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夢幻哺乳聲明在台灣形成的災難

Credit: Kaitlin M@ Flickr

Credit: Kaitlin M@ Flickr

哺育母乳是所有新手媽媽的渴望。但在台灣為了執行所謂的母嬰親善制度,對於新手父母卻形成極大的壓力,這其實與當初訂下夢幻哺乳聲明已經背道而馳了。其實我並不期待這篇文章能起什麼振聾發聵的效用,但我相信這是所有被這套制度逼到絕境的新手父母們共同的心聲。

這份聲明當初是世界衛生組織(WHO)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在1990年聯手發佈,之後並經過多次修訂,其中也包含了很著名的〈成功哺乳的十個步驟〉(註一)。但要說明在前面的是,這份東西其實是原則性的聲明,沒有告訴你如何執行,但也不是說不考慮各國現實狀況執行到底。後續如何實際執行反而是重點,因為這必須國家有實際政策制訂配合,不然,真的只是一份「夢幻」哺乳聲明罷了。

我在這邊就逐一回顧這份聲明,並將我認為的重點一一說明,以及在台灣的環境之下為何會變成災難。在這份聲名的前言中,反覆強調三個基本概念:「保護、推廣、支持」。這三項缺一不可,必須深入國家社會,友善育兒的環境才有可能受到重視。但這在台灣很不幸地淪為口號,新手父母實際帶一個小嬰孩上街,就知道處處是困難了。你只要推一次嬰兒車走在路上,就知道台灣的路根本沒有無障礙空間。人行道與路面之間有巨大的落差、人行道被機車與商家長期佔用、人行道顛顛簸簸、騎樓高高低低,最後只好被迫走到車道上。好不容易走到商家,有的是沒有電梯,有的是有電梯但無優先使用。小商家不設就算了,但連多家知名百貨公司、大賣場、公共空間都付之闕如(我曾經在夢時代,等電梯等了十幾分鐘,因為人數過多,沒有優先電梯,所有民眾都先往上坐,坐到頂樓之後不出來,才又往下。我推著嬰兒車怎麼樣也不可能坐上電梯,完全沒人禮讓。最後不可能痴痴等下去,腦筋一轉,只好推著嬰兒去坐貨梯)。沒有以上這些相對應的措施,請問父母們走得到哺乳室嗎?我們連「保護」都沒有了,遑論「推廣」與「支持」?

說到哺乳室又讓人不吐不快。我們的政策是有規定公共場所需設置哺乳室,但是他只規定這樣而已,下面就沒了。哺乳室中是否有適當設備,則看各個單位的良心了,要說有舒適環境、洗手台、消毒鍋具根本不太可能。很多哺乳室只是聊備一格,準備這個空間只是要被評鑑用的。很多地點明顯規劃不當,像是設在廁所旁邊,廁所氣味肯定超重;有的是平常被當成雜物間,裡面霉味久久不散。大家若存在一丁點同理心的話,就會知道這樣的環境到底會有誰想去這裡哺乳呢?

回頭再來談談這份聲明。聲明中的第二章,是協助健康衛生相關人員具備哺乳資訊與知識。其中最長的一段在談情緒支持,假如支持得當,是可以強化母親的信心,並且順利哺乳。新手媽媽一開始最常遇到的困難就是初期泌乳不足、乳腺不通、後續奶量太少、親餵諸多不順,很多人都是擠奶擠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但母乳還是只有一點點。這個時期是關鍵點,如何讓母親克服種種障礙,強化其哺乳的自信心是非常重要的。但現實中遇到的相關人員似乎都沒受過教育訓練一樣,很多人出口都是責罵與風涼話,輕的像是「你就邊看電視邊擠,久了就可以裝滿一枝針」(問題是我們不想看電視,也不知道怎麼擠比較好)、「你要自己決定怎麼開始」(就是有疑問才不知道要怎麼開始啊);重的像是「怎麼沒有奶,你沒愛心啦」(!)、「怎麼可能,大家都擠得出來ㄝ」(我也想變成大家啊!)、「你再試試啊!」(!!)、「你到底有沒有當媽媽的自覺」(!!!)……諸如此類不堪入耳的言語充斥於泌乳的環境中,這樣怎麼可能有助於哺乳?有時你會覺得母牛的環境可能比人類還優渥,看看牧場裡的牛,可是夏天送冷,冬天供暖,沒事聽聽古典樂,吃飽飽、睡好好,不用做家事,永遠保持好心情。沒有人在旁邊囉哩囉唆的,這樣才會有足夠的奶啊!

CRedit: Roberto Saltori @Flickr

Credit: Roberto Saltori @Flickr

聲明中的第三章,談的是整個社會脈絡與社會結構的問題,讓哺乳這件事情被全民所鼓勵。其中要強化學校教育與家庭教育,讓每一個學生從小就知道哺乳的重要性,等到他們長大了,才有足夠的動機自己身體力行。政府也要有實際政策作為營造母嬰親善環境,「全親餵母奶」才不會永遠只是夢想。這些方案各個國家要自己去想,可能包含實質獎勵企業建立育嬰室,讓員工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哺乳;沒有建立育嬰室的企業則必須強制提供父母育嬰假半年以上;或者讓父母可以選擇繼續工作還是暫停工作(哺乳不應該是母親單方面的事情,父親是情緒支持很強大的來源,不應該被忽略);企業可以接受員工請育嬰假,而非請了假就等於跟辭職沒兩樣;建立舒適的家庭內環境;良善的外部環境包括比照身心障礙車位之育嬰停車位、良好的哺乳室、願意接納嬰幼兒購物用餐的商場餐廳等等。母嬰親善應該精益求精,而非像現在只求有,不求好。法令沒有獎勵,沒有罰則,只是虛無的存在,讓新手父母只能在社會的夾縫中生存。現今台灣在提供福利方面過於嚴苛,像是育嬰假父母只能擇一休假,要領育嬰津貼還要另一方的在職證明。問題是國民健康局希望所有媽媽都「全親餵母奶」,照顧嬰兒所有需求,嬰兒一有需要即立刻哺乳。只有一人在家的話,那家事誰做呢?

聲明中的第四章是篇幅最多的一章,裡面談的是友善的醫療衛生環境。世界衛生組織以此為根據去評估各國母嬰親善醫院之多寡,並以此結果說明醫療進步的國家為何。台灣沒有被列在裡面,但是我們國家自視甚高,也按照此制度設立了「母嬰親善醫院評鑑」,各大醫院都被牽涉在裡面,無一倖免(台灣很愛比照國際標準,像現行的身心障礙鑑定也是比照世界衛生組織規定來的,但最後弄得面目全非,全部牽涉在裡面的人都怨聲載道)。這裡面很多原則出發點本來都是良善的,但變成評鑑之後都會讓美好的善意大打折扣,並且成為懷孕婦女的夢魘。最大的夢魘之一就是母嬰同室這件事。分娩過後所有的產婦都很虛弱,需要大量的休息,剖腹產的人甚至開始面對麻藥退掉的劇烈疼痛。但是護理人員們都視這些為無物,多的是堅持將嬰兒丟包在病房後就隨即離開。一開始我無法理解護理人員到底在急什麼?為何都跟外星人般不講理?後來某天我看到評鑑詳細內容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母嬰同室的比例高低為評鑑項目之一,區域醫院以上等級之醫院甚至被要求更高的百分比。母嬰同室另外一個很大的問題在於健保病房為三人一間,小小一個空間中沒有隔間,只有布簾區隔,隔壁發生什麼大小事情大家肯定都知道。慘的是若再進行母嬰同室的話,一個哭完換第二個哭,第二個哭完換第三個哭,三個嬰兒就這樣輪流哭鬧,大家連睡都不睡了,產婦哪裡會有乳可泌?有經歷過這一切的人都知道這是巨大的災難,偏偏制訂政策的官員們永遠不在乎孕婦們的心聲。我個人是覺得,若政府真的有心要推廣這件事,至少先做到所有生產的婦女都有單人房住再說,產婦有足夠的休息,才有可能有充足的奶量(健保一定會跟我說,快倒了,不可能啦)。再者,哺乳聲明中並未談到進行母嬰同室需持續多久的時間,它只說母親可以很自由、毫無限制地接觸她的孩子,持續練習就好,沒有達到24小時也沒關係。達成百分比與時間長短這件事完全是台灣為了評鑑,而出現莫名其妙的詮釋。

另外,上面提過的情緒支持是泌乳過程中的重點,但是在繁忙的病房作業中,這真的是奢求。友善的醫病溝通被棄置一旁,連我自己在醫院已經工作一段很長時間的人,都無法理解為何簡單的幾句話就是沒辦法清楚地好好說明。醫病關係的惡化不是沒有原因的,只要有家人住過院的都知道,如果連最基本的雙向溝通都做不到,一切只會往最壞的道路走(我當然知道醫療人員被健保與評鑑操到翻掉了,我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理解這些事情不能怪第一線人員,大家都是照表操課,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但是主其事者的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局以及院方高層人員,仍持續麻木不仁)。

站在個人情感上,沒有人不希望母乳餵的越久越好。但若沒有相關的政策與配套措施,一切都是只是空談罷了。若良好的哺乳與育兒環境遲遲未被建立,少子化現象只會越演越烈,難保哪一天就進入亡國滅種的情狀。台灣現在已經站在抉擇的十字路口了。

註一:成功哺乳的十個步驟,原文如下,不一一翻譯,大家看看原文不要在理解上出現落差。

Ten Steps to Successful Breastfeeding
Every facility providing maternity services and care for newborn infants should:

  1. Have a written breastfeeding policy that is routinely communicated to all healthcare staff.
  2. Train all health care staff in skills necessary to implement this policy.
  3. Inform all pregnant women about the benefits and management of breastfeeding.
  4. Help mothers initiate breastfeeding within half an hour of birth.
  5. 5.Show mothers how to breastfeed, and how to maintain lactation even if theys hould be separated from their infants.
  6. Give newborn infants no food or drink other than breastmilk, unless medically indicated.
  7. Practise rooming-in – that is, allow mothers and infants to remain together – 24 hours a day.
  8. Encourage breastfeeding on demand.
  9. Give no artificial teats or pacifiers (also called dummies or soothers) to breastfeeding infants.
  10. Foster the establishment of breastfeeding support groups and refer mothers to them on discharge from the hospital or clinic.

文獻資料:
Protecting, Promoting and Supporting Breastfeeding: The Special Role of Maternity Services, a joint WHO/UNICEF statement published b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關於作者

林希陶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陶然心理工作室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