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拖人下水的是什麼?」文獻中的水鬼傳說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96
・2017/09/01 ・4429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SR值 526 ・七年級

林祉均|臺地方異聞工作室的成員,從小生長在新竹臨海的四代同堂家庭,對傳統習俗與鄉野奇談很感興趣,畢業於指南山下的中文系。

有清國人李某。織簑爲業。現住港邊街。是時攜一醬油瓶。在川岸石階下洗濯。既而其瓶忽自蕩開。越離越遠。李急於拾回。不顧深淺。幾幾乎沒頂矣。傍人見者。乃大聲疾呼以醒之。始獲無恙。或曰是必水鬼作崇。水鬼欲達其目的。

這是 1906 年 4 月 19 日台灣日日新報的內容,標題名為〈淡水川之鬼〉,當時人們認為此水域死過人,所以李某被迷惑心神,是因為溺死的冤魂要抓交替。

還有印象嗎?從小到大,在放暑假之前的結業式,在擁擠的大禮堂,台上的訓導主任會提醒同學們暑假要小心水邊,去玩水也要做好準備,不僅僅是因為暑假與農曆七月的時間相近,也是因為台灣的氣候與地形,在夏日常發生溺水意外。

對於夏日的想像,浮現的畫面大多會有陽光和水花,但夏日的河川與海洋有時並不像人們喜愛他一樣地親切。

圖/BY MemoryCatcher @ Pixabay

台灣夏季的氣候,受到太平洋上熱帶氣團交互影響,週期性的降雨,加上台灣的地形起伏陡峭,常會造成對流性降雨,也就是俗稱的午後雷陣雨,溪水暴漲潰堤,只需要在一場午後暴雨或一個颱風過境,早上明明是風和日麗的天氣,往往下午就會有驟變,在山林裡更是常見。

溺水意外的發生,是天氣驟變或水域莫測,還是農曆七月的好兄弟伸出手,等著抓交替呢?這就要從文獻中的水鬼開始說起。

文獻中的水鬼傳說

關於水鬼,最恐懼的應該是冤死討交替的部分,非自然的死亡被認為是凶,死後不得投胎成為厲鬼。

根據林至穎(2014)收集的古坑鄉棋盤村傳說,嘉義的棋盤村和斗六梅林交界的梅林溪,常有抓交替事件,村莊的黃某曾救過被大水沖走的人,結果溪裡無形的冤魂跟著他回家,在村莊大鬧,關聖帝君的乩童到梅林溪,把不由自主一直要下水的的黃太太拉回來,帝君出動大輦,從村莊趕到郊外,村莊才恢復平靜。這件事五六十歲的村民都知道,也有很多人看見。[1]

但有些文獻記載的水鬼,其實並不像我們以為的那麼可怕,或者是撰寫者記錄下來的角度,有不一樣的故事。

圖/BY HynoArt @ Pixabay

最知名的水鬼故事是蒲松齡在《聊齋誌異》中寫的〈王六郎〉,淄川北鄉的許姓漁夫與水鬼王六郎成為好友,勸告王六郎不要因為投胎而抓交替害人,因為善心與漁夫的勸告,王六郎不再抓交替,而這份善心讓王六郎到招遠縣鄔鎮當土地神,成神後也給了許姓漁夫許多幫助,這故事也是水鬼城隍的源頭,但並不是蒲松齡的個人創作,而是經由記錄,適當加工修飾的民間故事。[2]

而比王六郎更早的水鬼抓交替的故事,是在南宋《新編分門古今類事》中〈黃裳與水鬼〉的故事。

而在臺灣的水鬼傳說,在《臺灣民俗》中有提到〈水鬼變城隍〉的記載,被貪財的轎夫所害的員外,被推下山洞淹死後成為水鬼,山洞旁的漁夫勸他不要害人,沒有抓交替的水鬼成為了城隍,因為不犧牲人命的水鬼會被升任為城隍。

除了水鬼城隍,在《臺灣民俗》一書中還有提到,在屏東潮州內埔鄉河邊,陳姓打鐵匠也苦勸水鬼不要因為轉世而害人,水鬼不再出來抓交替幫忙竹筏安全渡河,做了善事成為當地的土地公,而勸水鬼向善的陳姓鐵匠則在死後當了城隍。

《臺灣民俗》一書中這兩篇和水鬼有關的故事,都有提到水鬼抓交替才能轉世,也強調行善不害人的水鬼,最後成為神明的結果,而這些勸人為善的故事,情節大同小異,其實,更像是警世恆言影射社會[3]

安撫水鬼的一千種方法

從歷史文獻與民間故事可以看得出來,從古至今,人們都相信水中有鬼,並敬畏恐懼著。對於水鬼的態度,不只有恐懼,也有憐憫,甚至希望水鬼得到供養後能夠守護水域。

民間傳說看見水流屍要撿起掩埋,不然會遭殃[4]。而這些無主漂流屍後來成為了水鬼信仰,被尊稱為水流公,是類似有應公的存在,像是在八里的大眾爺廟,是河中漂浮的一群枯骨,人們撿拾埋葬後,相信大眾爺能鎮壓孤魂野鬼。而社子島中州埔的威靈廟則是一對遇到船難的母子,地方人士收埋後,祂們常顯靈幫助居民,因為靈驗而建廟祭祀。

人們相信凶死枉死的厲鬼有靈力可以造禍也能造福,而水鬼透過人的祭祀轉化成守護神,不僅能安撫冤魂,也能庇佑鄉里。

口湖牽水藏文化。圖/BY Guyu1010 @wikimedia commons
除了水鬼信仰以外,居住在溪流水域附近的村落,都保有水域信仰,臺南地區有拜溪墘的祭儀,在宜蘭也有「拜駁」(駁,音近臺語的堤防)的傳統[5]雲林縣口湖鄉到現在每年舉行「牽水『車藏』(音同壯)」儀式,以道教的科儀超渡道光二十五年(1845)洪水罹難的數千村民,並祈求地方平安。

道教的「牽水『車藏』」科儀盛大,「車藏」是紙紮法具用來牽引亡魂,讓亡魂受到救渡而安息,在普渡儀式的前一個晚上,會在河邊放水燈,光亮接引亡靈上岸接受供養和超渡,在科儀文中寫到:

「傷念水溺孤魂鬼眾……月冷水寒,寂寂之沈魂何托…集茲冥福,用拔沈魂,寶號一聲,特為接引。」

在念誦的經文當中,可以看得出來,是以悲憫的口吻描述水鬼的境遇,希望能救渡亡魂,進而化解對水域的恐懼。

祭儀大多舉辦在農曆七月,在農曆五月端午時,宜蘭礁溪舉辦的龍舟競渡,也有濃厚的祭江、祭水鬼的意味,龍舟是宗教性的船隻,划龍舟這項習俗能驅逐河中兇邪,也有安撫供養水鬼的意涵,端午的起源屈原就是溺江而死,後來也成為有名的水神。

那拜了水鬼,拜了堤防,也拜了河流,還有「空間厭勝物」可以保佑,「厭」有壓制、鎮壓剋之的意思,水邊的厭勝物有許多種類,像是嘉義大林的水鬼傳說,在鹿堀溝旁建了一座阿彌陀公廟,廟裡有一塊阿彌陀佛石碑鎮壓與安撫水鬼,同樣是在嘉義,鹿草鄉竹林仔腳也有「龜塔」頭部朝向八掌溪鎮溪水[6],臺南的溪埔鄉和公塭仔共組蜈蚣陣,以此戲文對付曾文溪,遶境地區與戲文標題提及的方位都和曾文溪相對,希望溪不要隨意改道。

在不同水域環境產生各自的水域祭儀,透露出人對自然未知的恐懼,也有想要和平共存的誠意,年年不遲的祭祀是對自然與超自然的尊重,也是虔誠的希冀歲歲平安的庇佑。

溺水與抓交替的相似之處?

嘉義大林鹿堀溝,大莆林水鬼傳說所在地。圖/作者提供

水流湍急,以超乎想像的速度蔓延,腿腳因為潮濕的衣褲難以行動,載浮載沈,拼命仰頭想要呼吸空氣,水卻從喉嚨灌進胸腔,肺部未能即時換氣,難以抵擋向下拉扯的力量,大腦缺氧失去意識後,氣力放盡往水的深處沉去。

拖人下水的是什麼?致此的原因如何避免?

以較科學的角度,與溺水事故防救工作的統計,溺水的原因可以大致分為:人為、水域環境與場域管理,而我們自身較能掌握的是人為因素,但溺水原因最多的也是人為。

在夏季大熱天,興致一來就會想玩水,常常沒有穿著泳衣,或是沒有進行熱身就跳進水裡,也有喜歡尋求刺激的玩法,從高處一躍而下隨性跳水,但人啊永遠無法預測水底下等著的會是什麼。大約有九成的溺斃民眾是穿著長褲下水[7],濕掉的褲子沈重的貼著雙腳,造成行動力大幅度的下降,加上驚慌掙扎導致肌肉收縮身體僵硬,極有可能在獲救前體力耗盡,沉入水中。而男性溺水的比例遠高於女性大概是 14:1,因為男性在職業方面與水域環境接觸較多,男性也有較高的酒精消費,因為醉酒而失足溺斃的案例也是人為因素之一[8]

在水域環境的因素裡,臺灣有許多溪流都是「死亡水域」,像是新北市的大豹溪,還有曾文溪等,危險水域都會在岸邊立警示牌,但沒有立警示牌的水域,在下水前也要小心,看似清淺的水流,也會潛藏危機。水底的地形多變,一般民眾難以看清,有可能被暗流、急流與漩渦往下帶,撞到水底石塊而致命,反應不及造成恐慌,也會發生嗆水、溺水事故。

第三項溺水因素是場域環境,在水域附近是否有明確的標示牌,讓靠近水邊的人能清楚看到安全提示,警告人們以溺水的危機,而標示牌的用語、符號、顏色和形狀大小都有一定的規格,場域環境是否有救生樁、救生竿、救生圈與繩索,在危急時可以使用這些工具救命,在下水前檢查場域環境,確認好是否能下水,求生工具的位置,都有助於安全戲水。

當然,也會發生以上三種原因之外,不能解釋的因素,人們就此歸因於超自然現象,也就是流傳至今的水鬼抓交替,在想像中或是書籍裡水鬼抓交替的畫面,都是抓住溺水者的腿,往深水裡拖直到溺斃,這樣的畫面其實與人被卷進漩渦,或是因為缺乏熱身而腳抽筋很相似,加上季節與天氣的原因,夏天、暑假與鬼月時間重疊,農曆七月鬼門開後,長輩都會警告孩子遠離水邊,但暑假時分,又是學生結伴出遊的好時機,因為年輕氣盛喜歡冒險,或是經驗不足,很有可能發生溺水意外。

溺水時的自救小撇步

圖/BY TBIT @ Pixabay

萬一真的不幸溺水了,還是有一些方法能自救。最重要的是冷靜下來保持體力,也是最難的一點,[9]盡力維持最少體力而在水中維持最長時間,像是以水母漂的姿勢在水中,利用身上或身旁任何可以增加浮力的物體,像是本來致命的長褲,脫掉後打結充氣就成了浮具。

抽筋時也有自解的方法,如果是大腿抽筋,可以使用水母漂的姿勢,抓住足背往後臀拉,輕輕按摩讓僵硬的部位變軟復原。預防抽筋要避免在身體不適或疲勞時下水,溪流海洋水溫過低也不要下水,下水前一定要熱身,飯前飯後劇烈運動後都不要立刻下水,隨時補充鹽分。

如果是被漩渦卷進要如何脫離?溪流衝擊形成的小漩渦,設法潛水解脫,也可以用爬泳的方式順著漩渦的離心力儘速衝出。

溺水的原因並非單一原因,如果是因為穿著長褲在吃飽或喝醉時從高處跳入深水,這樣的情況怪給水鬼,水鬼也會說:「這鍋我們才不背。」在夏日安全戲水,需要熱身,需要在下水前環顧四週,需要有一顆敬畏自然未知的心,心存善念別鐵齒嘴硬。

最後,祝願大家都有一個美好的夏日戲水時光。

資料來源

  •  [1]林至穎 (2014),《古坑鄉棋盤村南天宮信仰與傳說之研究》(碩士學位論文),國立臺南大學,臺南。
  • [2][3]劉守華(2002),《中國民間故事類型研究》,武漢,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
  • [4] 李進憶(2009),《淡水河下游地區的「水信仰」–以水神及水鬼崇拜為中心》,《臺灣風物》58卷第1期,頁53~96。
  • [5]陳育麒(2014),《宜蘭水難的環境背景與「拜駁」(pài-poh)儀式的形成》(碩士學位論文),國立臺灣大學,臺北。
  • [6]楊家祈(2015),《臺南拜溪墘祭儀與聚落變遷之研究》(碩士學位論文),國立臺南大學,臺南。
  • [7][8] 陳國忠(2013),《消防在危險水域溺水事故防救工作成效評估之研究-以新北市為例》(碩士學位論文),中央警察大學,桃園。
  • [9] 張錦盛主編(2012),《水域安全與救生》,臺北市,中華民國水上救生協會。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_96
23 篇文章 ・ 252 位粉絲
妖怪就是文化!北地異工作室長期從事臺灣怪談、民俗、文史的考據和研究,並將之轉化成吸引人的故事和遊戲。成員來自政大與臺大奇幻社,從大學時期就開始一起玩實境遊戲和寫小說,熱愛書本、電影和實地考察。 歡迎來我們的臉書專頁追蹤我們的近況~https://www.facebook.com/TPE.Legend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就是想知道十萬個植物的為什麼!解開植物生長之謎的駭客兼翻譯——蔡宜芳專訪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2/04/06 ・3848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本文由 台灣萊雅L’Oréal Taiwan 為慶祝「台灣傑出女科學家獎」15周年而規劃,泛科學企劃執行。

2018 年「台灣傑出女科學家獎」傑出獎第十一屆傑出獎得主

  • 中研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蔡宜芳,畢業自台灣大學植物系,在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CMU)取得博士,後於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UCSD)進行博士後研究,研究專長為植物分子生物學。主要從事細胞膜蛋白的功能研究,在硝酸鹽轉運蛋白研究領域有卓越貢獻。2021 年蔡宜芳特聘研究員榮獲美國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NAS)外籍院士(international members)。

如果妳撿到蔡宜芳掉的手機,可能很難立即知道失主是誰,甚至有點摸不著頭緒:因為她手機裡超過 80% 的照片,都是植物。為何會選擇植物作為研究領域?身為中研院分子生物研究所特聘研究員,在植物分子生物學領域貢獻卓著的她卻說,這個決定其實「不太科學」,因為起心動念是自己「真的很喜歡植物」。

因為喜歡所以好奇,因為好奇而想要知道更多:許多 love story 都是這樣開始的,而研究領域的開展又何嘗不是一場超浪漫故事呢?也因為一般人都不夠認識植物,聽不懂植物的細語呢喃,更需要蔡宜芳這般熱愛植物的科學家,擔任植物駭客兼翻譯,讓不辨菽麥者也能偷聽花開的聲音。

故事,從一株異變的阿拉伯芥開始說起。

植物對於氮肥的攝取機制與調控方法正是蔡宜芳的研究主題。圖/劉志恒攝影

分子生物學突破:發現植物吸收硝酸鹽的關鍵蛋白 CHL1

上世紀 50 年代起的「綠色革命」,大幅提升了糧食生產量,餵飽了激增的地球人口,「氮肥」在其中功不可沒。它對植物開花結果至關重要,然而植物透過什麼機制攝取氮肥?如何調控才能更有效地吸收?蔡宜芳研究的正是其中的分子機制。

氮,是生物存活的重要元素;從推動光合作用的葉綠素、各種代謝反應的酵素,到與遺傳相關的核酸中,都有氮的存在。但對植物來說,要取得氮元素卻出乎意料地困難;大氣的組成中近五分之四為氮氣,但是除了藉由少數有固氮能力的微生物以外,植物只能使用在土壤中非常少量的氮源,吸收的型態有「氨鹽」與「硝酸鹽」,其中又以硝酸鹽為主。

但是,硝酸鹽是帶電離子,無法自行通過脂質構成的細胞膜,那到底植物如何利用硝酸鹽呢?為了解開這個長年來的謎題,蔡宜芳將目光投向一棵無法正常吸收硝酸鹽的阿拉伯芥突變株,並利用當時最新發展出來的分子生物技術,試圖找到出關鍵基因。蔡宜芳表示,這個無法正常吸收硝酸鹽的突變株,在她約 10 歲時就被荷蘭研究者發現,這麼多年來在傳統技術底下被研究得相當透徹;卻直到她開始進行博士後研究,伴隨植物分子生物相關技術發展,才有方法找到關鍵的轉運蛋白。

這樣的研究自然充滿了挑戰,因為新技術還不穩固,就連實驗室老闆都曾勸她放棄。不願投降的她,決定一邊持續研究氮代謝,一邊到其他研究室學細胞膜研究的新技術,1994 年,蔡宜芳從美國回到台灣,持續研究進一步發現, 位在植物細胞膜上的 CHL1 硝酸鹽轉運蛋白,除了作為硝酸鹽的「搬運工」,還有其他異想不到的功能。在你我的印象當中,植物是被動的吸收養分:但其實當土壤中的的硝酸鹽變化時,植物會主動改變硝酸鹽的運作模式,這就是蔡宜芳團隊在 2003 年的重大發現。運作模式的改變正來自於 CHL1 蛋白的磷酸化轉換,因此 CHL1 蛋白也具備作為「傳令兵」的功能。透過 CHL1,植物便能感應周圍的硝酸鹽濃度,幫助植物調控基因表現,以便能更有效率地利用硝酸鹽。

掌握硝酸鹽吸收的調控,在農業領域十分有發展潛力,蔡宜芳的研究進一步轉向,對接實際應用,期盼為農業的永續未來提供新解方。除了 CHL1硝酸鹽轉運蛋白的機制外,她也針對阿拉伯芥如何吸收與輸送硝酸鹽到不同組織的分子機制展開探索。近期更研究探討是否能以育種或基因調控的方式,增進植物吸收硝酸鹽的效率。由於硝酸鹽非常容易在環境中流失,因此多數的氮肥施放到田間後,植物也往往吸收不了;如果可以改善植物的吸收效率,就能減少施肥的浪費,連帶減少製造氮肥耗用的能源,也讓農作物長得更好。

好消息是,透過基因調控,蔡宜芳團隊已經在阿拉伯芥、菸草及水稻上實驗成功,並取得相關專利,期待未來將授權給生物科技公司進行下一步。

培養科學研究必備品:好奇心、科學思辯與毅力

蔡宜芳從事研究的初衷是因為對植物的喜愛與好奇心,對她來說和植物有關的十萬個為什麼,猶如始終永遠拼不完的大型拼圖,從小時候就在蔡宜芳的心中佔據了重要位子,於是她「追根究柢」(如字面上意義),想靠自己解開植物現象背後的秘密。

人們對自己不了解又無法回嘴的植物充滿了誤解,往往覺得植物跟動物一點也不同,然而在蔡宜芳看來絕非如此,她表示,已經有研究發現,當我們這些動物咬下蔬菜的瞬間,植物裡頭負責傳導的的鈣離子就會產生變化。「大家都覺得植物不會動不會叫,但其實植物是有感知的。」蔡宜芳表示,植物其實都知道,只是用我們不懂的方式在表達,要靠研究才能一句一句地破解植物的密語。

圖/劉志恒攝影

當然研究也不能自己埋頭苦幹,交流非常重要。蔡宜芳擔任植物學期刊 《Plant Physiology》 編輯多年,但回憶起剛建立獨立實驗室的階段,面對那麼多來自審稿人的刁鑽問題,當時的自己也難免生氣。一旦轉換身份成為審稿人,被審的經驗也讓她更明白審查論文時該注意的重點,一來一往的思辨與答辯,反而讓她覺得很好玩。

「我自己有個突破,是因為被質疑的時候很生氣,可是不能光氣,也要想辦法解決。就在生氣的時候,想出來的方法,最後變成我們實驗室很新的工具。」而她也認為自己在替《Nature》等重要期刊審稿時,認真地給出言之有物的評論,幫她累積了領域內的信譽,才讓期刊編輯的位置找到了她。

蔡宜芳曾擔任植物學期刊《Plant Physiology》編輯。圖/《Plant Physiology》網頁截圖

像投稿審稿這般來回思辨的訓練,對科學家的養成非常重要,然而蔡宜芳觀察,科學思辨在台灣教育裡比較缺乏。她舉例,在美國課堂上,老師會要學生先讀一篇論文,接下來整堂課則要學生批評論文有什麼問題。「我們在台灣被訓練的人,都會把 paper 當作傳世經書在讀,讀懂它就覺得很開心了——要去批評它,我們真的沒有習慣。」蔡宜芳坦言那過程對她來說曾經非常痛苦,但會痛就代表該變。

她就此改變了思路:面對知識,蔡宜芳要求自己不僅要讀懂,還要有餘力批評它,說出對、錯在哪裡。蔡宜芳認為,科學就是得永遠抱持著質疑的態度,在不疑處有疑,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在我自己的實驗室裡面,我也一直在逼學生要去思考」。

蔡宜芳在實驗室中,會不斷要求學生思考、批判。圖/劉志恒攝影

而除了好奇心及思辨能力之外,蔡宜芳認為「毅力」也是科學家在科學界持續前進的重要特質。經驗告訴她,在科學研究中遇見失敗比遇見成功的次數多太多了,革命十次稀鬆平常,如何二十次甚至三十次之後還能繼續往前走?那絕對需要強大的毅力來抗壓才行。

說到壓力,身為科學界的女性,蔡宜芳認為,自己的成長環境中,性別造成的影響並不大,以她所在的中研院分生所為例,研究人員性別比例很平均。但若深入細究,「無意識偏見」(unconscious bias)仍難以避免。她以自己帶過的學生為例,生科領域在大學時期男女比例大約是各半,但隨著碩士、博士一路往上,男性的比例逐漸多於女性。因為許多女學生在面臨職涯選擇的時候,往往會被迫以家庭或是男性伴侶的事業為優先,這種狀況回過頭來又讓部分老師覺得「教育女生有時會是浪費」,成為惡性循環。

榮獲過許多科學成就獎項的她,時常是唯一獲獎的女性,而就在接受採訪不久前,她又獲頒一個獎項,直到頒獎當天的照片寄回到所上,「一片黑西裝裡面,就我穿黃色!」她笑道。所上第五屆台灣女科學家傑出獎得主鍾邦柱老師看到照片時,也對她苦笑說:「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先不要去想會有這個東西,做該做的事情。真正不平的時候,不要安靜不講。」儘管環境仍待改變,蔡宜芳建議女科學人自己先跨出一步,就如同她自己一路走來的態度。

一株莫名異變的阿拉伯芥,遇上一位不放棄的科學家兼植物迷,造就了改變農業、甚至是整體生態未來的契機。如果妳的手機也跟蔡宜芳一樣,裝的幾乎全是自己感興趣、想研究的東西的照片,請別質疑自己是不是怪怪的,或許妳也將靠著研究,改變世界,這是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了。

台灣傑出女科學家獎邁入第 15 年,台灣萊雅鼓勵女性追求科學夢想,讓科學領域能兩性均衡參與和貢獻。想成為科學家嗎?妳絕對可以!傑出學姊們在這裡跟妳說:YES!:https://towis.loreal.com.tw/Video.php

本文由 台灣萊雅L’Oréal Taiwan 為慶祝「台灣傑出女科學家獎」15周年而規劃,泛科學企劃執行。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