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結婚究竟是幸福,還是愛情墳墓?由「社會交換理論」理解婚姻中的關係

何晨瑋 Vicky Ho_96
・2020/05/18 ・2367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51 ・八年級

2019 年 5 月 17 日,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至今滿一週年,根據內政部戶政司,人口婚姻狀況統計資料顯示至 2019 年底1,相同性別者有 5539 人結婚,不到一年有近 200 人的離婚,難道婚姻真的是愛情墳墓嗎?又或者,結婚的人會比較幸福嗎?

就像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敘述媽媽劉三蓮(謝盈萱飾)為家付出一切,可是她無法忍受外遇的亡夫(陳如山 飾)竟把保險理賠留給「小王」阿傑(邱澤 飾),並以兒子宋呈希(黃聖球 飾)的角度,探討及拼湊自己的父親是先愛上誰,又更愛誰,婚後的爸爸真的幸福快樂嗎?

過去多篇研究顯示,已婚的人往往比未結婚、喪偶或離婚者有更高的主觀幸福感 (Gove, Style & Hughes ,1990 2; Mastekaasa ,1994 3) ;但隨著社會及經濟的快速發展,在女性意識提升及經濟自主後,年輕族群對於婚姻也有不同的看法,出現不婚、晚婚等現象,近期研究更指出臺灣人自評的婚姻幸福感逐漸下降!

在愛情或婚姻的關係中,對於彼此的愛戀,以及身體上的親密接觸,或是長期關係下的陪伴及信任等因素,都影響著我們對關係內所感受到的幸福感及滿意度!

婚姻會造成愛情變質嗎?端看關係之間的幸福感及滿意度。圖\Photo by Yoav Hornung on Unsplash

關係所感受到的幸福,和你投資的成本及利益有關!

最常被心理學用來討論愛情的理論,就是社會交換理論 Social Exchange Theory ,認為人對於關係的感受及滿意度,取決於他們在關係內所投資的成本及酬賞的評估,一旦對方符合自身所預期的條件後,則會投入關係中,但若有更好的對象出現,就會離開目前的關係。

在這個理論內,有三項主要因素,用來評估對方是不是自己最佳人選,包含比較基準替代比較基準投資模式,前兩者和關係滿意度十分相關。

比較基準 (comparison level) 是人在關係中預期獲得的酬賞,有些人期待在關係中不需要花太多成本,就可以獲得不同的酬賞,像是心靈的契合及交流,或身體間的性愛歡愉,當然也有不在意酬賞的佛系戀愛,每個人的比較基準都不同。

比較水準高者,期待低成本、高酬賞的關係,如果未達到預期,個人離開關係的可能性就會提升;若是比較水準低者,較容易成為不斷為對方付出的犧牲者,較難在關係中獲得酬賞,感到快樂等。

如果有其他人選,可以提供自己更高的酬賞及滿意度的話,使人離開當前關係的可能性就會提升,這就是替代比較水準 (comparison level for alternatives) 的概念。

每個人都具有自己的一套比較基準,並依照酬賞及滿意度的量值選擇對象。圖\pexels

就像宋正遠和阿傑的關係,即便中間有一段和劉三蓮的婚姻,卻也沒有使他們之間的感情變糟,兩人有著深遠的承諾及信任,不易因為其他對象的出現,而破壞兩人的關係,因此表示在宋正遠心中阿傑的替代水準較低。

但劉三蓮對宋正遠而言,她的替代比較水準就很高,當他滿足社會文化對於正常男性的期待後,兩人結束關係是遲早的事,因為他有著更適合自己的對象。

每段關係的所有付出,都是一種投資成本,而投資模式就是,在關係中已經付出、離開時卻無法取回的成本,像金錢與時間等。因此我們也能同理為什麼劉三蓮知道自己或兒子,不是保險受益人時是這麼的生氣,當她為家庭付出一切的時間與金錢後,她的男人都被小王搶走,對她來說,沒有愛情,沒有親情,沒有錢,她一無所有。

每段關係中的付出都是種投資,並非每種投資都能收回成本,也不盡然失利。圖\Photo by Precondo CA on Unsplash

多投資,最終都希望這些成本可以回收,也就是進入長期關係,或步入婚姻,所以要輕易結束一段關係也沒這麼容易!

介紹完社會交換理論後,是否覺得天啊!怎麼把我的心內話都講出來了啦(羞),即便不可否認社會交換理論,有許多實證研究的基礎,在關係間也確實存在利益互換及考量的歷程。但長久的關係,絕對不只有單純的酬賞與成本,當然還會有其他因素,如果每個人都在關係中,以最小成本獲得最大酬賞或利益,最後總有一方會是犧牲者。

讀到這裡,你會想難道我還能夠有幸福的婚姻或愛情關係嗎?這樣聽起來大家都在為自己的利益盤算著,擁有幸福的婚姻是可能的嗎?

該不該步入婚姻是現代人最苦惱的課題之一。圖\Photo by Sandy Millar on Unsplash

「公平」,才是免於踏入愛情墳墓的重要因素!

人如果要在關係中感到快樂與幸福,就必須在追求最大利益的同時,也關注彼此間的公平性,也就是雙方付出的成本,和所獲得的酬賞是大致相等的,這也是公平理論 (equity theory) 對社會交換理論的補充。

婚姻會不會帶來幸福感,就在彼此的付出與獲得,是否達致公平感受的平衡狀態。從愛戀關係到步入婚姻,有許多要磨合與適應的空間,就像有些老夫老妻都是某一方在處理家事,但同時他們也知道對方會在育兒等方面幫忙,最終會走向共享關係,所以也不會特別計較怎麼昨天、今天都是我洗碗、倒垃圾,做了一堆家事,對方只要在客廳翹著二郎腿爽看電視,雖然蠻白目的,有時會被唸但不是常常,因為長期來看是可以達到平衡的 5,但當一方付出過多或過少時,關係也容易出現裂痕,所以關注雙方間的公平感受,是走向幸福婚姻的重要因素!

參考資料:

  1. 內政部戶政司資料
  2. Gove, R. W., Style, B. C., & Hughes, M., 1990, The effect of marriage on the well-being of adults. Journal of Family Issues, 11(1), 4–35.
  3. Mastekaasa, A. (1994). Marital status, distress, and well-being: An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Journal of Comparative Family Studies, 25(2), 183–205.
  4. 楊文山、王乃琳(2012)。臺灣與香港生活與婚姻幸福感的比較研究。《應用倫理評論》,52,115–139。
  5. 余伯泉、陳舜文、危芷芬、余思賢、李茂興(譯)(2019)。社會心理學(原作者:Elliot Aronson, Timothy D. Wilson, Robin M. Akert, Samuel R. Sommers)。台北市:揚智出版。頁432。


 

文章難易度
何晨瑋 Vicky Ho_96
12 篇文章 ・ 207 位粉絲
畢業北市大幼教系雙主修心理諮商的女子,致力挑戰大眾的刻板印象。多以心理科普方式,討論時事等議題。部落格https://vickyho.com/。歡迎合作與邀約 ✉️vickyhoho917@gmail.com


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如何從茫茫大海中,找到戰爭遺留的深水炸彈?——海底掃雷行動

Else Production
・2022/01/19 ・259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對於年輕人來說,我相信「深水炸彈」一詞並不會陌生,因為這近乎是每一個狂歡派對裡的必需品。但對於埋藏在深海裡的炸彈,大家又有沒有想過我們如何找出來?

這些未爆炸的軍備,我們稱之為 Unexploded Ordnance(簡稱 UXO),有可能是水雷,有可能是深水炸彈,也有可能是導彈。它們多數是第一次或第二次世界大戰遺留下來的產品,受到多年來沉積(即水流在流速減慢時,所挾帶的砂石、塵土等沉淀堆積起來)的影響,令它們埋藏在海床以下的地方。跟據 Euronews 的估計,單單在波羅的海亦有超過 30 萬的 UXO 埋在那裡。

二戰期間,桑德蘭水上飛機掛載的深水炸彈,圖/維基百科

你也許會問,既然都已經埋藏了,何況我們仍然要處理他們?這是因為我們會在海底裡鋪設電欖、水管、天然氣輸送管等輸送系統,假如鑽探過程中不小心觸碰了它們已產生意外,或是在完成工程某一天突然爆炸而令輸電系統中斷,後果可真是不堪設想。因此,最理想的方法便是把他們全部找出來並繞道而行,或是安排專家把他們處理。

真正的大海撈針:用磁場把 UXO 吸出來!

要找到這些 UXO,最容易的方法便是使用金屬探測的方法,但由於普遍的金屬探測器的探測範圍是不超過 2 公尺的,我們很難把探測器貼近凹凸不平的水底前行(這大大增加了磨損探測器的風險),因此我們會選擇較間接的方法:磁強計(Magnetometer)。由於大部份的彈藥外層是用鐵形成的,而鐵是對磁非常敏感的,因此我們能夠在較遠的範圍便能察覺他們的存在。當在外勤工作,我們會以兩個磁強計為一組去作探測,令我們更準備知道其實際位置及大小。讓我們看看以下例子:

圖 1:磁強計的探測結果

在圖 1 裡,假設我們知道標記「1」是一個 UXO 的位置,上圖的平行線為磁強計由左至右的移動路線,下圖為磁場沿路的變化。我們可以看見,當若果沒有任何金屬物件存在的話,兩個磁強計量度的數是相近的,亦即是該環境本身的磁場。但在 UXO 的附近,我們可以看到明顯的變化。藍色線代表航行路線的左方磁強計的量度值,燈色線代表右方,由於磁場強度會隨著距離而減少,因此很明顯這一個 UXO 的位置更接近藍色線,亦即是航線的上方。

我們可以透過兩者的差距估計其位置及大小,但為了確保其真實性,我們亦會在附近再次航行,假如也有磁場變異,這便是一個不會移動的金屬物品(撇除了船、飄浮中的海洋垃圾等的可能性)。

排除法:用側掃聲納窺探看不見的海底!

正如上文提要,磁場變異所告訴我們的,只是金屬物品的位置,但它亦有可能不是炸彈,也有可能不是埋在海床下,因此我們也會使用其他科學方法去驗證。其中一個便是側掃聲納(Side Scan Sonar) ,透過聲波反射的原理,我們可以看到海床的影像。假如海床是乾淨的,聲波傳送及接收的時間是一樣的,因此我們可以看到連續的晝面。但假如有異物在水中間或海床上,聲波便會被折射而形成黑影。讓我們看看以下例子:

圖2: 側掃聲納 圖片,紅色箭咀範圍代表沒有反射的區域,綠色箭頭範圖代表船與海底的距離 (圖片來源:Grothues et al., 2017)

看看圖 2。燈色的部份是海床的晝面,中間白色的部份是船的航道,亦是側掃聲納的盲點,而黑色的部份則是有物件在海床上方而形成的聲波折射,讓我們能夠清楚看見它們的形狀。有時候我們亦會看到一些海洋垃圾,如車胎、單車等,而在上圖的左上方,我們相信是一些棄置的工業廢料。

當然你也可以爭論,在圖左上方的物件有機會不是死物,而是一種未知海洋生物,因此我們也會進行多次的側掃聲納,如果在同一位置並不能再看到它,那麼這是生物的機率便很高。假如在磁場異變的位置側掃聲納沒有探測到任何物件,這進一步證明其 UXO 的可能性。但假如有黑影在上方,我們也會透過黑影分析其大小是否吻合,並會憑經驗分析該物品會否存在金屬。

此外,在看側掃聲納,我們也很重視在磁場異變的位置附近有沒有刮痕,因為形成刮痕的原因多數是船上作業頻繁的地方,有機會是漁船拖網的地點,也有機會是大船拋錨起錨的地方,而這些動作均有機會接觸或移動了這些潛在的 UXO,產生危機。因此,這些地方都會是我們首要處理的地方。

筆者按:假如大家想看看其他用側掃聲納發現的東西,如沉船、飛機等,可以到這裡觀看

萬無一失:Mission Completed !

當然,在取得數據時,我們也要儘可能減低人為因素而形成的影響。舉個例子,我們要確保磁強計遠離測量船,以免船上的儀器影響了磁強計。因此,我們並不會把磁強計綁在船底,而是把它們用纜索綁在船尾數十米以外的地方拖行。

另外,我們也要確保測量船要以均速航行,以確保所有數據都是一致的。最後,我們也要確保船上的 GPS 系統準確無誤,否則所有有可能是 UXO 的位置都是錯誤的。

完成以上的工序後,我們便會製作磁梯度圖(Magnetic Gradient Map),把剩餘下來的磁場變置點用其強度及大小表示出來,正如圖 3,再交給拆彈專家們處理。他們便會跟據他們的專業知識,加上該海岸的戰爭歷史,對比當時有可能參戰的國家、使用的武器及其金屬含量以找出存在的炸彈來處理。

要知道這些 UXO,單單在 2015 年在世界各地亦奪去了超過 6000 人的性命,因此這個科學命題可真是不容忽視!

圖 3:磁梯度圖。左邊是潛在 UXO 的位置而右邊則是它們的磁場強度的改變。(圖片來源:Salem et al., 2005)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Salem, A., Hamada, T., Asahina, J. K., & Ushijima, K. (2005). Detection of unexploded ordnance (UXO) using marine magnetic gradiometer data. Exploration Geophysics, 36(1), 97–103.  
  2. Han, S., Rong, X., Bian, L., Zhong, M., & Zhang, L. (2019). The application of magnetometers and electromagnetic induction sensors in UXO detection. E3S Web of Conferences, 131, 01045.
  3. Image scans gallery. EdgeTech. (n.d.). Retrieved January 5, 2022, from https://www.edgetech.com/underwater-technology-gallery/ 
  4. Grothues, T. M., Newhall, A. E., Lynch, J. F., Vogel, K. S., & Gawarkiewicz, G. G. (2017). High-frequency side-scan sonar fish reconnaissance by autonomous underwater vehicles. Canadian Journal of Fisheries and Aquatic Sciences, 74(2), 240–255.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 Else Production ,歡迎查閱及留言


 

Else Production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馬朗生,見習地球物理工程師,英國材料與礦冶學會成員,主力擔任海上測量工作,包括海床勘探、泥土分析、聲波探測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