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嗅」才沒煩惱

活躍星系核_96
・2011/05/31 ・613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圖片來自維基百科條目Olfaction

文 / Hsiu-Er

德國科學家於2008年研究指出,睡眠品質與夢境內容會受到睡眠周圍環境氣味影響;科學家在受試者睡眠快速動眼期(REM),讓受試者聞玫瑰花或腐敗雞蛋氣味10秒鐘,此期間大腦神經元活動狀態和清醒時一樣,因此在快速動眼期發生的夢境,可以在受試者清醒後被清楚地陳述。有趣的是,結果發現,接受玫瑰花氣味的受試者聲稱睡眠品質良好或擁有美好夢境;在臭雞蛋的受試者身上則反映出相反的結果。

英國卡地夫大學,嗅覺專家,Professor Tim Jacob於2008 年九月BBC 新聞採訪中指出。即便是在睡眠期間,嗅覺一樣努力不懈運作,嗅覺可將外在刺激傳達到腦內扁桃體(Amygdala),進而影響人的情緒反應。總觀上列研究,情緒反應受環境氣味影響,對於嗅覺喪失(Anosmia)的患者,是否就得以免疫,答案其實不然,嗅覺喪失症患者常抱怨心情焦慮、胃口不好甚至出現憂鬱現象,其中原因可能是因為喪失嗅覺無法刺激使人心情愉悅的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Dopamine)的釋放。

不過如果你想嗅覺的功能只有這樣,你就錯大了,科學家進一步發現巴金森氏症(多巴胺缺乏引起的疾病)和老年疾病常伴隨嗅覺靈敏度喪失,在在說明嗅覺與疾病發生的關聯。嗅覺雖然被認為微不足道,但卻深深影響著我們的日常生活,只能說小兵也能立大功呢。

參考資料:
1. Hawkes, C.H. and Shephard, B.C. (1998) Olfactory evoked responses and identification tests in neurological disease. Ann. N.Y. Acad. Sci. 855, 608-
2. Berkowicz, D.A. and Trombley, P.Q. (2000) Dopaminergic modulation at the olfactory nerve synapse. Brain Res. 855, 90-99.615.
3. cardiff: Smell (Olfaction)
4. ANOSMIA by Helen Gatcum and Tim Jacob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61 篇文章 ・ 64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1

2
0

文字

分享

1
2
0

臺大團隊探索抗蟲、抗旱、與基因重複之間的危險平衡,形塑野生芥末「口味」的多樣性!

李承叡
・2021/06/22 ・382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 文 / 李承叡|臺灣大學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

你知道西洋芥末與東洋山葵的辣味源自同一類化合物嗎?硫代葡萄糖苷(glucosinolate)常見於十字花科植物(芥末、山葵、白菜、高麗菜、花椰菜、芥菜等),當植物細胞被破壞後,硫代葡萄糖苷會被分解,而其下游產物就是芥末及山葵刺激性味道的主要來源(圖一)。

就像許多植物次級代謝物一樣,這類化合物對植食性昆蟲具有毒性。因此,不像人類吃芥末是為了尋求刺激,植物體內芥末的含量與種類對昆蟲來說可是生與死的差別!

圖一、硫代葡萄糖苷的下游產物是芥末、山葵等十字花科植物刺激性味道的主要來源。
左圖/Wikipedia、右圖/Wikipedia

當然就如同自然界的大部分性狀,硫代葡萄糖苷不會只有一類。不同的硫代葡萄糖苷源自不同種類的氨基酸前驅物。在化學生態學(chemical ecology)與演化遺傳學(evolutionary genetics)的領域,科學家在意的是為什麼會有化合物多樣性,是什麼因素維持這些多樣性,背後又是發生了怎樣的遺傳變異?

基因重複導致化合物多樣性

在北美洲的野生植物 Boechera stricta,硫代葡萄糖苷的多樣性主要來自兩大類化合物比例上的差別:一類由甲硫胺酸(methionine)為前驅物(Met GS)、另一類由支鏈氨基酸(branched-chain amino acid)為前驅物所產生(BC GS)。

科學家們首先發現野外族群這兩類化合物的比例大不相同(圖二),並透過基因定位找出了控制這個差異的基因座 [1]這個基因(BCMA)產出的酵素參與硫代葡萄糖苷生成的關鍵第一步:突變讓酵素有不同的受質偏好性,抓了不同的氨基酸送往後續生化反應,產生不同的硫代葡萄糖苷。

但和一般孟德爾遺傳的例子不同,這並不是單一基因和兩個對偶基因這麼簡單!在這邊,遺傳多樣性源自基因重複(gene duplication)。

圖二、左上:北美植物 Boechera stricta 硫代葡萄糖苷在族群間的多樣性。白與黑分別代表由支鏈氨基酸或甲硫胺酸為前驅物產生的硫代葡萄糖苷(BC GS 與 Met GS)。左下:野外被昆蟲啃食後的植株,連中央花序軸都被啃斷了,無法產出任何種子。右圖:主要產出 BC GS 的 MT 品系,具有三個 BCMA 基因,而主要產出 Met GS 的 CO 品系則丟失了 BCMA1 基因。基因下方的藍字為其蛋白質產物會去抓取並送往後續生化反應的受質。因此,不同品系產生不同化學物質,最後適應不同野外環境。圖片來源:參考資料 [1] [2] 與作者。

基因重複與 DNA 複製(DNA replication)不同,基因重複會把基因體的一個小片段從一份複製成許多份,同時基因體其他部位的基因含量不變。

但重複後的這幾份基因功能不是多餘的嗎?因此我們常常可以發現同一個基因在產生重複之後,多餘的那些份數可能經過突變讓其完全失去功能,或與原本基因負責不同組織的表現,甚至可能產生全新的功能!

在人體內最有名的例子是球蛋白(globin)基因:它從遠古時的一個基因,經過大量重複及功能改變後產生肌紅蛋白(myoglobin)及血紅素(hemoglobin)的不同次單元基因,各自負責在不同組織和發育時期與氧結合。

回到野生芥末,這個 BCMA 基因也發生過許多次基因重複(圖二):在二號染色體的祖先型 BCMA2 偏好抓取甲硫胺酸。經過基因重複、跳躍到七號染色體、並發生突變之後,產生了也會抓取支鏈氨基酸的其他拷貝:BCMA1 使用異白胺酸(isoleucine),BCMA3 使用纈胺酸(valine)。

我們發現體內含有這三個 BCMA 基因(BCMA1、BCMA2、BCMA3)的品系 MT,生產出「由支鏈氨基酸衍生的硫代葡萄糖苷」(BC GS)的比例較高

而在品系 CO,BCMA1 基因後來又被刪除了,因此 BC GS 比例極低[1]。應用分子演化學演算法,我們發現基因重複後受到強烈天擇壓力、演化快速的氨基酸位點正好位於此酵素辨認受質的區域。最後,我們的合作者利用生化分析,證實了只要把祖先型 BCMA2 上的這些氨基酸位點,置換為 BCMA1 或 BCMA3 上面的氨基酸,就足以增加其抓取支鏈氨基酸的機會[1]!因此,我們證明了基因重複、突變產生的新功能、及後續基因丟失,會增加硫代葡萄糖苷的多樣性。

但是,這樣的突變對生態和演化上有什麼意義呢?

基因重複影響野外適存度,野外適存度維持基因重複多樣性!

回顧一下我們研究的兩個品系:品系 MT 含有三個 BCMA 基因,另一個品系 CO 失去了三個 BCMA基因中的 BCMA1(圖二),因此造成了硫代葡萄糖苷的種類差異(據親身嘗試的勇者描述,葉子啃起來真的有差)。

研究人員發現硫代葡萄糖苷在實驗室及野外都能抵抗草食昆蟲啃食植株。利用人為雜交,我們更發現在某些環境,帶有 BCMA1 基因的個體較抗蟲,而在其他環境,卻是不含 BCMA1 的個體較抗蟲,可能是因為每個地點的昆蟲種類不同[2]因此,環境差異導致草食昆蟲相不同,進而對能夠在當地存活的硫代葡萄糖苷種類進行選擇,最後導致 BCMA1 基因有無及「芥末口味」分布的地理差異(圖二)。

另外,在排除了抗蟲咬的效用後,研究人員發現 BCMA1 的有無還是會影響到野外存活率!這暗示了 BCMA 基因能藉由其他因素影響植物生存:沒有 BCMA1 基因的這些個體(產出較低比例的BC GS),在極端乾旱環境下的存活率會比含有 BCMA1 基因的個體來得好。透過地景生態學大尺度分析,我們更發現採集自較乾旱氣候帶的品系,在溫室中都會產出較低比例的 BC GS,與實驗結果相符。

在這個狀況下,環境的差異會主動去「維持」遺傳及性狀在整個地景尺度的多樣性:因為每個地點都有最適合的硫代葡萄糖苷化學組成,所以沒有任何一個基因型可以獨佔所有環境。這種由不同天擇壓力主動去維持遺傳多樣性的狀況,就被稱為平衡型天擇(balancing selection)。

因此,產出 Met GS 的個體較抗旱,也在某些環境較抗蟲,而產出 BC GS 的個體則是在其他環境較抗蟲。平衡型天擇不只透過對不同類群昆蟲的抵抗力,還會藉由抗旱程度維持 BCMA 基因們在不同野外環境間的多樣性!

瘋狂的基因重複、突變、與丟失造就更多的多樣性

這個故事還沒結束!在七號染色體上的這個位置,MT 品系具有 BCMA1 與 BCMA3 兩個有功能的基因,而 CO 品系缺了 BCMA1(圖二)。但這就是故事的全貌嗎?

透過第三代定序科技,我們重建了兩個品系這個富含重複序列的染色體片段(圖三):MT 品系在這個地方發生了瘋狂的基因重複,把這個位置擴展到超過二十萬個鹼基對,含有起碼 12 個 BCMA 基因!這 12 個之中,其實僅剩原本的 BCMA1 與 BCMA3 具有正常功能,剩下的不是因為片段缺失後只剩一小部分,就是因為中間有轉位子(transposon)的插入讓它無法生成正常蛋白質產物。

換言之雖然有 12 個基因,絕大部分都已經死掉了,只剩兩個有功能。相較之下 CO 品系算是很客氣,在這個區段僅有 BCMA3 一個基因。

這兩個品系的 BCMA 基因數量其實並不特別:透過分析超過 500 個個體的基因體序列,我們推估他們體內的 BCMA 基因數量從兩個到十多個都有。當然這些具有十多個 BCMA 基因的個體,他們體內的 BCMA 有多少還活著,有待進一步研究。有趣的是,我們發現「偏好分佈在潮濕環境的族群」(MT 品系就屬於此族群),體內 BCMA 基因數量比其他族群多很多,會不會其實就跟當地水分含量有關呢?關於天擇與環境如何影響本物種不同族群間的愛恨情仇,請見本團隊近期的另一篇研究

圖三、MT 及 CO 品系這個 BCMA1/3 區域的「點圖」(dot plot)比較。點圖比較兩段 DNA 序列,把位於橫軸及縱軸的序列各自切為許多小段,再把所有小段兩兩相比,序列相近者就在圖上打一個點。如果是不含重複片段的DNA序列跟自己比較,可以看到一條左上到右下的對角線,其餘區域沒有線條。左圖為 MT 與自己的比較,可發現在對角線外還有許多斜線,代表此區內大量的 DNA 序列重複。右圖為 MT(縱軸)與 CO(橫軸)的比較,可看到 MT 因為大量 DNA 重複讓這個區域大大擴張了。圖片中有顏色的點為 BCMA 基因。黃色菱形:功能正常的基因;紅色圓點:部分序列缺失的死基因;藍色圓點及橢圓:大致完好但被轉位子插入導致很難正常表現的基因。圖片來源:參考資料 [2]。

生物演化不只依靠單一點突變!

演化生物學的一大重點,是探究生物多樣性是怎麼產生的:一個新的表現型怎麼產生?之後有沒有辦法回到原本的祖先型?是經由同一個基因的逆向突變,或是其他因素?

一般概念認為,遺傳改變藉由單一點突變(point mutation)產生。比如某個 DNA 位點的核苷酸 A 會讓植物長出白花,突變為 G 後讓花色變紅。這時如果要反轉性狀,讓花色再度變白,只能期望自然突變再度發生在同一個位點讓 G 變回 A。這樣的機率實在太低了(當然還有其他可能性,先略過不談)。相對地,自然發生的基因重複可以有效地將基因「模組化」,快速地透過大量拷貝貼上、微調、與刪除產生多樣性,不需要慢慢等待點突變再次發生在同一個位點。

相信藉由這個故事,各位可以體認到不斷出現的基因重複、功能改變、及基因缺失也是個驅動演化的重要因子:生物的基因體並不會恆久不變,而是個不斷在突變、天擇、隨機改變、與族群交流之間的動態平衡。

參考文獻

  1. Prasad et al. 2012. A Gain-of-Function Polymorphism Controlling Complex Traits and Fitness in Nature. Science 337:1081-1083
  2. Carley et al. 2021. Ecological factors influence balancing selection on a complex trait locus.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doi.org/10.1038/s41559-021-01486-0
  3. Lin et al. 2021. The ecological, genetic, and genomic architecture of local adaptation and population differentiation in Boechera stricta.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288:20202472

本計劃蒙科技部年輕學者養成計劃之哥倫布計畫補助,特此致謝。

所有討論 1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