訂閱科學生

如果你是居家辦公的爸媽⋯⋯

讓「科學」成為你照顧小孩的得力助手!

泛科市集「防疫專區 宅家特選優惠」,除了有遠距辦公工具「智慧筆」之外,還有多項科學玩具,如動力引擎車套組、達文西機械鐘⋯⋯,讓爸媽安心辦公、孩子在家邊玩邊學。

如果你是自由工作者/內容創作者⋯⋯

利用泛科知識 2021 年推出的「一站式知識電商 PanGOGO知識購」,將自己的內容做一次漂亮的「數位轉型」吧!

PanGOGO 整合線上課程、線下活動、付費訂閱與市集零售功能,無論你是作家、YouTuber、還是社群經營 KOL ,都可以在 PanGOGO 上開設知識網店,獲得營收!

如果你是愛書人⋯⋯

來泛科學舉辦的線上書展「讀力」看看吧!

因應今年台北國際書展取消,泛科學力挺出版夥伴,自 1 月起串聯多個藝文網站,邀請各路「引讀人」公開最近手邊書、也持續更新推薦好書,喜歡閱讀的你,願「獨力」與你同在!


  • 本文歡迎轉載。
  • 新聞聯絡人:泛科知識公關 蔡昀芝 (zoetsai@panmedia.asia / 0975-213803)
PanSci_96
1013 篇文章 ・ 1232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2

7
6

文字

分享

2
7
6
塑膠瓶泡牛奶,竟讓寶寶吞下數百萬塑膠微粒?恐慌的爸媽們,請先冷靜!
羅夏_96
・2020/11/29 ・2169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32 ・七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寶寶快快喝奶,然後看著孩子健健康康的快樂長大,想必都能帶給父母莫大的喜悅。但發表在 Nature Food 的新研究指出,在用塑膠奶瓶沖泡配方奶的同時,也會產生大量的塑膠微粒,隨著配方奶一同被寶寶喝下肚。

寶寶喝奶的同時,可能也把塑膠微粒喝下肚!圖/Pixabay

雖然有關塑膠微粒對人體影響的研究並不多,但讓寶寶喝下塑膠微粒這種讓人擔憂的情境,或許能增加人們對此的重視與研究。

什麼是塑膠微粒?從哪裡來?

目前科學上對塑膠微粒(Microplastics)沒有有明確的標準定義,但依據各界(如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的普遍定義,塑膠微粒是直徑或長度少於 5 毫米(5 mm)的塊狀、細絲或球體的塑膠碎片。

其來源可分為三種,第一種是塑膠原料為了特定目的而生產的塑膠顆粒,一開始就製成小尺寸(如:洗面乳的柔珠),其融化後可製成更大的塑膠物、塑膠片;第二種是大塊塑膠經過風吹日曬、高溫等影響導致其脆化和分解後產生的小分子;第三種則是纖維,來自石油提煉產品所生產的布料、人造纖維(如:聚酯纖維、尼龍纖維等)清洗過程中產生的碎屑顆粒。

隨著時間,大塊的、大片的塑膠也會逐漸變成小小的微粒塑膠。圖/Pixabay

愛爾蘭的三一學院的團隊近期發表了研究報告,他們依照國際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建議的消毒方式與嬰兒配方奶沖泡指示測試了十種從 Amazon 買來的嬰兒用奶瓶,發現皆會產生大量的塑膠微粒。

聚丙烯 (polypropylene, PP)是一種常用於食品製造和存放的塑膠,而這些嬰兒用奶瓶不是全都由 PP、就是部分由 PP 而製成。

溫度增加,塑膠微粒也增加

他們發現,在奶瓶消毒的過程中,會產生 130 萬到 1620 萬的塑膠微粒。

尤其用滾燙的水直接沖洗奶瓶來消毒的方式,是讓塑膠微粒大量產生的關鍵。當消毒用水的溫度由 25℃ 上升到 77℃ 後,塑膠微粒的數量也由 60 萬上升到 550 萬。而且對單一奶瓶重複試驗 21 天,其產生的塑膠微粒數量並沒有降低。

該團隊根據這項初步研究,進一步分析世界不同地區對奶瓶種類的使用、每日平均配方奶攝取量、哺乳率等因素,來統計 12 個月大的嬰兒暴露在塑膠微粒的機會有多少。

他們總結:亞洲和非洲地區的嬰兒暴露的機會最少;北美、歐洲與大洋洲的嬰兒暴露機會最大。

降低微粒釋放,可以怎麼做?

根據研究結果,他們有以下幾點建議來降低塑膠微粒釋放到奶瓶中。

不要讓沸水接觸奶瓶是首要原則。圖/Wikimedia

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不要重複用沸水消毒塑膠奶瓶,也不要直接在塑膠奶瓶中用沸水沖泡配方奶,更不要在使用塑膠奶瓶沖泡時使用微波爐!

他們建議應該使用非塑膠容器和至少 70℃ 的水來沖泡配方奶,待配方奶的溫度降到常溫後,再將其移到高品質的嬰兒餵食用塑膠容器中。

至於消毒方面,他們建議沖泡配方奶的容器應用玻璃或不鏽鋼等材質,用沸水沖洗後以常溫滅菌後的水至少再潤洗三次較佳。

等等,塑膠微粒真的那麼可怕嗎?

在你開始焦慮、恐慌之前,也千萬別忽略以下幾個重點!

首先,關於塑膠微粒對於人體健康的影響,目前並沒有太多研究,同樣地,塑膠微粒在食品中是否有毒性,也沒有足夠和確切的證據與研究。

誒等等!我們確定塑膠微粒真的有害嗎?圖/Giphy

近期 WHO 發出聲明:「沒有證據指出塑膠微粒在飲用水中會造成健康影響」,但也別因此又疏忽大意、每天用熱水重複沖洗奶瓶了,畢竟這項聲明也是從當前有限資料中得出的結論。

另外,這篇研究的團隊也表示,他們並不想提出任何有關嬰兒飲食安全的建議,也沒有想對家長們大聲疾呼這個議題,只是希望這篇研究能拋磚引玉,讓更多研究團隊和組織能重視塑膠微粒對人體和健康的影響,進而加速此領域的研究。

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的 Oliver Jones 教授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當他第一眼看到這個研究的標題和結論時,感到很驚恐,但細想之後,他才發現我們目前對於塑膠微粒之於人體的影響所知甚少,遑論其毒性。

這篇研究確實成功引起不少學者的注意,包括他自己。「這篇研究是拼圖的一小塊,讓我們意識到或許塑膠微粒的問題比我們想像的更大。這個議題是需要跨領域的研究和整合,而且越快越好!」Oliver Jones 教授如此說道。

參考資料

  1. Li, D., Shi, Y., Yang, L., Xiao, L., Kehoe, D. K., Gun’ko, Y. K., … & Wang, J. J. (2020). Microplastic release from the degradation of polypropylene feeding bottles during infant formula preparation. Nature Food, 1-9.
  2.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Microplastics in drinking-water》
  3. EXPERT REACTION: Babies exposed to huge amounts of microplastics from their bottles
所有討論 2
羅夏_96
52 篇文章 ・ 523 位粉絲
同樣的墨跡,每個人都看到不同的意象,也都呈現不同心理狀態。人生也是如此,沒有一人會體驗和看到一樣的事物。因此分享我認為有趣、有價值的科學文章也許能給他人新的靈感和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