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難道,遠距離真的難以維繫?

海苔熊
・2012/09/07 ・2262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22 ・七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曾經以為,可以跟他這樣一直走到永遠。甚至是在他跟我說要去英國讀研究所那天,我也沒有懷疑、動搖過這樣的想法。可是後來我發現,英國對我們來說真的是太遠、太遠了。而且最後,似乎只有我一個人還在苦苦維繫……」

很多人都對遠距離戀愛(long-distance romantic relationships ,LDRRs)抱持著悲觀的看法,但是遠距離戀愛真的比較容易分手、比較不滿意這段戀愛嗎?答案是--不然。過去許多心理學家對遠距離/一般戀愛進行調查,結果有發現沒有差異(Guldner & Swensen, 1995; VanHorn et al., 1997)<1>

Ohio State University研究遠距離戀愛的大師Laura Stafford甚至還發現分隔兩地可能會讓彼此更穩定—沒有機會或刻意避免爭吵、理想化對方(idealize),都使得這個關係不會說斷就斷(Stafford & Merolla, 2007)<2>。我們實驗室之前的研究也低調地發現,如果你的「遠距」伴侶在台灣,除了台北-高雄,高雄-花蓮比較辛苦之外,滿意度與分手率幾乎跟其他情侶都差不多。

可是,我們也不得不承認遠距戀愛還是困難重重,那麼他們的困境、造成他們分手的關鍵是什麼?綜合Stafford和他的同好(?)十多年來的研究,大約發現兩個主要的因素。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 理想化破滅

與大家的想像或許有一點不同,遠距情侶如果真的分手,其實通常發生在重逢(Stafford & Merolla, 2007; Stafford, Merolla, & Castle, 2006)。為什麼會這樣?主要是因為再次見面會發現對方不如想像中得好,許多不願討論的問題也會霎時湧現、爭執倍增、甚至發現一些訊息戳破對方的謊言等等(你說!這包包誰買給你的?)。並且,太久沒有一起生活、一起出遊,幾乎不知道該如何約會了(Sahlstein, 2004)。

2.不安感作祟

Purdue University的M. Carole Pistole是跟Stafford並肩作戰一起研究遠距離戀愛的夥伴,但他比較採取依戀(Adult attachment)的觀點(Lee & Pistole, 2012; Pistole, 1994, 2006, 2010; Pistole & Arricale, 2003; Pistole, Roberts, & Mosko, 2010)。缺乏安全感的逃避或焦慮依戀者,通常會更難維繫他們的遠距離戀愛(Pistole, 2006, 2010)。吼悠!為什麼又是我們!!因為不安會讓你更不願意去碰觸你們之間遇到的問題,反而造成更大的問題(Lee & Pistole, 2012)。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Pistole等人(2010)指出,遠距離情侶和一般情侶(geographically close romantic relationships, GCRRs)還是有一些地方不一樣。他調查77個遠距離戀愛者與61個一般情侶,結果發現--如果你跟他是遠距離,重要的是你們過去的美好記憶與付出多寡;如果你們幾乎常常見面,關係穩定的關鍵是第三者是否出現<3>。

沒~有~錯,寶傑!一般人都會以為遠距最大的敵人是小三,畢竟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但是這張圖片裡面揭露了一個更大的秘密--對於遠距情侶來說,抵抗小三的最重要防線,是讓對方覺得在這段關係裡面是值得的、以往的付出難是以割捨的、跟你相處的時光是充滿幸福的--嗯溝(台),如果你的另一半就在身邊,製造幸福的同時,要更留意他身邊是否還有別人

正所謂行行出狀元,家家經難念(?),各種工作都有辛苦的一面,不同類型的戀愛也有各自的問題要去面對。遠距戀愛自然經營不易,但並不表示近距情侶遇到的困難較少。或許真正重要的,是辨識(Aware)彼此的問題在哪裡、調整情緒(Cameron & Ross, 2007),並培養因應、面對、維繫與解決困境的勇氣(Aylor, 2003; Manusov, 2006; Sahlstein, 2004; Stafford, et al., 2006)。

[註解]
1.詳見我古時候寫的回顧:Every time you go away。對了,雖然不論遠近分手率幸福感都差不多,但是遠距情侶在分手之後的確比較難過(Guldner, 1996)。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Cameron & Ross (2007)也指出遠近不是問題,重要的是男生的脾氣。他們的實驗中一共調查了兩次,大部分(70%-90%)的伴侶半年後都還在一起,但遠距情侶中,如果男生愛表現出負面情緒,半年後還在一起的機率只有40%左右。

3.他們預測的是「承諾感」(commitment),即你有「多願意」、「多確定」與對方共度一生,詳細描述請見<該走或該留?逐漸消失的依賴感>

4.文中所有統計數字多採自西方研究,且均只描述平均值,尚須注意個別差異與文化差異,不宜作過度推論。

5.為求行文簡便與維護隱私,內文引用的諸項案例均經當事人同意,並大幅修改後重新繕寫,無可供辨認訊息之虞。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6.我最近在嘗試替文章減肥(好像還是滿失敗的)並增加科學性,如果你想看風花雪月冗長版本請看Womany專欄<我們之間隔著的不是距離>

picture credit: herehere, and here
[參考文獻]
Aylor, B. A. (2003). Maintaining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Maintaining Relationships through Communication (pp. 127-139). Mahwah: Lawrence Erlbaum Assoc Publ.
Cameron, J. J., & Ross, M. (2007). In times of uncertainty: Predicting the survival of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Article].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147(6), 581-606.
Guldner, G. T. (1996). Long-distance romantic relationships: Prevalence and separation-related symptoms in college students. [Article]. Journal of College Student Development, 37(3), 289-296.
Guldner, G. T., & Swensen, C. H. (1995). Time Spent Together And Relationship Quality –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As A Test-Case. [Not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2(2), 313-320.
Lee, J.-y., & Pistole, M. C. (2012). Predictors of Satisfaction in Geographically Close and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Counseling Psychology, 59(2), 303-313. doi: 10.1037/a0027563
Manusov, V. (2006). Maintaining long-distance and cross-residential relationships. [Book Review].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56(3), 630-631.
Pistole, M. C. (1994). Adult attachment styles – some thoughts on closeness-distance struggles. [Article]. Family Process, 33(2), 147-159.
Pistole, M. C. (2006). Long distance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n attachment theory interpretation. Paper presented at the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New Orleans, LA.
Pistole, M. C. (2010). Long-Distance Romantic Couples: An Attachment Theoretical Perspective. [Article].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 36(2), 115-125. doi: 10.1111/j.1752-0606.2009.00169.x
Pistole, M. C., & Arricale, F. (2003). Understanding attachment: Beliefs about conflict.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81(3), 318-328.
Pistole, M. C., Roberts, A., & Mosko, J. E. (2010). Commitment Predictors: Long-Distance Versus Geographically Close Relationships. [Article].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88(2), 146-153.
Sahlstein, E. M. (2004). Relating at a distance: Negotiating being together and being apart in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Proceedings Paper].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1(5), 689-710. doi: 10.1177/02654046115
Stafford, L., & Merolla, A. J. (2007). Idealization, reunions, and stability in long-distance dating relationships. [Proceedings Paper].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4(1), 37-54. doi: 10.1177/0265407507072578
Stafford, L., Merolla, A. J., & Castle, J. D. (2006). When long-distance dating partners become geographically close. [Articl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3(6), 901-919. doi: 10.1177/0264407506070472
VanHorn, K. R., Arnone, A., Nesbitt, K., Desilets, L., Sears, T., Giffin, M., & Brudi, R. (1997). Physical distance and interpersonal characteristics in college students’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rticl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4(1), 25-34.

文章難易度
海苔熊
70 篇文章 ・ 470 位粉絲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人體吸收新突破:SEDDS 的魔力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4/05/03 ・1194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由 紐崔萊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營養品的吸收率如何?

藥物和營養補充品,似乎每天都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些關鍵分子,可能無法全部被人體吸收?那該怎麼辦呢?答案或許就在於吸收率!讓我們一起來揭開這個謎團吧!

你吃下去的營養品,可以有效地被吸收嗎?圖/envato

當我們吞下一顆膠囊時,這個小小的丸子就開始了一場奇妙的旅程。從口進入消化道,與胃液混合,然後被推送到小腸,最後透過腸道被吸收進入血液。這個過程看似簡單,但其實充滿了挑戰。

首先,我們要面對的挑戰是藥物的溶解度。有些成分很難在水中溶解,這意味著它們在進入人體後可能無法被有效吸收。特別是對於脂溶性成分,它們需要透過油脂的介入才能被吸收,而這個過程相對複雜,吸收率也較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有聽過「藥物遞送系統」嗎?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科學家們開發了許多藥物遞送系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Self-Emulsifying Drug Delivery Systems,簡稱 SEDDS),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這項科技的核心概念是利用遞送系統中的油脂、界面活性劑和輔助界面活性劑,讓藥物與營養補充品一進到腸道,就形成微細的乳糜微粒,從而提高藥物的吸收率。

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 圖/envato

還有一點,這些經過 SEDDS 科技處理過的脂溶性藥物,在腸道中形成乳糜微粒之後,會經由腸道的淋巴系統吸收,因此可以繞過肝臟的首渡效應,減少損耗,同時保留了更多的藥物活性。這使得原本難以吸收的藥物,如用於愛滋病或新冠病毒療程的抗反轉錄病毒藥利托那韋(Ritonavir),以及緩解心絞痛的硝苯地平(Nifedipine),能夠更有效地發揮作用。

除了在藥物治療中的應用,SEDDS 科技還廣泛運用於營養補充品領域。許多脂溶性營養素,如維生素 A、D、E、K 和魚油中的 EPA、DHA,都可以通過 SEDDS 科技提高其吸收效率,從而更好地滿足人體的營養需求。

隨著科技的進步,藥品能打破過往的限制,發揮更大的療效,也就相當於有更高的 CP 值。SEDDS 科技的出現,便是增加藥物和營養補充品吸收率的解決方案之一。未來,隨著科學科技的不斷進步,相信會有更多藥物遞送系統 DDS(Drug Delivery System)問世,為人類健康帶來更多的好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章難易度

討論功能關閉中。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99 篇文章 ・ 304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1

2
1

文字

分享

1
2
1
如果在虛擬實境裡尋找伴侶,真的可以建立舒服的戀愛關係嗎?——《元宇宙超圖解》
azothbooks_96
・2023/09/27 ・983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在元宇宙的世界裡,比較容易和價值觀相近的對象,談一場少摩擦的戀愛。

所謂的「談戀愛」,其實就是彼此價值觀的碰撞。

在價值觀日趨多元、細分的現代社會,實體世界裡的戀愛,情侶之間免不了會發生一些摩擦。

所謂的「談戀愛」,其實就是彼此價值觀的碰撞。圖/pexels

越來越多人在實體社會的戀愛關係中感受不到舒適,大眾認為「談戀愛風險很高」的傾向,更是一年比一年更鮮明。

可見「談戀愛」的魅力,正逐步下降。不論是在元宇宙內或外,都有一套很現代的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那就是配對服務。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迴避戀愛和元宇宙

當我們對戀愛的價值觀細分化之後,在生活周遭便很難找到滿足條件的人選;但只要像在社群網站上找興趣相近的同好那樣,從一個規模龐大的母群體當中找出伴侶的話,發生摩擦的狀況,會比不假思索就交往的對象減少許多。

若想找更根本的解決之道,那麼元宇宙上還有一個獨門絕招,就是乾脆把伴侶化為虛擬實境的一部分——因為情侶在元宇宙上會隔著虛擬替身,建立起隔一道防火牆的溝通方式。

有些人會覺得「虛擬替身碰不到、摸不著」,不過,時下認為談戀愛不見得一定要有實體互動或性接觸的人已越來越多,或有些原本潛伏噤聲的族群浮上檯面。

想必今後會有越來越多人願意相信這不是逃避實體戀愛,而是元宇宙上的愛情,比實體更美好。圖/azothbooks

要是這些虛擬替身由 AI 操控的話,還能與另一半建立更舒適的戀愛關係——如果對象是 AI,不論是再怎麼極端的戀愛觀,或是任何性傾向,它應該都會接受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想必今後會有越來越多人願意相信這不是逃避實體戀愛,而是元宇宙上的愛情,比實體更美好。

——本文摘自《元宇宙超圖解:從刀劍神域到寶可夢,一小時讀懂78個概念,掌握本世紀最大商機》,2023 年 9 月,漫遊者文化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所有討論 1
azothbooks_96
53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漫遊也許有原因,卻沒有目的。 漫遊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文學、人文、藝術、商業、學習、生活雜學,以及問題解決的實用學,這些都是「漫遊者」的範疇,「漫遊者」希望在其中找到未來的閱讀形式,尋找新的面貌,為出版文化找尋新風景。

1

1
0

文字

分享

1
1
0
國家好現代,人民瘋狂愛——國家發展與愛情的關係
胡中行_96
・2023/02/06 ・2044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影集《年輕教宗》(The Young Pope)裡,裘德洛飾演的庇護十三世曾經開示:「愛無法用人數統計,只能以強度衡量。」[1][註]2023年元月的《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期刊上,來自全球45個國家的學者,向世人宣告:他們不僅量化了愛情強度,還比較出各地差異。[2]

參與的國家及城市

該論文的第一兼通訊作者 Piotr Sorokowski 博士,任職於波蘭的弗羅茨瓦夫大學(Uniwersytet Wrocławski);而團隊的研究人員橫跨各洲,從所在地的幾個大城市,招募總共 11,422 名交往中、訂婚或已婚成人,匯集統整其中 9,474 人的資料。【圖 1】橙色圓點標出受測者居住的城市,藍色的區域則為涵蓋的國家,臺灣不在其中。[2]

參與研究的國家(藍色)與城市(橙色)。圖1/參考資料2,Figure 3(CC BY 4.0)

量化愛情

參與研究的美國心理學教授Robert J. Sternberg,曾指出愛情是由親密(intimacy)、激情(passion)和承諾(decision/commitment)所組成,即「愛情三元論」(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2, 3]相關的量表羅列了對應的陳述,例如:表示親密的「我與__分享我個人極為私密的資訊」;透露激情的「看到__令我興奮」;以及展現承諾的「我對和__關係的穩定性有自信」。受測者得從「0 完全沒有」至「9 非常強烈」中,選擇評分。除了該理論符合此研究的目的,因此問卷獲得採用,分析時也加入其他項目:[2]

  1. 環境溫度:與親近程度、人際距離、肢體接觸,以及情感表達有關。→參考各國年均溫。[2]
  2. 關係長度:關係的持久與否,會影響愛情的強度。→調查受測者和伴侶在一起多久,並計算出各國的平均值。[2]
  3. 性別:不同性別的人,對愛情的感受相異。→招募受測者時,性別比例必須均衡。[2](原文沒有說明性少數等變因,推測是以順性別異性戀為主。)

同時,為認識現代化與社會類型之於愛情的關係,每個國家的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性別不平等指數(Gender Inequality Index)、集體主義(collectivism)的程度,以及綜合世界銀行之世界發展指標(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與聯合國統計年鑑(Statistical Yearbook)的世界現代化指數(World Modernization Index)等,都納入考量。[2]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代化及愛情

研究結果顯示,國家現代化會促進愛情,而且相較於激情,此效果在親密層面更是突出(見【圖 2】);但是現代化超過一定程度時,竟然會造成反效果。[2]比方說,聯合國認為人類發展指數大於 0.8,算是很高度的發展。[4]在此研究中,達到 0.85 以上時,該國的愛情平均值反而從高峰下降(見【圖 3】)。這種自己過得太好,於是不需要伴侶的情形,在動物實驗中也曾得到證實:當必要資源長時間無限制地供應,小鼠就會不想交配和繁殖。[2]

顏色愈深,愛意愈濃。臺灣沒有參加研究。圖2/參考資料2,Figure 1(CC BY 4.0)
縱軸為預測的愛情分數;橫軸則是人類發展指數。藍線-愛情三元論量表;黃線-親密;橙線-激情;灰線-承諾。圖3/參考資料2,Figure 2(CC BY 4.0)

集體主義和愛情

研究得到的另一個重點,是親密與承諾的程度,和一個國家的集體主義傾向,呈現正相關。媒妁婚姻容易出現在集體主義的社會;相對地,個人主義則鼓勵自由戀愛。雖然前者聽起來較難產生愛意,但因為集體社會推崇利他(altruistic)的無私奉獻,而強化了與伴侶的連結。不過,在斟酌受訪者年紀對結果的影響後,這個現象便沒有那麼明顯。[2]

年均溫、關係長度與愛情

各地激情的差異,無法由國家發展或社會類型看出趨勢。在這方面,年均溫倒是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高年均溫能催出炙熱的激情,卻也使得親密與承諾的程度相對低落。論文的作者群表示,需要未來的研究深入瞭解,氣候如何干預人類的行為和感受。另外,長久在一起的伴侶,激情與親密的程度較低;但承諾則更為堅定。[2]

不代表國家的愛情

閱讀這份難得的大型愛情研究時,大概多少會引起各國人的比較心態。可是採樣的範圍,其實僅限於大城市,並不能代表國家整體。[2]舉例來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數據,源自北京和香港的受測者。這些人填寫愛情量表的答案,基於文化背景迥異,應該會與內蒙、新疆或苗寨人民的想法,有天壤之別。此外,千萬別忘了,感情談到最後,面對其中酸甜苦辣的,還是只有自己和伴侶。互動時的火花或摩擦,主要仍依個體特質而定。就算身處於任何一個參與此研究的城市,也不保證能體驗相同的愛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備註

《年輕教宗》原臺詞,含前後文:「The public squares have been jam-packed, but the hearts have been emptied of God. You can’t measure love with numbers, you can only measure it in terms of intensity. In terms of blind loyalty to the imperative.」。[1]

參考資料

  1. The Young Pope – Episode 1.5, Quotes. (2016) IMDB.
  2. Sorokowski P, Kowal M, Sternberg RJ, et al. (2023) ‘Modernization, collectivism, and gender equality predict love experiences in 45 countries’. Scientific Reports, 13, 773.
  3. Sternberg RJ. (1997) ‘Construct validation of a triangular love scale’.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27 (3): 313-335.
  4.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lobal Footprint Network. (Accessed on 19 JAN 2023)
所有討論 1
胡中行_96
169 篇文章 ・ 65 位粉絲
曾任澳洲臨床試驗研究護理師,以及臺、澳劇場工作者。 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主修編劇)。邀稿請洽臉書「荒誕遊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