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怎麼被發現的?研究證實了中國官方隱瞞疫情資訊嗎?

廖英凱
・2020/02/05 ・4434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SR值 606 ・十年級

  • 文/ 廖英凱、雷雅淇、羅佩琪、陳亭瑋

隨著新一波 2019-nCoV (又稱:武漢肺炎)相關研究發布,一篇發表於《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NEJM):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感染在中國武漢初期的傳播動力學,以下簡稱為 NEJM 研究),分析截至 2020 年 1 月 22 日止在武漢首批感染的 425 例確診病例,是目前統計最多確診病例並發表的研究。

上篇我們簡單的整理了這份研究的一些流行病學統計(延伸閱讀:研究又擱來啦!關於2019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我們目前知道什麼事?)。而這篇就讓我們來聊聊該研究被部份學者指出證實了中國隱瞞資料的情況,這是真的嗎?

新興疾病怎麼被發現的?「不明原因肺炎監管機制」

要討論這一點,我們需要稍微回過頭去看看當面臨「新興疾病」時,我們是如何發現與通報的,以及在此過程中對於疾病的了解如何影響相關的判斷評估。在本次起源於中國武漢的疫情中,初始病例的通報,是透過一個「不明原因肺炎(pneumonia of unknown etiology, PUE)監管機制」被回報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從今日世界各國的發病症狀來看,現行的 2019 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出現的症狀如肺炎、發燒、肌痛等,其實與流感或 SARS、MERS 等並沒有太大的差異,這意味著若有類似症狀的新興疾病出現時,醫師在臨床治療上自然會先判定為已知的疾病。

基於 2003 年 SARS與禽流感的肆虐,2004 年起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hina CDC),開始建置了不明原因肺炎的監管機制,這個監管機制要求醫療院所必須線上呈報未明確診斷出病因,且符合以下四個臨床特徵的患者:

  1. 發燒;
  2. 肺部放射線檢查異常;
  3. 白血球或淋巴細胞偏低;
  4. 曾進行常規臨床抗菌治療三天,但症狀無減輕。

Xiang et al. (2013) 的研究中則進一步介紹,因 2013 年 A型流感(H7N9)的出現後,不明原因肺炎的監測機制開始要求對不明原因肺炎的檢體以 PCR方式即時檢驗基因片段,來與禽流感、季節性流感、A型與 B型流感做比對,比對失敗的再與 SARS 和 MERS 比對。

然而,該研究發現雖然有監管系統,但由於額外的行政負擔使醫生參與的意願低落,參與回報的資訊品質亦參差不齊,此外各省分對此系統的使用成效也不一致。這導致不明原因肺炎的監管機制,並沒有被充分利用1

隨時間改變的病例定義,反應對疫情的進一步了解

Li et al. (2020) 在 1 月 29 日發表於 NEJM 的研究中,也提到了本次 2019-nCoV 所造成疫情中,即是透過該監管機制察覺異常,且隨著對病毒與疫情的理解而改變病例的定義,我們可以試著從病例定義的改變,來推敲中國大陸當局在不同時間點對疫情的了解:

  1. 疫情出現 (12 月初) ~ 12 月 29 日
    疫情的起始,未知原因的肺炎開始在醫院出現,在此階段由於人們還未察覺新病毒的出現,導致醫生不可能做出正確的診斷與治療。
    在此階段,仰賴的是不明原因肺炎的臨床標準:
    a. 發燒;b. 肺部放射線檢查異常;c. 白血球或淋巴細胞偏低;d. 曾進行常規臨床抗菌治療三天,但症狀無減輕。(滿足其中三個以上)
  2. 12 月 29 日 ~ 1 月 10 日
    12 月 29 日,當時統計的前四位病人均與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有關。新增流行病學標準:曾涉足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或接觸其他症狀類似的患者。
  3. 1 月 10 日 ~1 月 18 日
    由於 1 月 3 日完成 2019-nCoV 基因序列、1 月 10 日完成檢驗病毒基因的 PCR 試劑,因此新增確診條件為呼吸道檢體中:
    a. 分離出病毒 2019-nCoV;b. RT-PCR試劑檢驗為陽性 ;c. 檢體中有與 2019-nCoV 吻合的基因序列。
  4. 1 月 18 日以後
    因武漢市場已關閉,且疫情擴大至武漢全市,因此將流行病學標準擴大為:
    發病前 14 天曾到武漢旅遊或與武漢類似症狀患者接觸。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基於這個時間序列,我們可以藉此來推敲中國政府當局在本次疫情的表現:

  1. 因應新興病原體的反應速度

自第一例病例發生起,進入既有不明肺炎監測機制,在一個月內釐清流行病學標準、完成與分享基因序列,並成功製造病毒檢驗試劑。雖無法與其他疾病有平等的比較基準,但其速度被 WHO 總幹事 Dr.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肯定與讚許2

因此,值得肯定中國疾病管制機制,在本次疫情的迅速反應。

  1. 因應未知傳染病的反應態度

然而,執政當局與部分醫師,對防範未知傳染病的態度卻有不足與衝突。

例如 2019 年 12 月底疫情未擴大時,有八名醫師在網路上示警有「疑似 SARS 病例」,而被警方以造謠約談 3。或有醫師在 12 月底診治病患時,醫事檢驗公司報告卻誤判病患為感染 SARS 4,可能導致發現新病毒與診治病人的機會被延緩。

早期對此病毒提出警告的醫師們曾被中國官方指為造謠。圖截自BBC中文網 影片1

事後諸葛來看,中國警方對網路言論的「維穩」文化,明顯不利於本次疫情的防範,早已引發諸多批評。但更需要留意的,是如果 2004 年建立起的「不明原因肺炎監管機制」若能充分發揮效用,則醫師與醫事檢驗公司或許就有機會能更早發覺到這些病患並不是 SARS 而是未知的傳染病。

因此,縱使疾病管制體制健全且研究實力堅強,但不明原因肺炎的監管機制,在本次疫情的應用仍可能有瑕疵

關於「NEJM論文實槌證明新冠病毒人傳人證據被隐瞒」

接下來讓我們來看看關於爭議的部份:

隨著新一波2019-nCoV相關研究發布,浙江大学生命科學研究院教授王立銘在個人微博提出質疑(原文已刪,這裡有備份),表示由2020年1月29日發布的NEJM論文圖一可看出早在2019年12月即出現、2020年1月初已累積大量與華南市場無關的個案,已實槌證實2019-nCoV可人傳人;但直至1月10日武漢市衛健委仍對外聲明未發現人傳人證據1月14日稱不排除有限人傳人,拖延至1月20日才經國家衛健委組長鍾南山公開證實人傳人

圖/截自NEJM論文圖一

在這裡我們有必要進一步端詳 NEJM論文的這張圖一,圖標題用的是「病人出現症狀(Onset of Illness)」的人數與日期,而非「病人被通報確診」的人數與日期。

「病人出現症狀的日期」與「病人被通報確診的日期」不同,前者通常是病人就診時,醫生詢問病人,病人回憶後自述出現症狀的日期;後者則是經過實際採檢、RT-PCR檢驗等方式確診通報衛生機關的日期。兩個日期通常存在時間差,可能原因包含:

  • 病人出現症狀後,因覺得症狀輕微或其他原因,沒有立即就診
  • 就診後因醫療端量能不足或其他因素干擾,無法立即診斷
  • 病人就診後已取樣檢驗,但檢驗結果尚未出爐(以台灣來說約須1-2天)……等5

以台灣最近第十個個案為例,依疾管署公布資料,其「出現症狀日期」是 1 月 21 日,其後雖有就醫但因該時病例條件較寬,診斷為一般感冒,至其太太發病後,1 月 30 日採檢,最終「病人被通報確診日期」是 1 月 31 日 ── 有約 10 天的時間差。

另個具體表現時間差的例子,可看 WHO 2020 年 2 月 1 日疫情報告P5 圖三、圖四,統計了「中國以外」的2019-nCoV 感染案例。6上面的圖三,標題是「病人出現症狀日(Date of symptom onset)」,下面的圖四,標題是「病人通報確診日(Date of report)」,從時間分布上亦可看出有明顯時間差。

截自WHO 2020 年 2 月 1 日疫情報告P5 圖三
WHO 2020 年 2 月 1 日疫情報告P5 圖四

故,若要以此份 NEJM論文證明疫情瞞報,可能尚須取得感染案例「病人被通報確診日」資料,方能確認衛生單位掌握疫情時間;或,提出症狀日與通報確診日時間差導因於外力介入的資訊,較具備「實槌」的證據力。

如果我們相信開放透明的力量,就要握著它戰勝黑暗

在那之前,若希望與親友分享低估 / 瞞報疫情的訊息,利用在地實例報導,或許是更有力的:

武漢市長於直播中表示信息發布受限於中央職權。圖截自BBC中文網影片

最後,暫且不論單一 NEJM 論文,綜觀本次 2019-nCoV 與中方相關的各公開研究,在研究中釋出的疫情調查資料量確實遠大於中國大陸官方釋出的疫情資訊(尤其在疫情爆發初期)。中國大陸官方對 2019-nCoV 的疫情資訊公布,隨著疫情擴散有些許變化:從不定期僅有武漢市單點疫情通報,2020 年 1 月 21 日起改為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每日固定統計全國疫情報告,並自 2020 年 1 月 26 日起每日由國健委召開記者會並均公開逐字稿;惟,其記者會每日有框定限制討論主題,並有較嚴格的提問數限制等,資訊揭露程度仍有相當進步空間。

若疫調資料更即時透明公開,應能更有助該國國內大眾與各國提早因應,做好更充足準備面對此波嚴峻的疫情。

當疫情還在蔓延時,多一點認識就少一點恐懼。
Keep Calm and Carry On  

參考資料與註解

  1. Xiang, N., Havers, F., Chen, T., Song, Y., Tu, W., Li, L., … Feng, Z. (2013). Use of national pneumonia surveillance to describe influenza A(H7N9) virus epidemiology, China, 2004-2013.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19(11), 1784–1790. doi:10.3201/eid1911.130865
  2. WHO Director-General’s statement on IHR Emergency Committee on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3. 元氣網:陸無隱瞞疫情 你信嗎?8醫生PO文預警 被當造謠逮捕
  4. Ettoday新聞雲:率先公布疫情被訓誡!武漢醫生「確診武漢肺炎」:當時重視不會像今天暴發
  5. 2020年1月8日中國方確認並宣布疫情病原體為新型冠狀病毒,在此之前病人僅能被確診為「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2020 年 1 月 11日起PCR檢驗試劑方發放至武漢,在此之前病人僅能透過臨床及流行病學條件診斷。
  6. 圖三、四未包含台灣資料,因 WHO situation report 將台灣個案以「Taiwan, China」方式列示。對此,我國外交部於2020年1月23日新聞稿表示已指示駐日內瓦辦事處向WHO幹事長Tedros表達嚴正抗議,外交部吳釗燮部長亦於2020年2月2日國際記者會公開呼籲WHO應改正其對台灣的嚴重錯誤。截至2020年2月2日,WHO並未修改對台灣案例的呈現方式。
文章難易度
廖英凱
30 篇文章 ・ 248 位粉絲
非典型的不務正業者,對資訊與真相有詭異的渴望與執著,夢想能做出鋼鐵人或心靈史學。 https://www.ykliao.tw/

2

1
0

文字

分享

2
1
0
物理學家說,公車的窗戶開這幾扇才通風
胡中行_96
・2023/01/09 ・1774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在流感盛行的嚴冬,您可曾為了開窗與否,天人交戰?還是在搭公車的時候,選擇開走道對面的窗戶,凍死別人,造福自己?通風能降低感染空氣傳播疾病的風險,但交通工具的窗戶到底要怎麼開,才能達到最佳效果?墨西哥物理學團隊發揮所長,在 2022 年 12 月的《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期刊上,推薦開公車窗戶的方法。[1]

公車模型

COVID-19 疫情期間,防疫資訊滿天飛。因為事關人命,「♪ 雖然我曾經這樣以為/♪ 我真的這樣認為」,並不能做為給予建議的理由。許多公衛措施的效益,例如: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等,都被嚴厲地以科學的方法檢視。這群墨西哥物理學家著眼於通風的機制,想瞭解到底挑哪個位置的窗戶,打開多少扇,對公車內的空氣品質最好。當然,他們並未唱著林憶蓮的〈為你我受冷風吹〉,親自搭車實測,被風吹到掉眼淚;而是打造了一台小模型來實驗,再以電腦模擬運算。[1, 2]

公車模型:A 是風速計;S 為二氧化碳偵測器;窗戶被黑虛線框出;二氧化碳則由中央車底灌入。圖/編輯自參考資料 1,Figure 1b、8a和8b。CC BY 4.0)

他們參考一輛 9.92 x 2.5 x 2.2 公尺,地板內側離路面 0.4 公尺的實體公車,打造出約 1/10 大的壓克力模型。如圖所示,車體透明,僅窗戶用黑色虛線框出,方便觀察;裡面有二氧化碳偵測器(CO2 sensor)、風速計(anemometer);以及可裝卸的 3D 列印乘客,方便創造空車和滿載等狀態。由於假人不會呼吸,所以得從模型的中央車底灌入二氧化碳,代替真實的吐氣。測試氣流時的車速,則主要設定在每小時 50 公里。[1]

實驗項目

這個實驗從下列兩個角度,來探討通風效果:

  1. 開啟的窗戶數目:從不開窗、開 2 扇或 4 扇,到全部開啟等,都嘗試一輪。[1]
  2. 窗戶的位置:一般常見的公車,窗戶都是開在車體兩側,也就是乘客座位的旁邊。不過,科學家在模型的車頭,挖了 2 個長方形的氣窗,看看這種設計的效果又是如何。[1]

實驗結果

研究團隊發現,在一般擁有左右兩排窗戶的公車上,氣膠(aerosols,又稱「氣溶膠」或「懸浮微粒」)的擴散與排出,均受車內負壓造成的吸力驅動。打開 4 扇,也就是左右各 2 扇窗戶最通風;全開也不會加快氣膠排散,或減少累積。氣流促使氣膠向車頭聚集;有些從前面離開的氣膠,會由後面的窗戶回流;而氣膠在車裡停留的時間,平均為 6 分鐘。不過,當科學家拿出他們改造的新型公車,馬上就超越了傳統公車開 4 扇窗的成效。[1]

有別於市面上常見的款式,這種新型公車的前方擋風玻璃,靠近車頂處,多了兩個氣窗。如下圖所示,公車移動時,前方氣窗會進氣,產生一股推力帶動通風,而不再仰賴車內負壓的吸力。空氣從前方灌入,通過座位區域,再由車尾原本就設在兩側的窗戶出去;不像開 4 扇的,氣流無法完全貫穿車體。[1]

左:一般有兩排窗戶的公車;右:車頭設氣窗的新款公車。圖/參考資料 1,Figure 1c(CC BY 4.0)

以公車滿載 50 人的狀況為例,車速每小時 50 公里時,新款公車內的通風換氣速率,為每人每秒 100 公升;遠高於英國急難科學顧問團(Scientific Advisory Group of Emergencies,簡稱SAGE),在 COVID-19 疫情期間建議的 8 至 10 公升。就算行車速度只有每小時 9 公里,也還能符合 SAGE 的標準。同時,車內氣膠的總量減少,在車速每小時 50 公里的狀態下,滯留的時間降至 50 秒。[1]

公車向左行駛時,開不同窗戶的通風情形。影/參考資料 1,Supplementary Information 2(CC BY 4.0)

尚待研究的變因

既然新款公車這麼通風,何不趕快上市?上述實驗未涵蓋的數個變因,其實仍有待探究。比方說,3D 列印的假人沒有體溫,真實的公車坐滿活人乘客時,車內的溫度可能較高。如果再考量各地天候,造成的車外氣溫差異,這裡關於氣體流動的結論,便不見得適用。[1]更何況在空氣污染嚴重的市區,開窗搞不好會弄得灰頭土臉,大概也無益於呼吸功能。假如將來臺灣除了密閉且附空調的公車,也有這種墨西哥的新式車款,身為乘客的您,會想搭哪一種?

  

參考資料

  1. Alexei Pichardo-Orta F, Luna OAP, Cordero JRV. (2022) ‘A frontal air intake may improve the natural ventilation in urban buses’. Scientific Reports, 12, 21256.
  2. 滾石唱片ROCK RECORDS(01 JUN 2012)「林憶蓮Sandy Lam【為你我受冷風吹 Suffer for you】Official Music Video」YouTube.
所有討論 2
胡中行_96
81 篇文章 ・ 28 位粉絲
曾任澳洲臨床試驗研究護理師,以及臺、澳劇場工作者。 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主修編劇)。邀稿請洽臉書「荒誕遊牧」,謝謝。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盤點重要疫苗接種,預防流感重症、降低 HPV 病毒感染
careonline_96
・2022/12/29 ・218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COVID-19 疫情受到極大的關注,但是當新冠肺炎疫苗成為焦點之後,許多重要疫苗,例如流感疫苗、肺炎鏈球菌疫苗、HPV 疫苗、輪狀病毒疫苗、水痘疫苗等便可能受到忽略。隨著新冠肺炎疫情趨緩,許多民眾開始重新檢視這些病毒帶來的健康威脅。

為了因應新冠肺炎,大家都會採取各種防疫措施,例如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避免群聚等,這些防疫措施除了有助預防新冠肺炎病毒之外,也能預防各種呼吸道病毒、腸胃道病毒,使遭到感染的人數大幅下降。

當自然感染的人數較少時,如果大家又沒有接種疫苗,便無法形成群體免疫。因此在新冠肺炎 COVID-19 防疫規定逐步放寬之後,各種呼吸道病毒、腸胃道病毒的疫情便可能逐漸升溫。

預防重症的疫苗

「進入秋、冬季節,大家要記得打流感疫苗!」台灣疫苗推動協會理事長黃玉成醫師指出,因為流感病毒很容易發生變異,每年流行的病毒株皆不太相同,所以需要每年施打流感疫苗才能產生保護力,預防流感重症的發生。

肺炎鏈球菌存在人類鼻腔內,可以透過飛沫傳染,容易遭到感染的族群包括 5 歲以下幼童、65 歲以上老年人、慢性病患(如慢性腎病變、慢性心臟疾病、糖尿病、慢性肺病、慢性肝病等)、先天或後天免疫功能不全患者。

肺炎鏈球菌可能導致肺炎、腦膜炎、心包膜炎、菌血症、敗血症等嚴重併發症,恐導致死亡。黃玉成醫師提醒,肺炎鏈球菌是導致流行性感冒併發細菌性肺炎的主要病原菌之一,年長者要考慮接種肺炎鏈球菌疫苗,降低重症的風險。

輪狀病毒可透過食物、飲水傳染,是造成幼兒腸胃炎的重要原因,常見症狀包括嘔吐、腹瀉、腹痛、發燒、食慾不振等,嚴重上吐下瀉會造成脫水,而經常需要住院治療。目前已有輪狀病毒口服疫苗,出生滿2個月便可以接種,有助降低輪狀病毒感染的機會。

預防癌症的疫苗

人類乳突病毒 HPV 主要經由性接觸傳染,遭到感染後通常沒有明顯症狀,所以不容易察覺。目前沒有治療人類乳突病毒的藥物,多數患者會漸漸痊癒,但是有部分患者會演變成持續性感染,增加罹患癌症的機會。

人類乳突病毒 HPV 有很多型,其中幾型可能增加罹患癌症的風險,黃玉成醫師表示,在女性可能導致子宮頸癌、陰道癌,在男性還可能導致頭頸癌、咽喉癌、肛門癌等。

HPV 疫苗便是針對幾個較容易導致癌症的病毒型別(如第 16、18、52、58、31、33 型等),希望可以降低遭到感染的機會,進而預防相關癌症的發生。於尚未有性接觸、沒有感染過人類乳突病毒時接種 HPV 疫苗,能發揮較佳的保護效果,不過有性接觸後仍然可以接種。HPV 疫苗為非活性疫苗,9 至 45 歲的男性與女性皆可以接種,以提升保護力。

目前全世界有超過 100 個國家將 HPV 疫苗納入國家疫苗接種計畫,其中一半國家鼓勵男女共同施打,而台灣國民健康署目前也推動國中女生公費接種 HPV 疫苗的服務,期待未來可以達到兩性疫苗平權的目標,讓男生也能公費接種 HPV 疫苗。

除了接種 HPV 疫苗之外,安全性行為(包括全程使用保險套、避免多重性伴侶)也有助於降低感染人類乳突病毒的風險。

在接種 HPV 疫苗後,仍要定期做子宮頸抹片檢查,國民健康署補助 30 歲以上婦女每年一次子宮頸抹片檢查,未滿 30 歲已有性行為 3 年以上的女性,也可考慮自行就醫接受子宮頸抹片檢查,才能及早發現子宮頸病變,及早接受治療。

可以同時接種兩種疫苗嗎?

面對多種可能需要接種的疫苗,民眾經常會問,「可以同時接種兩種疫苗嗎?」

能否同時接種疫苗,會考慮疫苗的屬性。黃玉成醫師解釋,如果兩者都是非活性疫苗,可以同時施打;如果分別是活性疫苗與非活性疫苗,也可以同時施打,或在接近的時間內分別施打;如果是活性疫苗與活性疫苗,例如麻疹、腮腺炎、水痘,可以同時施打,但是如果不同時施打,就需要間隔 1 個月以上。

「不能同時施打的疫苗其實不多,如果有相關疑問都可以詢問您的醫師。」黃玉成醫師說,「同時接種兩種疫苗時,可以接種在不同的手臂。如果需要施打第三種疫苗,建議相隔一段距離施打。」

貼心小提醒

疫苗是非常重要的發明,能夠幫助人類對特定病原產生保護力,減少重症發生、降低罹癌風險。新冠肺炎疫情讓我們體會到疫苗的重要性,也可藉此機會盤點,檢視疫苗接種計畫,保護自己,也保護家人!

careonline_96
355 篇文章 ・ 254 位粉絲
台灣最大醫療入口網站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特發性肺纖維化難預料,盤點危險因子及身體警訊提醒
careonline_96
・2022/12/01 ・227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60 多歲的陳太太慢性咳嗽、走路越來越喘持續有一段時間,由於症狀越來越嚴重而前往就醫,不料透過高解析度電腦斷層檢查竟確診為特發性肺纖維化。

有一回,陳太太因為急性惡化住院治療,由於她的肺功能已明顯受損,必須佩戴呼吸器才能幫助正常呼吸,也無法下床,為避免肺功能持續惡化,她經過醫師評估開始以抗纖維化藥物治療。台北慈濟醫院胸腔內科黃俊耀醫師回憶,經過藥物與復健治療一段時間後,陳太太的症狀獲得明顯改善,不用仰賴呼吸面罩就可以呼吸,也終於順利出院。

黃俊耀醫師說,抗纖維化藥物造福很多特發性肺纖維化的病人,幫助延緩病程、維持生活品質,像陳太太現在回門診時,肺部狀況維持得十分穩定,日常也可以自行出門散步、運動。

特發性肺纖維化(idiopathic pulmonary fibrosis, IPF)是在找不出特定原因的狀況下,病人的肺泡漸漸形成結締組織,使得肺臟逐漸失去彈性、越來越硬,並形成一個一個空洞,而影響氣體交換的功能。

黃俊耀醫師表示,部分新冠肺炎 COVID-19 患者的肺臟也會出現局部纖維化,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追蹤,這些患者的纖維化會慢慢改善,而特發性肺纖維化則會持續惡化,相當棘手。

黃俊耀醫師指出,特發性肺纖維化是不可逆的變化,且患者容易因為感冒或感染等外部因素刺激,導致肺功能一直往下掉。

如果沒有接受適當治療,平均存活期僅 2 至 3 年。此外,硬皮症、類風濕性關節炎、皮肌炎等自體免疫疾病患者也是肺纖維化的高風險群,這類患者與特發性肺纖維化相似,肺功能會持續惡化,因此,在診斷與治療上也要謹慎對待。

盤點特發性肺纖維化危險因子

特發性肺纖維化是一種進程難以預料的疾病,假使出現呼吸道感染,容易造成肺炎,特發性肺纖維化患者一年大概有 16% 的病人會有急性惡化的風險,可能導致死亡。黃俊耀醫師說,「早期診斷特發性肺纖維化相當重要,如果患者沒有接受合適的治療,死亡率甚至比一些常見癌症的死亡率還高!」

目前認為特發性肺纖維化的風險因子,包括年齡(50 歲以上)、長期抽菸、胃食道逆流、空氣汙染、遺傳等。黃俊耀醫師回憶,曾經遇過一個家族中,6 個兄弟姊妹,便有 5 個特發性肺纖維化。所以會提醒患者的家屬也要去做肺纖維化篩檢,例如肺功能檢查、高解析度電腦斷層掃描等,希望能夠早期診斷、早期治療。

特發性肺纖維化可能出現慢性咳嗽、容易疲倦、越來越喘等症狀,因為不具特異性,很多患者會認為是老化現象或一般感冒,沒有放在心上,而延誤就醫。

黃俊耀醫師說,常見有患者直到症狀較嚴重時才就醫檢查,例如在運動的時候,覺得氣吸不上來,或感到體力越來越差,從前可以爬樓梯到四樓,現在可能爬二樓就必須停下來休息,但越晚治療也相對難以維持肺部正常功能。

因此,民眾若發現有慢性咳嗽,越來越喘的狀況,一定要及早就醫。黃俊耀醫師提醒,病史詢問、聽診後背下肺葉、肺功能檢查、高解析度電腦斷層掃描等都是有助於診斷特發性肺纖維化的方式。

積極治療特發性肺纖維化,維持生活品質

目前已有抗纖維化藥物可用於特發性肺纖維化的治療,黃俊耀醫師說,抗纖維化藥物能夠延緩病程進展,減慢肺功能惡化的速度。

「抗纖維化藥物從 2015 年納入健保給付,對特發性肺纖維化患者幫助很大。按時服藥的患者,可以減少約 7 成急性惡化的風險,延緩約 50% 肺功能的惡化,並能夠維持生活品質、延長存活期。」

黃俊耀醫師說,「在沒有治療藥物的年代,特發性肺纖維化患者的存活期大概只有 2 至 3 年,自從抗纖維化藥物問世之後,有些患者在門診追蹤了 7 年以上,肺功能都維持的相當穩定。」

除了藥物治療,特發性肺纖維化病人還需要接受復健治療、呼吸治療,幫助維持患者的肺功能。黃俊耀醫師說,肺纖維化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便會協助患者登錄,等待肺臟移植的機會。

貼心小提醒

特發性肺纖維化初期症狀不明顯,如果有慢性咳嗽、容易疲倦、越來越喘等症狀,請及早就醫。黃俊耀醫師叮嚀,抗纖維化藥物對患者很有幫助,一定要規律服用藥物,並接受復健治療、呼吸治療,每年要記得接種流感疫苗,如果有上呼吸道感染的症狀,務必立刻就診,不可以拖延!

此外,在新冠肺炎 COVID-19 流行之後,坊間出現許多號稱可以治癒肺纖維化的偏方。黃俊耀醫師提醒,「這些偏方都沒有科學根據,千萬不要冒險使用,以免造成更多的傷害。」呼籲民眾若對藥物有疑慮時,都可以和主治醫師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