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人與北極熊的致命衝突,為極地寫下歷史—《那些異國玩意兒》

新樂園_96
・2017/01/17 ・3979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08 ・六年級
  • 【科科愛看書之本月選書】你還記得你第一次看到一個新事物的驚奇嗎?時光回到那個還沒有網路、手機、電腦、飛機,國際交通運輸還不是很方便的年代,你好不容易踏上一個新的土地,看到的所有人、事、物都讓你驚訝不已。第一次看到長頸鹿、河馬、鴨嘴獸、熊貓,第一次吃到鳳梨、椰子、咖啡,還發現了不同民族的紋身、嚼檳榔、海女等文化,這些新的刺激讓你大呼世界真的非常奇妙。在《那些異國玩意兒》這本書中,帶你回到最初,找回發現新事物的好奇心與感動。
北極的山地。圖/duncan c @ Flickr
北極的山地。圖/duncan c @ Flickr

生機盎然的北極

北極地區氣候嚴寒且充滿危險,前往此地探險困難重重。十五世紀末期,有人打算開拓西北航道,當時約翰.卡博特(John Cabot)試著尋找穿越大西洋與北極海,然後連結到太平洋的航道。然而,北極地區被厚厚的冰層封住,這位早期探險家只能在加拿大的紐芬蘭飲恨止步。到了十九世紀,船隻更為堅固與科技更先進,人們便再度展開尋找西北航道的計畫。當時許多人都想成為首位抵達北極的探險家,競爭激烈,更讓民眾對於未知的北極充滿幻想。

萊斯利教授、詹姆森教授與休.莫瑞的《極地海域與地區的發現與冒險》一書中記載他們對北極自然景緻的想像,內容精彩迷人:

每回想到北方,總覺得那是不毛之地,荒涼晦暗、寒風刺骨,不適合生物居住,對維繫生命之物亦極為不利。我們原本以為北極動物應該很稀少,就算有也只是小型動物,而且只有發育不良的矮小生物會散落於北極的寂寥海岸。我們甚至認為,任何活物若想踏進這片荒蕪之地,應該會先昏厥而後死亡。

然而,北極大地蘊含的生命力遠超乎人類想像,它富含無窮的資源。大自然讓此地的裸露岩石與嚴寒冰洋蘊育了各種生命,都是熱帶和煦暖陽下罕見的活物。

挪威極地探險家羅爾德.阿蒙森(Roald Amundsen)在 1906 年成了首位穿越西北航道的人。美國極地探險家羅伯特.皮里(Robert Peary)則據稱在 1909 年成功抵達北極,但現代專家認為,皮里的紀錄自相矛盾,可從中判斷他沒有到達地理上真正的北極點。因此,史上第一位抵達北極點的探險家,應該是 1926 年的羅爾德.阿蒙森。

極地的大白熊

准將菲普斯(Commodore Phipps)在其 1788 年出版的《陛下諭令前往北極探險之航海誌》(Journal of a Voyage undertaken by order of His Present Majesty for making discoveries towards the North Pole (1788))中記載了首位歐洲人看到北極熊的經驗,內容極為有趣:

《陛下諭令前往北極探險之航海誌》(Journal of a Voyage undertaken by order of His Present Majesty for making discoveries towards the North Pole (1788))
《陛下諭令前往北極探險之航海誌》(Journal of a Voyage undertaken by order of His Present Majesty for making discoveries towards the North Pole (1788))

東邊為莫分島[1](Muffin’s Island)。我們量了海水深度,發現水深 45 英尋。島上都是岩石,路德維希船長派人搭長舟去檢視沿岸,或者上岸察看。這個島嶼大約一英里長,極為低矮,遠望時猶如一個小黑點。島上多半是沙子與散落的石頭,幾乎沒有任何雜草,然而某些鳥類夏季時會在此產卵與撫育下一代。有雁、鴨、北極鷗、冰鳥、大海鳥(泛指信天翁之類的鳥)、海燕、名為羅格特(Rotger)的鳥,以及其他極地特有鳥種。鳥蛋數量極多,在地面上疊了厚厚一層,上岸觀察的人行走時,鞋子幾乎是埋在蛋群裡面。

有十個人由英勇的軍官巴茲(Buz)帶頭,搭船沿著岸邊巡視海島。他們抵達岸邊之後,有兩隻白熊朝他們而去,一隻在冰塊上,另一隻在水裡。巴茲少校(那是他出航時的頭銜)長得猶如法爾斯塔夫[2](Falstaff),彷彿一杯薩克酒(Sack)下肚,就會變得大膽無比,宣稱殺熊就跟打蚊子沒兩樣。他看見這兩隻熊快速逼近(游泳的那隻更為迅速),便下令在熊離他們仍有一段距離時就開火,因為他認為若與熊近距離搏鬥,可能會有隊員受傷,這樣就不明智。

北極熊。圖/flickrfavorites @ Flickr
北極熊。圖/flickrfavorites @ Flickr

所有人都拿滑膛槍對準熊,有些人遵照命令開火,但大部分的人只有隨便敷衍,假裝開火後受到反作用力而後退,藉此保留子彈備用。後來,巴茲少校挺著大肚子,跟在屬下後頭上岸,步履蹣跚地行走,走得上氣不接下氣。這時,游泳而來的白熊已經上岸,眼看他就要成為第一個死於熊爪下的犧牲品。少校嚇得毛髮聳立,往後一看,發現熊已經逼近他,並且用鼻子在空中嗅來嗅去,不時發出呼哧聲。他知道熊在嗅他的味道,但已喘不過氣來呼喊部屬,要他們停下來拯救他。在這個萬分緊張的時刻,少校的槍竟然沒拿穩,掉落在地上。當他彎腰拾槍時,不小心拌到雁巢而摔跤,大肚子壓上了巢穴,幾乎悶死正在孵蛋的母鳥。

俗話說:「禍不單行。」少校還沒來得及爬起來,生氣的公雁便飛過去拯救即將被悶死的心愛嬌妻。牠朝著少校的眼睛啄去,結果沒瞄準,啄到他的鼻子。情況愈來愈危險、愈來愈緊急,白熊已逼近,公雁又準備再度襲擊,其他沒有跑遠的人這時也發現隊長身處險境。少校看到部屬回頭來救他極為高興,卻又因為被熊追逐而驚恐,忘了頭頂還有隻公雁要攻擊他,幸好有個人瞄準了牠開槍,公雁便死在少校腳邊。

少校看到有一個敵人陣亡,精神為之一振,便拾起槍四處張望,準備對付第二個敵人。此時,白熊距離他不到十碼,開始低聲咆哮,少校立即嚇得屁滾尿流,而且褲頭又掉了,整個人向後倒,還好沒有妨礙部屬們的行動。在兵荒馬亂之中,少校(對於這麼英勇的人,我們不能說他被嚇到)將褲扣弄好,卻忍不住拉了一褲子屎。隊員立即用槍射倒白熊,接著身為領袖的少校便該大展身手了。他看到可憐的白熊躺在地上掙扎,發出死前哀嚎,猶如被關在圍欄待死的公羊,於是拿起長矛,先向後退了幾步,以便增強攻擊力道,然後向前跑了九大步,像憤怒的公牛一樣使出最大的力道,狠勁十足的將長矛刺進垂死白熊的肚子,深度達四英尺之深。

這塊冰原上有許多白熊,有些太靠近我們的船,用短槍就能射死牠們了。熊肉非常好吃,世上買不到比這更為可口的肉了,捕鯨船上的人認為熊肉跟牛肉一樣美味。許多白熊比最大隻的公牛更壯碩。白熊身體的許多部位可防彈,用火槍無法擊斃牠們,除非能夠擊中牠們的胸膛或側腹。某些被殺死的白熊重達七百到八百磅。據說某隻曾在莫分島擊敗水手的大白熊,體重至少超過一千磅。牠確實是一隻龐然怪獸!

到了十九世紀,極地探險家又提供了資訊,讓大眾更了解北極熊。《四足動物通史》(A General History of Quadrupeds (1800))記載了下列軼事:

北極熊愛護幼獸,但也兇猛無比。數年前,有一艘隸屬捕鯨船的小船上,某船員近距離射傷了一隻北極熊。那隻熊立即發出最恐怖的吼叫聲,然後沿著冰塊朝船奔去。熊還沒碰到船,船員又開了第二槍,子彈擊中了牠。然而,熊因此更加憤怒,立即跳入海,遊向那艘小船。

當牠的前肢攀到船舷上緣、試圖爬上船時,一名船員拿起斧頭,切掉船舷的上緣,讓熊徒勞無功。可是,那隻北極熊不死心,依舊追逐著,直到他們登上捕鯨船。後來,船上的人又朝北極熊開了幾槍,射中了牠。但負傷的北極熊一游近捕鯨船,便又立刻攀上甲板,四處追逐船員,眾人嚇得紛紛躲避,直到某個人又開了一槍,熊才被擊斃。

「北極熊愛護幼獸,但也兇猛無比。」圖/Karilop311 @ Flickr
「北極熊愛護幼獸,但也兇猛無比。」圖/Karilop311 @ Flickr

當然,讀者會想知道北極熊的肉吃起來口感如何?牠的身體器官有什麼功用?這本書確實沒讓人失望,它接著指出:

北極熊的肉是白色的,味道像羊肉。牠的脂肪溶化後可用來當列車油,熊掌則可當作藥材。

萊斯利(Leslie)教授、詹姆森(Jameson)教授與休.莫瑞(Hugh Murray)在《極地海域與地區的發現與冒險》(Discovery and Adventure in the Polar Seas and Regions (1844))一書中,有一段關於北極熊的精彩描述:

岩石洞穴或冰塊凹洞居住著最強大的北極四足動物,人稱格陵蘭或北極熊。這種生活於北極懸崖與冰雪之地的猛獸兼具獅子的力量與鬣狗的兇猛,根本難以馴服。牠們長滿蓬鬆的白色柔軟長毛,身上有大量脂肪,足以克服北極的寒冬。北極熊被帶到英國之後,會受不了炎熱的氣候。潘能特曾在極地以外地看過一隻北極熊,豢養牠的人們必須替牠淋上大桶的水以消暑。詹姆森教授也養過幾年北極熊,愛丁堡的夏季酷熱無比,那隻熊應該吃了不少苦頭。

極地歷史是由前人與北極熊的致命衝突譜寫而成的。1596 年,當巴倫支與亨斯科克發現東北航道時,船員率先與北極熊發生衝突,釀成最慘烈的悲劇。

他們的船在威格茲海峽附近的一個島嶼拋錨後,兩名水手便下船,沿著岸邊散步。其中一人感覺有人從後頭抱住他,誤以為同伴在開他玩笑,便以戲謔的口吻說道:「是誰啊?別動。」他的同伴一看,驚叫:「有熊!有熊!」立刻拔腿朝著船狂奔,同時大聲呼喊其他船員。後來水手們拿著長矛與火槍跑回現場,他們一接近北極熊,牠便冷靜地放下被牠撕裂的屍身,立即撲向另一位水手,抓住他,以利齒咬穿他的身體,隨即大口吞飲鮮血。

註解:

  • [1] 編註:位於格陵蘭東北的方斯瓦巴群島。
  • [2] 譯註:莎士比亞筆下的肥胖騎士。

《那些異國玩意兒》書封。

 

本文摘自《那些異國玩意兒:大航海時代探索世界的第一手記事》新樂園出版。本書為泛科學2017 年 1 月選書

文章難易度
新樂園_96
6 篇文章 ・ 0 位粉絲
科技普及,網路隨時隨地連接著,我們好像重新擁有了力量。這種力量,用來自我教育、尋找靈感、塑造環境,與任何同樣感興趣的人們,分享自己的冒險旅程。能促進這一過程的工具,就是新樂園尋找和推廣的,包含書而不限於書。


0

11
5

文字

分享

0
11
5

揭開人體的基因密碼!——「基因定序」是實現精準醫療的關鍵工具

科技魅癮_96
・2021/11/16 ・199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為什麼有些人吃不胖,有些人沒抽菸卻得肺癌,有些人只是吃個感冒藥就全身皮膚紅腫發癢?這一切都跟我們的基因有關!無論是想探究生命的起源、物種間的差異,乃至於罹患疾病、用藥的風險,都必須從了解基因密碼著手,而揭開基因密碼的關鍵工具就是「基因定序」技術。

揭開基因密碼的關鍵工具就是「基因定序」技術。圖/科技魅癮提供

基因定序對人類生命健康的意義

在歷史上,DNA 解碼從 1953 年的華生(James Watson)與克里克(Francis Crick)兩位科學家確立 DNA 的雙螺旋結構,闡述 DNA 是以 4 個鹼基(A、T、C、G)的配對方式來傳遞遺傳訊息,並逐步發展出許多新的研究工具;1990 年,美國政府推動人類基因體計畫,接著英國、日本、法國、德國、中國、印度等陸續加入,到了 2003 年,人體基因體密碼全數解碼完成,不僅是人類探索生命的重大里程碑,也成為推動醫學、生命科學領域大躍進的關鍵。原本這項計畫預計在 2005 年才能完成,卻因為基因定序技術的突飛猛進,使得科學家得以提前完成這項壯舉。

提到基因定序技術的發展,早期科學家只能測量 DNA 跟 RNA 的結構單位,但無法排序;直到 1977 年,科學家桑格(Frederick Sanger)發明了第一代的基因定序技術,以生物化學的方式,讓 DNA 形成不同長度的片段,以判讀測量物的基因序列,成為日後定序技術的基礎。為了因應更快速、資料量更大的基因定序需求,出現了次世代定序技術(NGS),將 DNA 打成碎片,並擴增碎片到可偵測的濃度,再透過電腦大量讀取資料並拼裝序列。不僅更快速,且成本更低,讓科學家得以在短時間內讀取數百萬個鹼基對,解碼許多物種的基因序列、追蹤病毒的變化行蹤,也能用於疾病的檢測、預防及個人化醫療等等。

在疾病檢測方面,儘管目前 NGS 並不能找出全部遺傳性疾病的原因,但對於改善個體健康仍有積極的意義,例如:若透過基因檢測,得知將來罹患糖尿病機率比別人高,就可以透過健康諮詢,改變飲食習慣、生活型態等,降低發病機率。又如癌症基因檢測,可分為遺傳性的癌症檢測及癌症組織檢測:前者可偵測是否有單一基因的變異,導致罹癌風險增加;後者則針對是否有藥物易感性的基因變異,做為臨床用藥的參考,也是目前精準醫療的重要應用項目之一。再者,基因檢測後續的生物資訊分析,包含基因序列的註解、變異位點的篩選及人工智慧評估變異點與疾病之間的關聯性等,對臨床醫療工作都有極大的助益。

基因定序有助於精準醫療的實現。圖/科技魅癮提供

建立屬於臺灣華人的基因庫

每個人的基因背景都不同,而不同族群之間更存在著基因差異,使得歐美國家基因庫的資料,幾乎不能直接應用於亞洲人身上,這也是我國自 2012 年發起「臺灣人體生物資料庫」(Taiwan biobank),希望建立臺灣人乃至亞洲人的基因資料庫的主因。而 2018 年起,中央研究院與全臺各大醫院共同發起的「臺灣精準醫療計畫」(TPMI),希望建立臺灣華人專屬的基因數據庫,促進臺灣民眾常見疾病的研究,並開發專屬華人的基因型鑑定晶片,促進我國精準醫療及生醫產業的發展。

目前招募了 20 萬名臺灣人,這些民眾在入組時沒有被診斷為癌症患者,超過 99% 是來自中國不同省分的漢族移民人口,其中少數是臺灣原住民。這是東亞血統個體最大且可公開獲得的遺傳數據庫,其中,漢族的全部遺傳變異中,有 21.2% 的人攜帶遺傳疾病的隱性基因;3.1% 的人有癌症易感基因,比一般人罹癌風險更高;87.3% 的人有藥物過敏的基因標誌。這些訊息對臨床診斷與治療都相當具實用性,例如:若患者具有某些藥物不良反應的特殊基因型,醫生在開藥時就能使用替代藥物,避免病人服藥後產生嚴重的不良反應。

基因時代大挑戰:個資保護與遺傳諮詢

雖然高科技與大數據分析的應用在生醫領域相當熱門,但有醫師對於研究結果能否運用在臨床上,存在著道德倫理的考量,例如:研究用途的資料是否能放在病歷中?個人資料是否受到法規保護?而且技術上各醫院之間的資料如何串流?這些都需要資通訊科技(ICT)產業的協助,而醫師本身相關知識的訓練也需與時俱進。對醫院端而言,建議患者做基因檢測是因為出現症狀,希望找到原因,但是如何解釋以及病歷上如何註解,則是另一項重要議題。

從人性觀點來看,在技術更迭演進的同時,對於受測者及其家人的心理支持及社會資源是否相應產生?回到了解病因的初衷,在知道自己體內可能有遺傳疾病的基因變異時,家庭成員之間的情感衝擊如何解決、是否有對應的治療方式等,都是值得深思的議題,也是目前遺傳諮詢門診中會詳細解說的部分。科技的初衷是為了讓人類的生活變得更好,因此,基因檢測如何搭配專業的遺傳諮詢系統,以及法規如何在科學發展與個資保護之間取得平衡,將是下一個基因時代的挑戰。

更多內容,請見「科技魅癮」:https://charmingscitech.pse.is/3q66cw

文章難易度
科技魅癮_96
1 篇文章 ・ 2 位粉絲
《科技魅癮》的前身為1973年初登場的《科學發展》月刊,每期都精選1個國際關注的科技議題,邀請1位國內資深學者擔任客座編輯,並訪談多位來自相關領域的科研菁英,探討該領域在臺灣及全球的研發現況及未來發展,盼可藉此增進國內研發能量。 擋不住的魅力,戒不了的讀癮,盡在《科技魅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