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孩子微聽損,事情並不微小,父母滿腹辛酸誰人知?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_96
・2020/03/24 ・237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34 ・七年級
  • 文/雅文基金會聽語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助理陳芳茹、研究員羅明

「真的需要戴助聽器嗎?」、「會不會影響小孩未來的語言發展?」這些是微聽損兒父母心中的疑問與擔憂。

國際專業期刊 Journal of Deaf Studies and Deaf Education 最近刊出的研究,訪談了 20 名微聽損兒的家長,發現微聽損兒父母與其他程度聽損兒的家長,其實都面對同樣的心理衝擊、有著相似的心路歷程1,正所謂「天下父母心」,家長們並不會因為聽損程度比較輕微,困擾程度就比較小。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孩子的聽力若是出現任何狀況,都會使父母們感到無比擔憂。圖\pexels

心聲 1 :微聽損一點也不微小,擔心沒少過

接受訪談的家長表示,父母聽力正常、小孩在家對聲音也有反應,所以當小孩確診為微聽損時,家長往往感到相當訝異。在得知診斷結果前後的期間,父母的焦慮與擔憂懸宕未定,像無頭蒼蠅似地尋找資源、努力學習相關知識,這些都是微聽損兒家長的共同心聲與經驗。此外,嬰幼兒無法清楚表達,也增加了確定聽損程度的困難度,更增加了父母的焦慮。在這整個過程中,家長經歷了震驚、沒有頭緒、焦慮、擔心等種種的情緒,是相當辛苦的。

因為無法明確觀察嬰幼兒異樣,父母照顧微聽損嬰幼兒的過程非常艱辛。圖\pixabay

心聲 2 :專業人員態度差很大

在接受孩子微聽損的過程中,有家長也指出了自身在觀念上的轉變。家長漸漸體會,微聽損與其他聽損一樣,也需要輔具或療育的幫助,而且輔具的功能,並非讓聽力「變回正常」,而比較像是「輔助」的概念。

也有家長指出,有些專業人員似乎認為微聽損毋須馬上處置,或是未能提供家長情緒上的支持。然而總體而言,微聽損兒父母對於新生兒聽力篩檢的實施,讓微聽損得以及早發現及早療育,仍然抱持正面與肯定的態度。

延伸閱讀:如果小美人魚失去的是聽力,幸福也沒有比較容易:談輕微聽力損失「微聽損」

專業人員對於微聽損兒的照護處置不一,使父母無法完全放心。圖\pexels

心聲 3 :有戴沒戴都一樣,為什麼要強迫小孩戴助聽器?

也有許多家長表示,他們看不出孩子戴上助聽器之後有什麼立即的改變。「因為內心不確定孩子戴輔具實際上會有什麼助益,因此當孩子有抗拒戴助聽器的行為時,心裡會產生疑問:「真的要強迫小孩戴助聽器嗎?」這樣的心理,認為助聽器似乎並非必要。

也就是說,從孩子助聽器配戴的不穩定性,反映了家長內心對微聽損兒配戴助聽器助益的不確定感。其他調查顯示,年紀較小的微聽損兒童,比起年紀較大、聽損程度更嚴重的兒童,持續配戴助聽器的時間更少2。此外,有 30 至 50% 的微聽損兒是完全沒有使用或非穩定地使用助聽器3, 4

然而,經由專業人員評估認為需戴助聽輔具的微聽損孩子,的確可從過往研究看見「盡早」配戴及「戴好戴滿」的效益,而此效益主要於語言能力上最顯而易見5, 6

由此可見,即使家長感受「有戴沒戴都一樣」,但經過正式評估或較長時間來看,配戴助聽器確實是提升語言能力的關鍵。

延伸閱讀:助聽器戴好戴滿,讓微聽損兒學語之路更順暢

有些微聽損的孩童會覺得戴助聽器不太舒服而抗拒配戴,也使父母猶豫孩子是否有戴助聽器的必要。圖\pixabay

心聲 4 :心中的大石頭,什麼時候才能放下?

大多數家長擔心微聽損幼兒未來的發展,尤其到了學齡階段,在課業和學校適應上,是否會落後聽力正常的同儕?另一方面,有家長認為,即使微聽損孩子當下的語言發展屬於正常範圍,孩子仍需要持續的專業協助,以確保孩子未來的語言和社交能力不落人後。

延伸閱讀:聊天可以,上課卻聽不清?「微聽損」如何影響兒童的課業與人際關係?

整體而言,專家建議,即使微聽損也應尋求全方位專業評估,針對個別情況建議合適的輔具介入或是療育課程、聽力惡化警訊諮詢、追蹤頻率建議7與溝通策略8。讓專家帶領並陪伴著孩子與家長,除了確保孩子的發展能跟得上同儕,也能大大減少家長的擔憂。

隨著新生兒聽力篩檢與早期療育介入的推行,有關單位除了幫助微聽損兒獲得專業人員的輔具介入評估和療育服務,也應協助微聽損兒父母獲得正確的觀念與相關的知識,進而使父母焦慮感變輕。有家長指出,參考專業人員或社工提供的資源及意見,及早療育,隨著孩子的進展,家長也逐漸放下心中的擔憂。

擁有正確的照護觀念,讓孩子及早接受療育,父母們才能真正放心。圖\pexels

而就台灣而言,專業聽語機構如財團法人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不僅相當重視微聽損孩子的權益,更持續推動微聽損專業講座與研討會,並特別提供給微聽損兒家長「走入門診」的服務,期盼家長們能透過與聽力師一對一的諮詢,即時了解孩子的情況,做出最合適的選擇。

參考文獻

  1. Fitzpatrick, E., Grandpierre, V., Durieux-Smith, A., Gaboury, I., Coyle1, D., Na, E., & Sallam, N. (2016). Children with mild bilateral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Parents’ reflections on experiences and outcomes. Journal of Deaf Studies and Deaf Education, 34–43. doi: 10.1093.
  2. Walker, E. A., Spratford, M., Moeller, M. P., Oleson, J., Ou, H., Roush,P., & Jacobs, S. (2013). Predictors of hearing aid use time in children with mild-to-severe hearing loss. Language, Speech, and Hearing Services in Schools, 44, 73–88. doi:10.1044/0161-1461(2012/12-0005)
  3. Fitzpatrick, E. M., Durieux-Smith, A., & Whittingham, J. (2010).Clinical practice for children with mild bilateral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Ear and Hearing, 31, 392–400. doi:10.1097/AUD.0b013e3181cdb2b9
  4. Fitzpatrick, E. M., Whittingham, J., & Durieux-Smith, A. (2014).Mild bilateral and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A 20 year view of characteristics and practices. Ear and Hearing, 35, 10–18. doi:10.1097/AUD.0b013e31829e1ed9
  5. Tomblin, J. B., Oleson, J. J., Ambrose, S. E., Walker, E., & Moeller,M. P. (2014). The influence of hearing aids on the speech and language development of children with hearing loss. JAMA Otolaryngology–Head & Neck Surgery, 140, 403–409. doi:10.1001/jamaoto.2014.267
  6. Walker, E. A., Holte, L., McCreery, R. W., Spratford, M., Page, T., & Moeller, M. P. (2015). The influence of hearing aid use on outcomes of children with mild hearing loss. Journal of Speech, Language, and Hearing Research, 58(5), 1611-1625.
  7. Fitzpatrick, E. M., Al-Essa, R. S., Whittingham, J., & Fitzpatrick, J. (2017). Characteristics of children with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ology, 56(11), 819-828.
  8. 財團法人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網站-聽損溝通小學堂。2019年10月8日。

文章難易度
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_96
30 篇文章 ・ 191 位粉絲
雅文基金會提供聽損兒早期療育服務,近年來更致力分享親子教養資訊、推動聽損兒童融合教育,並普及聽力保健知識,期盼在家庭、學校和社會埋下良善的種子,替聽損者營造更加友善的環境。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Omicron 變種病毒從哪來?打疫苗有用嗎?Omicron相關研究彙整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2022/01/22 ・2931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國內境外移入已出現變種病毒 Omicron 案例,引發國人擔憂。至去年 12 月中為止,我們僅略知 Omicron 會造成曾染疫者再次染疫的風險增加,不過,初次感染比率卻下降,而 Omicron 病毒的傳播力尚待研究證實。

另一方面,Omicron 變種病毒從去年底爆發全球疫情至今,大家最關注的就是新冠疫苗的保護力是否會因為 Omicron 病毒而失效。科學家在 2021 年底初步用施打疫苗的血清做測試,發現這些血清對 Omicron 病毒的抗體反應有下降;但台灣科技媒體中心綜整至今(2022)年陸續發布尚未同儕審核的預印本研究,發現人體由疫苗或感染病毒獲得的 T 細胞免疫反應,並沒有因為 Omicron 變種病毒而受到太大的影響,表示人體過去打疫苗或受新冠病毒感染後,仍帶有一定程度的保護力。

人們施打疫苗或受新冠病毒感染後,面對Omicron 仍帶有一定程度的保護力。圖/envato elements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彙整 Omicron 相關科學文獻,提供國人參考,增加對最新變種病毒的認識。

Omicron 從哪來?這次變種有什麼特徵?

Omicron 變種病毒在 2021 年 11 月 26 日,由 WHO 正式命名。科學家觀察 Omicron 的序列時發現,它與之前的變種病毒相較,突變位置的數量最多。造成全球大流行的 Beta 和 Delta 病毒,改變棘蛋白功能的突變分別是 10 個和 9 個,而 Omicron 有 36 個,這是引起科學家們擔憂的最主要原因。

研究發現,Omicron 病毒在南非,「再感染」的風險增加,但這並不能說明是因為 Omicron 病毒的傳播力變強。南非流行病模擬暨分析中心(SACEMA)於 12 月 2 日,發表尚未經同儕審核的研究,根據 11 月 1 日至 27 日間的數據指出,南非當地曾經感染新冠病毒者,又再感染 Omicron 病毒的風險較高。推測應是從自然感染新冠病毒獲得的免疫力,對抗 Omicron 的效果下降。該研究提醒,雖然再感染率上升,初次感染比率卻下降,研究無法回答再感染率增加的原因,也無法說明 Omicron 免疫逃脫的程度。

南非國家傳染病研究所(NICD)病毒學家潘妮.摩爾(Penny Moore)認為,南非的新冠疫苗覆蓋率較低,再感染率高,所以關鍵在於感染後的症狀與重症程度。雖然目前 Omicron 在南非案例增加快速,但在英國主要流行的變種病毒還是 Delta,因此很難從案例數字看出 Omicron 的傳播狀況。

(示意圖)圖/envato elements

Omicron 會讓疫苗失效嗎?

目前科學家是依據觀察抗體量,來判斷疫苗的作用,而其中的原理,長庚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教授顧正崙說明:在對抗致病性微生物的戰爭中,後天免疫系統由 B 細胞產生的抗體與 T 細胞的細胞免疫,組成兩個交叉火網。新冠疫苗可以誘發 B 細胞產生抗體,抗體主要中和病毒預防感染。

Omicron 由於在棘蛋白上有高達 30 個以上的突變,由疫苗誘發中和抗體的能力對 Omicron 的結合能力下降,這點也在大量的體外抗體中和實驗中所證實,解釋為什麼接受過疫苗的人仍會被 Omicron 感染;尤其是 AZ 疫苗這種抗體誘發抗體能力較低的疫苗,幾乎沒有辦法有效預防感染。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微生物及免疫研究所退休教授 黃麗華 也說明,相反的,T 細胞辨識的不是棘蛋白結構,而是呈現在細胞表面上的小片段蛋白質(約 10~24 個胺基酸)。棘蛋白中,約估有數十條小片段可被呈現在細胞表面,可被輔助型及殺手型 T 細胞所辨識。

Omicron 病毒在棘蛋白上雖然有 30 多個突變點,但其中可能影響T細胞功能的分別只有 28% (輔助型 T 細胞)及 14% (毒殺型 T 細胞)而已。換言之,絕大部分因疫苗引發的 T 細胞仍可充分辨識被 Omicron 病毒感染的細胞、並且將之清除。T 細胞反應沒有因 Omicron 病毒而受到太大的影響。(但若未來突變持續增加,呈現在細胞表面上的小片段蛋白質受到更多影響時,T 細胞反應有可能也會隨之降低。)

Omicron 的突變能讓抗體結合力下降,但對T細胞的辨識功能影響不大。圖/envato elements

這樣的研究也解釋了為什麼 Omicron 病毒雖然能造成接受疫苗後的人得到突破性感染,造成感染人數大幅上升,但是由於 T 細胞免疫還是能有效對抗感染,比起未接種疫苗者,這些確診者多為輕症或無症狀。

我應該接種第三劑疫苗嗎?第三劑如何挑選?

中興大學獸醫病理生物學研究所所長吳弘毅 指出,Omicron 會快速流行有許多原因,例如南非疫苗覆蓋率低,各國的防疫措施不同也是影響的重要因素。而判斷 Omicron 影響疫苗效果的關鍵在於,疫苗是何時施打的,因為較早施打疫苗者產生的抗體會逐漸下降。國內病毒專家施信如 則表示,台灣現在的相對優勢是,大多數人最近已施打完第二劑,保護力較高。

但兩人皆認為,提高現階段的保護力,國內最早施打疫苗的第一線人員與高齡老人,可加打第三劑作好保護、提升抗體濃度。另外,較早施打 AZ 疫苗的人,也需要盡快打第三劑。

在第三劑挑選上,施信如說明,AZ 疫苗是利用「腺病毒載體」,免疫系統再次辨認腺病毒時容易消滅疫苗載體,而減低 AZ 疫苗的效果,可能不適合作為第三劑。反過來說,原先打 mRNA 疫苗的,可以第三劑再打 AZ 疫苗,也應該考慮其他種類和品牌的疫苗,包含 Medigen(高端)與 Novavax,蛋白質疫苗也可以是很好的選擇,而不是僅限 AZ、BNT 和莫德納。

國內最早施打疫苗的第一線人員與高齡老人,可加打第三劑作好保護。圖/envato elements

此外她也提醒,疫苗施打策略應該考量全球疫苗的整體覆蓋率,富國可以一直補打第三劑疫苗,但這次 Omicron 疫情來自的非洲,相對之下較沒有量能施打第三劑,應要趕緊提升其他各國(窮國)第二劑疫苗的施打率,並持續關注這些疫苗覆蓋率低的國家的病毒變異。

吳弘毅則表示,以整體來看,未來,我們可能需要如同流行性感冒疫苗一樣,每年固定的月份同時補打新冠疫苗,讓全球的抗體或免疫能力同步。

Omicron 的研究還在進行中

有關 Omicron 的突變對傳播力、各廠牌疫苗的影響,以及感染後的情況,科學證據都還在累積當中。「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強調,目前應有效評斷最新研究證據的可信度與推論程度,國人不宜在未有足夠證據的狀況下,急於做出對於 Omicron 病毒的評判。

施信如與吳弘毅也表示,從現在 Omicron 有限的資料來看,Omicron 是否會對台灣造成嚴重影響仍未知,必須考量台灣的疫苗覆蓋率、防疫策略以及醫療量能。同時,台灣也須嚴密監測各國 Omicron 的疫情狀況和最新研究,以協助政府進行政策判斷。至於一般民眾則需有心理準備,防疫是長期的工作,勤洗手和戴口罩仍然是最重要的防疫基本方式,如此才能盡量降低接觸病毒的量。

勤洗手和戴口罩仍然是最重要的防疫基本方式。圖/envato elements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希望架構一個具跨領域溝通性質的科學新聞平台,提供正確的科學新聞素材與科學新聞專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