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我們的自我內言,是如何被塑造出來的?

當你遇到挫折時,你總是怎麼面對你自己的呢?你會告訴自己「我下次會變得更好的」,還是「我真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

我們都知道,懂得鼓勵自己的人,往往比起面對挫折自怨自艾的人,更能夠從挫折當中重新站起來。心理學家Meichenbaum把我們告訴自己的內心話,稱為自我內言(self-verbalization)。自我內言又可以分為正向自我內言,以及負向自我內言兩種。採取正向自我內言的人,會鼓勵自己更加進步,而負向自我內言的人,則會對於失敗耿耿於懷。關於這方面的相關理論,我已經在我的文章:〈半杯水的故事:樂觀,真的比較好?(理論篇)〉當中提到了不少。但是,是什麼讓我們選擇了正向的自我內言,或是負向的自我內言呢?

IMG_6420

早期的社會學家Cooley,曾經提出了鏡中自我(looking-glass self)的概念。他在探討人們是如何產生自我概念的。他將自我概念的產生提出了三個要素[2]:

1.表現(presentation):我們想像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形象。

2.辨認(identification):想像其他人會怎麼看待我這樣的形象。

3.主觀解釋(subjective interpretation):依照"想像中"別人的看法,給自己一個主觀的解釋。

Cooley的理論,強調的不是客觀上他人如何看待我們,而是主觀上,我們是怎麼認知到這個世界的。就拿一個學妹跟我聊過的一件事來說好了。她告訴我說,她覺得女生在追男生時,如果追失敗了,會是一個很受傷的經驗,因為,這個社會很難接受女生到追男生,會用很難聽的語言,如「倒貼」、「很隨便」之類的字眼,來貶抑勇敢追愛的女孩。如果把這個例子,套用到鏡中自我的概念,那麼就是這樣的:

1.表現:我是一個主動追男生的女生。

2.辨認:別人一定會覺得我很隨便。

3.主觀解釋:我主動追男生是一個很隨便、很糟糕的行為。

聽起來是一個很讓人悲傷,也很讓人憤怒的認知歷程。

而心理學家Mead,也將兒童的發展階段,分為三個部分[3]:

1.「模仿階段」:三歲以前的兒童,會受到重要他人的影響,透過學習與模仿,來了解他人的行為。所謂的重要他人,根據Sullivan的定義,指的是「對一個人的生活或是福祉,具有重要性的人物」[4],在這個階段,通常是指父母。

2.「遊戲階段」:三歲到八歲的兒童,會透過遊戲當中的角色扮演,來模仿、學習大人的角色。

3.「團體遊戲階段」:八歲以上的兒童,則受到「概括化他人」的影響,學習用他人角度來看自己。所謂的概括化他人,指得並不是真實存在的某個人,而是這個社會的價值觀,會用什麼樣的角度看待自己。講的其實就是Cooley鏡中自我的概念。

綜合這兩位國中公民課本的常客,我想我們更容易了解,一個人的自我內言是如何被塑造出來的:當一個孩子很小的時候,他的重要他人對他所說的話,將會成為他最早的自我價值觀。當一個孩子碰到挫折時,他的重要他人選擇的是責備還是鼓勵?當一個孩子成功的時候,他的重要他人是覺得他做得很棒,還是採取一種貶抑的態度?這些都成了小孩子鏡中自我的來源。而隨著孩子漸漸長大,開始上幼稚園、小學之後,學校老師的價值觀也很容易塑造孩子的自我內言,因為對他們而言,老師是一個價值觀標準的存在,孩子們還沒有能力去反思其他人的價值觀是否正確,會把他人的價值觀,內攝(introjection)為自我的一部分(所以我們才會常常聽到小孩子會跟爸媽說,老師說這時候應該要怎樣怎樣)。

根據皮亞傑的研究,這時候的孩子還沒有邏輯推理能力,要等到11-16歲的形式運思期,邏輯推理能力才會開始發展[5],因此他們不會去思考說,他人對自己的觀點是不是合理的。而即使是邏輯推理能力發展完全之後的國高中生,他們的理性腦「前額葉」,也要到20歲左右才會發展完備(有些諮商師的諮商經驗認為是23歲,我國法律的成年標準是採取18歲為基準。這方面的說法較歧異,大略在18-25歲)[6]。也就是說,直到我們大腦結構發展完全之前,我們不斷的將他人的價值觀,透過鏡中自我的方式,逐漸內化為自己的一部分,形成了我們的自我內言。

IMG_0905

記得曾經聽到一個朋友跟我說,她在小學時,曾有一次考差了,結果就被老師說她準備的不夠好。這一句話深深影響了她,讓她一直以來都在追求完美當中渡過,總是給予自己過多的批評,即使她做了一件很棒的事,也會去想自己是不是還有哪裡不夠好。而台灣父母教育小孩子的方式,總是會在孩子考好的時候,採取一種貶抑的態度,告訴孩子「你不該這麼得意,一山還有一山高,你考第一,還有很多其他學校的孩子也考第一。」;當孩子考差時,父母也總是告訴孩子「你看你那個朋友xxx都考多高,你補習補這麼多怎麼還是這麼差勁。」而這一些父母和師長的話,也都成了長大之後,面對自己的自我內言。

延伸閱讀:

[1]Meichenbaum, D. (1977). Cognitive behavioral modification: An integrative approach. New York: Plenum Press.

[2]Neil J. Smelser, Sociology (Englewood Cliffs, N. J.: Prentice-Hall, 1981), 29-30.

[3]The Social Self – by George Herbert Mead (1913)

[4]Harry S. Sullivan, The Interpersonal Theory of Psychiatry, 1953

[5]McLeod, S. A. “Piaget | Cognitive Theory". Simply Psychology. Retrieved 18 September 2012

[6]曹中瑋 (2013). 當下,與情緒相遇, 張老師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關於作者

Psydecative(貓心偵探)

國中的時候很著迷於偵探小說,跟著那些名偵探們,一步一步的抽絲剝繭,從線索裡找出真相。 到了大學之後接觸心理學,發現心理學不也是這樣的東西嗎?隨著線索一步一步的探索,在最悲傷的事情裡面找回力量,在最脆弱的傷痕裡面找回希望。也許心理學沒辦法給我們世界的真相,但是它卻能帶領我們,去選擇這個世界的模樣。 我是貓心偵探,很喜歡貓。貓是一種很奇特的動物,兼顧孤傲與溫柔,就如同心理師一般,在和個案保持界線的同時,溫柔的陪伴個案成長。 個人攝影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photographer/ 個人專欄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det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