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算出」你的命中註定?六個交友網站不能說的祕密

海苔熊
・2012/05/29 ・10281字 ・閱讀時間約 21 分鐘 ・SR值 548 ・八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全文提要

你相信命中註定嗎?究竟是相似的還是互補人在一起比較幸福?為什麼網路上有些心理測驗看起來都很準?這篇文章試著回答上述的問題。有鑑於每次都覺得文章太長,大家常常看到眼睛脫窗心生鬱卒,所以這次簡短(?)地寫了一個摘要,讓每秒數十萬上下的你能抓到重點:(1)交友網站有用嗎?首先,它並不如想像中有效,至少和你自己找差不了多少;(2)再來,各大網站速配指數的計算方式大多採用人格類型互補,或相似的配對計算方式,這些算法首先在計算上會產生一些弔詭與問題,而且(4)最大的問題不是算式本身,而是無法將後續許多變因納入考量。(4)但是,為什麼有些人還是會覺得有效?一種可能是巴納姆效應(The Barnum Effect)所造成。(5)在文化意義上,相對於選擇來說,相處還是比較重要。(6)結論:愛情造就了我們,但是我們也造就了愛情。

正片開始

「最新暗黑風格網頁遊戲!」、「外表壞沒關係,要以結婚為前提」、「有沒有錢不重要,對我溫柔就很好」。臉書玩到一半,右邊或左邊總是會跳出一些小視窗。除了總是愛盜用別人圖片的網頁遊戲之外,最常出現的就是「交友網站」的廣告了。這些網站總是用幸福成功的案例,以及可愛動人的正妹圖片吸引你,不過,到底實際上效果怎麼樣呢?

首先,這些標語在某種程度上其實是一種誇大不實--不要再相信你右邊沒有科學根據的廣告了。事實是:像照片中這麼正的女生,不「只會」要求你的外表或金錢而已,她還會要求你的個性、社會地位與權力(Buss & Shackelford, 2008)。
再來,配對成功率高嗎?按照各位科學人銳利的眼光和直覺,通常會預期得到一個否定的答案,不過,案情可能比你想像得還要複雜。如果你不想讓大腦進行太過複雜運轉的人,請參閱前陣子Jacky Hsieh言簡意賅的精闢文章《線上交友的科學缺陷》
不久以前我們也試著跟一些交友網站合作,他希望我們利用統計媒合的方式幫忙他們設計一些問卷與算則,以期幫助他們的客戶,找到生命中重要的另一半。我覺得這個立意很好,也慶幸自己總算在長篇大論之外也能替社會做點實質的事情,於是找來整個實驗室對開啟關係(搭訕、認識、吸引力)最有研究,數學方程模型又最在行,帥氣挺拔風流倜儻的小風來一起規畫[1]。

我們目標很簡單,只有兩個:

(1)找出哪些人可能彼此吸引然後在一起

(2)找出哪些人可能會幸福快樂地在一起很久(happily ever after)。

 

可是,經過幾次晤談討論、徹夜的計算規劃之後,有天他突然冷冷地對我說:

「光靠那些問卷資料,根本不可能達到這兩個目的。」

我那時候心想?騙人的吧?如果我們做不出來,那麼國外的交友網站,以及對岸的婚配網等等,事業做這麼大,究竟是怎樣辦到的?

這個問題的答案,要從去年一月我們到美國參加心理學年會開始說起[2]。其中有一個親密關係研究專家才會參與的場次,由一個美國最大的交友網站協理與心理學家Gonzaga共同主持。雖然Gonzaga抱持著比較保留的態度,網站協理卻聲稱可以將人格分成幾個類型,然後找出人格「相似的人」推薦給你,幫你量身訂作屬於你的幸福(Gonzaga, Campos, & Bradbury, 2007)。

 

祕密壹:相似好還是互補好?

聽協理這樣說,或許你會問:「那麼互補呢?互補的人不是聽說也很幸福?」

University of Groningen的Dijkstra & Barelds會反問你:

「你真的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嗎?」

他們的一項研究中曾問參與者:「你想要找的,究竟是一個像你的伴侶(相似),還是能完整你的伴侶呢(互補)?」,然後以人格量表請他們評估自己以及「理想中」的伴侶各應該具有的特質,結果發現,大家都活在「互補的幻覺中」。85.7%的人都說,他們希望找到一個「能完整自己」的互補伴侶--但量表卻指出,他們理想的伴侶其實是和自己相似的,而且,大部分的女生都在尋找同樣一個男生:外向,體貼,做事謹慎而讓人有安全感(Dijkstra & Barelds, 2008)。

可是你或許會接著說,這個結果並不代表「相似的伴侶比互補的伴侶優」啊!沒錯,或許會讓你大失所望的是,這問題在會議當場並沒有被提出來--因為古早的時候這些做初始關係的人就吵過了:雖然相似和互補各有各的重要性,但長期來說,與相似的伴侶在一起,還是比互補的伴侶摩擦來的少,而且,更重要的是「你覺得」對方跟你像不像,而不是「實際上」對方跟你像不像(Lutz-Zois, Bradley, Mihalik, & Moorman-Eavers, 2006)。跟「你覺得像」的人在一起你會感到比較多幸福,而這種幸福感又會回過頭來讓你覺得你跟他越來越像(Morry, Kito, & Ortiz, 2011)。

總之,支持「互補」這一派人馬就會淚眼汪汪地跟「相似」說:「魔王,你贏了」[3]。但如果你發揮柯南精神,你會發現上面Dijkstra & Barelds的研究有一個地方好像怪怪的--大家的人格特質都不一樣,那和自己相似的「那個人」不是也會不一樣嗎?那我們如何喜歡「和自己相似」的人,又在尋找「同一個」人呢?其實,這牽涉到「相似」的計算方法。

 

祕密二:「契合度」究竟是怎麼算的?

這個部份需要花一點腦,如果你現在大腦跟牛仔一樣忙,可以先跳過這段中間直接看結論。過去研究計算相似性,大都是採用兩種方法[4]:

(1)以Profile Similarity的方式來看人格特質的相關程度。簡單地說,假設你在人格量表上1到5題的得分是5,5,1,4,1,小花也是5,5,1,4,1,那麼你跟小花簡直是天作之合--至少比得分是5,5,1,4,2的小熊適合你,因為你和小花比較「像」--而得分是1,1,5,2,5的小堅則完全不適合你,因為你跟他實在「太不像」了(圖一)。這類的計算方法在乎的是「整體起伏」的相似,他高你也高,你低他也低,那麼你們就是彼此的真命天子或天女。

(2)以Difference Score的方式來看兩者的差距,也就是把兩個人的分數相減,取絕對值。同樣的例子,假設你在人格量表上1到5題的得分是5,5,1,4,1,你和小花的差距就是0,和小熊的差距是1,和小堅的差距是18。你看,小堅果然很不適合你!這類的方法在乎的是程度,也就是你在某項特質的得分多寡。

一言以蔽之,我們一方面可以藉由Profile Similarity得分較高,或是Difference Score差距較小,找出和你相似的人,也另一方面可以單純計算「你覺得理想的情人應該具備哪些特質?」,找出得分最高,大家都重視的特質。這樣,Dijkstra & Barelds研究所說的:「大家都在找同一種人,但也在找與自己相似的人」的說法就可以說得通了--只是用不同觀點看同一份資料而已。

類似這樣的方法,甚至一直到近幾年的美國社會心理學年會中都還在延用,用來預測之後這個人會不會跟你在一起、你們會不會互相吸引(Luo, 2009)、在一起之後,相似的人就比較幸福嗎等等(Cheng & Chen, 2009)--遺憾地是這兩種方法都有問題

 

圖一

小均的難題

舉例來說,倘若今天小均做完測驗得分是2,2,2,2,2,揪竟是得分1,1,1,1,1的阿傑,還是5,5,5,5,5的小竹是她的真命天子呢?Dr. Profile Similarity會預測這兩個人都一樣適合她,但是Dr. Difference Score會說:「傻瓜阿你,當然是阿傑阿!因為和阿傑差距是5,和小竹的差距是15耶!」。這樣看起來,似乎Difference Score的方法區辨力較佳,略勝一籌。

但是如果今天半路殺出了5,1,2,2,1分的阿泰(差距也是5),那他要選誰呢?當Dr. Difference Score在苦惱時,Dr. Profile Similarity就可以神氣地說:「當然是阿傑阿!因為圖型的pattern比較像。」(請見圖一)

簡單地說,這兩種算法都有問題,也都有優缺,也就是:這兩種相似的計算方式,在實務應用上是互補的(噢,這句話好有深度)。你可以舉出更多例子,使得兩位Doctor都無法作出決策--只是,心理學家現在還普遍用這樣的做法。那麼,這兩種有缺陷的做法有效嗎?哪一種效果比較好?答案是:至少契合的人比起不契合的人更幸福滿意自己的關係,而兩種作法的預測力差不多(Luo, 2009)。

祕密三:更簡略的算法

不幸中的不幸是:上述這兩種差強人意的方法,還只有「比較用心」的交友網站會採用--也就是說,更多的網站用更偷懶的方法。

故事又要從去年底我們參加的華人心理學家學術研討會說起了。會議當天我們發現北大心理學院許燕院長的一個學生在進行對岸最大的婚配網站配對系統研究[5],在研討會結束後,便巴著她一同討論著這交友商業市場界的秘辛。許燕老師表示,雖然那是她滿久之前做的研究,結果有些忘了,不過大致上發現一重要的事情:門當戶對。

「首先家庭背景要相仿,好比說一個是高知識份子家庭出身,一個是工人階級,我們幾乎很難相信他們是可以溝通的。咱們中國不是有句話說門當戶對嗎?你知道什麼是門當嗎?」我搖搖頭,她笑了會兒,停頓一下接著說。她笑的樣子,讓人有種心底花蕊被澆了幾滴水的感覺。

「以前宅院兒大門前頭都會有一塊大石頭,有錢人家的石頭逼角大(比較大),愈是有錢,石頭愈大,如果你是窮苦人家呢,可能連塊石頭都沒有。總之,是一種財富的象徵。在嫁娶的時候,左鄰右舍都會咕噥相互逼角(相互比較),看男方女方家的門當是不是一般大。」她操著流暢的北京口音,說起話來卻同時兼顧山東大妞的豪邁與文人的婉約溫柔,讓我無法不想起以前一位可愛的女朋友(拭淚)。

「是阿,在台灣的情況也是。結婚其實是兩家庭的事情,雙方的家長占了非常大的影響力。」影響力有多大呢?一項研究指出,雖然我們看起來像是在自由戀愛,但真正談到結婚的話,家人,親戚,朋友等等你身邊週遭的人大概占了五成以上的因素(Zhang & Kline, 2009),包括要不要跟這個人結婚、持續這段婚姻等等。

那麼,大陸的婚配網究竟是怎樣幫會員配對的呢?通常,加入會員之後都會要求填一份簡短背景資料與量表,先按照興趣,經濟能力,外貌等「吸引力」進行分組,把「近水樓台」與「門當戶對」的人分到同一群組。接著,把你分類到幾種類型中的某些類別[5]。比方說,小潔的測驗結果是「科學家」型,喜歡分析事情,追根究柢,好奇心很強,與耐心、善於傳授、說明事情的「教師」型非常速配,於是從小潔所在的群組中挑選「教師」型的人推薦給她。

當然,每個網站所用的類型名稱不盡相同,有的用動物,有的以星座,有的幫你的感情風格取非常夢幻的名字,如「深情迷戀」、「炙熱瘋狂」、「冷若冰霜」等等,有的採取相似論的觀點,有的採取互補論的看法,但是共通點都是:用很少的資訊,把你分類,分組,標籤。他們甚至沒有邀請Dr. Score Difference與Dr. Profile Similarity一起參與決策。而且,最大的缺憾是:沒有信度可言。

什麼是信度呢?信度是指一個測量工具的可信程度。舉一個講解心理測驗的時候,老師常常會用的例子,如果你早上量體重是48公斤,中午吃完量是50公斤,晚上睡前量是49.2公斤,那某種程度上你可以相信這個體重計,因為它每次量不會差太多。可是,如果你三次測量的體重是80,20,52,那你可能會懷疑是不是體重計壞了,或是你產生了幻覺之類的。

只是,這些交友網站的問卷為了減少填表人的不耐煩,有的甚至連讓你測量兩次的機會都沒有:大多數的特質只用單題來測量。試問,如果你好久沒有量體重,站到體重計上發現自己變成60公斤,然後體重計不知為什麼就從人間蒸發了,無法讓你測量第二次,那麼你會相信自己真的是60公斤嗎?

 

祕密四:選擇性注意的陷阱

不過交友網站這樣的做法其實相當有「表面效度」--看起來滿有效的。為什麼呢?半個世紀前有一個心理學家Forer (1949)做了一個有趣的實驗,我在這裡稍稍改良一下,讓大家玩玩看:

如果有人送你一束花,你會將它放在家中的哪裡呢?請用直覺立刻回答!

A.客廳 B.臥室 C.廁所 D.玄關 E.餐廳

準備好了嗎?

要公布答案了喔!

 

「選A的人,你需要別人喜歡你與欣賞你,但你通常對自己很嚴苛。你雖然有個性上的缺點,但通常會加以彌補。你有很多實力沒有好好發揮成你的優勢、你的外在表現很有自律也很自制、內心卻比較焦慮不安。有時候你會比較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對決定或事情。你比較喜歡事情有多一點改變與多樣性,而且受到拘束或限制時,你會感到不滿。你覺得自己是個獨立思考者,為此感到自豪。在沒有令人滿意的證據下,你不輕易接受別人的說詞。你也覺得對別人太過坦白是不智的。有時候,你是外向、好親近、和善的,但有時你也比較內向、謹慎、沉默寡言。噢,還有,你有些夢想比較不切實際一些。」(引自Wiseman, 2008, pp. 30-31)

 

先解到這邊,選A的人覺得準嗎?大約有幾成準?如果你是選A的人,請你把準確性用0%~100%默寫在心裡。

實際上,那個花瓶題目是我胡謅的。而且, 我並沒有為選其他選項的人量身訂做任何答案。在Forer(1949)的研究中,所有的參與者都拿到像上述內容一模一樣的解測報告書,可是,縱使用這種荒謬的做法,還是有超過一半的人認為這測驗很準--這意味著,人總是選擇性地注意自己認同的事情與資訊

下次看爽報或P-Paper的時候,你可以把星座名稱遮起來,單看每個星座的描述或運勢,你同樣會發現:要命!每個都好像在說自己。這就是有名的巴納姆效應(The Barnum Effect)。

所以,這些網站只要用一些花俏的插圖,甚至只要重複、誇大、模稜兩可地擴寫你曾經在問卷中回答過的東西,很容易讓你在做完測驗後有非常準的錯覺。如果,這個網站又有知名學校的老師背書,可信度又會上昇許多。

如果你辛苦讀到這裡都沒跳過,那麼你可能翻桌用原住民(?)的口吻大吼:「交友網站到底有沒有用阿到底?!」。有鑑於再拖下去我會被揍,讓我們召喚一下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Eli J. Finkel替我們回答。

「結果是,迄今為止的網路交友企業,並沒有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他們用看似最科學的方法,用數理模型,用所謂的匹配算則,讓會員們相信他們可以在這裡找到屬於他們的命中注定。」Finkel和其他幾位親密關係界研究的大咖在最新一期<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中,針對過去交友網站線上約會(online dating)研究們進行系統性回顧與批判,發現這些業者不是言過其實,就是誇大其詞。

Finkel等人透過兩個研究,試圖回答兩個問題:

(1)   線上交友所產生的戀愛關係,跟一般戀愛關係一樣嗎?

(2)   線上交友精挑細選的戀愛關係,是不是比一般戀愛關係帶來更好的結果?

關於第一個問題,答案是否定的。不論是約會、互動、溝通媒介,這些兩種戀愛關係都大異其趣,這個大家應該很好想像。

但是關於第二個問題,答案是:Yes and no。Yes的部分,主要是針對溝通。線上交友的方式可以透過網路進行對談、傳訊息等方式(Computer-Mediated Communication,CMC),迅速地拓展一個人的交友圈,在見面之前就先了解彼此--雖然這種方式並不是適合所有人。

在No的部分,主要是針對前面所談的「配對」(Matching)這個概念上--我們對「速配」抱持太多的期待了,畢竟一開始的速配並不保證後來的幸福(matching do not always improve romantic outcomes)。Finkel指出:「他們都忽視了,多年以來親密關係研究的『重要關鍵』。」他們可能用幾個成功案例當成「楷模」,或是列出一些超有吸引力的帥哥正妹照片,讓你相信你也可以找到適合的對象。因為這些帥哥正妹有月暈擴散效果:讓你覺得他或她除了帥或正之外,個性也不錯(Brand, Bonatsos, D’Orazio, & DeShong, 2012),甚至把這樣的想像擴散到別人身上,想像其他的成員一定也很優。

祕密五:為什麼無法為幸福掛保證?

那麼,效果到底怎麼樣呢?首先,線上問卷的資料最大的問題就是:非常可能造假(Ellison, Hancock, & Toma, 2012; Guadagno, Okdie, & Kruse, 2012; Toma & Hancock, 2012)。男性喜歡造假自己的身世背景與社會地位,女性最愛造假的則是體重(Hall, Park, Song, & Cody, 2010)。

就算大家都很誠實、也姑且不論他們推薦給你的命中情人是用什麼樣的方式計算出來的,在手上有的資料非常有限的情況下,仍然不可能「保證幸福」。

為什麼呢?過去大量的研究顯示,在一段關係中,重要的並不是你的樣子或她的樣子,而是你們在一起的時候,吵架的時候、聊天的時候、去玩的時候、互訴心事的時候、分享生活點滴的時候,究竟呈現出什麼樣子(e.g.:Rusbult & Van Lange, 2003; Uysal, Lin, Knee, & Bush, 2012; Woodin, 2011)。

你可能一個人的時候是一個樣子,跟朋友在一起又是另一個樣子;跟超級死黨相處是一個樣,與爸媽出去又是另一個樣。

更重要的是:雖然幼時被撫養照顧的經驗,以及與前一段情人的關係,會影響你和現任伴侶的相處方式(Busby, Walker, & Holman, 2011),可是在每一段戀情裡面、每一段關係當中,你都會有一些不一樣,甚至呈現出不同面向的你(Gosnell, Britt, & McKibben, 2011; Horberg & Chen, 2010),一輩子面對不同的階段與對象,你詮釋戀愛事件與戀愛的方式也不盡相同(Dykas & Cassidy, 2011)。

如果你的前男友支配慾很強,可能會讓你從外向活潑變得退縮,讓你在找下一個情人的時候小心謹慎一點,甚至是找一個可以給你多一點自由的人;如果你女朋友常常人間蒸發,那麼就算原先你是一個很有安全感的人,也會被她搞得焦慮不堪;如果你是一個害怕孤單的人,不過對方能夠多花一些時間照顧你,給予不斷的保證關懷,你也會變得比較能忍受寂寞。

圖二(翻譯自:Finkel, et al., 2012)

Finkel等人(2012)所說的「重要關鍵」,其實就是:愛情改變了我們,我們也改變了愛情。我們可以看上面這張圖二:兩個人一開始像不像、配不配、會不會被吸引只占了整張圖的很小部份(紅色框處),更重要的是中間的相處過程,以及當中面臨的壓力與轉變(紫色框處)--但這些,交友網站幾乎都沒有納入考量。例如,文首提及的Gonzaga 和他的同事們在另一份研究中發現,雖然人格相似性與關係滿意度有關,但是隨著相處時間的增加,相愛的兩個人會越變越像,願意為對方有意識或無意識地「修剪」自己,更重要的是,彼此的情緒也會跟著同步,為對方的眼淚傷心,幸福著彼此的幸福(Gonzaga, et al., 2007)。

 

最後的祕密:幸福是製造的,不是光靠尋找的

其實之前跟許燕老師的談話還有後續,而且正好與Finkel主張的相當一致。

「所以,我們的研究解析出第二個可以預測婚姻幸福的因素,就是這個人的彈性。揪竟一方可不可以溝通、願不願意改變、遇著困難時習不習慣換個角度想想等等。雖然門當戶對很重要,我們能自由選擇的成份看似變少了,但也因為這樣,咱還有一項滿好的優勢是:當關係不若我們預期的時候,我們會選擇調整改變自己。」許燕老師在趕著回飯店、打包去日月潭的行李時前跟我說。

事隔半年,幾個月前世新大學社會心理系辦一場研討會,邀請來的文化與親密關係研究的大師Susan Cross蒞臨演講也談到:相對於美國人,我們更相信好事多磨,進入一段關係本來就有捨有得,性格相似性的效果更低;相反地,美國人在乎一個人的獨特性,希望能找到一個「能完整自己的人」,如果關係破裂,那就放棄找下一個(Wu, Cross, & Tey, 2012)。他們會認為,對方根本不適合自己。

可是我們不同,華人更重視「關係」與「相處」。本來就沒有完全適合自己的人,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找到一個願意接納不完美、願意改變的人,陪自己走一段路。

總而言之,交友網站或許讓我們增加了好多認識別人的機會,拓展了我們的交友圈,可是,沒有任何的指標能保證幸福不分手,也沒有任何人能幫你訂做一段只屬於你和他的關係。

它們只是開啟了一些可能,至於這些可能要通往哪裡,還是得自己去經營、去摩擦、去感受、去爭執、去妥協,並且在一次一次的砥礪之中,找尋繼續前進的動力。

 

Reference

Aube, J., & Koestner, R. (1995). Gender characteristics and relationship adjustment – another look at similarity complimentarily hypothes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63(4), 879-904. doi: 10.1111/j.1467-6494.1995.tb00319.x

Brand, R. J., Bonatsos, A., D’Orazio, R., & DeShong, H. (2012). What is is beautiful is good, even online: Correlations between photo attractiveness and text attractiveness in men’s online dating profiles.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8(1), 166-170. doi: 10.1016/j.chb.2011.08.023

Busby, D. M., Walker, E. C., & Holman, T. B. (2011). The association of childhood trauma with perceptions of self and the partner in adult romantic relationship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8(4), 547-561. doi: 10.1111/j.1475-6811.2010.01316.x

Buss, D. M., & Shackelford, T. K. (2008). Attractive Women Want it All: Good Genes, Economic Investment, Parenting Proclivities, and Emotional Commitment.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6(1), 134-146.

Cheng, W. C., & Chen, J. W. (2009). Love Style Similarity, Conflict Management  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Paper presented at the New Directions in Research on Close Relationships, Lawrence, Kansas, U.S.

Dijkstra, P., & Barelds, D. P. H. (2008). Do People Know What They Want: A Similar or Complementary Partner?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6(4), 595-602.

Dykas, M. J., & Cassidy, J. (2011). Attachment and the processing of social information across the life span: Theory and evidence.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37(1), 19-46. doi: 10.1037/a0021367

Ellison, N. B., Hancock, J. T., & Toma, C. L. (2012). Profile as promise: A framework for conceptualizing veracity in online dating self-presentations. New Media & Society, 14(1), 45-62. doi: 10.1177/1461444811410395

Finkel, E. J., Eastwick, P. W., Karney, B. R., Reis, H. T., & Sprecher, S. (2012). Online Dating: A Critical Analysi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Psychological Science. 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 Interest, 13(1), 3-66. doi: 10.1177/1529100612436522

Forer, B. R. (1949). The fallacy of personal validation – a classroom demonstration of gullibility. Journal of Abnormal and Social Psychology, 44(1), 118-123. doi: 10.1037/h0059240

Gonzaga, G. C., Campos, B., & Bradbury, T. (2007). Similarity, convergence, 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in dating and married coupl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3(1), 34-48. doi: 10.1037/0022-3514.93.1.34

Gosnell, C. L., Britt, T. W., & McKibben, E. S. (2011). Self-presentation in Everyday Life: Effort, Closeness, and Satisfaction. Self and Identity, 10(1), 18-31. doi: Pii 918012183

10.1080/15298860903429567

Guadagno, R. E., Okdie, B. M., & Kruse, S. A. (2012). Dating deception: Gender, online dating, and exaggerated self-presentation.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8(2), 642-647. doi: 10.1016/j.chb.2011.11.010

Hall, J. A., Park, N., Song, H., & Cody, M. J. (2010). Strategic misrepresentation in online dating: The effects of gender, self-monitoring, and personality traits. [Articl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7(1), 117-135. doi: 10.1177/0265407509349633

Horberg, E. J., & Chen, S. (2010). Significant Others and Contingencies of Self-Worth: Activation and Consequences of Relationship-Specific Contingencies of Self-Worth. [Artic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8(1), 77-91. doi: 10.1037/a0016428

Kenny, D. A., & Acitelli, L. K. (2002). Measuring similarity in couples (vol 8, pg 417, 1994).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16(3), 337-337.

Luo, S. (2009). Partner selection and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in early dating couples: The role of couple similarity.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47(2), 133-138. doi: 10.1016/j.paid.2009.02.012

Lutz-Zois, C. J., Bradley, A. C., Mihalik, J. L., & Moorman-Eavers, E. R. (2006). Perceived similarity and relationship success among dating couples: An idiographic approach. [Articl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3(6), 865-880. doi: 10.1177/0264407506068267

Morry, M. M., Kito, M., & Ortiz, L. (2011). The attraction-similarity model and dating couples: Projection, perceived similarity, and psychological benefit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8(1), 125-143. doi: 10.1111/j.1475-6811.2010.01293.x

Rusbult, C. E., & Van Lange, P. A. M. (2003). Interdependence, interaction, and relationships.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4, 351-375. doi: 10.1146/annurev.psych.54.101601.145059

Toma, C. L., & Hancock, J. T. (2012). What Lies Beneath: The Linguistic Traces of Deception in Online Dating Profiles.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62(1), 78-97. doi: 10.1111/j.1460-2466.2011.01619.x

Uysal, A., Lin, H. L., Knee, C. R., & Bush, A. L. (2012).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Self-Concealment From One’s Partner and Relationship Well-Being.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8(1), 39-51. doi: 10.1177/0146167211429331

Wiseman, R. (2008). 伯特倫。弗爾教授與夜店筆跡學家 (洪慧芳, Trans.) 讓你瞬間看穿人心的怪咖心理學—-史上最搞怪的心理學實驗報告(Quirkology:how we discover the big truths in small things) (pp. 30-31). 台北: 漫遊者文化.

Woodin, E. M. (2011). A Two-Dimensional Approach to Relationship Conflict: Meta-Analytic Findings. Journal of Family Psychology, 25(3), 325-335.

Wu, T.-F., Cross, S. E., & Tey, S.-H. (2012). Dating relationship success in the U.S. and Taiwan: Does similarity or parental approval matter? Manuscript in preparation for publication.

Zhang, S. Y., & Kline, S. L. (2009). Can I Make My Own Decision? A Cross-Cultural Study of Perceived Social Network Influence in Mate Selection. Journal of Cross-Cultural Psychology, 40(1), 3-23. doi: 10.1177/0022022108326192

[1]所以,我們現在也還在找找看有沒有更好的測量方法,比方說,將兩個人的互動納入考量。

[2]按此下載會議章程www.spspmeeting.org/archive/SPSP2011_Program.pdf

[3]不過,也有人提出解套的說法是:價值觀相似會產生吸引沒有錯,可是,兩個人越像,就越會調整彼此的行為(adjustment),或盡量「補」上對方(Aube & Koestner, 1995)。這就是傳說中有名的「相似生互補假說」 (similarity complimentarily hypotheses)。

[4]這方面文獻非常多,算法的變形也不少,這裡列出基本的兩種做法,如果你懶得看太多篇,數學也不錯,建議讀Kenny & Acitelli (2002)這篇回顧。

[5]這項研究也發表在去年的亞洲社會心理學研討會上。For more information: http://act.baihe.com/event/1108vote/

[6]如果你對於這些交友網站有興趣,有一個調查匯集了多交友網站與其特色,歡迎造訪這裡

[7] 噢,對了,你可能已經發現了,這篇文章裡面主要引用到Finkel的研究,在是四月《PanSci:看見驚奇–從開始到最初的愛》演講的時候也曾聊過,如果你對這些研究有興趣,但又不想看這麼多字的話,可以點選影片來看,也再次推薦Jacky Hsieh言簡意賅的文章《線上交友的科學缺陷》

[8]Pictures credit : 非主流圖片

文章難易度
海苔熊
70 篇文章 ・ 454 位粉絲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自閉症也能談戀愛?——《非常律師禹英禑》愛情歷程分析
雞湯來了
・2022/08/18 ・3258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本文轉載自:雞湯來了

  • 文/雞湯來了 蕭子喬
  • 校稿/雞湯來了 陳世芃
  • 製圖/雞湯來了實習生 翁欣容
  • 編輯/雞湯來了 蕭子喬
《非常律師禹英禑》預告片。影/YouTube

「對身心障礙人士來說,光有喜歡的心意,好像是不夠的,只要正常人主張不是,那就不會被視為愛情了。」

——《非常律師禹英禑》禹英禑

韓劇《非常律師禹英禑》掀起一波探討「自閉症」的話題,劇中女主角禹英禑戀情到底走向如何,成為人們敲碗大結局,最心癢難耐之處。究竟,自閉症者日常社交都有些困難了,有可能好好談戀愛嗎?

其實,正如劇中所演出的,自閉症者仍有可能談戀愛,但也許會遇到許多特別的挑戰。

西元 2006 年研究追蹤 58 位自閉症成年人,發現只有 19% 有戀愛關係;另一項 2008 年的研究追蹤 70 位自閉症成年人,發現只有 4% 有「長期戀愛關係」。由此可知,對於自閉症者而言「戀愛關係」獨具的挑戰或特性值得留意。

影/YouTube

自閉症戀愛特別之難處?自閉症對「戀愛」的 2 大影響

「大家通常都活在由自己和別人構成的世界裡,但自閉症者更習慣活在只有自己構成的世界。」

——《非常律師禹英禑》禹英禑
自閉症對戀愛的 2 大影響:情感覺察軟弱、社交技巧固著。圖/雞湯來了

如劇中女主角禹英禑提到,對於自閉症(正式名稱:自閉症類群障礙 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ASD)者而言,生活中是由自己所構成的世界,人際關係中複雜、隱微的情感變化,及人際社交中的應對方式,都較難覺察或隨時調整。如此一來,戀愛萌芽時,如何發現自己和他人的情感變化,甚至是近一步表露愛意、追求對方,都相較困難。簡單來說,可以分為以下兩大影響:

影/YouTube

影響 1|情感覺察能力較弱

影集中,禹英禑要到律所上班之前,特別複習了爸爸的拍立得表情包,作為踏出家門,迎接上班人際社交的第一步!此外,無論是和爸爸或心儀對象「牽手」更是不容易,有著「最長只能牽 57 秒」的紀錄。

以上現象反映出研究提到的:自閉症者最主要的障礙就是「人際社交」方面的社交障礙,偏好獨處、忽略周遭及缺乏社交自覺。「讀空氣」這類抽象幽微的情感狀態更是相當難覺察或分辨,幾乎無法推測他人「不直接明確表達」出來的內心戲,不易推測他人信念或意圖,也難以解讀非語言線索。眼神接觸、表情與情緒、肢體接觸等都相對困難,也因而較難發展或維持愛情關係。

社交障礙是自閉症最主要的症狀之一。圖/雞湯來了

影響 2|追求與社交技巧固著

劇中禹英禑面對好感對象,時而突然直球逼問,時而突然跑走;甚至在公司門口等對方下班,給對方一串嘗試約會的待辦清單等,看似突兀,或令人傻眼、發笑的行為,都是自閉症者因為人際社交障礙,而出現的狀況。
研究發現,自閉症者常因較難有流暢、彈性的人際社會技巧,面對好感對象,常出現令人感到「突兀」的追求方式,或對於約會、彼此情感狀態,過於自信或過於焦慮。

真實訪談歸納:自閉症戀愛經驗模式

「就算別人說不是,只要我說是愛情,那就是愛情。」

——《非常律師禹英禑》李濬浩
自閉症者戀愛機會是低了些,但仍非不可能!圖/雞湯來了

即使自閉症者歷經較多人際社交上的障礙與挑戰,但只要他們願意努力克服困難,並遇上能夠理解或耐心等待的另一半,仍有機會能談戀愛。如文章一開始國外研究發現,或許自閉症者戀愛機會是低了些,但仍非不可能

國內有研究深度訪談 2 位有過 3 段以上追愛事蹟的自閉症者(15~20 歲一男一女,皆認同自身性向、智力正常、口述表達無障礙、具備情節記憶優勢),發現對於他們而言:愛情的確有其特別困難之處,他們都曾陷入其中(參考上圖),但歷經克服困難,並進一步因為愛情關係讓他們在其中得以緩解 ASD 徵狀。

他們的真實經驗也顯現出劇中禹英禑的特性,腦袋規矩、按部就班,不做多餘浪漫想像,明確直接確認對方心意;當遇到感情難關,他們尊重對方權利,斷捨離乾脆,理性看待優劣情勢,相較他人不受情緒困擾。

影/YouTube

自閉症也有戀愛的權利!3 個祝福禹英禑的做法

身邊有自閉症者的你|看見身邊的禹英禑

  • 理解行為背後原因

自閉症者因為人際社交技巧較弱,難以使用或判別欲拒還迎、揣摩心意的方式互動,容易造成誤判;另一方面,也因行為固著,較難彈性合宜地追求,若出現略顯突兀的追求行為,可以多加理解對方背後的用意或主動詢問原因。

  • 拿掉戲劇美化濾鏡

另一方面,戲劇畢竟不是真實人生,《非常律師禹英禑》在劇中呈現出許多自閉症者的特性,但也有許多因為戲中女主角人設(可愛面孔、潔淨穿著、無害可親的樣子),容易讓我們不自覺為自閉症者真實的多元樣貌、真實而深層的困難套上一層美好浪漫的濾鏡。

延伸閱讀:擊碎偶像劇濾鏡-透視偶像劇中愛情的四大迷思

  • 理解自閉症者的多樣性

更進一步,如劇中提到的「自閉症者也不是都一模一樣」,或許是因戲劇所需張力,女主角所呈現出自閉症狀態與常見真實狀況有所落差。女主角所呈現出的自閉症「行為動作」(如需戴耳機、進門特殊儀式、海苔飯捲用餐固著等),與其在法庭、律所工作上所能展現的人際社交能力(能侃侃而談、流暢詰問等),在自閉症頻譜的程度上有所落差。

我有自閉症傾向|試試禹英禑的坦然

若閱讀此篇文章的你,正好就是自閉症者,或許可以多加留意自己位於自閉症頻譜的哪個位置,在人際互動上,嘗試劇中禹英禑主動讓同事、法庭上他人理解的做法,主動說出自己會有看似不同的哪些行徑,期待大家如何理解或與自己應對,都有機會幫助人際關係相處得更好。

我是家長或教育工作者|看見禹英禑「不一樣」行為,背後「一樣」的愛

雖然自閉症者情感覺察較弱,也常有社交互動技巧固著的現象;但他們有追愛的需求,有自己判斷愛情的能力,也是必須重視的。值得多重視自閉症者的愛情體驗權益,拿掉刻板鏡框,也收起急欲保護的心態,試著多觀察、多從旁協助支持,或近一步研發開設提供符合自閉症者需求的情感教育內容。

圖/雞湯來了

補充影片:

高功能自閉症就是天才嗎?解析《非常律師禹英禑》正確認識自閉症!feat. 黃致豪律師(上)影/YouTube
《非常律師禹英禑》過度美化自閉症?司法心理學律師解析法庭「現實面」!feat. 黃致豪律師(下)。影/YouTube

參考資料

田統成、于曉平(2021)。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男孩─ 兩位自閉症譜系青少年的追愛歷程之敘事探究。特殊教育研究學刊,46(1),59-84。

雞湯來了
48 篇文章 ・ 460 位粉絲
幸福,如何選擇?雞湯來了相信我們值得擁有更優質的家人關係。致力提供科學研究證實的家庭知識,讓您在家庭生活的日常、人生選擇的關卡,找到適合的方向。雞湯來了官網、雞湯來了FB

1

1
0

文字

分享

1
1
0
在被澳洲喜鵲猛烈攻擊前,跪求交友!
胡中行_96
・2022/07/25 ・308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在臺灣被國寶級的藍鵲巴頭,是無上的榮耀;[1] 但在澳洲遭喜鵲攻擊,卻是送醫的前奏。[2] 每年 7 月到 11 月,[2] 澳洲喜鵲的季節性暴力行為,以及當地居民的壯烈犧牲,總是貢獻不少素材給國際新聞版面。[3, 4] 為確保筆者生命安全與本專欄的續存,以下整理了預防澳洲喜鵲襲擊的專業建議,順便跟將來有興趣赴澳旅遊、留學或打工度假的讀者分享。

  

正在對自行車騎士發動攻勢的澳洲喜鵲。圖/GPLama (Shane Miller)

  

澳洲喜鵲的攻擊行為

澳洲喜鵲(學名:Cracticus tibicen)是澳大利亞極為常見的鳥類[5] 平時待人親和,但一到繁殖季節,地域性就變得特別強烈。[6] 鳥巢附近方圓 100 到 150 公尺內的自行車騎士,是最頻繁的攻擊目標;[6] 其次為行人;再來則是跑者。 [7] 具侵略性的多為公鳥,且僅佔澳洲喜鵲總數的 9% ;[2] 然 而每年仍有數以千計的人受害,其中近 15% 受傷,[7] 包含少數被狠啄耳朵或眼睛[2] 2021 年澳洲全國有超過 5,300 例的相關通報案件。[7] 媒體報導有一名 5 個月大的女嬰,從倉皇躲避的母親手裡墜落,最後死於頭部重傷。[4, 8]

研究顯示喜鵲認得超過 100 張人臉,一般傾向把陌生人當作威脅。值得注意的是, COVID-19 疫情期間,澳洲鳥盟(BirdLife Australia)的專家 Sean Dooley ,擔心有些封城地區的防疫政策,會造成更多人類受害。因為澳洲喜鵲若是認不得戴口罩的熟面孔,或許會展開一視同仁的無差別攻擊。[9]

  

新聞報導澳洲喜鵲攻擊兒童。來源:7NEWS Australia on YouTube

  

「喜鵲警報」民營通報系統

2013 年的時候,一名騎自行車被澳洲喜鵲攻擊的網站工程師,察覺沒有全國性的通報系統,可以舉發喜鵲的惡行,便自行架設一個供大眾使用。[7] 如今,他的「喜鵲警報」(Magpie Alert)網站,每年發佈統計數據,並成為博物館與媒體不時引用的資料來源。[4, 6, 7] 若比較該網站近年的圖表,某幾州的攻擊次數,在 COVID-19 疫情期間的確有成長的趨勢。[7] 然而,這到底是因為民眾戴口罩,或是網站愈來愈熱門,還是大家突然比較有時間上網通報,就不得而知了。

  

進入澳洲喜鵲攻擊範圍的警告標誌。圖/Cfitzart on Wikipedia(CC BY-SA 3.0)

  

各種失敗的預防方法

澳洲有個非常厲害的單位,叫做「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sation,簡稱CSIRO),曾研發出 WiFi 、塑膠鈔票,還有連英國女王都用過的 Aerogard 防蚊液。[10, 11] 2010 年的時候,某隻兇猛的澳洲喜鵲,搬到國立澳洲大學和 CSIRO 黑山園區之間的通道上。該喜鵲不顧先來後到,便鳩佔鵲巢,還唯恐別人侵門踏戶。牠居高臨下鳥瞰新居周圍的疆域,敏捷地驅逐任何過境者。讓 CSIRO 的科學家們逮到機會,進行了一個非正式的動物實驗。[12]

興高采烈的幾位 CSIRO 科學家們自告奮勇,以千奇百怪的造型騎著自行車,接近這隻澳洲喜鵲;一邊再由同事錄下整個過程,作為是否遭受攻擊的證據。他們測試的重點以戴或不戴自行車安全帽,還有應該增添何種安全帽配件為主,例如:在上面黏假眼睛、綁毛根(絨毛鐵絲)或束線帶、綑上兩台攝影機、裝上假喜鵲、蓋上誇張的假髮,甚至完整露出灰髮稀疏的禿頭,期望喜鵲寬待長輩等。[12]

雖然上述裝扮大多不具實質效果,純粹把騎士搞得像隻花俏的驚弓之鳥,其中倒是有幾個嘗試略顯成功:一是整頭真髮,不戴安全帽;二是在騎乘途中脫帽,暴露禿頭;三則是在安全帽外包上非洲捲假髮,以致完全看不到帽子。[12] 總之,好像外表看起來沒有安全帽,反而能倖免於難;但要是假髮滑動影響騎士視線,或是倒楣發生車禍,頭部卻缺乏保護,那豈不是更加危險?

假如真的不幸碰上澳洲喜鵲攻擊,自行車騎士該做的就是下車,步行離開牠的勢力範圍,並用帽子、眼鏡和雨傘保護自己的頭部與眼睛。[2] 不過千萬也別跑得太快或是反擊,否則會導致情勢惡化。[6]

  

CSIRO 科學家被澳洲喜鵲驅逐的紀錄短片(上)。來源:gib395 on YouTube
CSIRO 科學家被澳洲喜鵲驅逐的紀錄短片(下)。來源:gib395 on YouTube

  

化敵為友

既然連國家級的智囊團介入都無效,難道人類就只能任憑澳洲喜鵲追著跑嗎?澳洲新英格蘭大學的動物行為學榮譽教授 Gisela Kaplan ,可不這麼覺得。根據 Kaplan 教授的說法, 80% 順利繁衍後代的澳洲喜鵲,住在人類社區[13] 牠們的平均壽命約在 25 到 30 歲之間[6, 13] 基於喜鵲擅長認人又有良好的記憶力,人類不妨近水樓台,化敵為友,跟牠們培養長期的親善關係。[13]

友誼是雙向的。對人類來說,能保障人身安全,還有無須照顧的喜鵲陪玩,簡直比養寵物還划算。然而,牠們何必跟我們攀關係?針對這個問題, Kaplan 教授解釋,澳洲喜鵲有置產壓力,偏偏適合的育幼環境有限,造成嚴重的市場競爭。多數的喜鵲 5 歲以前,無法鞏固屬於自己的勢力範圍,而最終能成功繁衍後代的成鳥也僅佔 14% 。所以,與澳洲喜鵲交友的方法很簡單,完全沒有必要用食物利誘,光是當個人畜無害的鄰居,就別具吸引力。[13]

一旦澳洲喜鵲認證您是位和平的人類,牠們可能會正式把自家的孩子介紹給您認識,允許牠們在周遭玩耍。此外,還會就近觀察您的一舉一動,並積極模仿。比方說, Kaplan 教授的喜鵲朋友,就曾趁她不注意,偷敲鍵盤,再看看螢幕上出現什麼結果;或是當她在院子裡除草時,於一旁跟著堆土。[13] 人類與動物本來就不一定得相互敵對,如果哪天真遇上了澳洲喜鵲,不妨花點時間彼此瞭解,試著交個朋友吧!

  

一隻澳洲喜鵲攜家帶眷地,來跟這名澳洲女子做朋友。來源:The Dodo on YouTube

  

參考資料

  1. 台灣藍鵲護巢巴學生頭 文大教授拍下精彩一刻(中央通訊社,2021)
  2. Stay safe from swooping magpies (Queensland Government –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and Science, 2021)
  3. 澳洲「恐怖之鳥」今年傷人特別多 疑與口罩有關[影](中央通訊社,2021)
  4. Baby dies in Australia after magpie swooping attack (CNN, 2021)
  5. Australian Magpie (BirdLife Australia, accessed in 2022)
  6. Why do Magpies swoop? (Australian Museum, 2021)
  7. Magpie Alert (Jon Clark, 2022)
  8. Parents of baby girl who died after magpie attack thank community for ‘overwhelming kindness’ (ABC News, 2021)
  9. Magpie-swooping season could be worse in Victoria this year as face masks confuse birds (The Guardian, 2020)
  10. We Are CSIRO (CSIRO, 2022)
  11. Aerogard (CSIROpedia, 2011)
  12. You make me wanna swoop: dispelling magpie myths (CSIROscope, 2015)
  13. Magpies can form friendships with people – here’s how (The Conversation, 2019)
所有討論 1
胡中行_96
49 篇文章 ・ 16 位粉絲
曾任澳洲臨床試驗研究護理師,以及臺、澳劇場工作者。 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主修編劇)。邀稿請洽臉書「荒誕遊牧」,謝謝。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一見如故,其實是一「聞」如故?「氣味」相投有科學根據,原來我們會用嗅覺交朋友!
Bonnie_96
・2022/07/18 ・270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有想過人跟人到底是如何變得親近,甚至變成朋友嗎?或許,你會猜可能是有共同話題、類似的喜好等。但最近發表在《Science Advances》的研究[1] 就指出,人更有可能和自己「氣味」類似的人建立關係。

難道科學根據真的可以應證「氣味相投」?

阿寶與他最好的朋友老皮。圖/GIPHY

任何有遛過狗勾的人就知道,狗通常在遠處就可判斷出接近的狗是朋友還是敵人。如果還是有點猶疑的話,它們也會在遇到彼此時,停下腳步、更仔細地聞對方,再決定是要主動示好一起玩,還是對著彼此狂吠。

不只是狗狗,目前也有越來越多的證據發現,人類也會不斷地去聞自己[2][3] 和彼此[4] 的體味。而聞到朋友的體味和自己的體味會引發相似的大腦活動模式,但如果是聞到陌生人的體味,則會引發邊緣恐懼型大腦反應[5] (limbic fear–type brain response)。

為什麼有些人明明認識不久,卻可以一拍即合?

一般來說,在生活中常見的友誼型態有:

  • 隨著時間推移,彼此變得更熟悉、感情也變得更穩固的「多年好友」。
  • 偶爾,還是會出現那種見不到幾次面,但是一聊就很投緣、「一拍即合的朋友」。
美國情境喜劇《六人行》(Friends),劇情圍繞著六個好友在紐約曼哈頓的日常生活。圖/IMDb

除了共同話題、共同朋友等,能讓彼此在不是很熟悉的狀況下就能一拍即合外,還有哪些其他因素在悄悄影響我們嗎?這成為魏茨曼科學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的研究人員 Inbal Ravreby 最感興趣的問題。

即便大家都知道,人們傾向選擇與自己外表、背景、價值觀,甚至在大腦活動等指標上與自己比較相似的人,進一步發展成為朋友。Inbal Ravreby 過去在研究上觀察的結果發現,人會不斷地聞自己,儘管大部份是下意識的,而且不只會聞自己的,也會下意識地去聞別人身上的氣味。

她提出假說:比起多年好友的關係,「氣味」在一拍即合的友誼中作用可能更加明顯。

當人下意識地聞到自己和他人的體味,並且比較這兩種味道後,接著將被那些氣味和自己類似的人所吸引。也就是說,研究者提出「人在體味的相似性,可能有助於快速建立友誼」的假說。

看到目前為止是不是覺得有夠神奇的!所以,下次要認識新朋友之前,雙方要花個幾分鐘來聞一下彼此的味道,再決定要不要當朋友,或是大腦會響起「以後別做朋友」的警鈴。(歪)

事不宜遲,直接切入實驗

為了驗證假說,研究者招募了一群「一拍即合成為同性朋友」的參與者,在他們身上蒐集了體味樣本,並進行了一系列實驗,把將這些體味樣本和隨機從不同人中蒐集而來的樣本,進行比較。

在一項實驗中,研究者想知道一拍即合的朋友間,體味是否存在化學上的相似性。於是,他們找來 20 位一拍即合同性朋友的參與者,為了讓他們身上的氣味不受其他因素影響。

實驗者要求參與者都要使用同款沒有香味的肥皂,而且要穿著至少 6 個小時的襯衫。其間,要避免使用乳液,除臭劑,止汗劑,香水,古龍水等,也不能吃會影響氣味的食物,像是咖哩、大蒜等。甚至,還要防止其他人或寵物和參與者一起睡等。

隔天再把穿過的衣服放在夾鏈袋中密封,就是為了避免和其他氣味接觸。之後再透過類似電子鼻(eNose)的設備 ,來評估氣味的化學特徵,並預測完全陌生個體間的社交互動品質。

PEN3 eNose 電子鼻用於測量罐中上衣累積的揮發物。圖/參考資料 1

不只檢測氣味的化學相似性,研究者也會請參與者聞過 40 種體味(20 種來自一拍即合朋友的氣味;另外 20 種則是來自隨機個體),並且按照視覺類比量表(Visual Analogue Scale,簡稱 VAS)對「愉悅」、「性吸引力」等面向進行評分。以及,按照這些氣味從「不同」到「相似」進行評分。

在這兩種實驗就發現,一拍即合朋友的氣味明顯比隨機陌生人比起來會更相似。對此,這有三種解釋的方式,第一是可能和假說一致,也就是這種相似性可能和友誼建立的原因有關。

或者,這種相似性可能某程度上是長期友誼的結果,像是生活在同一地區、飲食習慣等都很相近。最後,我們承認這種相似性可能和一些獨立且未知的因素有關,這樣的未知因素也可能反過來推動友誼。

接著,研究者想要排除具有體味相似性是一拍即合朋友的結果,像是朋友有類似的飲食習慣,也就可能形塑出類似的體味。

即使不說話,你也可以「聞」到朋友

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研究者進行了一組額外的實驗,她透過 eNose 讓彼此完全陌生的參與者,要求他們成對進行鏡子遊戲。這個遊戲不能透過語言,只能透過肢體的方式,模仿出對方的動作。

受試者在進行鏡子遊戲期間,桌子上的隱藏攝影機會拍攝記錄。圖/參考資料 1

以鏡子遊戲來形成對對方的印象,只透過非語言互動,不容易受到聲音、對話內容等因素影響。在非語言的互動結束後,參與者被要求評估對另一個人的喜歡程度,以及和他們變成朋友的可能。

隨後分析表明,具有更多積極互動的參與者聞起來的味道更像彼此。

事實上, Inbal Ravreby 和統計學家 Kobi Snitz 博士以 eNose 數據輸入計算模型後,就有高達 71% 的準確率,能預測雙方會否出現正向的社會互動。換句話說,體味的分析似乎可以預測陌生人之間社交互動的品質。

這篇研究蠻有趣地打破我們習以為常地認為共同話題、興趣等是建立關係的關鍵,但其實體味、氣味在建立一拍即合的友誼上扮演重要角色。

但在現實生活中,不管是使用洗髮精、沐浴乳等所帶有的香味,甚至是香水等,都可能影響人的體味,這會不會改變人與人建立關係的可能性,或許也是未來值得探討的議題。

圖/GIPHY

參考資料

  1. Ravreby, I., Snitz, K., & Sobel, N. (2022). There is chemistry in social chemistry. Science advances, 8(25), eabn0154. https://doi.org/10.1126/sciadv.abn0154
  2. O. Perl, E. Mishor, A. Ravia, I. Ravreby, N. Sobel, Are humans constantly but subconsciously smelling themselves? Philos. Trans. R. Soc. Lond. B. Biol. Sci. 375, 20190372 (2020).
  3. S. C. Roberts, J. Havlíček, B. Schaal, Human olfactory communication: Current challenges and future prospects. Philos. Trans. R. Soc. Lond. B. Biol. Sci. 375, 20190258 (2020).
  4. I. Frumin, O. Perl, Y. Endevelt-Shapira, A. Eisen, N. Eshel, I. Heller, M. Shemesh, A. Ravia, L. Sela, A. Arzi, N. Sobel, A social chemosignaling function for human handsinging function.eLife 4, e05154 (2015).
  5. J. N. Lundström, J. A. Boyle, R. J. Zatorre, M. Jones-Gotman, Functional neuronal processing of body odors differs from that of similar common odors. Cereb. Cortex 18, 1466–1474 (2008).
Bonnie_96
20 篇文章 ・ 26 位粉絲
喜歡以科普的方式,帶大家認識心理學,原來醬子可愛。歡迎來信✉️ lin.bonny@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