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迷幻藥」如何在人類歷史中佔有一席之地呢?──《傷風敗俗文化史》

參與史上第一個洗腦事件的大麻

致幻劑中即便是最弱的大麻,都在「反文化」中享有可以解放心靈、開啟感官之門、讓人能產生靈感與新思想的盛譽。這麼看迷幻藥,在歷史上絕對是一種嶄新的視角。正如我們在探究斯基泰葬禮時所發現的一樣,大麻原本是用來維護社會秩序、凝聚部落人心的工具。斯基泰人之後要再經過數千年,大麻才會變成讓某些人覺得礙眼的毒品。

大麻 圖/herbalhemp @Pixabay

 

來自馬可波羅的扯淡:阿薩辛的迷幻天堂

歷史上首見洗腦這種事情,大麻也有參與。十二世紀有位哈桑-薩巴(Hassan-i Sabbah)是穆斯林宗教領袖兼軍頭,而他能創立暗殺組織「阿薩辛」,並獲得(歷史過譽的)成員們至死效忠,據稱就是靠把哈希什這種大麻樹脂用在年輕的新成員身上,直到這些菜鳥暈厥為止。根據傳說,這些年輕人在大麻的嗨還沒退,醒來後便發現自己身處由哈桑秘密打造在他阿剌模忒(Alamut)堡壘中的「天堂」。既然是年輕男性的天堂,自然少不了衣不蔽體的美女、堆積如山的大魚大肉,很可能還有熱浴池──總之人生至樂在這兒都有。

享受過數日的無上幸福後,這些年輕人會某天醒來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十二世紀那爛斃了的現實世界中,並且被告知他們若是想重返天堂,唯一的條件就是以他們的領袖之名去取某人的狗命。這個故事很有名,問題這故事最早出自於扯淡出了名的馬可波羅之口,而且他講這故事的時間又是在哈桑離世的一百年後,所以我們應該可以很放心,儘管把這故事當笑話來聽。

活屍傳說──海地巫醫「重擊之粉」

但說到強力的致幻劑可以被用來謀奪人的自由意志,歷史上倒是有一件真人真事可作為證明。活屍始於十八世紀,其原型就是在海地被巫毒信仰的巫醫下藥控制的男女。巫醫們為什麼要幹這種事情,我們有好幾世紀的神話故事與口耳相傳可分析,不過化學上有一位現成的「犯人」是一種白色的「重擊之粉」(coupe poudre)。利用這種白粉,巫醫可以使人陷入擬死的睡眠中。在被判斷為死亡而埋葬後,受害者的「屍體」會被巫醫挖出來,如果擬死的人真的沒死,那就代表重擊之粉已經抹消了這位苦主的自由意志,他或她就變成了一個只會聽命行事的活屍。

示意圖,非當事重擊之粉。 圖/hewq @Pixabay

這故事當然很瞎,就跟說哈桑用哈希什控制阿薩辛的殺手一樣瞎。但有一點不同的是巫毒的活屍有堅實的科學論證基礎。在一九八○年代,人類學家韋德.戴維斯(Wade Davis)分析了巫師們用來將人活屍化的重擊之粉,結果學者發現其「有效成分」包含蟾毒色胺(bufotenin)與河豚毒素(tetrodo toxin)。其中蟾毒色胺是一種由蟾蜍屬(Bufo toad)動物所分泌出的強力致幻劑。不是說有人會舔蟾蜍來變嗨嗎?他們舔的就是蟾毒色胺。至於河豚毒素則顧名思義,是從致命河豚身上取得的一種化學物質。

低劑量的河豚毒素會引發昏迷,並且會顯著降低受害者的心率,進而讓他或她看起來像是抬去埋也不奇怪的屍體。數日後一旦準活屍被挖掘出來,他或她最有可能的狀態是脫水、飢餓、並且仍未從蟾毒的嗨中恢復過來,但這時巫毒巫醫會在其身上施以更多的藥。這些追加藥品裡的一名常客是曼陀羅屬(Datura)屬的曼陀羅花,又稱醉心花(Jimson Weed)。這是你可以拿來當菸抽或泡成茶來喝,藉此引發譫妄的多葉綠色植物。不過請注意我是說你可以這麼做,但我也必須說你不會想這麼做,理由是曼陀羅的嗨一點都不愉快,而且劑量拿捏不好會造成痙攣或死亡。

在台灣山區也十分常見的有毒植物「曼陀羅」。 圖/jiabao-wu @Pixabay

帶來噩夢一場的東莨菪鹼

曼陀羅很適合用來把人變活屍,是因為其中含有一種精美的化學物質叫東莨菪鹼(scopolamine)會讓人陷入(噩)夢一場。在現代,微量的東莨菪鹼是暈機藥的一種,但劑量一高,這寶貝基本上就是約會強暴時的大絕招,是老祖宗級的蒙汗藥。東莨菪鹼會暫停讓大腦形成記憶的能力。據稱在哥倫比亞,東莨菪鹼仍繼續被用來給遊客下藥。去網路上稍微搜尋一下,你就會看到一票故事描述出差的外國商業人士是如何被在地的妓女迷昏,然後在藥物的作用下去提款機轉帳。美國國務院甚至在官網上告誡遊客要提防東莨菪鹼。你若是在哥倫比亞的青年旅館裡被問到要不要 burunga,記得要有警覺,因為那就是東莨菪鹼。

在西方國家,致幻劑累積了數十年的口碑,說是可以解放心靈,但致幻劑其實也同樣擅長另外兩件事情,那就是控制人心,乃至於把人的內心摧殘到不成人形。

心理化學戰:下毒打仗、實話血清、迷幻藥武器

迦太基英雄漢尼拔曾以「在酒裡下藥」這看起來有點瞎的方式打勝仗。 圖/Sponchia @Pixabay

心理化學戰」(Psychochemical warfare)是一個瞎到極點,最後反而變得有點屌的名字。這說的其實就是用化學物質去癱瘓軍事上的敵人,或至少藉此取得某種形式的優勢。漢尼拔(就是那個趕著象群翻越阿爾卑斯山,深入義大利,就只為了可以更有效惡搞羅馬帝國的漢尼拔)或許是歷史上第一位運用此策略的軍事將領。在非洲平亂之際,這位迦太基的英雄靈機一動。他想到可以在叛軍的葡萄酒裡摻進顛茄(belladonna)這夠嗆的植物。話說顛茄的「功效」除了讓體溫升高、盜汗、脫水以外,劑量夠高還可能導致雙目失明。

結果顛茄的這招有效──漢尼拔贏了。

實話血清試驗:東莨菪鹼、麥斯卡林、大麻

但是要哄著一整支大軍喝下摻了毒的葡萄酒,一點都不容易,於是乎「給敵人下毒」始終沒有在歷史上的名將間流行起來。但是不要看將軍,我們來看由間諜跟想突破間諜心防的情報員所組成的圈圈,那用毒就非常熱門了。科學家經常被 CIA(中央情報局)虐待或刑求俘虜的手段給嚇到,也經常跟他們說這樣做的效果並不好,得不到什麼情報。所以說偵訊室人員的聖杯不是特製帶刺的皮鞭,而是一種效果有如「誠實豆沙包」,讓人想說謊也沒辦法的實話血清。

我們的老朋友東莨菪鹼又回來了。東莨菪鹼其實就是史上第一款有科學背書的實話血清。一名我不得不覺得相當混帳的產科醫師勞勃.豪斯(Robert House)曾經於 1922 年找上達拉斯警方說他有一個化學的辦法可以迫使嫌犯說實話。他的主張並非沒有科學根據,東莨菪鹼會被用來幫助孕婦順產,而醫師曾書面描述說受到這種藥的影響,病人會莫名願意掏心掏肺地去進行一些極其私人的問答。

東莨菪鹼,史上第一款有科學背書的實話血清,豪斯醫生號稱它能終結謊言的效果,使它在美國司法界曾蔚為潮流。 圖/Schwerdhoefer @Pixabay

達拉斯警方找來了兩名涉嫌重大的在押嫌疑犯,準備拿新玩具在他們身上試試看。結果在對著聖經起誓完,再加上絕對足夠的東莨菪鹼作用下,兩人還是堅稱自己被捕是冤案,而後來的審判也還給了他們清白。豪斯醫師於是認定自己的實話血清是管用的。自此東莨菪鹼風行於警局之間,成了一種令嫌犯膽寒的存在。最後會被停用,是因為東莨菪鹼遭判定會引發「可怖的幻覺」,而這些幻覺又被歸在「殘酷而不尋常的懲罰」類別下。

在美國以外的世界,東莨菪鹼並未顯露出疲態,但在以麻醉藥與扯謊的對決上,東莨菪鹼也很顯然並非是最後的答案。納粹曾覺得化學名為三甲氧苯乙胺的麥斯卡林(mescaline)有潛力成為理想的實話血清,他們在集中營進行了相關的人體實驗;1947年,美國海軍自己來試了一遍看看納粹是不是真的發現了什麼,結果是……他們認為納粹應該是誤會了什麼。簡單講,麥斯卡林是一種很差勁的實話血清。我自己用過麥斯卡林,所以我可以證實麥斯卡林不會讓你有想全盤托出的衝動,倒是有可能會很想跑到林子裡舞動個五小時。

二次大戰期間,CIA 的前身 OSS(戰略事務辦公室)測試了大麻作為實話血清的效果(結論是無效)。不過大麻倒是被 OSS 成功用來打擊黑幫。喬治.懷特(George White)是名 OSS幹員,他據稱曾用大麻收買了黑幫棟樑,然後讓對方迷迷糊糊地講出了幫內祕辛。中情局因而能對幫派的運作知之甚詳。

喬治.懷特(George White)是名 OSS幹員,他據稱曾用大麻收買了黑幫棟樑,然後讓對方迷迷糊糊地講出了幫內祕辛。中情局因而能對幫派的運作知之甚詳。 圖/AndreaPalmieri @Pixabay

迷幻藥武器化:互相下藥的中情局?!

比起冷戰時期的瘋狂行徑,上面這些都只是小菜一碟而已。因著各種講完讓人更不解的理由,中情局篤信死敵蘇俄只差臨門一腳就可以將迷幻藥 LSD 給武器化。中情局時而抱持合理的擔心(我們的人員可能會被套出話來!),時而被害妄想症發作(他們會把軍用版的 LSD 摻進全美的飲水裡,然後對我們發動入侵!)。就在有如科幻小說的情節發展下,美國覺得自己在迷幻藥戰爭中落居下風!

但美國的劣勢並沒有維持太久。中情局迷上 LSD 的速度,可以說是完全不輸給十九歲的跑趴男孩。一九五三年四月,由中情局主導的 MK-Ultra 心靈控制計畫正式啟動(MK-Ultra 的命名是根據中情局內部推動此計畫的同名團體,其機密程度也與該團體同等級)。MK-Ultra 內含超過一百個不同的子實驗,數目聽起來很多,但內容都是大同小異的一件事:用迷幻藥給不知情的人下藥,藉此觀察會發生什麼事情。此一計畫的受害者絕對是數以百計,但精確的數據恐怕將永遠成謎(中情局的人員會很中二地相互下藥來當成惡作劇),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有人在實驗中失去生命。就我們所知,迷幻藥從未成功武器化。怪的是大麻卻顯現相反的情況。

 

 

本文摘自《傷風敗俗文化史:十五個改寫人類文明的墮落惡習》,時報出版

 

 

關於作者

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在台灣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