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X戰警中的心理學:為什麼我們懼怕變種人?

2014/06/24 | | 標籤:

文 / Melanie Tannenbaum

編譯 / Paradoxian

對於那些不熟悉X戰警系列的人來說,裡面的故事都圍繞著一群有超能力的「變種人」——他們代表人類演化的下一階段。影片中超能力的涵蓋面非常廣,從心靈感應到細胞再生應有盡有。除了電影中的炫目特效和精彩的動作片段外,這個系列最令人注目的特點在於,人們很容易就能理解並代入X戰警及其他變種人們面對惶恐不堪的普通人時受到的偏見。事實上,X戰警系列電影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幫助我們理解刻板印象的特性,了解它們是如何形成的,在日常生活中又是怎樣被喚醒的。

6RlpulLKCw2VznH2QZxhXL2R5qBtgjGstTjixNf6tjiABAAAYAMAAEpQ_640x480

在《X戰警:最後戰役》中登場的變種人天使,一開始他的家人和他本人都對自己的變種人身份感到無法認同。圖片來源:fanpop.com

刻板印象如何形成?

根據刻板印象內容模型,刻板印象的形成基於我們對社會團體的認知在兩個維度上的屬性——親切度(warmth)和能力(competence)。

如果某群體讓我們覺得相似、友善,或不具威脅性,我們會給親切度加分;如果另一些群體讓我們覺得像競爭者,他們的親切度會相應的被扣分;如果某群體在我們看來野心勃勃、成功,或擁有較高社會地位,能力這個維度的分數就相對更高。如果某群體在社會地位的階級上排名靠後,我們會將其視作能力不足(incompetence)。

這個模型背後的思路是,我們在認識到不同親切度和能力值的群體時,經歷的情緒是不同的。下圖是這個模型中不同情境下典型的情緒反應:

面對不同群體時,人們的典型情緒反應。圖片來源:ScientificAmerican

我們通常會認為社會中的內群體(ingroups),也就是文化主流群體(cultural majority,例如美國的白人和基督教徒)擁有高度的能力和親切度。於是,這種組合便召喚出了自豪和仰慕情緒,並讓人傾向於主動(直接幫助)或被動(如只是想結交他們)地幫助這個群體;而在這個圖譜的另一側,則是流浪漢、毒蟲等常被認為是能力和親切度都很低的群體。這會招來人們對這些人的厭惡和憤怒情緒。人們在這些情緒下的典型行為就是企圖通過無視或直接攻擊來傷害這些群體。親切度高而能力低的通常是老年人和殘疾人群體的特徵,當我們遇見這些親切但能力不足的人時,我們會啟動基於憐憫的刻板印象,繼而引發一種矛盾的行為反應——儘管人們有時會試圖主動幫助他們,但他們還是不免經常因為被忽視而受到傷害。

那X戰警們又在圖上的什麼位置呢?他們有超能力,所以能力必然強。事實上,普通人變種人的恐懼就在於此,他們對變種人的控制和破壞能力無法釋懷。而在普通人看來,變種人極端的「異己性」(不管從表型還是基因上)和對資源的競爭,讓這個群體直接落在了「低親切度」的一側。能力超群但親切度低,人們似乎時刻為這樣的群體預備著一切最壞的詞——他們有受「景仰」之群體的高社會地位,但不如他們親切近人;他們有受「嫌惡」之群體的冷淡和資源佔用,卻不至像他們那樣因無能而無為。像X戰警這樣的群體在人們的認知中,屬於待遇過優的局外人,而這會召喚出一種獨特的情緒應答:羨慕嫉妒恨。

1nW2E7-WwTl-uqwofMkMJQG2aTfDZsi1dci7dpDaYDt8AgAAjgEAAEpQ

人們對變種人的恐懼、嫉妒、憤怒、憎恨等多種情緒混雜在一起,催生出了以根除變種人為目標的「哨兵」。圖片來源:comicvine.com

如果貫穿X戰警系列中,清除全體變種人的終極目標讓我們隱約想起了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那麼原因不難解釋——這不只是因為亦正亦邪的萬磁王是大屠殺的倖存者。嫉妒是這些刻板印象中最危險的一個情緒基礎;它混雜著不情願的尊重和強烈的厭惡,而這些是暴力、複雜的情緒雞尾酒,讓飲者在不具威脅的社會環境下被動地欽佩,​​而一旦環境出現擾動,暴力攻擊就會發生。事實上,被​​嫉妒的群體是種族滅絕的大型謀殺中最頻繁的受害目標。人們不一定願意清除自己憐憫的群體,甚至不會是自己憤怒的群體——他們想清除的,是那些讓他們嫉妒恨的人。

cW7rGGtRtR5bJ9MNp9_CwJcEaKY03xhxEXDxigDsJBjQAgAA4AEAAEpQ_640x426

萬磁王對於人類的態度是非常強硬的,這也最終導致了他和X教授分道揚鑣。而這或許和他的大屠殺倖存者經歷有關?圖片來源:comicbookmovie.com

如何激發刻板印象?

在某種程度上,人們一直在自動(並且自發)地把遇見的各色人歸納進基於刻板印象的群體中——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只依賴刻板印象來做評價、做決定。典型情況下,我們即使意識到了特定刻板印象的存在,也會有認知(和認知控制)來告訴自己不要把遇見的所有人臉譜化。然而,我們確實在某些情況下更容易依賴刻板印象:

  1. 你累了。當人們用腦過度,在其它的任務上耗費了許多精力,或者只是疲倦了的時候,認知能力也竭盡了;這時人們更傾向於依賴刻板印象。如果你已經在一個無聊的會議上聽了幾個小時關於《變種人登記法案》利和弊的辯論,努力集中精神直到認知已經疲軟,這種情況下投票的決策更容易依靠你腦中的刻板印象;
  2. 你的自尊心在作祟。當你的自尊心受到一個特定的社會群體的威脅時,你會更加願意將他們納入刻板印象來補償落差。不妨想像你在博物館中看見了一群年輕的學生。在這群學生裡,有個男孩在和一隻萌蘿莉扔打火機玩,蘿莉的名字叫小淘氣。你興致十足地找蘿莉搭訕借打火機,結果被拒了,這一擊下來估計你的自尊心會掉血不少。如果你接下來意識到你不過是被一群變種人發卡了,那麼也許就會帶著傷疤往少年的方向扔一句「怪胎」;
  3. 你在爭奪資源。當你意識到資源的總量是有限的,而你正在和另一個群體相互競爭,此時會更容易將對手置於有競爭力,並(進而)不可親近的刻板印象中,調動這個類型下的情緒(如嫌惡、憤怒,或者嫉妒),有時可能會被觸發暴力反應。所以,當凱利議員推進《變種人註冊法案》時描繪一幅「我們大戰變種人」的圖景,描述變種人會如何和普通人競爭資源、職位、配偶,以及總生存率的時候,選民們更有可能將變種人置於消極的刻板印象中,出於嫉妒地對他們實行暴力、傷害性的行為反應。
X5JwNZhu3qaJjLd-d14to048yrQmvMluElCW4LFlluI6AgAAQAEAAEpQ

人類對變種人的刻板印象,也導致了變種人們直接分裂成了兩個陣營:主和派的X教授和主戰派的萬磁王。圖片來源:tumblr.com

我們從X戰警中學到了什麼?

關於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形成並採用刻板印象的方式,X戰警系列能夠教導我們3件事:

  1. 對那些可能與你形成競爭關係的群體,時刻警惕你對他們的看法。那兩個親切度低的社會群體(不論能力高低)都最容易激發傷害性的行為反應,可一旦落入了高競爭力低親切度的刻板印象,結果可能會非常危險,尤其在社會政治氣候不穩定的時候。如果你面對著X戰警們,試著不要嫉妒恨他們的超能力——這只會給你惹麻煩;
  2. 當你有機會依賴刻板印象來做出評判或重要決策時,試著不要疲憊,不要有危機感,也不要覺得傷自尊。如果一個變種人讓你疲憊不堪,或者搶了你的飯碗,或者刻薄地評論了你的髮型,你可能很難避免運用基於群體的刻板印象來評判他/她;
  3. 刻板印象不能準確的評判一個社會類群中的所有成員——他們被分在這個類群,更多是基於社會認知,而不一定是基於事實。例如,認為「變種人」們不親切的想法,並不意味著這個判斷能夠延伸到每個變種人身上——藍魔鬼(Nightcrawler)就十分友善,且純良無害(除非他被威廉·史崔克控制)。

但是即使是這樣,你應該也不會想惹金剛狼生氣。 (編輯:球藻怪

m_2dVcxnJnysnDbNgg9A0bIc0Ft-Ipv3nKbJRljDbzpYAgAAkQEAAEpQ

X戰警中的小強金剛狼,不但打不死,而且脾氣不太好,識相點的話還是不要惹他。圖片來源:fanpop.com

編譯自:Melanie Tannenbaum:Envying Evolution: What Can The X-Men Teach Us About Stereotypes? Scientific American

轉載自果殼網

關於作者

果殼網

果殼傳媒是一家致力於面向公眾倡導科技理念、傳播科技內容的企業。2010年11月,公司推出果殼網(Guokr.com) 。在創始人兼CEO姬十三帶領的專業團隊努力下,果殼傳媒已成為中國領先的科技傳媒機構,還致力於為企業量身打造面向公眾的科技品牌傳播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