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1
6

文字

分享

2
21
6

穿著人造皮革才是環保時尚人?從電影《時尚惡女:庫伊拉》看人造皮革對環境的危害

ffr_96
・2021/06/23 ・277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電影中的庫伊拉,穿著厚重白色皮草,踩著紅色高跟鞋,盛氣凌人的模樣令人印象深刻。在電影《101 忠狗》中,他居然提議要收購 15 隻剛出生的小狗並做成狗皮大衣!

在如今動物保護意識高漲的社會氛圍中,許多時尚品牌都拒絕使用天然皮草作為服飾和配件的原料。除此之外,許多新聞媒體報導,飼養場裡的水獺、銀貂、兔子等動物被豢養在非常惡劣的環境。空間極為狹小,導致四肢無法正常伸展而變形、排泄物都堆積在籠子下方,惡臭無比、長期累積的恐懼讓動物們只要看見有人靠近,便會退縮到角落。

以誇張皮草著稱的迪士尼角色庫伊拉。圖/giphy.com

除此之外,殘忍的取皮過程也讓人頭皮發麻(上網 Google 就知道了,超可怕!晚上會做惡夢!),諸如此類的場景被社會大眾看見後, 便更加鼓吹天然皮草的不正當性,甚至有時尚名模為此喊出「I’d Rather Go Naked Than Wear Fur 」 的口號。逐漸地,隨著時代的推進和觀念的轉變,取而代之的是人造皮革的起飛。

雖然人造皮革的耐用性不比天然皮革,但是仍擁有許多天然皮革沒有的優點,例如:重量較輕、價格便宜、品質均一、花紋以及樣式較為多元等等,讓人造皮革逐漸的在時尚產業佔有一席之地。

人造皮革的發明減少了動物的苦楚,人類的文明也有了一大躍進,似乎解決解決了一大問題。但我們很可能忽略了人造皮革帶來的危害。

人造皮革是什麼?

人造皮革是一種「高分子材料」,在某些產品的包裝,我們會看到成分標示上寫著「聚 XXXXX」的成分,這些「聚 XXXXX」的成分都能統稱為高分子材料。

從微觀角度來看,高分子 (polymer) 是非常多個單體 (monomer) 透過化學反應,聚合在一起所形成的巨大分子。例如,葡萄糖是單體,而澱粉是高分子。葡萄糖透過化學反應形成鍵結,將葡萄糖分子串聯在一起,並形成澱粉。所以,如果把澱粉顆粒放大來看,會發現裡面聚集非常多長鍊的葡萄糖。

高分子材料的分子量可介於幾千到幾百萬,不同原料和不同分子量的高分子在機械性質(例如:硬度、彈性)或者應用範疇上會有所差異。市場上最常見的兩種人工皮革材料,是聚氨脂 (PU) 以及聚氯乙烯 (PVC) 。聚氨脂 (PU) 的機械強度高、耐磨損性佳,因此經常使用在輪胎、鞋底。而聚氯乙烯 (PVC) 由於便宜且易於加工,因此產品種類非常多,從保鮮膜、水管、玩具等等都可以藉由聚氯乙烯 (PVC) 生產而得。透過製程的設計,這兩種原料所合成的皮革,觸感和真皮最為相似,因此被廣泛使用。

用 PVC 材質製作的黑色皮褲。圖/wikimedia

在工業上,單體 (monomer) 原本是粉末的型態,必須透過一連串的化學反應,才能把單體一個一個串聯起來,把原本粉末的狀態轉變成人造皮革上的樹酯層。工人會將粉末倒入鍋爐、加入化學溶劑,並且根據最終產品的需求,例如:觸感、柔軟度、光澤等等,加入不同的添加劑,形成高分子溶液 (樹脂層凝固前的前身) ,最後再藉由自動化設備進行一連串的製程,完成皮革的製作。而這些添加物與化學溶劑,正是危害環境和人體的主要原因。

怎麼做出人造皮革?

人造皮革主要是由三個部分組成:基底層、黏著劑以及樹脂層 (PU 以及 PVC 等)。工廠所製造的 PU 以及 PVC 是人造皮革的最外層。

左邊由上至下分別為基底層、黏著劑以及樹酯層,右邊則為製作而成的人工皮革。
圖/castingpapers.com

在製程的一開始,我們在機台上進行「塗布」,作為皮革的基底層。烘乾後,在基底層上方「上糊」,意即把高分子溶液 ( 單體粉末、化學溶劑、可塑劑 (plasticizer)、穩定劑 (stabilizer) 和黏著劑的混合溶液 ) 塗在基底層上方,形成皮革最主要的樹脂層,此時的皮革已經完成了大半。接下來,陸續進行再次「烘乾」、「印刷」以及「押花揉紋」等等程序,就完成了人造皮革。在這裡要特別注意的是,幾乎每個步驟都會產生有毒氣體以及殘留有害物質在皮革當中。

人造皮革的製作流程圖。圖/產業減廢與資源化(作者:陳有志,出版年份:2018,第 108 頁)

那些生產過程中,不可忽視的毒害

舉例來說,無論是濕式或是乾式製程,高分子溶液最常使用的溶劑是二甲基甲醯胺 (N,N Dimethylformamide, DMF)。對於大量暴露在 DMF 溶劑下的工人來說,可能會造成頭暈、嘔吐等等身體不適的症狀。而且,根據台灣及韓國的學術機構研究,在濕式合成革廠中,有超過三成的工人體內 DMF 的含量是超過法令規範,對於勞工安全造成非常大的威脅。除此之外,極性高的特性使得它難以揮發,必須用大量的清水進行清洗,造成能源的消耗以及廢水的排放,對環境的傷害不可忽視。

另外,可塑劑 ( plasticizer ) 的添加把原本 PU 和 PVC 從又脆又硬的塑膠轉變成了柔軟的皮革。常見的可塑劑有鄰苯二甲酸二 (2 – 乙基己基) 酯 (Di ( 2 – ethylhexyl ) phthalate, DEHP),許多研究都指出高劑量的 DEHP 對人體的肝臟等器官造成危害。美國衛生與健康服務部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DHHS) 也建議 DEHP 可被歸類為人類致癌物質。

人造皮革的誕生雖然減少了動物的苦痛,卻也衍生出對人體及環境的危害問題。圖/Pexels

在 PVC 皮革中,由於單體的不穩定性,因此必須添加穩定劑 (stabilizer) 來防止皮革受到光線照射後釋出氯自由基,造成皮革的崩解。而常見的穩定劑有鉛、鋅等等的重金屬,對於環境和人體都有一定的影響。最後,當大量 PVC 皮革進入焚化爐,會產生大量 HCl 氣體和戴奧辛 (Dioxins) ,這些物質都會對呼吸道系統等產生一定的傷害。以上提到許多皮革製程對於人體以及環境的威脅,除此之外,PVC 和 PU 等高分子也屬於石化產業,在眼下,如果繼續使用石化原料做為皮革的來源,在未來的日子,當石油能源枯竭後,產業是否受到影響?

人造皮革的利與弊,該如何取捨?

雖然,科技的進步讓皮革的製作成本大幅下降,而且讓動物們免於不人道的虐待,但是,工業的製程卻讓人體和環境暴露在有害物質當中。雖然目前,工業上已推出汙染較低的的製程,但是生產工藝和設備還不夠普及,仍然無法完全取代傳統的生產模式。在高度工業化的 21 世紀,要讓生產效率、成本、利潤以及人類福祉達到平衡確實是件不容易的任務。希望在未來,工廠所採用的製程把對工人、消費者和環境的傷害降到最低,在這之前,除了企業要秉持社會責任,避免出售有害物質超標的商品,政府機關更應該為民眾嚴格把關。

參考資料:

  1. PU、PVC 對人體的威脅
  2. DEHP 應列為致癌物質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2
ffr_96
2 篇文章 ・ 4 位粉絲
從小吃貢丸米粉長大,大學以火雞肉飯為主食。過了四年,乘著風回到北部。現在是中央化學所碩一生,喜歡花花草草,期許自己能將生活中的化學介紹給大家。 個人IG連結:https://www.instagram.com/ffrliterature/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有關研究動物受苦實驗的一些思考
Heiman
・2012/10/16 ・209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10 ・六年級

(注:本文和醫學及美容和日用產品的動物實驗無關)

從成立初期到現在,動物科學都有研究動物面對不同厭惡刺激的反應的實驗,好了解動物感受痛和苦的能力及生心理並行為上的反應。我和很多熱衷動物福利科學的同學和學者都一樣,儘管認為基於動物福利和人們對動物負面情緒及行為反應的知識已算充實,因此我們應儘可能減少這類研究的侵害性及數量,但我們仍會同意這些實驗即使將來可能被時代摒棄,仍有(或曾經有)其必要性。

然而,就我接觸愛護動物人士的經驗,我大膽地猜想他們的想法:動物在這些情況下會受苦是只消看看動物樣子再將心比己就可憑直覺知道的事,顯而易見得用不著科學證明。而事實的確是,這類科學研究證明了他們大部分的直覺想法是對的。那麼,我們熱心推廣動物福利科學的人該如何說服他們研究動物受苦的實驗對動物福利有積極的重要意義呢?

我個人思考過後,想到以下一些理由:

一:這社會除了有愛護動物人士以外,也有對動物受苦能力抱持懷疑的大眾,當中有些人甚至仍抱持笛卡兒的動物機械論的過時想法。這些人是推廣動物福利的潛在阻力,難道我們不想說服他們多為動物設想?然而,要說服他們,光喊叫動物會受苦顯而易見、將心比己就知道有用嗎?搞不好甚至會可能產生敵我意識而將他們推向更強的對立面呢!要說服他們就必須拿出嚴謹有力的科學證據。我當然不會天真地認為科學證據能說服他們當中最頑固的人,但我相信通過科學我們至少能跟他們講理性地進行有建設性的討論,說不定能以理據說服當中的大部分人,就算失敗也可至少讓他們思考一下動物會否受苦這個問題。

二:好吧,我們知道動物會受苦,但我們也想知道動物受苦時的反應,好讓我們日後能夠判斷動物是否受苦、何時受苦、因甚麼原因受苦。問題是,我們如何踏出第一步知道哪些反應代表受苦和判斷某些反應是否受苦呢?我們必須由一些我們有強烈理由認為動物會跟人一樣感受痛苦的刺激(如電擊)著手,看看這些刺激造成怎樣的反應,並以此作為日後檢測動物有否受苦的指標*,令人們將來能依據這些指標去評估動物身心狀況並改善動物福利。這也幫助人們發現原來某些人們認定動物會受苦的情況是動物並沒有受苦,又或者人們以為動物不會受苦甚至喜歡的情況是動物其實在受苦(例如人們常以為狗都喜歡被摸頭,但其實有些狗隻討厭或害怕被摸頭,特別是被陌生人摸頭)。
*當然,根據肯定後項不能推出前項的邏輯規則,我們知道動物做出相同反應不一定代表受苦,因此解讀這些指標還得考慮整個環境脈絡並動物整體的反應。

指標例子:老鼠的痛苦表情尺 (左:無痛、中:稍痛、右:極痛)

原研究在此

三:我們仍需要這些負面研究去解決一些有關對待動物方法的爭議。舉個例子,事實上就連不少「愛狗人士」也會認為使用體罰、「肢體糾正」或「強勢的手段」來訓練愛犬是天經地義:不但對狗隻本身毫無福利問題,甚至可以教得很好。也有其他人懷疑這種看法。那麼我們應該去研究一下這些用上大量厭惡刺激*的手段會否令狗隻受苦或造成其他身心上的長遠負面影響。當愛狗人士得知使用這類方式訓練愛犬可能造成的福利問題,就可以因此停止使用這些方法。
*其實,厭惡刺激能被動物適應的話不一定會造成身心福利受損,但並不容易。

四:儘管我們同意人們應該減少動物受苦,但實際執行上仍有很多困難,如畜產業者未必能應付放棄某些造成動物痛苦的生產方式所帶來的成本負擔。比如說,澳洲的綿羊不在小時剪去屁股上皺皺的皮讓它癒合得平坦的話,長大後皺皺的屁股將成為寄生蠅產卵的溫床,這不但讓羊毛業者損失慘重,綿羊也受極大痛苦甚至死亡這當然有其他可行的更好替代方式,但業者未必願意、也未必有能力付出額外成本。這時,我們就需要研究剪屁股皮(Mulesing)對綿羊帶來的痛苦程度。有了這些資料,一方面我們可以在倫理上衡量業者的成本效益和動物福利如何取捨*:痛苦是否大得需要社會無視成本問題去立法禁止剪屁股皮(紐西蘭禁止了,澳洲沒禁止);另一方面我們也可以研究若不禁止的話,我們可以如何減輕剪屁股皮造成的痛苦,如使用止痛劑或改用其他方式去皮。之前曾有一個使用膠夾子讓屁股自動脫皮的方法被認為可減低痛苦,然而對比研究卻發現其實比直接剪屁股皮更痛,那當然不能批准使用了。這足見研究動物痛苦的對動物倫理決策的重要性。
*雖然不適用於剪綿羊屁股皮的例子,但也許有些被認為會造成動物受苦的方式到頭來被研究發現是沒有問題或問題不大,社會和畜產業界能白付得起多餘成本嗎?

投身研究及改善動物福利的動物學家們大多認為,動物福利不只是單純的道德倫理,更是一門科學,大家同意嗎?

延伸閱讀:改善實驗動物福利

文章難易度
Heiman
16 篇文章 ・ 1 位粉絲
動物科學碩士,主修動物行為及動物福利,喜歡動物行為訓練,亦對動物演化及自然生態互動充滿興趣。學士時代主修動物學及生態學。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藪貓藪貓,你的耳朵和腳ㄚ為什麼這麼大?
bigcatzan_96
・2019/11/12 ・264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391 ・三年級

文/大貓讚

以大大的耳朵定位獵物

藪貓的特點,莫過是那對大耳朵惹。圖/Flickr

藪貓是體型中等的貓科動物(體重約 11~13 公斤),身為貓咪,視力當然很好,但是牠們主要還是仰賴那對大大的耳朵定位獵物,然後 ㄉㄨㄞ~ 到定點攻擊,再 ㄉㄨㄞ~ 回原點防守。 1, 2

牠們的食物種類很多元,最常吃齧齒類動物(尤其是老鼠),其次是小鳥,再來是爬蟲類(例如蛇蛇),小動物和昆蟲也是不錯的點心。由於中等體型的獵物獵起來會比較辛苦,所以不常見到藪貓吃,就算看到藪貓在吃,研究員也會懷疑那是不是其他掠食者吃剩的。1, 2, 3

影片中介紹藪貓的生活,2:40秒可以看到捕捉獵物 ㄉㄨㄞ~ ㄉㄨㄞ~ 跳的藪貓;3:35秒則是侵入領土互相「溝通」的藪貓。

藪貓是籃板王,當小鳥飛離草叢的時候,牠們可以順勢跳起將其抓住,更能跳到三公尺高抓下白腹鸛。也很會撈湖裡的魚魚,但似乎只有動物園的奴才有幸見到過。 藪貓攻擊命中率在五成以上,由大大的耳朵接收聲音,在鎖定地底老鼠的位置之後,藪貓會悄然無聲的緩慢逼近,再直接跳到定點捕捉老鼠,若失敗了就跳回原點,重新瞄準。 2

如果面對像蛇蛇這種比較危險的對手,除了保持安全距離,還要盡可能的抓準時機發動連擊,更要經常ㄉㄨㄞ回原點防守。 4

水源地附近是藪貓的商店街

藪貓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廣泛分佈,除熱帶雨林和沙漠之外都有牠們的蹤跡,牠們需要高高的草叢提供掩護和休息,最喜歡生活在水源地附近的美食街,所以大多住在草原和濕地。1, 3, 5, 6海拔三千多公尺的草原、沼澤和竹林也有分布。不過藪貓鄰居的地盤會互相重疊,但牠們除了約會,平常並沒有什麼往來,也很少吵架。就算出現外來者,本地藪貓只是兇一下做做樣子而已,不會大打出手。藪貓向來以和為貴~以和為貴~ 2

公母藪貓都會噴氣味標地盤,公藪貓的地盤範圍比較大而且習慣四處巡邏,也會走進森林裡5,所以氣味噴得特別多。那些離開媽媽獨自生活,沒房又沒%過的亞成年路過也會不斷地標氣味,高調通知住戶「本魯只是經過,請不要緊張!但如果有空房,那我就不客氣的住下了哦~歹就捕?」2

戀愛中的藪貓情侶會一起逛街吃飯,但都是各付各的帳,不會合作打獵。公藪貓有時候會偷吃鄰居母藪貓的食物。2

長長的腳丫短短的尾巴

圖/大貓讚Big Cat Zan

長長的脖子和腿,方便藪貓從草叢頂端偷看,所以牠們常常在草叢裡面穿梭移動。

但是一樣都是四肢長的貓咪,獵豹很會跑步,藪貓卻很會跳。2若將貓咪的四肢類比作人類的腿並簡化作三個部位:大腿、小腿和腳ㄚㄚ。按比例來說,獵豹的大小腿比較長(而小腿又比大腿長8 ),得以邁開較大的步伐,加快跑速。藪貓則是因為腳ㄚㄚ長,離開地面時可以釋放跳躍所需的巨大能量。2

另一方面,獵豹需要在高速中保持平衡,雲豹需要在樹上自由來去,牠們都擁有長長的尾巴。但是藪貓只要會ㄉㄨㄞ就好了,所以尾巴不用那麼長。2

重視居住品質的藪貓媽媽

一個多月大的藪貓寶寶。圖/Flickr

跟大多數的貓科動物一樣,寶寶都是母藪貓在養。藪貓媽媽整天都在打獵,餵一到三張永遠也吃不飽的嘴,會趁炎熱的中午稍作休息。2

藪貓媽媽很重視小孩的居住品質,她們選擇不受人類打擾又有豐富資源的地方,給小孩最優質的生活環境。外人在家裡其他地方串門子不會跟你計較,但如果執意要進入寶寶窩的範圍,藪貓媽媽絕對要跟你沒完沒了!(不過,藪貓大都很有禮貌的辣~) 2

藪貓寶寶最晚在一歲之後,就可以獨自生活,但通常會先賴在媽媽家一陣子才去外面找地盤。 2

走在路上的藪貓。圖/Flickr

捉老鼠好朋友

藪貓習慣在白天和黃昏出門,正好是獵物大量活動的時間,也能避開夜間出沒的大型掠食者,例如獅子和花豹。但是由於人類過度開發,擴張土地用做放牧與農場,導致藪貓和野生獵物的家園被破壞和破碎化。因此只要農田附近有足夠的草叢遮蔽和獵物,藪貓就會走入農田捉老鼠,並改為在夜間活動,以躲避人類和狗的騷擾。值得一提的是,藪貓幾乎不捕食家畜。 1, 2, 3

一隻成年藪貓每年可以捕食四千隻齧齒類動物2,是對農夫很有益處的貓貓。但卻很常被誤認作花豹或胡狼等捕食家畜的掠食者而遭到殺害5

另外,路殺事件也很常發生,加上藪貓被車燈照到會很容易呆住。某次研究員晚上看到一台汽車跟一對在過馬路的藪貓母子擦身而過,研究員急忙開車過去了解,還好母子只是被分散開來,但是當藪貓寶寶被研究員的車燈照到之後,還是繼續愣在原地,等到草叢邊的媽媽喊牠,才回過神跑過去跟媽媽團聚。3

圖/藪貓分布情況,黃色區塊為現存範圍,紅色區塊已不復存在。Image Credit IUCN Red List6

僅管藪貓在非洲廣泛分布,各地的數量其實並不多,在許多地區也已經消失。但是在西非,由於森林被砍伐為草地,卻意外變成藪貓適合居住的環境,因此當地的藪貓數量反而可能上升。 2

藪貓很瘦小、跑不遠又跑不快,被狗追的時候,通常會逃到樹上。比獵豹和花豹還要容易被獵人捕捉。在非洲當地的毛皮市場也很受歡迎,經常被用在傳統儀式與藥材製作,有些商人甚至將毛皮改標示成獵豹或花豹,哄抬更高的價格出售。2, 3, 6

藪貓被列為無危物種,沒有被投入太多的關注與保育資源,大部分的紀錄都是來自保護區內的觀察,雖然不清楚其他地區的生活狀況。但在很多國家已經立法禁止藪貓獵殺和交易,如果往後可以做更多的濕地保育,就能夠順便保護藪貓的家園。6

東非的高山較容易發現黑化的藪貓,例如肯亞的阿伯德爾山。圖/George the Explorer

參考資料

  1. Stratford, K., Weise, F., Melzheimer, J., & de Woronin-Britz, N., “Observations of servals in the highlands of central Namibia.,” 2016.
  2. Hunter L., “The Serval – High-rise Hunter.,” Africa – Environment & Wildlife, pp. 34-40, 2000.
  3. Ray, J.C., Hunter, L., Zigouris, J., “Setting Conservation and Research Priorities for Larger African Carnivores.,” 2005.
  4. Nat Geo WILD, “Serval vs. Snake | South Africa,” [Online].
  5. Ramesh, T., Kalle, R., and Downs, C. T., “Sex-specific indicators of landscape use by servals: consequences of living in fragmented landscapes.,” 2015.
  6.  Thiel, C., “Leptailurus serval. 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2015,” 2015.
  7. Matthews, A. & Urscheler, A., “Project proposal: Research on black servals in the Aberdare National Park in Kenya,” 1993.
  8. Gonyea, W.J., “Adaptive differences in the body proportions of large felids,” 1976.

更多有關大貓的故事,歡迎至大貓讚粉絲頁

小的讀過幾年書,塵世中一個迷途大貓迷。
讓我們一同被大貓淹沒吧!

文章難易度
bigcatzan_96
5 篇文章 ・ 14 位粉絲
小的讀過幾年書,塵世中一個迷途大貓迷。讓我們一同被大貓淹沒吧!大貓讚FB粉絲頁

1

6
0

文字

分享

1
6
0
減緩氣候變遷口號已經聽到會背了?從不同觀點重新思考為什麼會有氣候變遷吧!
Mia_96
・2021/06/19 ・3389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氣候變遷、全球暖化、溫度上升、二氧化碳濃度增加……,我們好像已經不用再證明人類對地球造成多大的傷害,即使在路上遇到一個小學生,問他什麼是全球暖化,他可能都會回答你:「因為我們排放太多二氧化碳了!」

現今大眾對於氣候變遷的出現開始出現很多謬誤:將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畫上等號、總以為氣候變遷所有的原因都是二氧化碳、一出現有別於以往的天氣現象就認為一定都是氣候變遷造成的。

李奧納多所拍攝的紀錄片《洪水來臨前》,當中便從飲食、能源探討人們如何直接與間接地造成氣候改變,與我們應該有所作為。圖/wikipedia

從過去到現在,怎麼解決氣候變遷下遭遇的難題已經內化成我們一提到氣候變遷便聯想到的問題,關於地球的改變,似乎永遠不同且更多聲音告訴我們,我們應該怎麼做。但似乎很少人思考,為何我們會走到現今的局面?為何我們明知道人類對於地球造成損害,卻仍止不住的傷害地球?

自然的追尋者—米榭·塞荷

法國哲學家米榭·塞荷(Michel Serres),在其所著的《失控的佔有慾—人類為什麼污染世界?》中提出有別於以往,看待氣候變遷的角度。

Michel Serres,法國哲學家,法蘭西學術院院士,同時擁有數學、文學與哲學學位。圖/wikipedia

「強烈職責某某企業排放廢水!」、「下一個十年我們應該如何解決氣候變遷的難題?」,人類習慣以「我」的角度去思考議題,追本溯源,人類之所以會開始想要保護地球,也正正是因為地球所給予我們反饋開始讓我們感到不便、開始對我們產生威脅。

但塞荷認為,在當代眾人最關注的環境生態議題中,人們不應該永遠扮演著消極的批判者角色,人們應該要做的,應該是積極的找尋連結著人、生物、環境彼此間的橋樑,尋找著彼此之間的連結性,我們應該從頭開始去回溯演化最初的源頭。

而為了展開這樣的追尋,人們應該反求自身的詢問:人類為何污染這個世界?人類如何宣示自己擁有地球的佔有權呢?

污染源於佔有

人類之所以污染世界:大舉砍伐樹林、污染海洋大氣、建造工廠等種種因素,都是因為我們認為地球是屬於人類的,如同動物會以排泄物來宣稱領地一般,人類也用著不間斷的污染物宣稱著,地球是我們的!

所有權,就是 Serres 提出的第一個概念。

但關於所有權的與否,又由誰來決定?從個人到村落、從村落到國家,一切的起始點或許都是所有權的開端,因為佔有,似乎是人類一直以來求取生存的必要行為,而從過去獸性的佔有到現今看似不明顯的佔有,我們有意無意地將佔有視為一件再理所當然的事情,卻忽略了佔有背後還需探討的所有權歸屬問題。

踏入飯店時,我們希望房間中的被褥、衛浴是「乾淨」、「未被污染」的,如果房間充斥著上一位房客所留下的污染,種種痕跡似乎就在宣達著:「我擁有這個房間!」。延伸至土地、村落、環境,無一處不是透過污染進而宣稱佔有,但卻產生了根本差異:人們付錢,而從飯店經營者手中獲得一晚乾淨的房間;但對於自然,我們付出什麼?又有誰真正可以稱為自然的擁有者呢?

在人類相互爭奪領地的同時,只想過土地上是否歸屬於他人,卻未曾思考過,誰來決定土地的歸屬?圖/Pixabay

所有權彷彿是動物們的下意識,人類與動物一般,想要利用對事物的所有權,去佔有、污染、予取予求。但讓人不安的起始點在於,人類的力量過於具有摧毀性,我們的佔有,污染了大氣、海洋與土地,人類的佔有,是選擇佔有整個地球,任何一絲一毫都不放過。

硬廢料佔領物理世界,軟廢料佔領人文世界

硬污染軟污染是塞荷提出的第二個論點。硬污染為我們舉目所見之污染,像是排放溫室氣體、船體漏油等,人們可以輕易地看到污染的部分,也可以精密的計算出人類製造出的污染。

軟污染雖然較為隱晦、也較不注目,但卻造成更為龐大的損失,出現在各個角落的廣告看板、記號商標即是,廣告商看似只買下了廣告看板的空間平面,但其實買下的為平面周圍的感官空間、消費者的感官、甚至於消費者的視野,軟污染以一個細微且不易察覺的方式侵入人們的身心。

當軟污染充斥在世界上的各個角落時,其佔據著我們全然的注意力,覆蓋最自然的聲音與景象,不斷影響著我們看到自然、發覺自然的權利,更甚,開始影響著人們對於事物的認知、價值的判定或意識的抉擇。

來自於不斷的佔有,人們接二連三的製造出更多的硬污染,於是硬污染成為了現階段顯而易見的問題,而為了解決硬污染,人們開始投入更多的軟污染,開始在電視、廣告看板甚至是 podcast 上宣傳環保的重要性,進而生產更多「環保產品」(像是不斷推陳出新購物袋、環保杯、環保餐具),而這些環保產品的產生,卻也產生了部分的硬污染。

於是,人們所製造的軟硬污染,不停地侵占我們的生活、佔據自身的感官,電子產品、網絡資源放肆的成長於周圍環境,放肆地去要求人們正視、喜愛他們,而人們也樂意且毫不知情的接受了邀約,於是乎成為了一種迴圈:人類在地球中製造著軟硬污染,而人類所創造的軟硬污染同時回過頭綁架著人類。

塞荷對於軟污染曾說到:「那些影像與字母專橫地逼迫你去看,然而世上的萬物卻卑屈地向你的感官乞求意義。後者請求,前者命令。」圖/Pixabay

人類任由軟硬污染成長,卻使世間萬物卑微的請求意義,人類自然的將自然視為己有,卻對於自然與成長於自然中的生物視若無睹,塞荷同時提到,當我們提起環境二字時,正代表著以人類為中心,而事物萬物僅是圍繞在我們周遭。

從自然的擁有者轉化為單純的房客

因為我們看似擁有著這個地球,也因為每個國家看似畫上國界、區分領土就可以大聲宣稱這是我的土地!當我們自詡著人類是主宰地球的擁有者時,事實是,如果把地球歷史濃縮成一年來看,我們僅是出現在最後幾秒的新興物種。

自然契約是塞荷的最終觀點,也是塞荷對於問題的回答。如果人類不與自然(或是更正確的說法,自然不與人類)簽訂契約,在不久後的將來,人類便會在地球方舟中孤立無援的前行,因人類利用佔有、利用硬污染、利用軟污染將世間萬物驅離,當人類自以為擁有一切的同時,其實正是一切消失的剎那,當我們將一切緊握於手中時,手中留下的便僅是我們的自以為是。

當人類轉變為地球單純的房客,我們便不會肆意妄為的污染著地球,人們將不再將一切其視為理所當然,而會更加小心翼翼地面對地球以及大自然所簽訂的租約,最終,地球與人類或許便能和平共處,或許便能一同希冀將到來的和平。

跳脫過往思維,或許我們可以一同思考與改變,化身為地球中的租客。

不同的觀點,相同的擔憂

我們習慣以如何解決氣候變遷帶來的災害、苦難來面對氣候變遷,希冀從結果找出解決方法,但塞荷提供我們另一個選項,直接回朔於人與環境交織的源頭,帶領人們一齊思考為何我們污染環境、污染地球,為何最初,我們會認定我們「擁有」著地球。

塞荷提供我們另一個選項:直接回朔於人與環境交織的源頭,帶領人們一齊思考為何我們污染環境。圖/Pixabay

面對環境議題,就像是破關遊戲一般,有千萬條道路等著我們自身去發掘與追尋,但這次的破關遊戲,並沒有攻略、也沒有捷徑,更沒有任何一個人或是國家可以預先猜測到結局,塞荷也只是提供給我們其中一條或許可以順利進行遊戲的方法,如何看待遊戲、如何在遊戲中發掘人們不過是在這漫長的地球歷史中的其中一個角色,都是我們需要不斷反思的議題。

參考文獻

  1. Michel Serres,《失控的佔有慾:人類為什麼污染世界?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