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該如何在充滿批評和爭論的家庭中,解救感到不幸的自己?——《親情,也需要界限》上

大好書屋_96
・2020/01/05 ・278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491 ・五年級

  • 作者/艾瑞克.梅西爾;譯者/黃庭敏

避免尖銳和挖苦的中傷話語

家人很可能對彼此要求很多、不斷批評、處於永無止境的爭吵中。在以離婚收場的婚姻裡,有百分之五十的比例在離婚前就已經常出現相互批評、針鋒相對、意見不合的情形。

在人生的每個階段中,親子間會爆發爭執的時期為:父母和兩歲小孩、青少年或成年子女之間,或成年子女和年邁父母之間。如果你是在苛刻、批評和爭論的家庭中長大,或者如果你發現自己現在的家庭就是這樣,你就會知道這類情況是多麼沉重。

明明愛著對方,卻總是在爭吵時,用惡毒的言語傷害了彼此。圖/GIPHY

如今,常見的要求是希望兒童盡可能有優秀的表現、不斷追求卓越的成就。這種壓力當然也有好處,就是孩子確實很可能會成功,只是往往伴隨著微妙或刺耳的批評和不停的命令(「去練習你的小提琴!」);缺點則是,孩子的心理可能會受到傷害。

這種尋求外在的表現、優秀和成功的壓力,可能會導致小孩最終取得物質上的成功,但是也可能會對小孩產生奇怪的推力,讓他們走向失敗。因為有時成功的壓力太大了,孩子反倒只想失敗!實際上,處於這種壓力下的孩子可能會開始陷入失敗之境。

小說家霍華德.雅各布森(Howard Jacobson)曾描述這種心境:

我一出生就失敗了。我是個晚產寶寶,讓我媽等了很久,不只是過了預產期,還胎位不正,讓媽媽的分娩過程痛苦,也使爸爸失望。他原本希望自己的第一個孩子能以更輕鬆的方式來到這個世界───儘管要到多年後,我才逐漸明白這一點。因為每次去莫克姆(Morecambe)小鎮度假,他都會幫我登記參加才藝表演;或者在觀賞聖誕童話劇結束時,會把我推上去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站在台上;或者在魔術師要求志願者時,他會指著我大喊「這邊」。

即使小說家可能採用了反諷的寫法,但,想像一下吧:你一出生就讓人失望了,這是什麼樣的感覺?

傑克遜的爭吵家庭

傑克遜是我的一名年輕當事人,成長在吵鬧、緊張的家庭中,在家中六個孩子裡排行倒數第二。他們家的每個人都是走大吼大叫的路線,就算在晚餐傳遞豆子和馬鈴薯也不得安寧,不是東西被打破就是有人被撞到。

他們標準的溝通音量是用喊的,而且每個人似乎總是對某位家人有所怨言,無論男女。媽媽和妹妹的嗓門也和爸爸及兄弟們一樣大,有幾次情況失控的時候,甚至嚴重到鄰居打電話去報警。

家人的行為令他覺得丟臉極了,他想要遠離火線。傑克遜幾乎是靠著戴耳機阻擋噪音,但還是有人會把他的耳機從頭上扯下來。媽媽會因為他沒有把房間弄整齊而對他大吼大叫;爸爸會因為幾週或幾個月前發生不滿的事而對他大吼大叫;妹妹會因為晚餐時他沒有幫她說話而對他大吼大叫;哥哥則是先賞他一個巴掌然後對他咆哮,只因為傑克遜選擇穿去上課的衣服在學校讓他丟臉。

不只是大吼大叫,哥哥還會對傑克遜動手。圖/GIPHY

傑克遜會胃痛和頭痛;他吃不胖;雖然他無法說清楚自己的感受,但他顯然是很絕望了。我問他,是否還能想到任何有幫助的事情再去試一試的?

他搖搖頭。他甚至被禁止將自己的房門上鎖 ── 他還能做什麼?有一次他試圖用椅子卡住門,好能有點隱私,但最後若不是他把椅子猛力拉開,他爸真會把門給撞破。

傑克遜說,沒有,他看不出還有任何可以嘗試的事情。我在想,是否還有其他家人可以跟他一起住,或者至少可以讓他喘口氣,結果都沒有。我又想,這個家中是否可能有一名未來能與他站在一起的盟友,也都沒有。

不過,傑克遜此刻忽然停了下來,像是在思考什麼。「我大哥就要從海軍陸戰隊退伍,很快就要回家了。他並不像家裡其他人那樣霸道⋯⋯也許,說不定。」我給他時間思考,他說:「你知道嗎?如果我邀請大哥和我共用房間,而且他答應的話,絕對沒有人敢再闖進我的房間,根本沒人敢招惹他,沒有人敢!」

「甚至你父親也不敢?」我問。

「甚至連我父親也不敢。」傑克遜微笑著回答。

傑克遜寫電子郵件向他哥哥求援,解釋了情況,邀請他一起共用房間,他大哥答應了他。傑克遜說:「這就像電影《捍衛家園》(Walking Tall)裡的劇情,就像巨石強森(Dwayne Douglas Johnson)回到家鄉一樣,為家鄉父老挺身而出。」

很少人能夠如此幸運,有巨石強森或是坐著火車退伍返鄉的海軍陸戰隊軍人來拯救他們。其他人該怎麼辦?圖/IMDb

我知道那部電影,所以點點頭。

傑克遜高興得不得了,但是,很少人能夠如此幸運,有巨石強森或是坐著火車退伍返鄉的海軍陸戰隊軍人來拯救他們。

其他人,應該怎麼辦?

釐清事情,專注當下

假設你的婚姻很辛苦,伴侶對你所做的一切都很挑剔(從摺衣服到煮義大利麵),要求事情非得怎麼做,而且每次談話都變成你絕對贏不了的爭論。有鑑於你沒有要結束這段婚姻(至少,現在還沒有),你可以怎麼使用家庭求生工具箱來熬過這種傷人的關係?

關係中,對於一直不斷地指責已經感到無助與無奈,我們還能怎麼做?圖/GIPHY

你需要固定使用的工具是:釐清事情。

清楚的溝通就是例如「義大利麵沒問題」或「你來摺自己的衣服」。使用簡明扼要、強而有力的陳述句,會讓你說話更有力量 ── 如果這樣做會激怒你的伴侶,那麼,事情就非得改變不可。

此外,你還需要使用「專注當下」這件工具。

如果你先生發火是因為你忘了買芥末,你可以為自己辯護。找個藉口,責怪他說是他讓你太焦慮了,事事都得記牢也太強人所難;或者請他不要把如此雞毛蒜皮的小錯說得這麼嚴重。但是,以這些方式回應,真的能解決問題嗎?還是引來更多的批評?

相反的,這是專注當下的機會:注意你的呼吸,保持冷靜,處在當下;在你沉著冷靜下來和恢復明智之後,對先生說:「對,我是忘了買芥末。」從你的觀點來看,這就是事情的結局 ── 如果對他而言不是,事情還沒完。如果他覺得有必要重複指控,並做出厭惡的表情,懷疑你辦事不力,你只需維持原本專注的情緒:態度健康地停頓一會兒後,說:「對,我是忘了買芥末。」。

如果你時常需要處理苛刻、批評和爭論的家庭問題,這種情況勢必會逐步殘害你的身心健康。可能的話,務必在家庭系統中推動改變,盡可能避免惡意的互動來保護自己,使用工具箱中寶貴的工具來面對現實。
為了你的身心健康,你需要這麼做。

傳送門:要怎麼做,才能更有效地面對他人的批評呢?請見《該如何在充滿批評和爭論的家庭中,解救感到不幸的自己?——《親情,也需要界限》下

——本文摘自《親情,也需要界限:認清 10 種家庭問題 ╳ 8 種告別傷害的方法,找回圓滿的自己》,2019 年 7 月,大好書屋

文章難易度
大好書屋_96
4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大好」是一種期許,期盼生活中有更多美好。「大好」也是一種力量,讓我們相信閱讀可以帶來改變。「大好書屋」四個字搭起了一個家,期盼這份溫暖的力量能持續傳遞下去。大好書屋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Pokémon GO全球爆紅超越臉書,還會紅多久?—《科學月刊》
科學月刊_96
・2016/09/11 ・2622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13 ・六年級

文/林日璇|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媒體與資訊博士。專長為媒體心理學,研究數位遊戲及社群媒體。研究刊登於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Media Psychology 等傳播頂尖期刊。

28052812062_3fec072d1f_z
圖/Eduardo Woo @ Flickr

關於 Pokémon GO 全球爆紅,引起大家相當多討論, 而臺灣終於也在 8 月初可以正式下載遊玩,成為全臺風靡話題。有許多人指出,手機結合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 AR)以及定位功能(location-based)的遊戲點子,很久以前就想過了,可惜沒被採用,不然也一定大紅。本文從社群媒體的角度,剖析 Pokémon GO 紅到躍上全球手機 APP程式排行榜第一名,使用時間超過 Facebook 及 Twitter 的現象。

爆紅的原因?

Pokémon GO 會紅,是結合眾多因素及開發公司長期以來累積的實戰經驗,絕對不是單純因為其中一項因素而「碰巧」變紅。首先,許多人認為 Pokémon GO 讓人趨之若鶩,是因為手機加上 AR 以及結合現實世界地圖的遊玩方式非常有趣。但類似的遊戲 Ingress(也就是開發公司 Niantic 前一款遊戲)已經流行許久,也未見成為全民運動。另外,有許多人歸因玩 Pokémon 是因為對於該品牌的喜愛,但其實 Pokémon 一直以來在遊戲機中都有推出不同款的遊戲,似乎也沒有吸引到平常不玩遊戲的族群。另外還有人認為是媒體炒作、因為大家一直玩所以跟風、只是一時潮流、或是因為它是新的趨勢。可以發現,其實很難歸因於單一因素,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快速將此遊戲推上全球排行第一名、成為全球運動呢?

4d98a7ce-22b6-4bac-a236-78dfdaa43e10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發問了,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

社交認可

任何遊戲要紅,除了好玩以外,必須不斷吸引新玩家(譬如之前紅遍亞洲的神魔之塔)。若紅的遊戲要成為爆紅的「活動」(不僅是遊戲了),那就要成為全民認同的社交話題。Pokémon GO 在這個時間點紅,是經過非常長時間的耕耘,以下先從該品牌談起。

Pokémon 在 1980 出生之後的世代中,是響噹噹的電動遊戲,而且是全球都有名。2007 年,我在美國念博士,同時擔任大學部助教時,談到 Pokémon,這些 90 年代後的美國小朋友都超有共鳴,七嘴八舌分享自己曾經蒐集到全套Pokémon 的輝煌成就。而臺灣的小朋友呢?就算沒有玩過神奇寶貝的電動,從小電視也會不經意看到卡通(尤其是火箭隊出場的臺詞)。因此,Pokémon 是大家共同兒時的記憶。

此外,Pokémon 擁有跨越文化差異的「可愛」——它的「可愛」程度,是西方也喜愛並能接受的可愛。通常是中性加上幽默的可愛(像是部落衝突的野豬騎士),能引起全球共鳴。也因此,Pokémon 是社交上共同認可的話題。Pokémon 在以前就紅到推出動漫,講述成為神奇寶貝訓練大師的夢想,所以大家對於 Pokémon 的熱情及集體記憶,是無法取代的。今天如果用一樣的手機遊戲程式,把 Pokémon 換成自創的「釣魚」或是其他「妖怪」,那個樂趣就完全不見了,玩家可能還會覺得,要走來走去站在那兒釣魚,好累、好無聊。此外,對於抓到的妖怪沒有情感連結!皮卡丘人人都想要一隻,可達鴨怎麼可以這麼可愛,還是「我」的!這種不需要特別「翻譯」的共同記憶,在 80 年代後的族群中,是非常自然的社交話題。要成為超越遊戲的「活動」,必須是大家可以互相分享的話題。

xTqu-5cQh8xc7NC0BpCKjjoVRGl
「這隻皮卡丘,是我的了!」

社群媒體上的社交展演

Pokémon GO 會這麼紅,其實要謝謝 Facebook 上已經完善的人際網路,提供了完美的展演舞臺。人人在 Pokémon GO 中都是偉大的訓練師, 而透過 Facebook 分享,每個玩家都是享受舞臺的演員。有觀眾,在這個時代非常重要。尤其是還有好大一群觀眾,只看得到玩不到(像是在臺灣開放以前的我們),這樣更能滿足演員愛秀的慾望,也更進一步讓玩不到的觀眾更加期待該款遊戲。

在 Pokémon GO 還沒出現之前,Facebook 是全民運動。大家彼此互相察看關心對方近況、按讚等等,代表著是人與人之間的社交互動。有學者將此比喻為猴子彼此幫忙抓蝨子的梳理(grooming)行為;而在人類,這種三不五時看一下其他人的動態、彼此隨意聊聊的行為,稱為社交梳理(social grooming)。根據自我決定理論(self-determination theory),社交梳理看似沒有太大意義,但對於滿足並提醒「我們不是孤獨的,是群體中的一份子」這樣的「社交性需求(need for relatedness)」非常重要,是促進我們心理幸福感的重要元素。

person-1272234_640
在社群媒體中來往能帶給人們群體的安全感。圖/Wokandapix @ pixabay

另一項與這相關的訊號理論(signaling theory)原先是解釋生物界中,不同動物對於面對危險時,透過展示其強項,發送「不要惹我快點離開」的訊號以自保。譬如,羚羊遇到獅子時,會不斷來回快跑,展示其速度優勢的訊號,以勸退獅子的攻擊。學者多納斯(Judith Donath)將此理論應用至社群網站研究上,指出在臉書上,我們透過分享近況或是評論不同的新聞和話題,保持社交梳理的行為,與他人社交並發送不同的訊號。而 Pokémon GO 的出現,正好成為提供豐富多樣化社交話題及展演的工具。譬如,秀出抓到的 Pokémon,傳送訊息出我也有參與在其中,而彼此分享 Pokémon GO 的大小趣事,這些都成為社交潤滑劑,促進彼此互動。而大家一起參與的感覺,是一場透過自媒體就可以參加的嘉年華。如何讓一遊戲成為「不可錯過的談論話題(it-thing)」,一定要透過 Facebook 的展演及傳播,透過弱連結滲透到不同的人際網路,成為大家「認知」中最紅的活動及話題。如何使「遊戲」成為一般不玩遊戲的人也覺得很「酷」,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Pokémon 未來會持續穩健地紅好一陣子,但這種「全民運動」已經在慢慢退燒。一些具有高度害怕錯過人格特質的玩家,當初是因為要在 Facebook 上展示自己的參與,以及成為此社群一份子的訊號而加入 Pokémon 風潮的,續玩動機不高。而嚐鮮的玩家注重實現小時候能夠像神奇寶貝大師一樣在路上碰到 Pokémon 就可以收服的夢想,新鮮期過後就會慢慢退燒。剩下的,會是喜歡收集 Pokémon、與別人競技、升等組隊搶地盤的熱衷玩家。但 Pokémon 勢必也會藉由不同的商機與行銷策略,不斷舉辦活動或更新遊戲,延續此熱潮。

Pokémon 還有許多其他成功的因素(包括科技以及手機便利性等),而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不可漠視。遊戲不能單單是遊戲,要成為使用者社交及展演的工具,讓玩家心甘情願主動願意談論遊戲,才能成功。


cover

 

 

本文選自《科學月刊》2016 年 9月號

延伸閱讀:

為何玩線上遊戲時容易情緒失控?

什麼?!你還不知道《科學月刊》,我們46歲囉!

入不惑之年還是可以當個科青

文章難易度
科學月刊_96
229 篇文章 ・ 1979 位粉絲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該如何在充滿批評和爭論的家庭中,解救感到不幸的自己?——《親情,也需要界限》下
大好書屋_96
・2020/01/05 ・4133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18 ・六年級

前一篇《該如何在充滿批評和爭論的家庭中,解救感到不幸的自己?——《親情,也需要界限》上》,介紹了充滿批評和爭論的家庭,然而在面對這些批評時,我們還能夠怎麼做呢?本篇,讓我們繼續探討在受到批評的狀況下,應該如何因應。

面對批評時,保持調適能力

要怎麼做,才能更有效地面對他人的批評呢?

第一個策略是長出一層厚厚的皮膚,讓批評可以從你身上彈開。如果你的皮膚非常敏感,一定立刻就能察覺到癢和溫度變化的狀況;想要長出更厚的皮膚,從改變態度和認知著手,就能承受最粗暴的批評。

第二個策略是避免自我批評。別人的批評是一回事,如果你對自己已經保持嚴苛的態度,外界的批評只會放大並加劇你的自我負面評價,這時情況就會更糟。你無法控制別人說的話,但是你至少可以停止過於嚴苛地對待自己。

我們或許無法阻止別人對我們的批評,但我們可以讓這些批評無法傷害我們!圖/GIPHY

有效地處理批評,有三個關鍵:動力(dynamic)、正念和全方位。

第一個動力的關鍵是,變成可以駁斥批評的人。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包括有意識地擺脫過去注意並消除對你無益的念頭和行為模式,以及從羞愧及內疚和其他心理障礙的影響中痊癒。我稱第一個為動力的關鍵,是因為它吸收了心理學領域中的「心理動力論」(psychodynamics),這其中涉及了童年經歷、人格形成和長久以來的心理問題。

第二個關鍵是學著了解恐懼、憂慮、懷疑和消極的自我對話等情緒,是如何在腦海中成形並持續,你就能開始練習如何讓意識控制思緒。這是正念的關鍵,結合了認知療法的見解與東方的思維方式,包括辨識和否認消極的自我對話學習何時以及如何超然,以及採用促進沉著冷靜的正念技巧

第三個關鍵是了解你的使命,並致力於按照這些目標生活,這是全方位的關鍵。你是個完整的人,有意志力、渴望、夢想和目標;容易受到批評刺痛和受傷,並不能代表全部的你。允許外來的批評及詆毀只會讓你偏離人生的道路,無論有形或無形,都會變成自我糟蹋。越是了解自己的使命,就越不可能因批評而受到傷害或走偏。

簡而言之,透過掌控自己的個性和思緒,你能有效地學會面對批評,就能過著你想要過的生活。當你朝著自己想要的方向前進,就能學會更多有效處理批評的新方法。

掌控自己的個性與思緒

按著我的方法來做,效果如何呢?

我的當事人史蒂芬是世界知名的音樂家,他想把自己的音樂事業轉往新的方向發展,卻仍在猶豫。因為他知道自己如果改變了風格會招致多少批評,而且也覺得自己還應付不來 ── 周圍的人、他的觀眾和媒體評論家的批評都會迎面而來。這也是他找我諮詢的主因。事實上,在我輔導他的過程中,他已經成長非常多;他勇於以流行音樂來突破,但是這種變化對他而言仍然是全新的挑戰,甚至有些可怕。

我們都同意,在此事上,他別無選擇。為了音樂的突破與發展,招致批評在所難免,他必須面對這些恐懼,甚至需要發展出新的工具來應付。他不能只是隨手寫封信給想像中的評論家 ── 這是我在著作《惡意批評》(Toxic Criticism,暫譯)中教的一種策略;或是在他的自我談話中添加肯定詞,為新冒險做好準備。他明白自己面對批評時要有新的轉變:比現在的他更勇敢、更超然、更具全方位的智慧。

史蒂芬做了件事,激發了這次轉變。

「我的新口號是『歡迎批評』」。圖/GIPHY

大約一個月後,我們在電話裡聊天,他說已經準備好和業務經理及一些知心好友透露他的全新音樂計畫。我問他為什麼終於下定決心這麼做了呢?

是否可以告訴我? 他立刻回答說:「我的新口號是『歡迎批評』,而且我是說真的。如果我一直把批評當成遇見惡魔一樣害怕,我永遠只能原地踏步。這次我不下定決心冒險,我就死定了。但如果我真的冒險這麼做了,人們最多就是提出許多負面意見。這些我早就料想過了。」

從他的聲音中,你可以聽見一股新的力量;從他的用字遣詞中,你也可以聽出他真的有一番新領悟及智慧。

面對挑戰的回應方式

這份工作對你來說,有從事的價值嗎?例如,你選擇成為藝術家,你的家人是否會有諸多批評?

在過去三十年裡,我一直在指導創意和表演藝術家,我明白他們面臨的各種挑戰,包括他們的家庭挑戰。創作藝術很難,要靠藝術維生更難,而如果你的家人不支持你、甚至打擊你的自信及努力,那就更難了,藝術家一直都在面臨這種挑戰。

為什麼不能支持我?氣氣氣氣氣氣氣!圖/GIPHY

為什麼家人會用這種方式中傷你?也許你的伴侶正向你施壓,要你賺錢,為家庭的生計有所貢獻;也許你的孩子對你長時間都窩在工作室裡忙著工作不是滋味;也許你父母嘲笑你的努力、取笑你一定會賠錢。

這些家人可能有幾分道理,但是他們表達的方式呈現出「不支持」的態度,只會讓你對創作和未來的經濟情況更不安。

如果家裡某個人,對你決定成為藝術家感到憤怒並批評(或是你選擇了其他讓他們不滿意的道路),你就會陷入困境,甚至面臨衝突場面。該怎麼處理呢?以下一些反應,只會產生反效果:

  • 生氣、氣沖沖地離去。
  • 感覺受到傷害、被貶低,然後退縮。
  • 以「合理」的理由及反證,或舉出一些成功藝術家的趣聞,來捍衛你的立場。
  • 無視家人和情況。
  • 開始酗酒、吸毒、沉迷於性事或購物,及其他具療癒性質(無論有形無形)的物質或活動。
  • 攻擊其他家人的選擇。
  • 要求他們支持你,因為家人「應該」忠誠和支持。

相反的,你可以使用本書中所有的新技巧 ── 你可以有智慧、保持堅強的意志力、冷靜、清楚、覺察、勇敢、專注當下以及運用適應力。

你可以這樣說:

我同意大多數藝術家賺的錢不夠過活,我正在努力做這些事情(請填上你預計將做的任何事情),希望成為成功的特例,但,這些努力需要時間才能有成果,我希望在 N(例如兩年)年內,成為賺錢的罕見藝術家之一。我想知道,你們是否能在這段時間內給予包容,甚至可能站在我這邊?

我想告訴大家的是,想要看到藝術家的光榮場面,就得先明白藝術家如何才能做到。我想你們都能明白,對吧?

以上情況當然僅適用於你確實想成為藝術家的狀況,你接著要做的就是採取行動,最終也達到確實賺錢謀生的目的。所以,你一定要仔細思考未來的目標。如果你確實是以成為藝術家為志向,以上就是很好的回應;如果不是,你需要的是另一種回應。

堅定自己的立場

如果連自己都懷疑自己,那就更無法說服別人了!圖/GIPHY

如果,實際上,你不在意錢,或是你確實無法從藝術這行賺大錢,你該怎麼面對家人的指控呢?如果他們一再指責你無法從藝術事業中賺到大錢,以下是一些可能的回覆:

  • 如果某人(如父母)不會直接因為你從藝術事業中賺錢的多寡而受影響,可以對他說:「我的藝術是很重要、有意義的工作,我從其他地方努力賺的錢已足夠生活了。我需要的不多,而且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我不需要靠藝術事業來賺錢,就像和尚不需要靠禱告來賺錢。你能接受我的想法嗎?」
  • 如果家人(例如賺錢養家的伴侶)直接受到你從藝術事業中賺錢多寡的影響,可以對他說:「我確實想為家裡貢獻,而且我知道要有貢獻才公平。但是,我可以透過金錢以外的方式為家裡貢獻嗎?我可以透過當你的好朋友、愛你、在你身旁,做一些需要完成的事情來為家裡貢獻嗎?我們有機會這樣搭配嗎?」

上述是兩種合理的說法。還有其他的說法嗎?你可以自己再想想,找出你的論點,好好處理這類家庭情況。

練習思考對你有益的念頭

如果你在苛刻、批評和爭論的家庭中長大,或者現在正生活在這樣的家庭中,你的自我對話幾乎可以保證也會變得嚴厲、苛刻、充滿批評。

練習性的提醒自己:你希望只想到有益的念頭,這樣才能真正對不幸的現實有所幫助。

這與你可能已經知道的認知治療相關想法不同。這裡的重點不在於念頭理性與否、積極或消極、是真或是假,重點是你的念頭是否對你有益。如果對你無益,就沒有理由去想它!

「念頭」是由用字遣詞所構成,但主因還是來自於背後的意向。當你有強烈的動機想要表現出色地活下去,自然就會出現對你有助的念頭。當你感到悲傷、憤怒、挫敗或自我批評的情緒,或者是受到驚嚇,自然就會出現不好的念頭。這兩種念頭的用詞可能完全相同,但是它們的涵義及影響卻截然不同。第一種念頭對你有益,第二種念頭卻對你有害。

別讓無益的念頭打倒你!圖/GIPHY

如果這個念頭透露出的訊息是打敗你、嘲笑你或批評你,這個念頭就對你無益。許多看似真實、合理的念頭,有時只會適得其反,例如:「你現在知道害怕了吧!」、「別那麼做!」和「一點機會也沒有!」然而,像是「哇,有很多人試著要達到我想達到的目標」,這種想法就可能出現不同的解讀。

如果對你而言,你覺得是「我一定要更聰明、更有活力、更無畏」,這樣很好;但,如果意思是「我絕對沒有機會」,這個念頭就對你無益。

不要只因為一連串既定的話語聽起來似乎合理或很真實,就讓自己認同那個念頭,而是要去辨別為什麼你把這些字給串在一起。如果你創造的念頭對自己有害,千萬不要認可。相反的,請認真與自己談一談,究竟背後發生了什麼事。

今天,如果你認為心裡出現的念頭感覺起來「不對勁」,不要問自己「這是真的嗎?」或「這樣合理嗎?」,相反的,用沉著、認真、練習性的方式問自己,「這個念頭從何而來?」和「這是對我有益的念頭嗎?」看看你是否能開始辨別有害的思緒源頭。

我們的思緒事出有因,包括自我糟蹋(self-sabotage)、適得其反的想法,都是其來有自。

從今天開始,就思考只對自己有益的念頭吧。

心靈補給站

  1. 在你的家庭裡,苛刻、批評或爭論的程度有多嚴重?
  2. 如果你的原生家庭是苛刻、批評或爭論的類型,對你有什麼影響?

——本文摘自《親情,也需要界限:認清 10 種家庭問題 ╳ 8 種告別傷害的方法,找回圓滿的自己》,2019 年 7 月,大好書屋

文章難易度
大好書屋_96
4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大好」是一種期許,期盼生活中有更多美好。「大好」也是一種力量,讓我們相信閱讀可以帶來改變。「大好書屋」四個字搭起了一個家,期盼這份溫暖的力量能持續傳遞下去。大好書屋

0

5
0

文字

分享

0
5
0
該如何在悲傷和焦慮的家庭中找到自己?《親情,也需要界限》上
大好書屋_96
・2020/01/03 ・306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06 ・六年級
  • 作者/艾瑞克.梅西爾;譯者/黃庭敏

悲傷、不快樂和絕望(現在通常稱為憂鬱症)、焦慮和擔憂(和悲傷一樣,如今通常會被診斷成精神失常,需要服藥)是全世界的流行病,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絕望和擔憂都是人之常情,但是當這些情況中的一項或兩項,同時成為家庭生活的主要色彩時,你就必須一邊處理悲傷和焦慮的家人,一邊處理自己「出於同情的」悲傷和焦慮。

勇敢且沉著地堅持自我信念

悲傷的家庭會讓我們連帶陷入悲傷,焦慮的家庭也會讓我們連帶陷入焦慮。當然,人生並沒有那麼簡單:有時候我們藉由拒絕擔心、拒絕冒險,以其他方式抵抗家中的焦慮或處理某位家人的焦慮和急躁。

或是我們可以擠出笑容來處理家中的悲傷,並且裝做好像一切都很好 —— 把自己變得像波麗安娜 (Pollyanna) 那樣充滿樂觀思想——明明就不幸福,卻自欺欺人,還搞出胃痛、頭痛和其他形式的心理和生理痛苦。

也許明明就不幸福,卻擠出笑容來處理家中的悲傷,並且裝做好像一切都很好。圖/Vijay Putra@Pexels

人們要公開承認自己的悲傷或焦慮,出奇困難,所以經歷過這些感受的人,或其他必須處理這些隱藏情感所導致之後果的家人,可能永遠不會在家中明確表達出悲傷或焦慮的感受。

例如,父母下班回家,對家人說「我今天非常難過」,或「我今天非常焦慮」,這類情況是非常少見的。比較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父母開始喝酒;在家裡找碴發脾氣,要大家安靜,這樣他才可以好好看電視;為了要有獨處的時間而躲起來;或者以其他沒有坦白的方式來宣洩痛苦。

這種沒有反應出來、沒有被坦白的焦慮和絕望,勢必會影響到你;所以,你一出生,就比一般人悲傷些或者焦慮些,可能是有幾分道理。

這樣的理論,我們目前還一無所知,而且可能永遠無法研究。

長期的家庭悲傷和焦慮

家族治療師認為,個人問題必須在家庭框架下檢視,他們傾向把悲傷和焦慮等心境視為急性或長期的狀態。

急性焦慮和悲傷會時有時無地出現,受到實際事件和特定情況的影響。相較之下,長期焦慮和悲傷幾乎總是存在,每天影響家庭生活。

你的父親可能會為了丟掉飯碗而感到難過;或者可能是因為悲傷已經是他人生的基本模式。第一種狀態是急性或情境型的,第二種則是長期並且常常是跨越世代而出現:例如,他原生家庭的基本模式也可能是悲傷的。

同樣的,你妹妹可能會因為她必須在學校話劇中表演而感到焦慮;她也可能是因為天生(或者已經養成了平常就會焦慮)的性情。焦慮的第一種表達是情境型的,一旦情境結束就不會焦慮了;第二種是持久型的,甚至可能是普遍存在的,會影響到家庭中的每個人。

如果你的原生家庭是這種類型,或現在正生活在悲傷或焦慮的家庭(或是既悲傷又焦慮),你很可能也會變得悲傷和焦慮。

持久型的焦慮,甚至可能是普遍存在的,會影響到家庭中的每個人。圖/Pixabay@Pexels

你是否因為具體和特定事件(例如快要考試或打考績了)才會經歷這些感受?或是這些感受是你生活中的長期模式,是你原始個性和家庭經歷的部分特徵?

家族治療師把家庭視為養成焦慮和悲傷等長期狀況的源頭,史蒂文.哈里斯 (Steven Harris) 和狄恩.巴思比 (Dean Busby) 兩位治療師解釋了莫瑞.包文 (Murray Bowen) 的家庭系統理論。

包文把家庭視為「封閉系統」,其中每個舉動和互動都會影響家中每個人,然後他們再用這個理論來理解「家庭焦慮」。

每個人和每個家庭在有生之年都會經歷兩種類型的「焦慮」:急性焦慮長期焦慮,其中長期焦慮會在世代間流傳。

相反的,當個人或家庭系統生活中發生重大心理社會型壓力源 (psychosocial stressor,經由人的認知判讀而造成個人的壓力)時,會出現急性焦慮。

急性焦慮的例子之一是,家裡有新生兒的誕生或家人過世、小孩離家上大學、發生危及生命的事件,或在家庭系統內發生的其他經歷。在理解個人的情感發展時,相較於創傷事件,家庭系統理論更重視持續進行的家庭過程。

事件可能突顯了家庭過程某些方面的特質,但是事件不等於過程。

這意味著,即使沒有出現特定事件引發這類感受,你也可能會經常感到悲傷或焦慮。因為在日常生活中,你可能會因為延伸的家庭系統促成這些感受,而感到悲傷和焦慮。

所以,你的感受會停留在家庭的高度悲傷和焦慮之中,這樣的循環在家庭問題中很常見 —— 包括你未來自己組成的家庭。

在悲傷或焦慮的家庭中做自己

如果悲傷和焦慮在你的家庭系統中循環,你能做什麼?

  • 要有智慧

    悲傷和焦慮都是人之常情:這兩個雙胞胎惡魔不會很快就離開我們人類。

    接受這類情緒的現實,並下定決心,你會開誠布公地處理這類情緒,才是上策。

  • 要意志堅強

    家裡的悲傷和焦慮會讓所有家人軟弱,他們可能會發現自己拐彎抹角、壓抑活力,並因此削弱自己的熱情。

    為了抵抗這種傾向,你每天要鍛鍊自己的意志力,就像你為了參加馬拉松或奧運比賽要接受訓練一樣。

  • 要沉著

    如果你正在與一群焦慮不安的家人打交道,他們的緊張和永無止境的擔憂會影響你的日子,那麼你的任務就是不要被他們焦慮的天性給牽著走,並且在所有令人心煩的能量當中,努力沉著以對。

    如果你周遭是焦慮的氛圍,沒有比練習沉著還更重要的技巧了。

    如果你周遭是焦慮的氛圍,沒有比練習沉著還更重要的技巧了。圖/Free-Photos@Pixabay
  • 要釐清事情

    花點時間讓自己學習當前心理健康領域的爭議話題,例如,你和其他家人經歷的是某種天生基因的障礙,還是你的感受不過就是對人生經歷的自然反應?

    試著找出結論,不同的結論會對你的人生產生重大的影響。

  • 要覺察

    注意你周遭實際發生的事情。如果你媽媽患了莫名的疾病,臥病在床,請注意,她可能是因為絕望、而非疾病導致如此下場;如果你弟弟開始抱怨他的老師,請注意,他近日難過消沉的情況可能是因為成績其實開始退步了;如果你外婆開始找出各種藉口不來拜訪你們,你該注意的其實是人會因為歲數增加而產生焦慮。

    悲傷和焦慮可能經常潛伏或隱藏在家庭生活中,情況超乎你的想像!

  • 要勇敢

    如果你覺得媽媽或弟弟近日沉浸在絕望的情緒裡,但是沒有人說出絕望的實際狀況和原因,你可能會想勇敢地向媽媽說「你太傷心了,你應該試著做點什麼事才對」,或者想對弟弟說「傑克,我知道你很不開心,我們可以談談嗎?」說出這些話需要勇氣,特別是當悲傷的事件涉及家中機密。

    但是,只要你有勇氣,一定能說出來。

  • 要專注當下

    人在焦慮時很難做到專注於當下。發現自己身處焦慮的環境時,通常第一反應往往是逃跑。如果你的家人散發出焦慮的能量,而你在他們身旁,想用心去感受、維持冷靜和明智,需要花很大的心力。

    當你注意到自己想要逃離家人時,對自己說:「我可以留下來,專注地去感受 ── 即使他們讓我感到焦慮。」

  • 適應力

    如果悲傷和焦慮滲透到你體內,現在已形成你個性的一部分,或是悲傷和焦慮已經是你原始個性的一部分,那麼它們一定會繼續回來挑戰你,你需要的就是運用適應力來對付它們。

    記住:擁有彈性及適應力的人,可以對付反覆悲傷和焦慮的挑戰!

傳送門:下篇中,以一個案例說明可以怎麼做,請見該如何在悲傷和焦慮的家庭中找到自己?《親情,也需要界限》下

——本文摘自《親情,也需要界限:認清 10 種家庭問題 ╳ 8 種告別傷害的方法,找回圓滿的自己》,2019 年 7 月,大好書屋

 

 

 

 

文章難易度
大好書屋_96
4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大好」是一種期許,期盼生活中有更多美好。「大好」也是一種力量,讓我們相信閱讀可以帶來改變。「大好書屋」四個字搭起了一個家,期盼這份溫暖的力量能持續傳遞下去。大好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