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2

文字

分享

0
0
2

代糖飲料會增加憂鬱機率?

cleo
・2013/01/11 ・860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R值 476 ・五年級

一個大規模的研究指出代糖飲料可能會增加罹患憂鬱疾病的機率,對此專家們抱著質疑的態度。

美國有個針對25000名研究對象的調查指出,較常飲用代糖飲料的人較易有憂鬱傾向。

這篇被在美國神經學會年度大會上發表的研究,並無探討其中的可能原因。

而喝咖啡則是會降低憂鬱機率。在為期10年的研究中,每天喝四杯咖啡的人被診療出憂鬱傾向的機率比完全不喝咖啡的人少了10%。

但是那些一天喝四瓶或四杯代糖飲料的人可能有憂鬱傾向的機率卻多了33%。

此研究的首席研究員,北卡羅萊納州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Honglei Chen博士表示:「研究結果指出,避免、減少飲用代糖飲料,或是以無糖咖啡取代可能會降低你罹患憂鬱疾病的機率。」

但是他也說了,這個說法仍須更多實驗結果支持。

尚無證據

其中可能涉及很多其它的因素。

此研究的研究對象是居住於美國50、60、70及80歲的人士-研究結果可能不適用於其他族群。

代糖(像是阿斯巴甜)的安全性,一直都被科學家廣泛地測試著,且食品相關立法者保證代糖是對人體無害的。

英國營養協會的Gaynor Bussell表示:「代糖又稱人造糖,人造兩個字常常會讓人有所質疑。因此,代糖常常被做各種安全測試,此外市面上使用的代糖都有非常良好的測試記錄。」

「不過關於代糖的測試依舊持續進行中,而且這次的測試還指出代糖可能與憂鬱傾向有關,但並不是有直接的因果關係。」

她表示不能僅憑這個實驗就斷定代糖會造成憂鬱。

「首先,有憂鬱傾向的人可能會認為代糖飲料就是造成他們憂鬱的兇手,所以在回報上次飲用代糖飲料時的情形時,可能會加入偏頗的意見,特別是在美國這個地方,可樂等氣泡飲料被認為是極不好的東西,這種情形比在英國還嚴重。再者,飲用代糖飲料通常是與肥胖或是糖尿病有關,而肥胖跟糖尿病本身就有可能造成憂鬱傾向。」

「無卡代糖在減重或糖尿病人士的飲食中是個有用的幫手,而且不該提倡用咖啡代替無糖可樂。」

英國Mind心理健康慈善機構的Beth Murphy則說:「我們會建議任何受憂鬱所苦的人,遵循醫生或專業醫護人員的醫療建議。」

資料來源:Diet drinks’ ‘link to depression’ questioned”  – BBC NEWS [09 JANUARY 2013]

文章難易度
cleo
50 篇文章 ・ 0 位粉絲
是個標準的文科生,最喜歡讀的卻是科學雜誌。一天可以問上十萬個為什麼。

0

3
1

文字

分享

0
3
1
你微笑時快樂嗎?抱抱自己躲在暗處的憂鬱——《你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放棄》
親子天下_96
・2022/06/19 ・2442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憂鬱症可能被隱藏在正常的陽光行為下

提到憂鬱症,大家可能會想到重度憂鬱症的表現,如失去樂趣跟動力,做不了任何事情;只想躺在床上,可能連洗澡、吃飯都有困難,心情非常低落,甚至反復出現自殺的意念。然而,並不是所有憂鬱症都會到這個程度。

倘若程度不嚴重,或持續時間沒有那麼長,醫生可能會診斷為非特定性的憂鬱症。

在討論網紅與憂鬱症的議題時,我們發現一個網路上的名詞:「高功能憂鬱症」,雖然不是正式的醫學診斷名詞,卻常被用來形容有些人的情緒狀況。它指的是,有一群有憂鬱情緒症狀的人,他們花很大的精力執行日常生活的功能,外在表現好像不錯、假裝沒事,內在卻感到相當痛苦。這種症狀比較像持續性憂鬱症或輕度憂鬱症。

另外,還有一個名詞叫作「微笑憂鬱」,與高功能憂鬱症很類似,但比較強調的,是這些人成功地將情緒問題隱藏在微笑面具的背後,有點像是用陽光的一面來掩蓋內心的陰影,常常出現在明星、網紅、老師、醫生以及資優生身上。前陣子有部電影《陽光普照》,大概就是在談這一類的情況。

電影《陽光普照》劇照。圖/IMDB

是否罹患憂鬱症,必須經過醫生的評估跟診斷。要提醒大家,高功能憂鬱症與微笑憂鬱都不是正式的醫學診斷名詞,只是一種狀態,主要因為大家對於憂鬱症的想像都太偏於重度憂鬱了,因此我們提出來讓大家有不同的認識。事實上,很多憂鬱症患者依然可以工作賺錢、可以維持學業等,這是因為他還沒有達到重度憂鬱的程度。當你看起來很陽光的朋友跟你說,他遭遇挫折或需要支持時,千萬不要質疑他:「你明明過得很好,憑什麼鬧情緒?」

對方願意把內心的脆弱向你傾訴,是非常難得可貴的信任。我們可以學習傾聽,否則可能會把他們推向更退縮或更憂鬱的境地。

從認知與行為雙管齊下調整自己

現代人與網路的接觸越來越密切,即使不是網紅,也有不少人會經營社群媒體,與大家分享生活,也因此有可能被網路上的互動影響。此時,可以試著使用以下方法,著手調整自己。

在認知方面,我們以接收到酸民留言為例,來看看如何轉變認知:

第一、理性分析狀況,找出其他原因

若你的社群媒體按讚與追蹤的人變多,就越可能觸及非同溫層的那些極端值,也就是跟你的價值觀和想法原本就可能存在著落差的人,而引來負面攻擊,所以我們可以將原因聚焦於「啊!是流量成長了,這是必然現象」。

這樣的觀點調整,可以協助我們從總是歸因自己不夠好的漩渦中抽離,比較不容易持續產生自責的情緒。

第二、跳出井底,避免注意力的窄化

另外,我常常會提醒個案,當處在憂鬱狀態時,很像戴著墨鏡看待世界、他人與自己,很容易會產生比較負向的解釋,這其實是注意力的窄化,是一種偏誤。舉例來說,當我們有一千個留言,往往會被其中一則一星的負面留言所打擊,卻沒將注意力放在其他九百九十九個五星的好留言上。所以試著提醒自己,是不是又出現注意力窄化的現象了?給自己一些時間觀察,然後試著將注意力轉移到那些願意留下肯定和鼓勵的留言上面,會是相對比較平衡的做法。

第三、同理對方的經歷,比較容易放下

面對比較負向或有攻擊性的評論,我有時會想,今天留下這句話的人,他都是怎麼被對待的,才會選擇留下這句話呢?如果他曾經被溫柔對待過,會不會今天會留下不同的話語?光是這樣想,我想要反駁或防衛的心情,就會柔軟許多。如果要回覆,我們可以選擇很激烈的言語,但也可以選擇就停在這邊。要不要更溫柔地對待這個世界是一種選擇,而主動權則操之在己。

前面三種調整認知的方式,是由內而外地調整自己。也可以從行為層面,由外向內地進行「行為活化」,也就是說,增加生活中的正向事件,或執行會讓自己能產生正向情緒的行為,例如透過運動緩解自身憂鬱的情況。

運動是一種「行為活化」的方法,能夠緩解憂鬱情緒。圖/Pexels

憂鬱會使人容易陷入所謂的憂鬱循環,因為除了情緒低落,常常同時還會伴隨失去動機和興趣的症狀,當事人會容易覺得疲累,甚至有些社交退縮,就會躺床、不願意出門,也更沒有辦法去接觸新事物,很難與外人有正向的互動,自然就沒有正向的回饋,又繼續躺床,繼續在床上產生負向想法,這就是一個負向的循環。

而運動或是願意嘗試一些自己過去喜歡做的事就是打破憂鬱循環的一個方式,當願意踏出第一步,發現從事這些事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糟糕或無趣,在這些活動中建立正向經驗或與他人的正向連結,都會讓心情開始有些改變,才有機會讓循環變成正向的滾動,避免深陷憂鬱狀態。

覺得自己情緒不對勁時,除了自我調解之外,也可以先在網路上尋找資源,像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董氏基金會等相關機構都有提供一些自我檢核量表,不妨填填看,填完後從分數了解自己的狀態,也會有相關的建議。

如有需要,還是要就近找適當的醫療院所,讓醫生做進一步的評估。身處網路無所不在的時代,壓力也如影隨形,無論是一般年輕人或網紅,甚至父母家長,都應該對網路與憂鬱症的關聯有更細緻的認識。如此一來,不但能幫助到自己,也有機會幫助到周遭的人。

——本文摘自本月選書《你需要的是休息,而不是放棄:哇賽療心室,19道練習陪你解鎖人生難題》,2022 年 6 月,親子天下,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親子天下_96
24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親子天下】起源於雜誌媒體和書籍出版,進而擴大成為華文圈影響力最大的教育教養品牌,也是最值得信賴的親子社群平台:www.parenting.com.tw。我們希望,從線上(online)到實體(offline),分齡分眾供應華人地區親子家庭和學校最合身體貼的優質內容、活動、產品與服務。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迷幻蘑菇可以治療憂鬱症?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2022/04/21 ・188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研究迷幻蘑菇的醫療人員。圖/envato elements

近年有關使用迷幻藥物(psychodelics)治療精神疾病的研究,在科學文獻上不斷出現,尤以利用裸蓋菇素(又稱賽洛西賓 psilocybin,一種自迷幻蘑菇中萃取出的成分)治療「難治型憂鬱症」 (定義上是患者對兩種不同的抗憂鬱藥均無藥效)最為熱門,除可即刻致效外,更可維持長期藥效。

今(2022)年 4 月 11 日,國際期刊《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發表最新研究,探討迷幻蘑菇中的裸蓋菇素,對治療憂鬱症的效果。研究人員分析共 59 位難治型憂鬱症(treatment-resistant depression)患者在兩個臨床試驗中的大腦影像資料,發現第二個試驗中,接受迷幻蘑菇中成癮物質「裸蓋菇素」的受試者,持續抗憂鬱的效果比既有抗憂鬱藥物「escitalopram」更好,原因可能是裸蓋菇素提高了腦內功能區域的連結。

「裸蓋菇素」為何能有治療憂鬱症的效果?

圖/giphy

長庚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教授 陳景宗 解讀,本篇論文中,使用了一種特殊的核磁造影(resting-state fMRI)技術,分析兩種不同設計的臨床試驗。結果發現,難治型憂鬱症患者本身,前腦特定腦區的其中一種神經網絡(default mode network,簡稱 DMN)與另外兩種腦部傳遞的網絡(執行網絡,簡稱 EN /警覺網絡,簡稱 SN)的連結發生問題,而裸蓋菇素可以增進 DMN 網絡與 EN、SN 和其他網絡的連結。

這影像結果不只與貝克憂鬱量表(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在治療前後所呈現的指數吻合,也驗證目前有關憂鬱症患者神經模組網絡的理論,也就是「裸蓋菇素可以藉由重塑憂鬱症患者的神經網絡,而達到治療的效果」。

裸蓋菇素可以重塑憂鬱症患者的神經網絡。示意圖/giphy

對於裸蓋菇素的藥物作用機轉,過去的文獻顯示,裸蓋菇素服用後,會在體內代謝為另一種產物「脫磷酸裸蓋菇素(psilocin)」,而這個產物才是真正發揮抗憂鬱效果的活性藥物,主要會結合在血清素的受體上,藉由活化受體而影響神經活性。上述腦中的 DMN、EN、SN 神經網絡,均富含血清素受體,可能解釋裸蓋菇素在憂鬱症患者神經網路中的分子作用機制。

這個研究結果,還有哪些不確定性?

陳景宗教授 接著指出,過去治療憂鬱症主要的理論依據,是減少特定的腦部血清素受體,以抑制血清素回收的藥物治療;所以,裸蓋菇素的抗憂鬱作用,是透過血清素受體,還是改變了神經可塑性(neural plasticity)尚不清楚,有待往後的研究釐清。

過去的抗憂鬱藥物,功能多是以抑制血清素為主。示意圖/envato elements

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暨睡眠中心主任 李信謙 則認為,研究中所依據的兩項臨床研究,樣本數不多,較屬於前導性研究。且第二項發表於 2021 年,與目前通用抗憂鬱藥作比對之研究,裸蓋菇素之抗憂鬱療效並未見顯著差異。

所以,雖然裸蓋菇素在治療機轉上可能開了一扇希望之窗,但長期使用的效果與可能的副作用,甚至因為其成癮物質的屬性,是否會引起更大的問題,仍待嚴謹與較大規模的研究證實。

「成癮藥物」作為「醫療藥物」?

陳景宗教授 表示,自 60 年代的「三環類抗憂鬱藥」和「單胺氧化酶抑制劑」開發以來,憂鬱症的藥物治療一直有不斷的新藥推陳出新,像是 80 年代上市的百憂解(Prozac)和近期的 K 他命 Esketamine 鼻噴劑。這些新藥除了提供治療上多元的選擇外,我們也可藉由了解藥物作用的目標,而翻新憂鬱症的理論依據。

迷幻蘑菇和 K 他命都是管制藥物,在我國分屬二級和三級管制藥品,不當使用會有成癮性的問題;例如美國有些醫師認可大麻可用於治療癲癇和止痛,但大麻是否能合法用於醫療,仍有很大爭議。不過另一方面,成癮藥物成分若有利於疾病治療,只要管制得宜,仍然值得開發。過去成功研發的例子,就包含利用嗎啡治療疼痛,和利用古柯鹼應用在局部麻醉藥等。

成癮藥物在醫療上的開發,需要開放但謹慎的態度。圖/envato elements

因此,期待裸蓋菇素能在各類型憂鬱症上顯現良好的治療效果,並能藉此完成憂鬱症病變的神經網絡拼圖。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46 篇文章 ・ 324 位粉絲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希望架構一個具跨領域溝通性質的科學新聞平台,提供正確的科學新聞素材與科學新聞專題探討。

3

5
2

文字

分享

3
5
2
如果「基因編輯」可以根治心理疾病,我們應該這麼做嗎?——《破解基因碼的人》
商周出版_96
・2021/12/26 ・1929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 作者 / 華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
  • 譯者 / 麥慧芬

《破解基因碼的人》一書是《賈伯斯傳》、《達文西傳》作者——華特.艾薩克森的最新力作,以 CRISPR 技術發明者珍妮佛.道納為主角貫穿全書,書中章節巧妙的將遺傳、基因體計畫的發展嵌入主角珍妮佛.道納的求學經歷與職涯歷程,不只是一本科學家的傳記,更像是 CRISPR 技術發展的科學史。

人類基因體計畫完成的 20 年後,我們對於遺傳傾向如何影響人類心理,依然所知甚微。不過最終我們還是可以區隔出容易導致思覺失調、躁鬱症、重度憂鬱以及其他心理疾病傾向的一些基因。

接下來,我們必須要決定是否應該允許、或甚至鼓勵為人父母者,一定要把這些基因從孩子身上刪除。讓我們先假設時光倒流。如果詹姆斯.華生的兒子羅弗斯.華生某些易出現思覺失調的遺傳因子可以被編輯刪除,會是一件好事嗎?我們應該允許他的父母做出這樣的決定嗎?

華生本人的答案毫無疑問會是肯定的。「我們當然應該應用生殖細胞系的治療方式,去修補思覺失調這類自然界捅出來的大紕漏,」他說。這麼做可以減少很多很多的折磨與痛苦。思覺失調、憂鬱症與躁鬱症的病況都可能相當殘酷,而且常常會造成致命的結果。沒有人希望任何人或任何人的家人罹患這樣的疾病。

然而就算我們承認自己想要消弭人類世界中的思覺失調以及類似的疾病,也應該要考慮社會、或甚至整個人類文明是否要付出什麼代價。

梵谷不是罹患了思覺失調,就是有躁鬱症。數學家約翰.奈許(John Nash)也一樣。(還有邪教領袖查爾斯.曼森〔Charles Manson〕與企圖刺殺雷根總統的約翰.欣克利〔John Hinckley〕。)作家海明威、歌手瑪麗亞.凱莉(Mariah Carey)、名導演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演員嘉莉.費雪(Carrie Fisher)、小說家格雷安.葛林(Graham Greene)、優生學家朱立安.赫胥黎(Julian Huxley)、音樂家馬勒、搖滾歌手盧.瑞德(Lou Reed)、音樂家舒伯特、詩人普拉絲(Sylvia Plath)、作家愛倫坡、電視主持人珍.寶利(Jane Pauley)以及其他成千上百的藝術家與創作者,都有躁鬱症。

罹患了重度憂鬱症的創作型藝術家,更是成千上萬。思覺失調研究先驅南西.安德瑞森(Nancy Andreasen)針對當代 30 位知名作家的研究,顯示其中 24 位都經歷過至少 1 次嚴重的憂鬱症攻擊或情緒問題,12 位被診斷出躁鬱症。

名畫家梵谷生前也受嚴重的心力疾病困擾,使他展現出自傷的行為。圖/《自畫像:包紮過的耳朵和菸斗》from WIKI

要應付什麼程度的情緒起伏、臆症、妄想、強迫症、躁狂,以及深度憂鬱,才有助於激發某些人的創造力與藝術力?沒有這些強迫或躁狂的特質,就很難成為偉大的藝術家嗎?如果你知道不去治癒自己孩子的思覺失調,他就會成為梵谷,改變藝術世界,你的選擇會是什麼?(別忘了梵谷最後自殺身亡。)

在這個時點,我們的思考必須要面對的,是個人冀望與有益於整個人類文明的可能衝突。情緒疾病的減輕對於絕大多數飽受折磨的個人、父母與家人來說,會被視為益處。所以他們一定非常期望有這樣的結果。但如果是站在社會的制高點,大家對這件事情會不會有不同的看法?在我們學習如何利用藥物,以及最終應用基因編輯的治療方式去處理情緒疾病的過程中,我們會不會多了一些快樂,卻少了幾個海明威?我們是否希望住在一個沒有各式各樣梵谷的世界?

梵谷於 1889 年 6 月在聖雷米精神病院繪製的《星夜》。圖/WIKIPEDIA

利用工程手法消除情緒疾病的問題,引出了另一個甚至更根本的問題,那就是生命的目標或目的,到底是什麼?是快樂嗎?滿足嗎?沒有痛苦或糟糕的情緒?如果是這樣,事情可能很簡單。《美麗新世界》的統治者設計建造了一個沒有痛苦的人生,確保群體大眾都有一種名為索麻(soma)的藥物。這種藥物可以強化大眾的喜樂感,讓他們避開不安、悲傷或氣憤。假設我們可以讓腦子與某種哲學家羅伯.諾吉克(Robert Nozick)稱為「經驗機器」的東西掛勾,這個機器就可以讓我們相信自己正在打出全壘打、與電影明星共舞,或者漂浮在一個美麗的海灣中。這樣的環境會讓我們一直覺得幸福。這就是我們想要的嗎?

——本文摘自《破解基因碼的人:諾貝爾獎得主珍妮佛.道納、基因編輯,以及人類的未來》/ 蓋伊・萊施茨納,2021 年 10 月,商周出版

所有討論 3
商周出版_96
90 篇文章 ・ 340 位粉絲
閱讀商周,一手掌握趨勢,感受愜意生活!商業出版為專業的商業書籍出版公司,期望為社會推動基礎商業知識和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