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7
1

文字

分享

3
17
1

COVID – 19 患者的隱形殺手:快樂缺氧。為什麼會發生?該如何預防?

Aaron H._96
・2021/05/25 ・240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COVID – 19 全球肆虐,許多研究都發現,為數不少的 COVID – 19 確診者中,出現一種叫做「快樂缺氧」 (Happy Hypoxemia) 的特殊現象。部分確診者,即便血氧已經明顯低於正常範圍,卻沒有任何特殊的外在症狀,很快地,患者的血氧會加速下降,直到突然喪失意識等。

這個現象導致醫護人員很難判斷患者的狀況,也就難以及時採取適當的急救措施或安排加護病房,因而容易錯失治療先機。

一般的慢性缺氧者,可能會有頭痛、喘、頭暈等症狀。圖/ENVATO ELEMENTS

我們如何測量血氧?

在進一步了解「快樂缺氧」的成因前,讓我們先來了解一下血氧的定義,以及血氧是如何被測量的。

無論在醫院、急診室或長照中心,測量生命徵象是非常重要的臨床行為。一般最常見的生命徵象包括:血氧飽和度、脈搏、呼吸速率、體溫、血壓等指標。

血氧飽和度,是測量生命徵象的一個重要指標。圖/ENVATO ELEMENTS

其中正常血氧的飽和度約略落在 95% – 100% 之間,一個沒有相關心肺病史的人,血氧濃度 95% 以下則被視為供氧不足,可能考慮需要進一步觀察或是給予氧氣治療。

長期維持在偏低的血氧狀態 (hypoxemia),可能會使細胞出現缺氧 (hypoxia) 的現象。一般慢性缺氧者可能會有頭痛、喘、頭暈等症狀;嚴重缺氧的時候,對於氧氣需求較敏感的腦部細胞、心肌細胞則會造成不可逆的傷害,甚至死亡。因此血氧是非常重要的基礎生命徵象。

現在最常見用來測量血氧的方式,就是手指式的脈衝式血氧儀 (Pulse Oximeter)。脈衝式血氧濃度儀利用「攜帶氧氣的紅血球能吸收較多紅外光 (850-1000nm)」,「未攜帶氧氣的紅血球則是吸收較多紅光 (600-750nm) 」的這個差異,來推算人體血液中血紅素 (Hemoglobin) 帶氧能力。

對於長期臥病的中老年患者,因為呼吸深度較淺、肺功能較差、呼吸道常常阻塞,容易因為長期氧氣不足而導致身體機能急劇退化,偵測血氧濃度,更是長期照護中相當重要的一環。

測量血氧容易受到哪些因素影響?

使用脈衝式血氧儀時,會影響血氧偵測的因素,除了手指擺放位置錯誤,指甲上有指甲油等干擾以外,血氧主要會受到病人「心肺功能變化」的影響。

例如慢性阻塞性肺病 (COPD) 的患者或是有抽菸習慣的人,容易因為肺功能逐漸退化,血氧也會跟著下降。另外,肺氣腫、嚴重的支氣管炎、肺水腫或是貧血、手指冰冷、皮膚顏色較深也都會影響血氧數據。呼吸中止症的患者,也可能出現血氧較低的現象。

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患者或是有抽菸習慣的人,容易因為肺功能逐漸退化,血氧也會跟著下降。圖/ENVATO ELEMENTS

用脈衝式血氧儀所測得的血氧分壓為 SpO2,如果患者的血氧變化較大,與實際動脈血中的 SaO2 就會產生落差。

SaO2 正常,表示肺臟氣體交換到動脈的氧氣足夠;SpO2 正常,則表示不但肺臟交換到動脈的氧氣足夠,心臟也能順利的把充滿氧氣的血液送到週邊組織,提供細胞使用。

臨床上,如果懷疑血氧儀的數據不夠敏銳、或是病人已經出現發紺的現象,還可以抽取動脈血液,來進行動脈血氧分析確認,病人是否有缺氧或是有呼吸代償的現象。

為什麼會出現「快樂缺氧」?

比利時根特大學的 Sebastiaan Dhont 於近日發表了一篇文章,探討造成這個現象的病理成因。

臨床上,已經測量到低血氧的患者中,有八成左右的人在電腦斷層上會出現某些肺部病灶、四成左右的人已經需要氧氣治療,卻只有近兩成左右的人意識到自己有呼吸困難的症狀。這是因為,在肺功能剛開始變差時,患者只要多吸幾口氣,就能多吸點氧氣,所以很難意識到自己其實正在隱性地缺氧。

「快樂缺氧」的現象並非 COVID-19 患者特有的現象,肺塌陷、動靜脈畸形、右到左心臟內分流等患者身上也會出現類似的現象。

在肺功能剛開始變差時,患者只要多吸幾口氣就行,所以難以意識自己正在隱性缺氧。ENVATO ELEMENTS

對 COVID-19 的患者來說,當肺功能剛開始變差的時候,會藉由代償性的呼吸,使呼吸次數微微地上升,就能維持一定的 SpO2 ;呼吸代償會讓身體吐出過多的二氧化碳,使肺泡中的二氧化碳分壓相對下降,使肺泡中的氧分壓相對上升,這也是 SpO2 相對看起來維持在正常範圍的原因之一。

此論文建議,臨床人員要對患者的血氧濃度保持警覺,即便患者一開始不覺得自己會喘、感覺上好像不需要氧氣、SpO2 相對看起來也維持在正常範圍,都應該早日定期監測血氧濃度,必要時,甚至應該抽動脈血確認血氧含量,以區分出狀況已經變差的重症患者。

偵測血氧:確診者保命的重要一環

今年一月,英國醫學會強調了居家隔離的民眾使用血氧機持續監測血氧的重要性。對於確診為 COVID-19 且出現症狀、65 歲以上或是 65 歲以下高風險(過度肥胖、糖尿病或虛弱)患者,都建議使用血氧機進行居家監測,以便盡早意識到缺氧的現象。

參考資料

  1. Dhont, S., Derom, E., Van Braeckel, E., Depuydt, P., & Lambrecht, B. N. (2020). The pathophysiology of ‘happy’hypoxemia in COVID-19. Respiratory research, 21(1), 1-9.
  2. Using a pulse oximeter to check you are OK – NHS England.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3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在家防疫很疲勞?還想堅持下去能怎麼做?

林希陶_96
・2021/06/23 ・2973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台灣正面臨 COVID-19 的襲擊,全國上下還處於三級警戒之中。看目前疾病的趨勢,可能相關的限制依舊會持續下去。如何在疫情之下,仍讓社會大眾願意配合相關保護措施變得至關重要。

6/23 指揮中心再次延長全國三級警戒維持至7/12。 圖 / 疫情指揮中心

但是,當時間一拉長,對於嚴格的防疫作為可能會覺得是否有必要,甚至在情緒上會有所反彈,也不願意配合政府相關限制或措施,這就是所謂的「防疫疲勞」(pandemic fatigue)[註1]。

而要特別說明的是,這裡所稱的防疫疲勞,並不是醫學上的正式診斷。此處的疲勞是指筋疲力竭、疲倦、氣力放盡,與一般日常用語相同。從 2019 年至今,COVID-19 在全球各地引發大流行,各國也頒布各種不同程度的封城、隔離、限制命令。防疫疲勞導因於動機降低,消極應對各項指示,甚至不遵守相關指引。根據 WHO 的調查,高達60%的人會出現「防疫疲勞」1

嗚嗚⋯⋯疫情到底哪時能結束?圖/GIPHY

世界各國對於此現象也有所警覺,但如何再次重振國民的動機都有手足無措之感。

疫情在全世界已經延燒超過一年的時間,台灣在第一年並未明顯感受到防疫的不便。但隨著疫情增溫,不便的程度越來越大。吃飯只能外帶,出外就必須戴口罩。所有的公營場所、娛樂活動全部都被限制,不能隨心所欲地出門逛街、散步、運動。

台灣眼前所面臨的一切,一年前世界各國都已經示範給我們看過了。當時,WHO 歐洲分部也知道防疫疲勞正在削減各國的防疫能量,如何重新提振社會大眾的動機與信心變成首要任務。因此他們發佈了「防疫疲勞指引」1,協助政府調整作法,以利民眾配合整體抗疫行為。

這個指引說穿了並不是多麼偉大的創見,就是從民眾的角度出發,以同理的方式去瞭解老百姓需要什麼東西,而不只是單純地關閉所有地方,叫大家待在家裡就好。

「防疫疲勞指引」裡有四個部分,非常值得好好深思一番,讓政府單位更深刻的理解何謂民眾內心真正需求,唯有如此,動機才可能再次被增強,防疫疲勞的狀況才能真的減少。

如何繼續防疫?「防疫疲勞指引」

了解民眾:溝通資訊準確,少即是多

在疫情之下,民眾已經接收過多資訊,並對於這些資訊會多所質疑。因此與民眾溝通,最好是使用高品質、有證據、量身訂做的資料,並遵守「少即是多」的原則。像是法國衛生部從民眾的經驗中學習,針對特殊族群,每周以問卷方式得知對抗疫情有無創意性做法。而德國對於限制區域如何制定,除了徵詢病毒學家、醫學專家之外,對於進一步考慮限制自由的合法性,也會請教哲學家、歷史學家、科學家、神學家、教學專家等不同專家的意見。

讓人民自己成為解決問題的一部分

人類感覺活著的一個基本需求,就是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生活,如果自主能力受到威脅,動機很容易消失。從心理學的角度可知,改變想法就可以改變心情,面對疫情不停地侵蝕我們的生活,我們可以轉念,從「疫情控制了我們的生活」,改變成「我們改變自己的行為進而控制疫情」。主導權回歸到我們身上,自我效能的感覺自然就會增加。

大家要好好把握現在!待在家也能成為英雄,控制疫情!圖/GIPHY

而媒體不是只能報導一些雞毛蒜皮的行車紀錄器或是負面取向的新聞,而是可以從社區中收集正向、有希望、有趣的故事,進而啟發自己。像是BBC就報導了百歲老兵湯姆‧摩爾的故事。一開始他的心願很小,他只是希望繞自家花園一百圈,每一圈募得10英鎊,一共是1000英鎊,然後將這些錢捐給英國全民醫療服務系統(NHS)。他的善心感動了英國及世界各地的人,短短時間之內捐款即突破百萬英鎊,在他百歲生日時,捐款已經超過3000萬英鎊2

見賢思齊,我們在疫情之下,是不是也有自己可以辦到的事?

讓人民過自己的生活,但想辦法降低危機

雖在疫情之下,讓民眾還是可以想辦法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但盡量減少不當行為。這裡所採用的是「危害減低策略」。既然我們無法完全停止不當行為,但盡量讓行為相關的危害盡可能減到最低。

在三級警戒的現在,除了WFH,透過網路線上與朋友相聚也是不錯的社交方式。圖/GIPHY

有的人天性就是喜歡社交,既然舉辦派對是危險的,但就允許他們從事小團體社交,也可以減低大規模群聚的現象。政府要想辦法發展各種防疫指引,如安全的晚宴如何舉辦;小孩如何遊玩互動;工作場所如何防疫;約會、喪禮、婚禮、旅行如何進行。而多數人最在乎的戶外活動與運動,如何在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之下,從事這些活動。

而不是一味的禁止有風險的活動,應當站在民眾的角度,好好想想如何在疫情之下好好生活。政府也可以試著以科學的角度去檢驗什麼方式可以避免被傳染,像英國在五月時就舉辦實驗性質的演唱會,參加民眾只要篩檢陰性,進場既不用戴口罩,也不用保持社交距離。但五天之後,需要接受第二次篩檢。由此得到的數據來研究群聚與感染之間的關係3

反覆的感謝人民艱難的配合

因為防疫而隨之而來的限制,可能會讓許多人遭受各式各樣的損失,有的人可能丟了工作;有的人可能經濟上陷入困境;有的人家人過世卻無法舉辦喪禮;有的人婚期訂了卻無法舉辦婚禮;有的人撐到畢業,典禮卻取消了。

在這些過程中,大家遭逢各式各樣的損耗,心裡也承受或多或少的壓力,這樣的經歷對於心理健康而言是相當不利的,甚至在未來有不良影響。

防疫不出門,在家也能看展覽!圖片截自/線上故宮

政府在這方面可以做得事情非常多,而不是只會頒布限制令,只叫全民在家就好,其他公共服務完全停擺。除了發錢紓困之外,其他相關服務可做得更加細膩。如心理支持方面,可轉而提供線上諮詢,對於個案的心理困境即時給予簡單的支持。再者所有公家機關都可以強化線上服務能力,像是博物館可以舉辦線上展覽[註2]*,圖書館可以宅配圖書至家裡。最不好的,就是採用中世紀的做法,鐵門一拉,雙手一攤,全部都覺得防疫或是想辦法度過難關,都是民眾自動自發要做好的事。

總而言之,從民眾的角度出發,理解對抗疫情大流行是相當不容易的事,如何將不便減低,才有可能讓防疫疲勞消散,進而使全民都順利度過此疾病。

  • 註1:pandemic fatigue 可翻成防疫疲勞、抗疫疲勞或者直譯為大流行疲勞。個人覺得抗疫疲勞較為傳神,既有抵抗又有抗議的雙關意味,但本文沿用台灣常用的防疫疲勞。
  • 註2*故宮的網站「線上故宮」做得很棒,線上策展也很值得一看。

參考資料:

  1. 世界衛生組織歐洲分部所提供的關於防疫疲勞之指引。
  2. 肺炎疫情正能量 盤點五大溫暖人心的抗疫故事。
  3. 英國舉辦5000人無口罩演唱會 藉此研究群聚與傳染關係。

林希陶_96
7 篇文章 ・ 1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