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肝若好人生變彩色,C肝新藥開啟防治新頁

careonline_96
・2020/09/15 ・237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602 ・九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圖/照護線上

「醫師,聽說治療 C 肝全口服新藥會影響肝功能,該怎麼辦?」患者一進到診間便憂心地問。

「別著急,你肝臟功能正常,可以繼續使用。」醫師解釋道:「會受影響的是中度至重度肝功能損害的慢性 C 型肝炎病人,這類患者為失代償性肝硬化患者,通常在一開始就會選用其他藥物。」

專科醫師在規劃 C 型肝炎之療程時,都會詳細評估患者的肝臟功能,並為患者選擇適合的藥物,依照指示服藥,治癒率高也相當安全。目前 C 肝全口服新藥療程僅 8 週或 12 週,呼籲民眾應把握有限健保給付名額,及早篩檢、儘早治療,以免日後對肝臟及身體其他器官造成更大的傷害。

究竟 C 型肝炎該怎麼治療?什麼是肝功能失代償呢?請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副院長簡榮南教授來講解。

不只肝臟受害!C 肝增加多種肝外疾病風險

簡榮南教授指出,C 型肝炎病毒主要是經由血液傳染,感染後有 80% 的患者會變成慢性肝炎。

當肝臟長期處於慢性發炎的狀態,將形成許多纖維組織,而漸漸成為肝硬化。原本平滑、柔軟的肝臟變得凹凸不平、愈來愈硬,除了失去肝臟的生理機能之外,還可能產生肝癌。

所謂的肝病三部曲即「肝炎、肝硬化、肝癌」,是相當重要的健康危害。

近年來的研究更發現,C 型肝炎不只讓肝臟受害,還增加多種肝外疾病的死亡風險,包括中風、冠狀動脈疾病、慢性腎病,糖尿病甚至是食道癌、甲狀腺癌、攝護腺癌、惡性淋巴瘤等癌症。

圖/照護線上

B 型肝炎已有疫苗可以施打,台灣新生兒從 1986 年起全面施打 B 型肝炎疫苗,相當有效地降低 B 型肝炎的盛行率。C 型肝炎目前仍然沒有疫苗,無法靠施打疫苗來預防,幸運的是,目前已有多種 C 肝口服新藥,有機會徹底根治 C 型肝炎。

定期檢查、早期治療,避免肝臟功能惡化

簡榮南教授解釋道,C 肝藥物的發展是近年來的重要突破,讓原本相當棘手的 C 型肝炎病毒可以被根除。

但是許多慢性肝炎患者並沒有明顯症狀,也完全不曉得自己罹患肝炎,往往需要抽血檢驗才會發現。若是不確定自己有無 C 型肝炎,最好能接受檢查。

檢驗出 C 型肝炎後,醫師會進一步評估肝臟纖維化的程度以及肝臟殘存功能。肝臟殘存功能會依照五個項目來計分,包括白蛋白數值、膽紅素數值、血液凝固時間延長、腹水嚴重度、肝腦病變嚴重度。

「白蛋白」是由肝臟製造的蛋白質,肝臟功能愈差,血液中白蛋白的數值就愈低,分數也愈高。

「膽紅素」主要由肝臟代謝,肝臟解毒功能愈差,血液中膽紅素的數值就愈高,黃疸愈嚴重,分數也愈高。

肝臟還負責製造多種凝血因子,肝臟合成功能愈差,凝血功能會受到影響,「血液凝固時間延長」愈多秒,分數就愈高。

肝硬化患者可能出現「腹水」,腹水愈多、愈難控制,分數愈高。

當肝臟無法有效排除血液中的肝毒素如氨,將造成意識改變、中樞神經障礙,「肝腦病變」愈嚴重,分數愈高。

圖/照護線上

把這幾項分數加起來,總分 5-6 分為 A 級,屬於「代償性肝硬化」;總分 7-9 分為 B 級,總分 10-15 分為 C 級,B 級和 C 級都屬於「失代償性肝硬化」。評估肝臟殘存功能,對後續的治療很重要。

全口服新藥方便使用,有效根除 C 肝

簡榮南教授說明道,C 型肝炎的基因型有六型,從第一型到第六型,約有 10% 患者屬於混合基因型。

在治療之前,通常會檢驗 C 型肝炎的基因型,因為每種基因型適用的藥物不太一樣。但是,現在已有適用於全基因型的口服新藥(例如艾百樂 Maviret、宜譜莎 Epclusa),在臨床使用上相當方便,無論是何種基因型、或混合基因型都能有效根除 C 型肝炎病毒。

在選擇藥物時,醫師都會先確定患者屬於「代償性肝硬化」或「失代償性肝硬化」。

含有蛋白酶抑制劑的藥物(例如賀肝樂 Zepatier [1]、艾百樂 Maviret [2])會經由肝臟代謝,肝臟功能正常的患者可以安全地使用,但不能用於失代償性肝硬化患者。B 級、C 級的患者一般會使用含有 Sofosbuvir 聚合酶抑制劑的藥物,Sofosbuvir 聚合酶抑制劑的藥物是經由腎臟代謝,不會影響肝功能。

相反的,因為 Sofosbuvir 聚合酶抑制劑的藥物是經由腎臟代謝,所以宜譜莎 Epclusa [3]、夏奉寧 Harvoni [4]、索華迪 Sovaldi [5]等藥物便不適合用於腎臟功能不良的患者。

另外,含有 Sofosbuvir 聚合酶抑制劑的藥物若與心律不整的藥物 Amiodarone 併用可能會出現嚴重的心搏徐緩及心臟傳導阻滯,要非常小心。

圖/照護線上

簡榮南教授強調,由此可知目前常用的幾個 C 肝全口服新藥各有不同的特性,適用於不同的狀況,沒有絕對的好壞。

肝膽專科醫師對這些藥物的特性都很熟悉,會整體評估,根據患者狀況,選擇合適的用藥。現在也有藥物適用於青少年治療,顯示安全性高,而治癒率都很高,且相當便利。

愈早發現 C 型肝炎、愈早治療、對患者愈好,若等到肝功能失代償,容易出現自發性腹膜炎、食道靜脈曲張、肝昏迷等多種嚴重併發症,藥物選擇也相對受限。

貼心小提醒:切莫聽信偏方,及早就醫

簡榮南教授提醒道,近年來陸續開發出來的全口服新藥對 C 型患者實在是一大福音,讓患者有機會脫離肝病三部曲的命運。面對 C 型肝炎,切莫聽信偏方謠言,務必及早就醫。

每年衛福部有特別提供一定數量的名額,讓 C 肝患者能夠使用全口服新藥,請把握機會儘快治療!

註釋

  1. 賀肝樂 Zepatier(Elbasvir + Grazoprevir)
  2. 艾百樂 Maviret(Glecaprevir + Pibrentasvir)
  3. 宜譜莎 Epclusa(Sofosbuvir + Velpatasvir)
  4. 夏奉寧 Harvoni(Sofosbuvir + Ledipasvir)
  5. 索華迪 Sovaldi(Sofosbuvir)
文章難易度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肝病三部曲:慢性肝炎、肝硬化、肝癌——淺談 B 型肝炎病程與治療
careonline_96
・2022/08/04 ・230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20 年前,我們團隊開始到社區進行肝病篩檢,第一次把腹部超音波搬出醫院。」,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肝膽胰內科余明隆教授回憶,「當時共出動 12 位醫師和 4 台超音波去梓官鄉,一天做了 1,000 個腹部超音波,就發現兩位肝癌患者,一位是 C 型肝炎帶原者,一位是 B 型肝炎帶原者。」

那位患者知道自己有 B 型肝炎帶原,但是從來沒有追蹤。當時只是打算順便做個檢查,結果意外發現罹患肝癌,非常震驚。余明隆醫師提醒,B 型肝炎帶原者一定要定期追蹤、治療,不能輕忽!

B 型肝炎傷肝又致癌

B 型肝炎有兩個主要傳染途徑,余明隆醫師指出,一個是媽媽傳給小孩子,母子垂直感染,另外一個是經由血液、體液感染,例如藥物毒癮者、不安全性行為等。

小時候得到 B 型肝炎病毒後,會有大概 20 年的「免疫耐受期」,在這 20 年當中,可以測到 B 型肝炎病毒,但是肝指數都正常,肝臟組織也沒有發炎。余明隆醫師解釋,隨著人體免疫系統的成熟,B 型肝炎就會開始發作,進入「免疫清除期」,我們的免疫系統會去攻擊遭到感染的肝細胞,造成肝臟反覆發炎,被稱為慢性 B 型肝炎。

在免疫清除期中,有些人比較幸運,免疫系統會漸漸抑制 B 型肝炎病毒,甚至可以把 B 型肝炎病毒全部清除掉,但是機會很低,每一百個人裡面,每一年只有一個人可以清除病毒,余明隆醫師說,大部分患者的肝臟會持續發炎,造成肝臟破壞,大概有五分之一的病人會變成肝硬化,一旦肝硬化形成以後,大概每一年就有 1% 至 4% 的機會會產生肝癌。終其一生,有大概五分之一肝硬化的病人會走進肝衰竭、末期肝病變。

慢性肝炎肝硬化、以及肝癌就是我們常說「肝病三部曲」。

「Child 氏肝臟殘存功能分類表」評估肝硬化

肝硬化的嚴重程度可根據「Child 氏肝臟殘存功能分類表」分為三期,主要評估 5 個項目,分別是血中的白蛋白、血中的膽紅素、血液的凝血機能、是否有腹水、是否有肝腦病變。

  • 「白蛋白」由肝臟製造,肝臟功能越差,血液中的白蛋白就越低,分數也越高。
  • 「膽紅素」主要由肝臟代謝,肝臟功能越差,血液中的膽紅素就越高,黃疸越嚴重,分數也越高。
  • 「凝血機能」與肝臟製造的多種凝血因子有關,肝臟功能越差,凝血功能就越差,分數也越高。
  • 「腹水」在肝功能惡化時會越來越多,腹水越多,分數越高。
  • 「肝腦病變」與血液中的肝毒素有關,肝臟功能越差可能造成意識改變、中樞神經障礙,肝腦病變越嚴重,分數越高。

把各項分數加起來,總分 5~6 分為 Child 氏 A 級,屬於「代償性肝硬化」;總分 7~9 分為 Child 氏 B 級,開始有肝衰竭的現象;總分 10~15 分為 Child 氏 C 級就要考慮進行肝臟移植,B 級和 C 級都屬於「失代償性肝硬化」。

在 B 型肝炎的病程中,會從慢性肝炎進入肝硬化,余明隆醫師說,我們可以利用穿刺的方法取得少量肝臟組織,交由病理科醫師判斷肝臟纖維化的嚴重程度。肝臟纖維化的嚴重程度可分成 5 級,F0 是沒有肝纖維化、F1 是輕度纖維化、F2 是中度纖維化、F3 是重度纖維化、F4 是嚴重纖維化。

較簡易的方法是使用腹部超音波評估肝硬化的狀況,不過超音波僅能預估,余明隆醫師說,現在有肝纖維化掃描儀,利用震波能夠較具體的量化肝臟纖維化的程度。肝纖維化掃描儀屬於非侵入性檢查,便利性高、安全性高、也沒有疼痛感,是實用的檢查工具。

B 型肝炎的治療是非常重要的議題,余明隆醫師解釋,如果處在免疫耐受期,肝指數都正常,肝臟沒有遭到破壞時,患者不需要接受治療。因為接受治療的效果也不好,所以沒有必要接受治療。如果已經進入不活動期,病毒量很低、肝指數正常,也不建議接受治療。

接受治療的黃金時期就是在免疫清除期,余明隆醫師說,首先要評估肝臟纖維化程度、血中病毒量與肝指數。

如果肝臟纖維化程度是 F0 到 F2,會在血中 B 型肝炎病毒量達 2,000 IU/mL 以上,且肝指數達正常值上限 2 倍以上才需要治療。

如果肝臟纖維化程度是 F3,在血中 B 型肝炎病毒量達 2,000 IU/mL 以上,且肝指數異常便需要治療。

如果肝臟纖維化程度是 F4 至 F5,只要血中有 B 型肝炎病毒存在,都應該要馬上接受治療。

貼心小提醒

B 型肝炎帶原者可能沒有明顯症狀,但是會在不知不覺中進展為肝硬化,甚至產生肝癌,余明隆教授叮嚀,只要不清楚自己是否帶原,都建議要接受篩檢,若已有帶原,務必要定期追蹤,適時介入治療,降低肝硬化及肝癌的機會!

0

3
0

文字

分享

0
3
0
器官移植新技術───37度保存三天的肝臟
Charlotte 熊_96
・2022/06/24 ・270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哪些人會需要換肝呢?

需要換肝的族群年齡分佈大致上呈兩大族群,一邊是剛出生帶有先天疾病的小朋友,一邊是後天罹病的成年人[1]。譬如說小兒科會見到的膽道閉鎖,這些小朋友天生膽道就發育不良,膽汁無法順利排到膽管,而淤積在肝臟。如果不處置,會在數個月後快速進展成肝衰竭而有生命危險。

天生膽道就發育不良的小朋友,膽汁無法順利排到膽管,而淤積在肝臟。如果不處置,會在數個月後快速進展成肝衰竭而有生命危險。圖/Pexels

成年人需要換肝的在在台灣以前常見的是因為 HBV 或 HCV 造成的猛爆性肝炎,現在可能就屬肝癌、酒精性肝炎、非酒精性脂肪肝炎、藥物中毒等最為大宗。依照巴賽隆納小細胞肝癌(hepatocellular carcinoma)治療指引[2],在肝功能還未受損太嚴重時,若腫瘤數目、大小、位置理想,肝癌病人是可以接受換肝手術,「治癒」肝癌的。這比起許多以延長幾個月的餘命為目標的癌症治療而言,是很難得的。

台灣其實是特例?國際肝臟移植的現況

據衛福部 2020 年統計數據,台灣 2005 至 2018 總計執行了 6211 例的肝臟移植,其中活體肝臟移植就佔了其中的 4915 例[3]。所謂的「活體」移植就是在幾乎相同的時間內,兩個開刀房、兩組醫護人馬,同時開刀,一邊把受贈者有問題的肝臟取下,一邊把捐贈者的部分肝臟擷取,最後接到受贈者體內。這也常常躍升至媒體,如「捐肝救父」、「捐肝救子」的佳話。

活體移植不僅考驗主刀者的技術、也考驗醫護團隊的默契。開刀只是其中一關,開刀前的配對、開刀後的術後照顧、抗排斥治療等等,皆是重重的考驗。不過台灣日本等國家活體移植的盛行,其實是國際移植界的特例。

台灣活體移植的盛行,其實在國際移植界是特例。 圖/envato

活體移植牽涉到的倫理議題,也讓台灣目前活體移植只限於親屬。若非親屬捐贈,則只能排隊,等意外死亡者的肝臟捐贈。所以在國際上行之有年、且更常見的其實是大體捐贈,一般上會是來自因意外或因疾病而腦死的病人。

肝臟從捐贈者體內被取出後,會在 2-5°C 的液態保存液中暫存,並且在數小時內必須移植到受贈者體內。這黃金數小時,是沒有血液灌流的,換句話說,肝臟組織無法有效率的得到生存所需的氧氣,以及排泄代謝廢物,所以一般來說會把這段黃金時間限縮在 12 小時內。如果算上捐贈肝臟組織的運輸以及兩個手術(捐贈以及受贈者)的時間,整個移植是一個跟時間賽跑的過程。如果到目前為止,這個任務還不夠艱鉅的話,我們可以看看美國的統計數字。

在美國大約有 17,000 人在等肝臟捐贈,但實際上每年只有約 6,500 個肝臟被捐贈[4]。所以肝臟捐贈目前還是非常短缺的,而需要換肝的人在等待過程中,存活機率也一點一滴的流失。

全新的方向:瑞士的跨領域研究

在大體捐贈以及活體移植各有其限制的狀況下,一組在瑞士的人馬開始了一個全新的肝臟移植方式[5]。這群人結合了工程、生物化學以及醫學專業,一起研發了一台機器,可以在體外模擬許多類似人體內的環境,讓肝臟在移植過程中,有最小的轉換過程。可能的環境衝擊包括溶血、血行動力學不穩、溫度控制、血糖控制、肝醣消耗、以及物理壓力造成的組織壞死。而在今年,他們發表了第一個使用此機器的人體肝臟移植案例。

肝臟組織是來自一個 29 歲的年輕病人,因為腹部硬纖維黏液瘤(desmoid fibromatosis),併發長期感染以及敗血症,為了要控制病情而必須切除部分肝臟組織。一般來說,這樣的肝臟組織是不會再捐出去的,不只因為有腫瘤病史,而且又有進行中的感染,如果腫瘤細胞在受贈者體內繼續生長,或是感染持續進行,那麼受贈者的預後一定也很慘淡。但是這組瑞士人馬,在經過捐贈、受贈者兩方同意後,決定利用手術後剩下的肝臟組織。於是這個被取下來的肝臟組織,在肝門靜脈、肝動脈、下大靜脈、以及總膽管都被恰當的接到機器上後,就開始了這個神奇的體外之旅

一切的變因都盡量模擬體內環境,包括溫度(37 度)、血液灌流速度、脈衝式血壓,並且持續抗生素(因為捐贈者有細菌以及真菌感染)。三天後,這個肝臟再重回人體中,是位 62 歲的受贈者。

瑞士的跨領域研究團隊研發了一台機器,可以在體外模擬許多類似人體內的環境,讓肝臟在移植過程中延長保存時間。圖/Pixabay

這個嘗試特別的地方在於,雖然肝臟在體外保存了三天,卻沒有在大體捐贈常見的組織再灌流傷害(是指經過一段缺血的時間後,血管重新被打通,血液帶來充足的氧氣,但同時也產生很多自由基),這是只有活體捐贈才比較能看到的優點。而且可能因為肝臟先天免疫功能的保留,後續的排斥反應並不明顯,病人術後的抗排斥藥用量逐步地降低。與此同時,體外保存期間還可以持續治療,譬如在這個例子中的抗生素治療,讓一些本來無法使用的組織,變成可以捐贈的祝福。

肝臟移植的一線曙光光

雖然在台灣大體肝臟捐贈比較不常見,反而活體肝臟移植是比較盛行的做法,但活體移植仍存有道德辯證、危害健康捐贈者健康等等的疑慮。畢竟捐贈者一般都是健康人,而捐肝的大手術也是有一定的風險的。

在這個器官需求者眾、捐贈者匱乏的社會中,這個體外保存的技術絕對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新發明。只是就像任何新的醫學發明,臨床的資料需要長期而且大量病患的累積,才能有足夠的證據支持。這個幸運的受贈者已經持續被追蹤了一年,也許再五年、十年,再百個、千個病人,而有了世代研究,體外保存技術將會變成移植醫學的顯學。

在這個器官需求者眾、捐贈者匱乏的社會中,肝臟體外保存的技術絕對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新發明,幫助更多人。圖/Pexels

參考資料

  1. Kasper, D. L., Fauci, A. S., Hauser, S. L., Longo, D. L. 1., Jameson, J. L., & Loscalzo, J. (2015). Harrison’s principles of internal medicine (19th edition.). New York: McGraw Hill Education.
  2. Llovet, J.M., Fuster, J. and Bruix, J. (2004), The Barcelona approach: Diagnosis, staging, and treatment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Liver Transpl, 10: S115-S120. 
  3. 衛福部公布:我肝移植成功率逾八成高雄長庚雙冠王
  4. https://hospital.uillinois.edu/primary-and-specialty-care/transplantation-program/liver-transplantation/your-liver-transplant-options/cadaver-liver-transplant
  5. Clavien, PA., Dutkowski, P., Mueller, M. et al. Transplantation of a human liver following 3 days of ex situ normothermic preservation. Nat Biotechnol (2022).

Charlotte 熊_96
5 篇文章 ・ 5 位粉絲
著迷於世界的多彩,也希望帶給人對生命的熱愛。現任美國愛因斯坦醫學中心小兒科住院醫師,畢業於台大醫學系。目前最希望成為小兒心臟科醫師,也沒忘從高中就想去無國界醫生當臨時醫師的夢想。 https://www.instagram.com/charlottethesunbear/

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C 肝不治染新冠死亡風險增加,切莫拖延篩檢及治療!
careonline_96
・2021/08/31 ・217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C 型肝炎肝硬化患者若感染新冠肺炎,死亡風險是非肝硬化者的 3.3 倍!」台灣肝病醫療策進會會長暨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副院長高嘉宏教授說:「C 型肝炎肝硬化患者感染新冠後,會發生全身性發炎反應,甚至導致『細胞激素風暴』,破壞包含肝臟在內的全身器官。有鑑於肝硬化患者正常的肝細胞比正常人少很多,只要有一點損害就可能使肝功能惡化,進展成器官衰竭,增加重症及增加死亡風險。」

高嘉宏教授說,世界上每三十秒就有一人因肝炎死亡,C 型肝炎治療刻不容緩。但因為疫情影響,民眾進行肝炎篩檢、治療 C 型肝炎積極度銳減,根據全球性大型研究指出,若因疫情拖延治療,C 肝患者病程惡化與死亡人口可能增加。我國有高達 12 萬名還沒有治療 C 型肝炎的患者,暴露於肝病三部曲(肝炎→肝硬化→肝癌)、肝外病變與感染新冠死亡風險提升的危機中。

高嘉宏教授說,為了幫助國人快速擺脫 C 型肝炎糾纏,政府特編預算,給付高安全性、高療效的 C 型肝炎全口服新藥。不僅治癒率高達 98% 且副作用輕微,治療更僅需要 2 個月或 3 個月,領藥最少只需要 3 次。疫情期間,其短療程特性更可幫助減輕患者回診的焦慮感,治療也不影響疫苗施打。高嘉宏教授鼓勵:「 45 歲至 79 歲的國人(原住民族群為 40 至 79 歲),應趁疫情趨緩之際,把握一生一次免費肝炎篩檢機會,確認自己是否感染 C 型肝炎。若確認也無須擔心,今日已有多元且有效的全口服新藥可幫助患者快速治癒 C 型肝炎。」

C型肝炎治療不能等

C 肝治療不能等!

感染 C 型肝炎後,患者可能出現疲倦、噁心、食慾不振、腹部不適等症狀,但也可能沒有明顯症狀,很容易遭到忽視。麻煩的是,C 型肝炎會導致肝臟慢性發炎,持續反覆發炎更會導致肝臟纖維化,漸漸演變成肝硬化,肝臟功能越來越差。肝硬化患者可能出現黃疸、腹水、凝血功能變差,嚴重時還可能造成意識改變、中樞神經障礙的「肝腦病變」。

肝病三部曲

長期處於慢性肝炎的狀態下,還會增加罹患肝癌的風險,加速「肝炎→肝硬化→肝癌」(肝病三部曲)病程惡化。高嘉宏教授解釋,「C 型肝炎病毒會持續破壞肝臟,一旦進入肝硬化,每一年約有 3%〜5% 患者會產生肝癌。如果不能早期診斷,早期治療的話,患者的存活或生活品質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B 型肝炎、C 型肝炎患者除了積極治療,也務必定期追蹤,每 3 至 6 個月應做腹部超音波檢查,才能及早發現肝腫瘤。因為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部分患者追蹤的間隔可能會拉長,高嘉宏教授提醒,肝炎檢查切莫拖延超過 3 至 6 個月,以免在這段期間裡,小顆肝癌長出來而不自知。

C 型肝炎病毒除了會傷害肝臟之外,還可能導致多種肝外病變(extra-hepatic disease),高嘉宏教授分析,C 型肝炎病毒會造成身體慢性發炎、脂質代謝異常、胰島素阻抗,增加多種疾病發生的機會,包括中風、冠狀動脈疾病、糖尿病、腎臟病、認知障礙等,次外罹患癌症的風險也會上升,例如:口腔癌、非何杰金氏淋巴瘤等。

不只傷肝臟,還有肝外病變

面對疫情,C 肝患者掌握健康關鍵分析

「除了由國民健康署免費肝炎檢測機會,如臺大醫院在內的許多醫院,也都響應政策,在院內執行召回計畫。把醫院裡面曾經檢驗到 C 型肝炎抗體陽性的患者名單列出來,由肝炎個案管理師聯繫把患者找回來,到胃腸肝膽科接受治療。」高嘉宏教授說,「鼓勵患者若接到相關篩檢或召回電話,應積極配合篩檢及回診治療!」

高嘉宏教授說,近年來C型肝炎治療以全口服新藥為主,療程大約 2 個月或 3 個月,若能完成整個療程,治癒率可達 98%。因為是口服藥,患者服藥也相當便利。對於新冠疫苗施打也不會造成影響,已經登記疫苗施打的民眾,不須擔心療程會延誤疫苗施打時間。高嘉宏教授提醒,接受 C 型肝炎治療的過程中,千萬不要因為疫情就任意停藥,若隨意停藥不僅會使治療成功率降低、甚至失敗,還會可能衍生許多治療問題。

高嘉宏教授也叮嚀,根除 C 型肝炎病毒後,記得定期追蹤。因為清除病毒後,肝硬化依舊存在,患者還是需要定期回醫院接受腹部超音波檢查、胎兒蛋白等肝癌篩檢。日常生活中,請勿與人共用牙刷、刮鬍刀、指甲剪等可能沾到血液的器具,要避免飲酒,並維持健康生活型態,包括規律運動、充足睡眠、攝取均衡營養等。透過積極治療及日常生活管理,才能雙管齊下擺脫「肝」苦人生。

careonline_96
337 篇文章 ・ 253 位粉絲
台灣最大醫療入口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