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溪畔石頭上的神秘刮痕是怎麼回事?苦花魚在石頭上的數學考卷

eeft_96
・2017/10/17 ・284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388 ・三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文/李政霖(本文撰寫由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及肯夢 AVEDA 支持合作)
石頭上的數學考卷,蔬食的魚請作答。圖/作者提供

溪畔少年的煩惱

戲院播著《回到未來》的那個夏至,東北角的一條小溪旁,微弱的南風中,漫著溫溫的泥土味。

「八婷還沒來喔,女人就愛遲到。」綽號「運將」的黝黑少年說,順手拾起一顆石頭用力擲進溪中,霎時水花飛濺、水下幾十個黑影放射竄開。

「嗯啊。」相貌斯文,綽號「智怪」的少年,因為畢業考數學科一個計算題多寫了一個零,耿耿於懷,蹲在水邊鎖著眉望著潺潺流逝的溪水應答道。

「說你跟八婷啊,你們這些好學生太奇怪了,數學是可以當飯吃嗎?每天為了一個紅筆寫的分數在那邊拼拼拼…,其實考再爛天也不會塌下來吧。」運將拾起一塊很大的石頭端詳著。

「ㄟ你該不會要丟那塊石頭吧?整條溪的魚都被你嚇死光光。」

「嘿嘿,我是要讓你看看,我的數學考卷就是長這樣。」

運將手上的石頭,上面覆滿乾土般的物質,還有一道一道斜的、交叉的刮痕,就像老師用紅筆劃著代表「答錯」的痕跡,還愈劃愈激動的樣子。

「(嗶),一看就懂。」智怪接過那塊石頭,放鬆笑了。

「華生,其實這塊石頭是有秘密的。」運將神秘兮兮地說。

石頭上面覆滿乾土般的物質,還有一道一道斜的、交叉的刮痕。圖/作者提供

不只是弱肉強食

「這是石斑『ㄎㄠ』出來的痕跡?」智怪睜圓了眼。

「嗯。就是牠們。」運將指著大石邊水略深的區域,幾尾身上長著些許橫斑的魚。

身上長著橫斑的魚。圖/作者提供
在學校,智怪或許是所謂的贏家,不過在溪邊,運將簡直什麼都能叫出名字、說出個道理,這位「溪流博士」的所知,幾乎都來自於他那位釣魚成痴的老爸。

「還真的,這邊也有。」

兩人光著腳在溪床上東尋西找,發現不少有著神祕刮痕的石頭。

圓石上面有著彎彎曲曲、如數學方程式上的代數「符號」。圖/作者提供

「ㄟ你看,這邊有數學考卷上的題目。」運將指著近岸邊一塊不大的圓石,圓石上面有著彎彎曲曲、如數學方程式上的代數「符號」。

「那壺不開提那壺,這又是什麼痕?」

「應該是螺爬過的痕跡吧。」

「運將,這是日本禿頭鯊吧?」

一個水流紊亂的湍瀨處,十來隻 20 公分大的魚,在溪底用嘴喙快速地一張一縮「吸」著石頭,像在吸吮大地分泌的乳汁一般。

「沒錯,禿頭鯊。」

「原來他們吃藻。那他們的痕跡長什麼樣?」智怪的好奇心已不可收拾。

「考倒我了,我爸沒教過我耶。不過我猜應該也是像某人的數學考卷一角。」

「可以不要再扯數學考卷了嗎?」智怪看著一塊滿布點痕的石頭,「這些小小密密麻麻的是什麼?」

圖/作者提供

「可能是石貼仔吃的痕跡。」運將歪著頭答道。

「什麼石貼仔?」

「一種躲在石頭下面的魚,長得有點像水族館賣的垃圾魚。我找一條給你看好了。」

說罷便放輕了腳步,如魚狗的銳利眼神開始搜尋著急流處的石塊。不一會,粗壯的手指便指向一隻相貌扁平、身披花斑的魚,而牠正好以獨特的動作啃著石頭上紫紅的藻,像打字機打著新詩,啃了一小段便要「換行」繼續啃。

  • 纓口台鰍(石貼仔)用嘴喙快速地一張一縮「吸」著石頭,像在吸吮大地分泌的乳汁一般。
魚吃石頭上的藻類,所留下的痕跡。圖/作者提供

「原來很多魚都吃石頭上的藻啊,我還以為魚的世界就是大魚吃小魚。」智怪嘆道。

「吃藻、吃蟲、吃屍體的都有啊,不會全部都搶一樣的食物。就像人的世界一樣,不一定每個人只能一直讀書考試搶第一名,還有很多事可以做。簡單道理,就你們好學生不懂。」

「扯屁。」

持續往溪的上游緩步,兩岸的草木逐漸變得高大,遮蔽了午后熾熱的陽光,啃蝕著藻類的生物一一現身,同時,兩位少年正如小說裡福爾摩斯與華生在某案發現場,細細觀察著各種跡證…,被發現的痕跡五花八門,有些是不同種類的魚類啃食留下、有些疑似是沼蝦、毛蟹刮的,即使運將也無法一一道出肯定的解答。

「這裡好多不一樣的,圓型的。」智怪停在一塊大石頭旁,「像豹的斑。」
「苦花。」運將想都沒想即答道。
「喔喔!! 你爸常釣的那個苦花嗎?」智怪興奮道。
「不信喔?來看。」

被刮過的石頭上,留下了小小的圓痕。圖/作者提供

苦花魚的石頭餐廳

兩人循著水下往來游動的魚影,來到一個魚群聚集的角落。

一小群肥碩的苦花自不遠處靠近過來,一隻接著一隻像排隊般,用一模一樣的動作掠過大石頭,嘴巴接觸石頭的瞬間,身體猛然翻扭一下,露出銀亮的側腹,被刮過的石頭上,果然留下了小小的圓痕。

兩人循著水下往來游動的魚影,來到一個魚群聚集的角落。圖/作者提供

「奇怪了,為什麼石斑的食痕是條狀,苦花卻是圓形?」 智怪不解地說。
「苦花是吸收到某人畢業考數學考卷多寫了一個零的怨氣,所以不斷在石頭上刮出「0」的圈圈啊。」
「說正經的。」
「我爸說,石斑的嘴向下,並不是只吃藻,啃藻的時候,是直直掠過去;苦花的下嘴完全為了啃藻而生,像鏟子一樣,掠過的瞬間在石頭上用力剷出一個大圓洞。像這些食痕,只有在非常非常乾淨的溪段才會有,如果溪邊有田、住戶排水的,石頭上長的就都是綠色毛毛的那種藻,只有石斑偶而會用拔的方式去吃,苦花就不來了。」運將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段。

苦花的下嘴完全為了啃藻而生,像鏟子一樣,掠過的瞬間在石頭上用力剷出一個大圓洞。圖/作者提供

「好像有很深的學問。」智怪說。

兩人仔細端詳著苦花群剷石頭的樣子,就像某種武術動作,精準又充滿力道。

突然間,苦花群一窩蜂地往下游衝去,刮藻的石頭附近只剩寥寥幾尾在晃蕩。

兩人往苦花移動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個小灣凸岸處,一個短髮少女朝著溪裡投擲麵包屑,麵包屑一接觸到水面,苦花群就像餓鬼般搶食著…。

「八婷,你在衝啥啦。」兩人氣極敗壞地齊聲喊道。
「這樣魚才會靠近啊。」少女笑著答。「你們要玩嗎?這片給你們。」順手捏了半片吐司,遞給運將。

運將接過吐司,撕成兩半,把其中一半交給智怪,同時向智怪使了個眼色。

智怪也點了點頭…。

兩人同一時間,把吐司塞進了自己嘴裡。

「白癡喔你們!」八婷大喊。
「這樣魚才會靠近啊~」運將嗲聲模仿著。「因為我以為自己是白雪公主……」

智怪笑得直不起腰,八婷脹紫了臉。

溪水裡麵包屑的味道流盡,苦花群繼續回到長滿矽藻的大石邊,用那完美的扭轉翻身,剷下一個又一個的「0」,清澈的溪水,持續持續地流逝……。

清澈的溪水,持續持續地流逝。圖/作者提供
文章難易度
eeft_96
10 篇文章 ・ 0 位粉絲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成立於2007年,以「推動體制內環境教育的落實」、「推動環境學習中心的建構」和「擴大社會對永續環境議題的關注和參與」為願景,持續致力於各式環境學習中心場域之教育推廣與經營管理工作,運用各種媒介平台,向大眾推廣大自然服務及水資源等主題的重要性,並持續累積發展不同主題之環境教育教材供教育單位使用。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地球的氣息從哪裡吹來?在《超凡地球》上,生命與非生命的絕妙互動
PanSci_96
・2018/04/24 ・2045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02 ・六年級

本文由 國家地理 合作企劃,泛科學共同執行

  • 文/陳柏成,持續在自然科學領域探索的研究生。

仰望宇宙在千萬數不盡的星星之中,地球的存在非常獨特。其中最重要的,在於它孕育了千千萬萬的生命。

在茫茫宇宙之中,地球十分獨特。圖/國家地理提供

如果有幸能從太空看見這顆美麗的藍色星球,你會發現到,支持生命的大氣,在整顆星球比例上,還不及蘋果皮厚度的薄薄一層。大氣中有近五分之一的成分為氧氣,眾生仰賴呼吸,而這在其他星球上還不曾被發現過。地球上存在了怎樣的魔力,讓這顆星球上的氣息如此與眾不同?大氣層又如何受到其間孕育的生命所影響、改變?

亞馬遜雨林的樹木供應了很多氧氣?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有「地球之肺」美名的亞馬遜雨林,便是塑造大氣成分功不可沒的一個重要角色。

有趣的是,亞馬遜雨林之所以重要,並非在於眾多的樹木行光合作用,為整個世界提供了足夠的氧氣;因為當雨林提供氧氣之時,整個雨林系統同時也消耗了氧氣,因此並不會有足夠多餘的氧供給到整個地球1 2

廣大生命世界賴以生存的氧氣,是怎麼來的?圖/國家地理提供

那麼亞馬遜雨林還有什麼方式,可以幫助地球帶來氧氣?關鍵便在於其大量蒸散釋放的水氣。

雨林的植物們透過蒸散作用,將大量的水氣逸散至空中,會使雨林上空形成一片廣大的流動「雲河」;當這些流動的雲河撞擊安地斯山脈後,受地形作用抬升凝結成雨滴,迅速留下山坡後回到亞馬遜盆地。而在這移動的過程中,藉由侵蝕岩石,將其化為沉積物後沖入海洋,成為海中矽藻(Diatom)的最佳養分(包含氮、鋅、磷、二氧化矽等來源)。

亞馬遜雨林一景。豐富的生態,孕育了形形色色的物種。 圖/wikipedia

所以矽藻,才是主要供給地球氧氣的角色之一3 !矽藻為地球貢獻了約 20-40% 氧氣。

從這樣的例子,我們便可以發現在地球上,看似不相干的生態系統之間,其實往往存在比我們想像更深的關聯。

在地球上,看似毫不相關的系統也充滿了關聯。圖/國家地理提供

對地球生態敲~重要的矽藻,還有哪些任務呢?

值得一提的是,矽藻對於地球整體生態的穩定來說,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一來在於地球上有超過 20% 的二氧化碳固定是由矽藻提供4 5,同時它也供給了超過 40% 的海洋初級生產力6 。沒有了矽藻,那麼我們的地球就會如同褪色的衣裳,不再亮麗。

矽藻存有多種不同的樣貌。 圖/wikipedia

要知道,矽藻普遍存在於各海域之中。那麼那些存活在遠離熱帶雨林地區水域的矽藻,還可以從哪裡獲得養分?其中一個例子便是來自於冰河的崩解。每當冰河崩解一次,就會有數千噸的冰掉進水裡,其中冰河沿途攜帶的那些岩石碎屑,就是矽藻最棒的食物來源。

當矽藻獲得的養分耗盡之後,假若沒有持續穩定的供給,矽藻便會漸漸凋零死亡,並堆積在海底。經過數百萬年後,海床上升、海平面下降,原本的海底就會變成一片富含鹽的沙漠。而當風將這些富含矽藻殼的塵土吹到雨林,便又成為了促進雨林生長的養分。事實上,現生亞馬遜雨林重要的養分來源之一,就是來自非洲沙漠的塵土。

冰河崩解掉落水裡,裡頭所攜帶的岩石碎屑,成為了矽藻最棒的一餐。 圖/wikipedia

由雨林到海洋矽藻,再由矽藻到大氣中的氧氣。讓我們看到了地球上的生命與環境間的互動是如此的息息相關。

獨一無二的地球,生命與非生命的互動

當我們仔細探索地球,就會發覺地球上的每一個生命的存在都必須藉由彼此,才能共存於這片土地之上。在這宇宙之中,也唯有地球,是目前科學家發現存有如此多樣生命的地方;因為這裡富含氧氣、水分,具備了各式生物所需的必要元素。再加上生命之間、與環境間細緻而多樣的互動,才得以孕育出這個,充滿變換、令人震撼的世界。

快來和我們一起探索這個美麗的地球吧!圖/國家地理提供

編按:希望繼續了解地球生命與非生命的超凡互動嗎?國家地理雜誌 2018 年最新節目《超凡地球》邀你一同繼續探索共屬我們的這顆,美麗的星球。

參考資料:

  1. National Geographic.(2018). World’s ‘largest river’ is actually in the sky – as biggest myth about Amazon Rainforest dispelled in new documentary. Mirror
  2. Geraldo Lino.(1993). Myths surrounding the Amazon region. Executive Intelligence Review
  3. Andrew Alverson.(2014). The Air You’re Breathing? A Diatom Made That. Live Science
  4. Falkowski, P. G., Barber, R. T., and Smetacek, V. V. (1998) Biogeochemical Controls and Feedbacks on Ocean Primary Production. Science 281, 200-207
  5. Field, C. B., Behrenfeld, M. J., Randerson, J. T., and Falkowski, P. (1998) Primary production of the biosphere: integrating terrestrial and oceanic components. Science 281, 237-240
  6. Sarthou, G., Timmermans, K., Blain, S., and Treguer, P. (2005) Growth physiology and fate of diatoms in the ocean: a review. J Sea Res 53, 25-42
PanSci_96
1006 篇文章 ・ 980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上溯小溪,隨朱背樸蟌偷看枝牙鰕虎的「集團婚禮」吧!
eeft_96
・2018/04/03 ・271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41 ・八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 文/李政霖(本文撰寫由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及肯夢 AVEDA 支持合作)

隨朱背樸蟌上溯小溪

溪邊的朱面樸蟌見證彩色鰕虎們的情事。圖/李政霖提供。

豔陽蒸發的水氣,被熱風吹到她小麥色的面上凝成汗珠,無情地說明今夏的乾涸,仍是進行式。
小溪兩岸的野草還喊著:「我們要乘勝追擊。」急往溪床中央擴張。

「來。」朱背樸蟌(Prodasineura croconota)肩上的那盞橙色明燈,領著她繼續上溯,前方開始出現了更密集更高大的九芎(Lagerstroemia subcostata)與水同木(Ficus fistulosa),那颱風只在溪床撒下了雜亂的斷枝殘幹,卻不願施捨足夠的水分。

一路上,水中不斷耀動著一些銀藍、銅綠色的彩光,「老朋友」的密度如此之高,她會心一笑。此刻,一尾馬口魚突然來襲,藍青色的小東西們死命逃竄,不該出現於獨立小溪的這一幕,讓她皺了眉。

大石間沉積細砂礫的潔淨水域是彩色鰕虎們最愛的婚禮場所,圖/方韻如提供。

她的右腳突然輕扭了一下,所幸敏捷穩住身子,沒有受傷。

「對不起。」腳下晃動的大石對她說。

這溪,從海口以上,溪床底質一路都是大小顆粒遍布,從砂狀的細粒,到兩手抱不動的大石都有,可以說完整保留了典型獨立水系地貌複雜的特色。因為位置冷僻,規模小,遠離了住宅區和觀光景點,所以逃過了被整治的劫難,說起來實在是非常非常幸運。

朱背樸蟌停了下來,隨即隱入背景。
眼前的景象讓她心跳加速。

闖入枝牙鰕虎的「集團婚禮」

宛如集團婚禮的場景,圖/周銘泰提供。

這是一處略為開闊的淺灘,溪床底質以 10 公分以內的卵石為主,但也不乏橫陳斜立的大石,更有一塊塊面積不一的細砂區域。就在這樣「萬緣俱足」的環境裡,令人毫不意外又萬分意外地,出現了極為龐大的枝牙鰕虎族群。

雄魚們忘我展現著美色;而雌魚們,一一鼓著肚子,顯然已懷著卵塊,準備好要傳承那些得來不易的幻彩。

黑鰭枝牙鰕虎Stiphodon percnopterygionus)們顯眼的朱色尖形背鰭,在一張一縮之間相互喊話較勁,軀體上黑橘相間的斑紋將視覺向前導引,到了額部突然閃出混著銅綠與天藍的曜光,那是牠窮盡自己與萬千代先祖的一生,從大大小小石塊上的波光中,蒐集到的所有美麗的天空藍,濃縮在牠嬌小卻驕傲的吻端,重播著千百萬年來的每個美的瞬間。

枝枒鰕虎雄魚的色澤多彩,圖/周銘泰提供。

較深一些的區塊,還混有幾尾罕見的黑紫枝牙鰕虎Stiphodon atropurpureus),牠們體型略大,鱗上的色彩,不只是天光,而是更難得一見的虹、霓、陽光,透過先驅植物的濃密葉隙被更深的水折射解析於底泥、大石上的光斑……

這麼看牠們其實並不太誇張,美麗與耀眼是要付出遭受掠食的代價的,這些生物,必定是在吸引配偶的效益,與被天敵發現的危險之間權衡拉鋸,演化、淘汰了千萬年,才在溪床上的石與礫、波瀾下的光與影間,淬鍊出這樣外型繽紛又能兼顧生存的存在,可說是大自然中歲月與機緣的精華產物。

有能躲避的溪石,保障這幻彩小魚不致太容易被掠食,圖/李政霖提供。

她環伺溪床的每個小角落,想像著接下來牠們將找到屬於自己的大石舞台,在舞台前跳起熱情美妙的舞蹈,兩情相悅下,一起進入大石下預先掘好的新房,在內壁掛上卵,不久之後,子嗣們將會孵化,漂流入海再洄溯返鄉,美麗可望延續……

隨時面臨幻滅的伊甸園

許許多多有彩色鰕虎的小溪,都面臨隨時被人為改變的黑白夢魘,圖/李政霖提供。

「這樣的幻想,只是一時興奮的產物。」朱背樸蟌說。

「雖是一塊漂亮的棲地,但你看,這麼小的面積,哪裡能供給這麼多對新人足夠的愛巢呢?現實是,高密度的群集,可能肇因於缺水,原本分散於各個合適棲所的鰕虎,因為棲地面臨乾涸而離開,慢慢匯聚至相對穩定的此處。在這枯竭的旱季,溪床一側還陳設了一束束塑膠引水管,毛蟹、沼蝦躲在固定水管的石堆下,天真地以為找到避難所,殊不知這些設施將加劇小溪枯水的困境。另外,一路至此,都未見體型更小的年輕新血,很可能與掠食性的人為放流馬口魚有關,足見前景也不樂觀……」

再往上溯,一顆巨石擋住她與枝牙鰕虎們的去路,落差造就了小規模的瀑流,以及其鑿出的小小深潭。深潭周邊的一個小岩槽底泥上,竟然聚集了數十尾黑紫枝牙鰕虎!雌魚無一不是肥美壯碩,雄魚則閃耀著寶藍至銅綠、甚至金色的神祕光澤。面對此景,她同樣止不住心窩奔騰而出的欣喜,隨即又沉落現實的推想中。

原來又是個伊甸園的幻象。

如果哪天這個深潭的邊壁崩塌,潭水流逝?如果哪天水族業者發現了這個絕佳的撈捕點,一網打盡?如果哪天一條產業道路開進了溪邊,渡假村開始入住?

突然想起幼時父親帶她看到生命中第一群禿頭鯊的那條溪。年幼時,那條溪也有少量枝牙鰕虎的分布,十幾年前,小溪暴漲釀災的頻率增加,地方政府隨即發包了整治工程,當時宣稱是「現地取材」的生態工法,讓怪手開入溪床,鏟起一塊塊溪石,作為堆砌護岸的材料。

工程只進行了短短幾個月,只是搬走了一些溪石,他們一廂情願地以為干擾甚小,然而,提供躲藏的複雜的地貌不再,拓寬墊高的溪床留不住水,每年枯水期必有斷流,歷經百千萬年演化而來的溪中寶藍閃光,也就此滅絕。

相形之下,這條溪,還算有著無限希望。

「你們那顆大大的腦袋,只被簡簡單單的格式化成一些數字與公式,大概永遠無法理解小小的朱背樸蟌為什麼要緩緩溯溪懸飛、無法體會為什麼枝牙鰕虎要在小小的額上精煉千萬年的石上光斑,這些關於『時間』、關於『機緣』的事吧。」

──掛著一串銀流的巨石,如是說。

色彩斑斕的枝枒鰕虎們。圖/作者繪,EPSON scanner image

同場加映:枝枒蝦虎小檔案

 

黑鰭枝枒鰕虎,圖/周銘泰提供。

黑鰭枝枒鰕虎 Stiphodon percnopterygionus
兩側洄游魚類,成幼魚棲息於獨立溪流,中下游砂礫質底兼具中小石塊淺水緩流處,於石下掘巢窟產卵,仔稚魚在海中漂流約 100 日後入溪,回溯生長。

黑紫枝枒鰕虎,圖/李政霖提供。

黑紫枝枒鰕虎 Stiphodon atropurpureus
兩側洄游魚類,台灣較少見,成幼魚棲息於獨立溪流,中下游砂質底,石塊較大水略深處,棲地常有蔽蔭植被和底泥,生活史類似黑鰭枝牙鰕虎。

eeft_96
10 篇文章 ・ 0 位粉絲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成立於2007年,以「推動體制內環境教育的落實」、「推動環境學習中心的建構」和「擴大社會對永續環境議題的關注和參與」為願景,持續致力於各式環境學習中心場域之教育推廣與經營管理工作,運用各種媒介平台,向大眾推廣大自然服務及水資源等主題的重要性,並持續累積發展不同主題之環境教育教材供教育單位使用。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溪畔石頭上的神秘刮痕是怎麼回事?苦花魚在石頭上的數學考卷
eeft_96
・2017/10/17 ・284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388 ・三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文/李政霖(本文撰寫由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及肯夢 AVEDA 支持合作)
石頭上的數學考卷,蔬食的魚請作答。圖/作者提供

溪畔少年的煩惱

戲院播著《回到未來》的那個夏至,東北角的一條小溪旁,微弱的南風中,漫著溫溫的泥土味。

「八婷還沒來喔,女人就愛遲到。」綽號「運將」的黝黑少年說,順手拾起一顆石頭用力擲進溪中,霎時水花飛濺、水下幾十個黑影放射竄開。

「嗯啊。」相貌斯文,綽號「智怪」的少年,因為畢業考數學科一個計算題多寫了一個零,耿耿於懷,蹲在水邊鎖著眉望著潺潺流逝的溪水應答道。

「說你跟八婷啊,你們這些好學生太奇怪了,數學是可以當飯吃嗎?每天為了一個紅筆寫的分數在那邊拼拼拼…,其實考再爛天也不會塌下來吧。」運將拾起一塊很大的石頭端詳著。

「ㄟ你該不會要丟那塊石頭吧?整條溪的魚都被你嚇死光光。」

「嘿嘿,我是要讓你看看,我的數學考卷就是長這樣。」

運將手上的石頭,上面覆滿乾土般的物質,還有一道一道斜的、交叉的刮痕,就像老師用紅筆劃著代表「答錯」的痕跡,還愈劃愈激動的樣子。

「(嗶),一看就懂。」智怪接過那塊石頭,放鬆笑了。

「華生,其實這塊石頭是有秘密的。」運將神秘兮兮地說。

石頭上面覆滿乾土般的物質,還有一道一道斜的、交叉的刮痕。圖/作者提供

不只是弱肉強食

「這是石斑『ㄎㄠ』出來的痕跡?」智怪睜圓了眼。

「嗯。就是牠們。」運將指著大石邊水略深的區域,幾尾身上長著些許橫斑的魚。

身上長著橫斑的魚。圖/作者提供
在學校,智怪或許是所謂的贏家,不過在溪邊,運將簡直什麼都能叫出名字、說出個道理,這位「溪流博士」的所知,幾乎都來自於他那位釣魚成痴的老爸。

「還真的,這邊也有。」

兩人光著腳在溪床上東尋西找,發現不少有著神祕刮痕的石頭。

圓石上面有著彎彎曲曲、如數學方程式上的代數「符號」。圖/作者提供

「ㄟ你看,這邊有數學考卷上的題目。」運將指著近岸邊一塊不大的圓石,圓石上面有著彎彎曲曲、如數學方程式上的代數「符號」。

「那壺不開提那壺,這又是什麼痕?」

「應該是螺爬過的痕跡吧。」

「運將,這是日本禿頭鯊吧?」

一個水流紊亂的湍瀨處,十來隻 20 公分大的魚,在溪底用嘴喙快速地一張一縮「吸」著石頭,像在吸吮大地分泌的乳汁一般。

「沒錯,禿頭鯊。」

「原來他們吃藻。那他們的痕跡長什麼樣?」智怪的好奇心已不可收拾。

「考倒我了,我爸沒教過我耶。不過我猜應該也是像某人的數學考卷一角。」

「可以不要再扯數學考卷了嗎?」智怪看著一塊滿布點痕的石頭,「這些小小密密麻麻的是什麼?」

圖/作者提供

「可能是石貼仔吃的痕跡。」運將歪著頭答道。

「什麼石貼仔?」

「一種躲在石頭下面的魚,長得有點像水族館賣的垃圾魚。我找一條給你看好了。」

說罷便放輕了腳步,如魚狗的銳利眼神開始搜尋著急流處的石塊。不一會,粗壯的手指便指向一隻相貌扁平、身披花斑的魚,而牠正好以獨特的動作啃著石頭上紫紅的藻,像打字機打著新詩,啃了一小段便要「換行」繼續啃。

  • 纓口台鰍(石貼仔)用嘴喙快速地一張一縮「吸」著石頭,像在吸吮大地分泌的乳汁一般。
魚吃石頭上的藻類,所留下的痕跡。圖/作者提供

「原來很多魚都吃石頭上的藻啊,我還以為魚的世界就是大魚吃小魚。」智怪嘆道。

「吃藻、吃蟲、吃屍體的都有啊,不會全部都搶一樣的食物。就像人的世界一樣,不一定每個人只能一直讀書考試搶第一名,還有很多事可以做。簡單道理,就你們好學生不懂。」

「扯屁。」

持續往溪的上游緩步,兩岸的草木逐漸變得高大,遮蔽了午后熾熱的陽光,啃蝕著藻類的生物一一現身,同時,兩位少年正如小說裡福爾摩斯與華生在某案發現場,細細觀察著各種跡證…,被發現的痕跡五花八門,有些是不同種類的魚類啃食留下、有些疑似是沼蝦、毛蟹刮的,即使運將也無法一一道出肯定的解答。

「這裡好多不一樣的,圓型的。」智怪停在一塊大石頭旁,「像豹的斑。」
「苦花。」運將想都沒想即答道。
「喔喔!! 你爸常釣的那個苦花嗎?」智怪興奮道。
「不信喔?來看。」

被刮過的石頭上,留下了小小的圓痕。圖/作者提供

苦花魚的石頭餐廳

兩人循著水下往來游動的魚影,來到一個魚群聚集的角落。

一小群肥碩的苦花自不遠處靠近過來,一隻接著一隻像排隊般,用一模一樣的動作掠過大石頭,嘴巴接觸石頭的瞬間,身體猛然翻扭一下,露出銀亮的側腹,被刮過的石頭上,果然留下了小小的圓痕。

兩人循著水下往來游動的魚影,來到一個魚群聚集的角落。圖/作者提供

「奇怪了,為什麼石斑的食痕是條狀,苦花卻是圓形?」 智怪不解地說。
「苦花是吸收到某人畢業考數學考卷多寫了一個零的怨氣,所以不斷在石頭上刮出「0」的圈圈啊。」
「說正經的。」
「我爸說,石斑的嘴向下,並不是只吃藻,啃藻的時候,是直直掠過去;苦花的下嘴完全為了啃藻而生,像鏟子一樣,掠過的瞬間在石頭上用力剷出一個大圓洞。像這些食痕,只有在非常非常乾淨的溪段才會有,如果溪邊有田、住戶排水的,石頭上長的就都是綠色毛毛的那種藻,只有石斑偶而會用拔的方式去吃,苦花就不來了。」運將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段。

苦花的下嘴完全為了啃藻而生,像鏟子一樣,掠過的瞬間在石頭上用力剷出一個大圓洞。圖/作者提供

「好像有很深的學問。」智怪說。

兩人仔細端詳著苦花群剷石頭的樣子,就像某種武術動作,精準又充滿力道。

突然間,苦花群一窩蜂地往下游衝去,刮藻的石頭附近只剩寥寥幾尾在晃蕩。

兩人往苦花移動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個小灣凸岸處,一個短髮少女朝著溪裡投擲麵包屑,麵包屑一接觸到水面,苦花群就像餓鬼般搶食著…。

「八婷,你在衝啥啦。」兩人氣極敗壞地齊聲喊道。
「這樣魚才會靠近啊。」少女笑著答。「你們要玩嗎?這片給你們。」順手捏了半片吐司,遞給運將。

運將接過吐司,撕成兩半,把其中一半交給智怪,同時向智怪使了個眼色。

智怪也點了點頭…。

兩人同一時間,把吐司塞進了自己嘴裡。

「白癡喔你們!」八婷大喊。
「這樣魚才會靠近啊~」運將嗲聲模仿著。「因為我以為自己是白雪公主……」

智怪笑得直不起腰,八婷脹紫了臉。

溪水裡麵包屑的味道流盡,苦花群繼續回到長滿矽藻的大石邊,用那完美的扭轉翻身,剷下一個又一個的「0」,清澈的溪水,持續持續地流逝……。

清澈的溪水,持續持續地流逝。圖/作者提供
文章難易度
eeft_96
10 篇文章 ・ 0 位粉絲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成立於2007年,以「推動體制內環境教育的落實」、「推動環境學習中心的建構」和「擴大社會對永續環境議題的關注和參與」為願景,持續致力於各式環境學習中心場域之教育推廣與經營管理工作,運用各種媒介平台,向大眾推廣大自然服務及水資源等主題的重要性,並持續累積發展不同主題之環境教育教材供教育單位使用。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不起眼的紅頭魩仔,多重身分堪比怪盜基德?
eeft_96
・2017/08/24 ・226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81 ・五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文/李政霖(本文撰寫由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及肯夢 AVEDA 支持合作)

「紅頭魩仔」來自清澈自然溪流的出海口,甚至可能源自數丈高的瀑布之上。圖/By 楊維晟、李政霖

多數人都吃過「魩仔魚」,但你吃過「紅頭魩仔」沙西米嗎?吃下這種高檔的仔稚魚料理時,除了吃掉一般魩仔魚三至四倍的價格,也吃掉了許多謎團!因為,牠們並不同於一般由漁船撈捕的「魩仔魚」,而是來自清澈自然溪流的出海口,甚至可能源自數丈高的瀑布之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神秘小魚一號:月亮的金孫,美味盤中飧

有一種沙西米料理,外觀就像沒煮過的魩仔魚,因為身體透明可看見鰓部內臟而被稱作「紅頭魩仔」,但是價格貴了三倍,來自東台灣。每年四月,沿海居民會用三角網,在溪流出海口附近,持網逐浪撈取「紅頭魩仔」,在勒嘎‧舒米新作《巴克力藍的夏天》中有很唯美的一幕。

臨海原住民自古就有使用魚簍撈捕牠們的傳統,原住民語名為「烏佬」,也就是「月亮的孫子」,不知道是不是滿月大潮之時,撈捕的狀況會特別之好?聽說男人吃了,不只頭好,還會壯壯……。

沿海居民會用三角網,在溪流出海口附近撈取「紅頭魩仔」。圖/張才(1951)。[三角網網魚]。《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照片提供者:張姈姈

神秘小魚二號:逆流而上、發憤圖強

夏天到了,去溪邊玩玩吧。咦?溪床上流水不穩定的大石頭上怎麼黏著幾尾小魚?是誰這樣惡作劇虐待野生動物,把魚抓來黏在石上?仔細一看,原來這些魚胸部長著吸盤樣的鰭,牠們是用這雙鰭,把自己吸在石頭上的。這類胸部長吸盤的魚,通稱鰕虎。

為什麼魚要黏在大石頭上呢?

黏在石頭上的鰕虎。圖/By 黃瀚嶢

神秘小魚三號:會從海裡爬上瀑布的「鯊魚」?

東台灣某個濱海的瀑布,水從數十公尺的高度奔流入海。在這樣陡峭的瀑布頂上,竟然還棲息著一種魚,成魚約莫 10~20 公分,名曰「日本禿頭鯊」。

魚類達人看著不斷墜落數丈海崖之下的溪水說:「牠們是從海裡上來的。」讓人忍不住想摸摸達人的額頭,確定一下他有沒有沒發燒。不只如此,達人還說:

「在日本,這禿頭鯊成魚是高級炸物料理,一尾可要數千日幣……。」

日本瓢鰭鰕虎。圖/By 賴擁憲

以上說的三種魚,其實都是同一種。牠是日本瓢鰭鰕虎,也俗稱日本禿頭鯊,東台灣溪流裡最常見的一種洄游性鰕虎,也是專屬於清澈溪流環境的最重要指標生物。

少年出家的和尚魚,不只茹素還修行?

話說這日本禿頭鯊的故事,還需從海裡說起……

「紅頭魩仔」的記憶,源自在海裡漂流著的某一天,嚐到海裡浮游微生物的那一刻開始。牠們漂流了將近半年,每天被來自海底、海上的掠食者吃掉大半,身體總算一點一滴地長到了一寸長度。身體的改變,讓牠們對淡水愈來愈敏感,在那個「天時水利魚和」的日子,終於抵達溪口,往溪裡游去……。

運氣不好的,被漁民撈去做了「紅頭魩仔」沙西米;走運的,抵達了下游溪床,透明的身體開始浮現欖灰與黑褐色交錯的漂亮橫斑,鰭也亮出了鮮紅色。 牠的背鰭如鯊魚般呈現三角尖形,又擁有水平的巨大胸鰭,所以被稱作「禿頭鯊」。

原本是大口狂吞浮游生物的小魚苗,此時雖名為「鯊」,卻突然「遁入空門」茹起素來,用開口朝下的大嘴,哇啦哇啦又吸又含地啃起溪底石上的藻類,做起了「和尚魚」,你看牠圓圓的禿頭上,有時還浮現出戒疤般的斑點呢!

日本瓢鰭鰕虎。圖/By 周銘泰

除了茹素啃藻,牠們還「修行」。一邊成長,一邊逆著溪水,不斷上溯,尋找夢中的「淨土」。遇到障礙,牠們就跳上去,用合抱的吸盤狀腹鰭吸住石壁,等待多一點的水流,繼續往上衝,過了一關,再溯一關,沒有什麼能阻擋牠們!

如果找到自己中意的伊甸園,修成以後,洗盡鉛華,年少時期艷麗的鰭與身上的斑紋都慢慢褪去,牠們會在隱密的石縫裡產下卵、排下精,下一代於是誕生,任務完成。剛剛孵化的魚苗沒有完整的運動構造,只能任憑湍急的溪水一路沖流,就這樣,入了大海,繼續漂流,啟動下一世代的循環……

多變的日本瓢鰭鰕虎,牠的一生有多精彩?

日本瓢鰭鰕虎(日本禿頭鯊)生活史。點擊可看大圖。圖/By 李政霖

海漂而來,溯溪而上,成長繁衍,順流而下——周而復始,在不同階段不同姿態之下與濱海居民、饕客、戲水遊客、生態觀察者相遇,而產生多種不同的身分,這就是紅頭魩仔、烏老、日本瓢鰭鰕虎、和尚魚、日本禿頭鯊的生命史。

觀察野生日本禿頭鯊很簡單,你只需要……

  1. 確認你身在台灣北海岸或東部、恆春半島任何一條水質清澈的小溪中或下游。
  2. 把腳踩進布滿大小石礫、石塊的冰涼溪水裡。
  3. 看到水下四散流竄,又隨即消失在就近石堆中的黑影,幾乎大半都是日本禿頭鯊。如果看到很多這樣的魚,請在心裡感恩,這條小溪還「活著」!
  4. 用防水相機或水窺箱突破水面的視覺障礙,在禿頭鯊分布密集的地方靜靜等待,牠們就會慢慢現身,繼續哇啦哇啦的啃食石頭上的藻類,甚至為了爭地盤上演全武行。
  5. 注意一下成體和幼體在外觀的比例、花色上的差異。
  6. 在河道落差大的地點,或許可以觀察到他們以吸盤輔助,黏在石壁上進行一個上溯卡關的動作。如果因此受到啟發,未來應該可以成為大人物 XD
eeft_96
10 篇文章 ・ 0 位粉絲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成立於2007年,以「推動體制內環境教育的落實」、「推動環境學習中心的建構」和「擴大社會對永續環境議題的關注和參與」為願景,持續致力於各式環境學習中心場域之教育推廣與經營管理工作,運用各種媒介平台,向大眾推廣大自然服務及水資源等主題的重要性,並持續累積發展不同主題之環境教育教材供教育單位使用。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溪畔石頭上的神秘刮痕是怎麼回事?苦花魚在石頭上的數學考卷
eeft_96
・2017/10/17 ・284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388 ・三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文/李政霖(本文撰寫由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及肯夢 AVEDA 支持合作)
石頭上的數學考卷,蔬食的魚請作答。圖/作者提供

溪畔少年的煩惱

戲院播著《回到未來》的那個夏至,東北角的一條小溪旁,微弱的南風中,漫著溫溫的泥土味。

「八婷還沒來喔,女人就愛遲到。」綽號「運將」的黝黑少年說,順手拾起一顆石頭用力擲進溪中,霎時水花飛濺、水下幾十個黑影放射竄開。

「嗯啊。」相貌斯文,綽號「智怪」的少年,因為畢業考數學科一個計算題多寫了一個零,耿耿於懷,蹲在水邊鎖著眉望著潺潺流逝的溪水應答道。

「說你跟八婷啊,你們這些好學生太奇怪了,數學是可以當飯吃嗎?每天為了一個紅筆寫的分數在那邊拼拼拼…,其實考再爛天也不會塌下來吧。」運將拾起一塊很大的石頭端詳著。

「ㄟ你該不會要丟那塊石頭吧?整條溪的魚都被你嚇死光光。」

「嘿嘿,我是要讓你看看,我的數學考卷就是長這樣。」

運將手上的石頭,上面覆滿乾土般的物質,還有一道一道斜的、交叉的刮痕,就像老師用紅筆劃著代表「答錯」的痕跡,還愈劃愈激動的樣子。

「(嗶),一看就懂。」智怪接過那塊石頭,放鬆笑了。

「華生,其實這塊石頭是有秘密的。」運將神秘兮兮地說。

石頭上面覆滿乾土般的物質,還有一道一道斜的、交叉的刮痕。圖/作者提供

不只是弱肉強食

「這是石斑『ㄎㄠ』出來的痕跡?」智怪睜圓了眼。

「嗯。就是牠們。」運將指著大石邊水略深的區域,幾尾身上長著些許橫斑的魚。

身上長著橫斑的魚。圖/作者提供
在學校,智怪或許是所謂的贏家,不過在溪邊,運將簡直什麼都能叫出名字、說出個道理,這位「溪流博士」的所知,幾乎都來自於他那位釣魚成痴的老爸。

「還真的,這邊也有。」

兩人光著腳在溪床上東尋西找,發現不少有著神祕刮痕的石頭。

圓石上面有著彎彎曲曲、如數學方程式上的代數「符號」。圖/作者提供

「ㄟ你看,這邊有數學考卷上的題目。」運將指著近岸邊一塊不大的圓石,圓石上面有著彎彎曲曲、如數學方程式上的代數「符號」。

「那壺不開提那壺,這又是什麼痕?」

「應該是螺爬過的痕跡吧。」

「運將,這是日本禿頭鯊吧?」

一個水流紊亂的湍瀨處,十來隻 20 公分大的魚,在溪底用嘴喙快速地一張一縮「吸」著石頭,像在吸吮大地分泌的乳汁一般。

「沒錯,禿頭鯊。」

「原來他們吃藻。那他們的痕跡長什麼樣?」智怪的好奇心已不可收拾。

「考倒我了,我爸沒教過我耶。不過我猜應該也是像某人的數學考卷一角。」

「可以不要再扯數學考卷了嗎?」智怪看著一塊滿布點痕的石頭,「這些小小密密麻麻的是什麼?」

圖/作者提供

「可能是石貼仔吃的痕跡。」運將歪著頭答道。

「什麼石貼仔?」

「一種躲在石頭下面的魚,長得有點像水族館賣的垃圾魚。我找一條給你看好了。」

說罷便放輕了腳步,如魚狗的銳利眼神開始搜尋著急流處的石塊。不一會,粗壯的手指便指向一隻相貌扁平、身披花斑的魚,而牠正好以獨特的動作啃著石頭上紫紅的藻,像打字機打著新詩,啃了一小段便要「換行」繼續啃。

  • 纓口台鰍(石貼仔)用嘴喙快速地一張一縮「吸」著石頭,像在吸吮大地分泌的乳汁一般。
魚吃石頭上的藻類,所留下的痕跡。圖/作者提供

「原來很多魚都吃石頭上的藻啊,我還以為魚的世界就是大魚吃小魚。」智怪嘆道。

「吃藻、吃蟲、吃屍體的都有啊,不會全部都搶一樣的食物。就像人的世界一樣,不一定每個人只能一直讀書考試搶第一名,還有很多事可以做。簡單道理,就你們好學生不懂。」

「扯屁。」

持續往溪的上游緩步,兩岸的草木逐漸變得高大,遮蔽了午后熾熱的陽光,啃蝕著藻類的生物一一現身,同時,兩位少年正如小說裡福爾摩斯與華生在某案發現場,細細觀察著各種跡證…,被發現的痕跡五花八門,有些是不同種類的魚類啃食留下、有些疑似是沼蝦、毛蟹刮的,即使運將也無法一一道出肯定的解答。

「這裡好多不一樣的,圓型的。」智怪停在一塊大石頭旁,「像豹的斑。」
「苦花。」運將想都沒想即答道。
「喔喔!! 你爸常釣的那個苦花嗎?」智怪興奮道。
「不信喔?來看。」

被刮過的石頭上,留下了小小的圓痕。圖/作者提供

苦花魚的石頭餐廳

兩人循著水下往來游動的魚影,來到一個魚群聚集的角落。

一小群肥碩的苦花自不遠處靠近過來,一隻接著一隻像排隊般,用一模一樣的動作掠過大石頭,嘴巴接觸石頭的瞬間,身體猛然翻扭一下,露出銀亮的側腹,被刮過的石頭上,果然留下了小小的圓痕。

兩人循著水下往來游動的魚影,來到一個魚群聚集的角落。圖/作者提供

「奇怪了,為什麼石斑的食痕是條狀,苦花卻是圓形?」 智怪不解地說。
「苦花是吸收到某人畢業考數學考卷多寫了一個零的怨氣,所以不斷在石頭上刮出「0」的圈圈啊。」
「說正經的。」
「我爸說,石斑的嘴向下,並不是只吃藻,啃藻的時候,是直直掠過去;苦花的下嘴完全為了啃藻而生,像鏟子一樣,掠過的瞬間在石頭上用力剷出一個大圓洞。像這些食痕,只有在非常非常乾淨的溪段才會有,如果溪邊有田、住戶排水的,石頭上長的就都是綠色毛毛的那種藻,只有石斑偶而會用拔的方式去吃,苦花就不來了。」運將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段。

苦花的下嘴完全為了啃藻而生,像鏟子一樣,掠過的瞬間在石頭上用力剷出一個大圓洞。圖/作者提供

「好像有很深的學問。」智怪說。

兩人仔細端詳著苦花群剷石頭的樣子,就像某種武術動作,精準又充滿力道。

突然間,苦花群一窩蜂地往下游衝去,刮藻的石頭附近只剩寥寥幾尾在晃蕩。

兩人往苦花移動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個小灣凸岸處,一個短髮少女朝著溪裡投擲麵包屑,麵包屑一接觸到水面,苦花群就像餓鬼般搶食著…。

「八婷,你在衝啥啦。」兩人氣極敗壞地齊聲喊道。
「這樣魚才會靠近啊。」少女笑著答。「你們要玩嗎?這片給你們。」順手捏了半片吐司,遞給運將。

運將接過吐司,撕成兩半,把其中一半交給智怪,同時向智怪使了個眼色。

智怪也點了點頭…。

兩人同一時間,把吐司塞進了自己嘴裡。

「白癡喔你們!」八婷大喊。
「這樣魚才會靠近啊~」運將嗲聲模仿著。「因為我以為自己是白雪公主……」

智怪笑得直不起腰,八婷脹紫了臉。

溪水裡麵包屑的味道流盡,苦花群繼續回到長滿矽藻的大石邊,用那完美的扭轉翻身,剷下一個又一個的「0」,清澈的溪水,持續持續地流逝……。

清澈的溪水,持續持續地流逝。圖/作者提供
文章難易度
eeft_96
10 篇文章 ・ 0 位粉絲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成立於2007年,以「推動體制內環境教育的落實」、「推動環境學習中心的建構」和「擴大社會對永續環境議題的關注和參與」為願景,持續致力於各式環境學習中心場域之教育推廣與經營管理工作,運用各種媒介平台,向大眾推廣大自然服務及水資源等主題的重要性,並持續累積發展不同主題之環境教育教材供教育單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