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蜂之死

本文由民視《科學再發現》贊助,泛科學獨立製作

生病的蜜蜂,在晚上離巢外出,行為反常,在光線的吸引下,縈繞於燈具,有如飛蛾撲火一般,不久便力竭而陳屍在地上,平均 7 到13 天左右,體內的蛆從蜂體爬出,化蛹,原來這蜜蜂是被一種蠅所寄生,有如殭屍的蠅 — Phorid fly (Apocephalus borealis),中文名為蚤蠅,別名棺材蠅,被他「咬」過後便成行屍走肉(其實是尾部的針叮的)。

這種體型遠小於蜜蜂的蚤蠅,可以在一瞬之間,停在蜜蜂的背面,用尾部的尖刺,將卵送入蜜蜂腹部孵育,當卵化為蛆後,吃盡蜜蜂體內的組織,也難怪蜜蜂開始阿達,半夜要上演離家出走的戲碼,而且一出去,就不再回來。

近幾年蜜蜂族群時而傳出突然崩解的新聞,範圍擴及歐洲、亞洲、美洲各地,可能的原因包括寄生蟎、黴菌、病毒感染等,最近在 Plos one [1] 上的一篇文章記錄寄生蠅侵襲蜜蜂,給這種蜜蜂族群崩解的現象,再加一條可能造成的原因。原本這種蚤蠅寄生的對象是熊蜂(bumblebee),它們的攻擊的目標,已開始波及到會製造蜂蜜的家蜂。

fig1-dead-bee

嗚呼哀哉!

fig2-pupate

死掉的蜂在培養瓶中,兩星期內,從身上爬出蛆來,並在瓶壁化蛹,不久後就成為蚤蠅,到處飛了。

fig3-zoomfly

蚤蠅,Phorid fly (Apocephalus borealis),它尾部的尖刺,正是把卵送進宿主的利器。

在團體生活的昆蟲社會中,受感染而致病的個體,有時會採取一種「自我刪除」的利他行為,生病的蜂,自己會離巢去死在外面,以免波及巢內的其他健康的蜂[2]。在法布爾在一百多年前的《昆蟲記》[3]這本書中也描寫過類似的昆蟲寄生現象,印象中,他對很多昆蟲生態有細緻的敘述,開始閱讀後,讓人發覺有種欲罷不能的吸引力,細心的觀察與活潑的筆觸,雨果曾讚譽他為「昆蟲世界的荷馬」(d’Homère des insectes)。在網路發達的今天,我們也可效法法布爾觀察昆蟲的熱愛,並且將有用的觀察結果,貢獻給科學研究。有種「全民的科學研究計畫」(citizen science projects) 類型的研究方法正在興起中,這是一種鼓勵每個人都來參與,匯集大眾力量的研究計畫。


ZomBee Watch
[4] 便是這種鼓勵大眾參與科學研究的例子,透過教學影片的介紹,參與者可以很快學會如何辨認死掉的蜂是否被寄生,累積的回報記錄在地理資訊系統上呈現,便可一目了然災情擴散的最新狀況。傳統的研究法,單由研究人員到各地慢慢的收集資料,恐怕要花很大的勁,才有辦法收集到足量的研究數據。而如今在網路的加持之下,彈指之間,資料可能如洪水般湧入,所要擔心的,反而是如何挑出品質有問題的資料,予以剔除。

參考資料:

  1. A New Threat to Honey Bees, the Parasitic Phorid Fly Apocephalus orealis. http://www.plosone.org/article/info%3Adoi%2F10.1371%2Fjournal.pone.0029639
  2. Rueppell O, Hayworth MK, Ross NP: Altruistic self-removal of healthcompromised honey bee workers from their hive. J Evol Biol 2010, 23:1538–1546.
  3. 法布爾《昆蟲記》http://haodoo.net/?M=m&P=I0401:0
  4. ZomBee Watch https://www.zombeewatch.org/

 

 

原文發表於: 網路城邦部落格

 

—————————–

延伸科學再發現@科技大觀園


更多內容也可以上科技大觀園搜尋「蟲」,或每週六上午8點收看民視53台科學再發現

ad3

問答是人類最原始的知識互動方式,也是文明火箭推進的燃料,更是茫茫知識大海中的羅盤
為什麼蘋果會落下?為什麼人類不能飛?所有偉大的事物,都萌芽於一個最初的問題。
我們全新推出的問答平台——泛答,讓大家用最輕鬆直接的方式挖掘最有價值的知識。

受夠了虛實難辨的假新聞?懷疑自己困在同溫層?想念那個充滿好奇的內心自我?
來泛答吧,跟我們一起用問答打破現狀,用問答找回專屬於你的知識。

關於作者

李志昌

台灣大學博士後研究員,曾旅居加拿大於多倫多大學工作多年,喜好科普閱讀與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