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善變少年郎

生物學家如何看待鳥類性擇和人類演化?

採訪整理/費森敦(Marissa Fessenden)

澳洲的紅背細尾鷯鶯是小型食蟲鳥類,實行一夫一妻制,配對後會待在一個家族團體裡。但是牠們也有混雜的性關係,鳥巢裡養育的很多後代都不是雄鳥親生的。

當有這些其他的性關係存在時,會造成多隻雄鳥競爭少數母鳥。性競爭會塑造性訊號,例如羽毛,可能是物種形成的驅力;對人類演化而言,這種性擇也非常重要。

我們研究的細尾鷯鶯,雄鳥有兩種外形:擁有鮮亮的紅黑色羽毛,或是土褐色羽毛。羽毛顏色受生長時的激素調控,而繁殖季節前的社交行為顯然會影響激素分泌。階級相對較高的雄鳥,體內的睪固酮濃度也較高,會發育成亮麗的雄鳥;但如果牠得到的是負面的社交回饋,例如雌鳥不理不睬或者遭其他雄鳥攻擊,睪固酮便會下降,就發育為顏色黯淡的雄鳥。

紅黑色的雄鳥可以繁殖更多幼鳥,但是長得黯淡卻是不受雌鳥青睞的雄鳥最好的選擇:牠們沒有交配的機會,因此不必浪費能量在求偶所需的鮮豔表現型上。不過羽毛顏色並非永遠不變,只要等個一到兩年,一旦情況好轉,牠們也會長成亮麗的雄鳥。

很多早期簡單的演化模式,並沒有考慮到表現型可塑性的概念,例如這種暫時性的羽毛顏色變化。我們實驗室想了解:這種可塑性會帶來什麼影響。(林雅玲 譯)

[小檔案]

姓名:韋布斯特(Mike Webster)

職稱:演化生物學家

工作地點:美國康乃爾大學鳥類實驗室

 

刊載於《科學人》2012年第130期12月號

關於作者

科學人

《科學人》雜誌-遠流出版公司於2002年3月發行Scientific American中文版,除了翻譯原有文章更致力於本土科學發展與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