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難道,遠距離真的難以維繫?

海苔熊
・2012/09/07 ・2262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22 ・七年級

「我曾經以為,可以跟他這樣一直走到永遠。甚至是在他跟我說要去英國讀研究所那天,我也沒有懷疑、動搖過這樣的想法。可是後來我發現,英國對我們來說真的是太遠、太遠了。而且最後,似乎只有我一個人還在苦苦維繫……」

很多人都對遠距離戀愛(long-distance romantic relationships ,LDRRs)抱持著悲觀的看法,但是遠距離戀愛真的比較容易分手、比較不滿意這段戀愛嗎?答案是--不然。過去許多心理學家對遠距離/一般戀愛進行調查,結果有發現沒有差異(Guldner & Swensen, 1995; VanHorn et al., 1997)<1>

Ohio State University研究遠距離戀愛的大師Laura Stafford甚至還發現分隔兩地可能會讓彼此更穩定—沒有機會或刻意避免爭吵、理想化對方(idealize),都使得這個關係不會說斷就斷(Stafford & Merolla, 2007)<2>。我們實驗室之前的研究也低調地發現,如果你的「遠距」伴侶在台灣,除了台北-高雄,高雄-花蓮比較辛苦之外,滿意度與分手率幾乎跟其他情侶都差不多。

可是,我們也不得不承認遠距戀愛還是困難重重,那麼他們的困境、造成他們分手的關鍵是什麼?綜合Stafford和他的同好(?)十多年來的研究,大約發現兩個主要的因素。

1. 理想化破滅

與大家的想像或許有一點不同,遠距情侶如果真的分手,其實通常發生在重逢(Stafford & Merolla, 2007; Stafford, Merolla, & Castle, 2006)。為什麼會這樣?主要是因為再次見面會發現對方不如想像中得好,許多不願討論的問題也會霎時湧現、爭執倍增、甚至發現一些訊息戳破對方的謊言等等(你說!這包包誰買給你的?)。並且,太久沒有一起生活、一起出遊,幾乎不知道該如何約會了(Sahlstein, 2004)。

2.不安感作祟

Purdue University的M. Carole Pistole是跟Stafford並肩作戰一起研究遠距離戀愛的夥伴,但他比較採取依戀(Adult attachment)的觀點(Lee & Pistole, 2012; Pistole, 1994, 2006, 2010; Pistole & Arricale, 2003; Pistole, Roberts, & Mosko, 2010)。缺乏安全感的逃避或焦慮依戀者,通常會更難維繫他們的遠距離戀愛(Pistole, 2006, 2010)。吼悠!為什麼又是我們!!因為不安會讓你更不願意去碰觸你們之間遇到的問題,反而造成更大的問題(Lee & Pistole, 2012)。

Pistole等人(2010)指出,遠距離情侶和一般情侶(geographically close romantic relationships, GCRRs)還是有一些地方不一樣。他調查77個遠距離戀愛者與61個一般情侶,結果發現--如果你跟他是遠距離,重要的是你們過去的美好記憶與付出多寡;如果你們幾乎常常見面,關係穩定的關鍵是第三者是否出現<3>。

沒~有~錯,寶傑!一般人都會以為遠距最大的敵人是小三,畢竟近水樓台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但是這張圖片裡面揭露了一個更大的秘密--對於遠距情侶來說,抵抗小三的最重要防線,是讓對方覺得在這段關係裡面是值得的、以往的付出難是以割捨的、跟你相處的時光是充滿幸福的--嗯溝(台),如果你的另一半就在身邊,製造幸福的同時,要更留意他身邊是否還有別人

正所謂行行出狀元,家家經難念(?),各種工作都有辛苦的一面,不同類型的戀愛也有各自的問題要去面對。遠距戀愛自然經營不易,但並不表示近距情侶遇到的困難較少。或許真正重要的,是辨識(Aware)彼此的問題在哪裡、調整情緒(Cameron & Ross, 2007),並培養因應、面對、維繫與解決困境的勇氣(Aylor, 2003; Manusov, 2006; Sahlstein, 2004; Stafford, et al., 2006)。

[註解]
1.詳見我古時候寫的回顧:Every time you go away。對了,雖然不論遠近分手率幸福感都差不多,但是遠距情侶在分手之後的確比較難過(Guldner, 1996)。

2.Cameron & Ross (2007)也指出遠近不是問題,重要的是男生的脾氣。他們的實驗中一共調查了兩次,大部分(70%-90%)的伴侶半年後都還在一起,但遠距情侶中,如果男生愛表現出負面情緒,半年後還在一起的機率只有40%左右。

3.他們預測的是「承諾感」(commitment),即你有「多願意」、「多確定」與對方共度一生,詳細描述請見<該走或該留?逐漸消失的依賴感>

4.文中所有統計數字多採自西方研究,且均只描述平均值,尚須注意個別差異與文化差異,不宜作過度推論。

5.為求行文簡便與維護隱私,內文引用的諸項案例均經當事人同意,並大幅修改後重新繕寫,無可供辨認訊息之虞。

6.我最近在嘗試替文章減肥(好像還是滿失敗的)並增加科學性,如果你想看風花雪月冗長版本請看Womany專欄<我們之間隔著的不是距離>

picture credit: herehere, and here
[參考文獻]
Aylor, B. A. (2003). Maintaining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Maintaining Relationships through Communication (pp. 127-139). Mahwah: Lawrence Erlbaum Assoc Publ.
Cameron, J. J., & Ross, M. (2007). In times of uncertainty: Predicting the survival of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Article].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147(6), 581-606.
Guldner, G. T. (1996). Long-distance romantic relationships: Prevalence and separation-related symptoms in college students. [Article]. Journal of College Student Development, 37(3), 289-296.
Guldner, G. T., & Swensen, C. H. (1995). Time Spent Together And Relationship Quality –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As A Test-Case. [Not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2(2), 313-320.
Lee, J.-y., & Pistole, M. C. (2012). Predictors of Satisfaction in Geographically Close and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Counseling Psychology, 59(2), 303-313. doi: 10.1037/a0027563
Manusov, V. (2006). Maintaining long-distance and cross-residential relationships. [Book Review].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56(3), 630-631.
Pistole, M. C. (1994). Adult attachment styles – some thoughts on closeness-distance struggles. [Article]. Family Process, 33(2), 147-159.
Pistole, M. C. (2006). Long distance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n attachment theory interpretation. Paper presented at the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New Orleans, LA.
Pistole, M. C. (2010). Long-Distance Romantic Couples: An Attachment Theoretical Perspective. [Article]. 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 36(2), 115-125. doi: 10.1111/j.1752-0606.2009.00169.x
Pistole, M. C., & Arricale, F. (2003). Understanding attachment: Beliefs about conflict.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81(3), 318-328.
Pistole, M. C., Roberts, A., & Mosko, J. E. (2010). Commitment Predictors: Long-Distance Versus Geographically Close Relationships. [Article].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88(2), 146-153.
Sahlstein, E. M. (2004). Relating at a distance: Negotiating being together and being apart in long-distance relationships. [Proceedings Paper].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1(5), 689-710. doi: 10.1177/02654046115
Stafford, L., & Merolla, A. J. (2007). Idealization, reunions, and stability in long-distance dating relationships. [Proceedings Paper].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4(1), 37-54. doi: 10.1177/0265407507072578
Stafford, L., Merolla, A. J., & Castle, J. D. (2006). When long-distance dating partners become geographically close. [Articl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3(6), 901-919. doi: 10.1177/0264407506070472
VanHorn, K. R., Arnone, A., Nesbitt, K., Desilets, L., Sears, T., Giffin, M., & Brudi, R. (1997). Physical distance and interpersonal characteristics in college students’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rticl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4(1), 25-34.

文章難易度
海苔熊
70 篇文章 ・ 441 位粉絲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Omicron 變種病毒從哪來?打疫苗有用嗎?Omicron相關研究彙整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2022/01/22 ・2931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國內境外移入已出現變種病毒 Omicron 案例,引發國人擔憂。至去年 12 月中為止,我們僅略知 Omicron 會造成曾染疫者再次染疫的風險增加,不過,初次感染比率卻下降,而 Omicron 病毒的傳播力尚待研究證實。

另一方面,Omicron 變種病毒從去年底爆發全球疫情至今,大家最關注的就是新冠疫苗的保護力是否會因為 Omicron 病毒而失效。科學家在 2021 年底初步用施打疫苗的血清做測試,發現這些血清對 Omicron 病毒的抗體反應有下降;但台灣科技媒體中心綜整至今(2022)年陸續發布尚未同儕審核的預印本研究,發現人體由疫苗或感染病毒獲得的 T 細胞免疫反應,並沒有因為 Omicron 變種病毒而受到太大的影響,表示人體過去打疫苗或受新冠病毒感染後,仍帶有一定程度的保護力。

人們施打疫苗或受新冠病毒感染後,面對Omicron 仍帶有一定程度的保護力。圖/envato elements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彙整 Omicron 相關科學文獻,提供國人參考,增加對最新變種病毒的認識。

Omicron 從哪來?這次變種有什麼特徵?

Omicron 變種病毒在 2021 年 11 月 26 日,由 WHO 正式命名。科學家觀察 Omicron 的序列時發現,它與之前的變種病毒相較,突變位置的數量最多。造成全球大流行的 Beta 和 Delta 病毒,改變棘蛋白功能的突變分別是 10 個和 9 個,而 Omicron 有 36 個,這是引起科學家們擔憂的最主要原因。

研究發現,Omicron 病毒在南非,「再感染」的風險增加,但這並不能說明是因為 Omicron 病毒的傳播力變強。南非流行病模擬暨分析中心(SACEMA)於 12 月 2 日,發表尚未經同儕審核的研究,根據 11 月 1 日至 27 日間的數據指出,南非當地曾經感染新冠病毒者,又再感染 Omicron 病毒的風險較高。推測應是從自然感染新冠病毒獲得的免疫力,對抗 Omicron 的效果下降。該研究提醒,雖然再感染率上升,初次感染比率卻下降,研究無法回答再感染率增加的原因,也無法說明 Omicron 免疫逃脫的程度。

南非國家傳染病研究所(NICD)病毒學家潘妮.摩爾(Penny Moore)認為,南非的新冠疫苗覆蓋率較低,再感染率高,所以關鍵在於感染後的症狀與重症程度。雖然目前 Omicron 在南非案例增加快速,但在英國主要流行的變種病毒還是 Delta,因此很難從案例數字看出 Omicron 的傳播狀況。

(示意圖)圖/envato elements

Omicron 會讓疫苗失效嗎?

目前科學家是依據觀察抗體量,來判斷疫苗的作用,而其中的原理,長庚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教授顧正崙說明:在對抗致病性微生物的戰爭中,後天免疫系統由 B 細胞產生的抗體與 T 細胞的細胞免疫,組成兩個交叉火網。新冠疫苗可以誘發 B 細胞產生抗體,抗體主要中和病毒預防感染。

Omicron 由於在棘蛋白上有高達 30 個以上的突變,由疫苗誘發中和抗體的能力對 Omicron 的結合能力下降,這點也在大量的體外抗體中和實驗中所證實,解釋為什麼接受過疫苗的人仍會被 Omicron 感染;尤其是 AZ 疫苗這種抗體誘發抗體能力較低的疫苗,幾乎沒有辦法有效預防感染。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微生物及免疫研究所退休教授 黃麗華 也說明,相反的,T 細胞辨識的不是棘蛋白結構,而是呈現在細胞表面上的小片段蛋白質(約 10~24 個胺基酸)。棘蛋白中,約估有數十條小片段可被呈現在細胞表面,可被輔助型及殺手型 T 細胞所辨識。

Omicron 病毒在棘蛋白上雖然有 30 多個突變點,但其中可能影響T細胞功能的分別只有 28% (輔助型 T 細胞)及 14% (毒殺型 T 細胞)而已。換言之,絕大部分因疫苗引發的 T 細胞仍可充分辨識被 Omicron 病毒感染的細胞、並且將之清除。T 細胞反應沒有因 Omicron 病毒而受到太大的影響。(但若未來突變持續增加,呈現在細胞表面上的小片段蛋白質受到更多影響時,T 細胞反應有可能也會隨之降低。)

Omicron 的突變能讓抗體結合力下降,但對T細胞的辨識功能影響不大。圖/envato elements

這樣的研究也解釋了為什麼 Omicron 病毒雖然能造成接受疫苗後的人得到突破性感染,造成感染人數大幅上升,但是由於 T 細胞免疫還是能有效對抗感染,比起未接種疫苗者,這些確診者多為輕症或無症狀。

我應該接種第三劑疫苗嗎?第三劑如何挑選?

中興大學獸醫病理生物學研究所所長吳弘毅 指出,Omicron 會快速流行有許多原因,例如南非疫苗覆蓋率低,各國的防疫措施不同也是影響的重要因素。而判斷 Omicron 影響疫苗效果的關鍵在於,疫苗是何時施打的,因為較早施打疫苗者產生的抗體會逐漸下降。國內病毒專家施信如 則表示,台灣現在的相對優勢是,大多數人最近已施打完第二劑,保護力較高。

但兩人皆認為,提高現階段的保護力,國內最早施打疫苗的第一線人員與高齡老人,可加打第三劑作好保護、提升抗體濃度。另外,較早施打 AZ 疫苗的人,也需要盡快打第三劑。

在第三劑挑選上,施信如說明,AZ 疫苗是利用「腺病毒載體」,免疫系統再次辨認腺病毒時容易消滅疫苗載體,而減低 AZ 疫苗的效果,可能不適合作為第三劑。反過來說,原先打 mRNA 疫苗的,可以第三劑再打 AZ 疫苗,也應該考慮其他種類和品牌的疫苗,包含 Medigen(高端)與 Novavax,蛋白質疫苗也可以是很好的選擇,而不是僅限 AZ、BNT 和莫德納。

國內最早施打疫苗的第一線人員與高齡老人,可加打第三劑作好保護。圖/envato elements

此外她也提醒,疫苗施打策略應該考量全球疫苗的整體覆蓋率,富國可以一直補打第三劑疫苗,但這次 Omicron 疫情來自的非洲,相對之下較沒有量能施打第三劑,應要趕緊提升其他各國(窮國)第二劑疫苗的施打率,並持續關注這些疫苗覆蓋率低的國家的病毒變異。

吳弘毅則表示,以整體來看,未來,我們可能需要如同流行性感冒疫苗一樣,每年固定的月份同時補打新冠疫苗,讓全球的抗體或免疫能力同步。

Omicron 的研究還在進行中

有關 Omicron 的突變對傳播力、各廠牌疫苗的影響,以及感染後的情況,科學證據都還在累積當中。「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強調,目前應有效評斷最新研究證據的可信度與推論程度,國人不宜在未有足夠證據的狀況下,急於做出對於 Omicron 病毒的評判。

施信如與吳弘毅也表示,從現在 Omicron 有限的資料來看,Omicron 是否會對台灣造成嚴重影響仍未知,必須考量台灣的疫苗覆蓋率、防疫策略以及醫療量能。同時,台灣也須嚴密監測各國 Omicron 的疫情狀況和最新研究,以協助政府進行政策判斷。至於一般民眾則需有心理準備,防疫是長期的工作,勤洗手和戴口罩仍然是最重要的防疫基本方式,如此才能盡量降低接觸病毒的量。

勤洗手和戴口罩仍然是最重要的防疫基本方式。圖/envato elements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希望架構一個具跨領域溝通性質的科學新聞平台,提供正確的科學新聞素材與科學新聞專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