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別再管分數了!拋下菁英主義,是讓你愛上數學的第一步——《幫孩子找到自信的成長型數學思維》

臉譜出版_96
・2019/04/01 ・291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18 ・六年級

現在,我們先問問自己:「你對數學有什麼感覺呢?」

最近為了準備線上課程,我和我的學生在舊金山街頭找了形形色色的路人進行訪談。我們訪問大約三十個人,有各種年齡、族裔、成就高低、社經背景。我們的訪談都用這句話當開場白:「能不能告訴我你對數學有什麼感覺?」

這透露了非常有趣的事,因為每個人會馬上告訴我們他們在學校時數學表現得如何。倘若我們問的是他們對藝術、科學或文學有什麼感覺,就不會發生這種情況。然而因為成長於看重表現的文化中,數學扮演了毫不留情的角色,被當成評判自身價值的衡量工具

數學常被當成評判自身價值的衡量工具。圖/wikimedia

超前學習就是好嗎?學得快不如學得透徹

我經常遇到家長,對孩子在英語、科學等科目的學習泰然處之,但對於數學就緊張萬分。這樣的父母通常希望孩子能盡快學到進階數學,越早修進階數學課程越好,彷彿不這麼快學就會落後或是失去優勢。這很不幸,因為我們知道從小在數學上成績較好的學生,在他們學到低階數學時反而更傾向放掉數學。

比爾. 傑考(Bill Jacob)是加州大學的數學教授及加大學術委員會副主席,當學區和家長詢問他能不能讓學生提前修進階數學時,他建議不要,告知若急著學微積分,往往會造成準備不足,讓學生提早放棄,最後反而害了他們(Jacob, 2015)。

他還告知,微積分 BC 課程並不會讓學生的數學更上層樓,在低年級階段準備得更扎實,反而會讓學生有比較好的狀況。雖然大學很重視在高中階段修微積分的學生,但學生只需要在十二年級結束前修完微積分就行了,不必急著提早開始,只為了讓成績單更好看。此外,微積分也不是非修不可;我有幾個史丹佛的學生高中時就沒有修微積分,甚至還是理工科系的學生。

若急著學微積分,往往會造成準備不足,讓學生提早放棄。圖/pxhere

最近有個媽媽設法跑到我在史丹佛的辦公室來申訴,因為她的學區取消了進階班,結果變成所有的學生都能修進階數學。她一開口就極力指責我影響該學區的決策,但在我們的交談過程中,她經歷了各種情緒轉折,包括哭泣和如釋重負。她先是告訴我她女兒的前途已經毀了,因為她修不了進階數學課。

我於是向她解釋,學區替她女兒安排的學習軌跡仍然修得到微積分,她還是可以在自己的班級學到進階數學。我還建議,如果她的女兒需要接受更多挑戰,比較有效益的方式是把所學的觀念理解得很深入透徹,而不是快點學到進階的內容。交談過程中這位媽媽越來越平靜,離去時算是疑慮已消,只是依然打算要讓女兒「在家自學」──只有數學這一科。

只在意分數高低:贏在起跑點,卻輸在終點

傳統的數學教學方式和已滲透進數學教學與學習的重表現文化,對高成就學生與低成就學生造成的傷害是一樣大的。研究結果顯示,有非常多的高成就學生放棄數學,而他們被推上進階數學課程與班級之後,概念理解力反而下降了(Paek & Foster, 2012)。

英國及國際數學奧林匹亞主席傑夫. 史密斯(Geoff Smith)最近公開談到讓學生倉促進階到更高的程度這件事。他表示,讓學生加速通過這個體系是「災難」也是「錯誤」,高成就的學生應該要深入探究數學,而不是匆促邁向更高的程度。不過,菁英主義的表現文化還會以另外一種方式傷害高成就學生,我們在為前途做出錯誤抉擇的學生人數上可看到這點。

你自以為擅長數學,對它又沒有愛,該如何堅持下去?

英國做過的一項研究顯示,不少大學生因為自己一向擅長數學而選擇數學當作大學科系,但當他們進了大學,卻發現身邊其他的同學跟他們一樣擅長數學(Solomon, 2007)。他們的自信心與自我認同在那一刻出現了危機(Wenger, 1998)。他們還沒有學會愛上數學或欣賞數學之美;相反地,他們是因為自己有能力做到,讓他們覺得自己特別好,才選擇了數學。

在顯然和他們一樣「特別好」的眾人環繞之下,他們失去了目標,領悟到自己從未對數學本身產生興趣,最後決定放棄(Solomon, 2007)。走上大學數學這條路卻發現自己並不是真正想讀數學的學生人數,與可能可以讀且喜歡讀數學、卻被學校賦予數學的錯誤形象打退的學生人數,兩者的比例大概是一比一百。

有些人走上大學數學這條路卻發現自己並不是真正想讀數學。圖/pixhere

數學的三個層面:只懂程序但不懂意義是不夠的

Youcubed 平台的執行總監凱西. 威廉絲(Cathy Williams)在來到史丹佛之前,是學區數學科主任,她的工作是和前來理論的家長面對面接觸,這些家長多半是想爭取孩子修進階數學課的機會,因為他們的孩子程度很好又很聰明。

碰到這種情況,威廉絲都會提議和他們的孩子會面,然後為這些孩子做一次數學評鑑,好讓她了解他們的需求。結果威廉絲總是發現這些學生對於程序的反應很快,但沒辦法理解數學的意義,或是解釋不出觀念為什麼合理。舉例來說,這些學生算得出 1÷3/4 的答案是 1 又 1/3,可是他們無法解釋自己算出的答案為什麼是合理的。

威廉絲讓那些家長明白,數學是一門很寬廣的科目,不是只有計算與求快,而是牽涉到觀念的理解。她給他們看一張圖,上面畫出數學的三個層面。

數學的三個層面。圖/臉譜出版

接著她向那些家長說明,他們的孩子只在其中一方面有很強的能力,而在另外兩個重要的數學面向才剛要開始累積實力;他們的孩子需要的不是更多的數學內容,而是需要多多理解他們已學過的數學,在反覆練習程序之餘,要能夠應用數學觀念。這些都是雇主最需要的數學思維。

菁英主義bye bye,人人都能欣賞數學之美

數學是多元的、美的、人人都能學習的科目。圖/pxhere

重表現的菁英主義文化充斥在數學中,並不是老師的錯,因為數學老師也受績效考核,就和他們的學生一樣。錯在我們的文化喜歡拿數學當作揀選機制和判定資優生的指標。

不管對高成就還是低成就學生來說,數學都亟需改變,要從被當作學生(和老師)排名分類依據、菁英主義且重表現的科目,變成開放、重視學習的科目,因為目前高成就學生棄數學而去的人數刷新紀錄,而低成就學生又被擋在門外,接觸不到他們完全有能力學習的觀念。

許多人同意,學生需要正面的思維信念,但假如我們真的希望給學生這些觀念,那就必須從根本改變美國社會中呈現及傳授數學的方式。我在給 Youcubed 每位訂閱者的電子郵件信末都會附一句話:「Viva la Revolution!」(革命萬歲!)我這麼做的原因是,我很清楚我們需要一場革命,要改造大家對數學、對這個科目、對學生潛能和思維模式的既有信念;要摒棄充斥在此科目中的菁英主義;要從表現轉向學習;要接受數學是多元的、美的、人人都能學習的科目

 

 

 

本文摘自《幫孩子找到自信的成長型數學思維》,2018年12月,臉譜出版。

文章難易度
臉譜出版_96
49 篇文章 ・ 236 位粉絲
臉譜出版有著多種樣貌—商業。文學。人文。科普。藝術。生活。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他要的書,每本書都能找到讀它的人,讀書可以僅是一種樂趣,甚或一個最尋常的生活習慣。


1

6
0

文字

分享

1
6
0

為何傳染病可以短期內大爆發?不可不知的「傳染動力學」——《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

親子天下_96
・2021/10/17 ・944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 作者/陳建仁、胡妙芬
  • 繪者/Hui

不可不知的傳染動力學:感染人數呈等比級數增加

要知道怎麼對抗傳染病,首先必須了解與傳染病傳播速度密切相關的「傳染動力學」。事實上,傳染病如同謠言一般,會一傳十,十傳百的快速傳播。如果每個人只把傳染病傳給一個人,跟每個人把傳染病傳給三個人,經過十波的傳染之後,最後得病的人數會相差多少?答案是相差 59000 多倍!(差距請見下圖)

圖/親子天下

所以,如何減少感染的人數非常重要。不管是感冒了或是得到其他傳染病,趕快去看醫生、吃藥,並且在家休息不去感染別人,這樣的聰明做法不但是保護自己,也能「傳染病止於智者」,保護到其他沒有感染的人。

圖/親子天下

R0 値是什麼?

傳染病大流行期間,報導中常提到的「R0 值」就是在自然的情況下,一個人會把傳染病傳給幾個人的意思。而加入防疫行動後,數值會隨著時間改變,就稱為「Rt 值」。

比方說,一個人平均會傳給 1 個人,那麼 R0=1,代表病原體會持續存在,但不會蔓延開來。如果一個人平均傳給超過 1 個人,那麼 R0>1,代表病原體會蔓延開來成為流行病;相反的,如果一個人傳給少於 1 個人,那麼 R0<1,代表病原體將會逐漸消失。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生病在家隔離的目的,就是在降低傳染數。

另外,R0 會隨著病原體突變成傳染力強的變異株而上升。譬如像 2020 年新冠肺炎一開始 R0 值約為 2.5,後來突變成 Alpha 株時 R0 值約為 4、Delta 株時 R0 值約為 6。

圖/親子天下
圖/親子天下

——本文摘自《小大人的公衛素養課:流行病學×預防醫學》,2021 年 9 月,親子天下,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所有討論 1
親子天下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親子天下】起源於雜誌媒體和書籍出版,進而擴大成為華文圈影響力最大的教育教養品牌,也是最值得信賴的親子社群平台:www.parenting.com.tw。我們希望,從線上(online)到實體(offline),分齡分眾供應華人地區親子家庭和學校最合身體貼的優質內容、活動、產品與服務。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