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人類的未來—行星文明

數千年後,社會進入第二型狀態時,將會永遠存在。科學所了解的一切都無法毀滅第二型文明。因為它將長期控制天氣,冰河期將可避免或改變。流星和彗星將能加以轉向。即使他們的太陽變成超新星,人們可以逃到另一個恆星系統,或者避免他們的恆星爆炸。例如,如果他們的太陽變成紅巨星(red giant),他們將可能讓小行星繞著他們的行星,以彈弓效應移動行星遠離太陽。

第二型文明可能開發恆星輸出的全部能量,方法之一就是創造一個巨大的球體將它包圍,來吸收所有恆星發出的陽光。這就是所謂戴森球體(Dyson sphere)。

第二型文明可能處於和平狀態。因為太空旅行實在非常困難,人們將停留在第一型文明很多世紀,以足夠的時間來解決社會內部的分歧。到了第一型文明發展到第二型的狀態時,他們不但必須在整個太陽系殖民,還要到附近的恆星(也許距離數百光年)殖民,但不會有很多恆星。他們仍將被光速限制著。

第三型文明

進入第三型狀態以後的文明,將已經探索過星系內的多數地方。要探訪數千億顆行星,最方便的方式,就是送出能自我複製的機器人,去探索整個星系。馮紐曼探測器(von Neumann probe)是一個可以無限複製自己的機器人,它降落在一個月球(因為它不會生鏽和腐蝕),以月球上的泥土製造一個工廠,在其中複製成千上萬個自己。每一個複製品又發射到其他遙遠的星球系統,然後又複製數千個複製品。以這樣一個探測器開始,我們很快地創造出無數個可以自我複製的探測器,以接近光速擴展,在十萬年內製作出整個銀河星系的天體圖。由於宇宙有一百三十七億年歷史,這些文明仍有足夠的時間可以興起和衰亡—這種快速的指數性成長,也是病毒在人體中散布的機制。

不過,還有一種可能。文明發展到第三型文明時,它的人民有足夠的能量資源可以探究「普朗克能量」或1019十億電子伏特—在此能量下,時空變成不確定。「普朗克能量」是我們的最大的粒子加速器(日內瓦的大強子對撞機)所能產生的能量的一千兆倍。理論上,在此能量下,時空的結構會解體,創造出一些很小的入口,可能由此進入另外一個宇宙,或時空中的另一點。要管控如此巨大的能量,需要一個難以想像的巨大規模的機器,但如果成功,它們將會造成可能的捷徑以通過時空結構—可能是透過壓縮空間,或通過蟲洞。假設他們能克服一些難以對付的理論和實際的障礙(如管控足夠的正能量和負能量,並除去不穩定),我們可以相信,他們將能在整個星系殖民。

這又不免使許多人想到,為什麼他們不來訪問我們。批評家問:他們在哪裡?

一個可能的答案是:或許他們已經來了,但因我們太過原始而注意不到他們。自我複製的馮紐曼探測器將是探測星系的最實際方式,但它們不一定要很巨大。由於奈米科技的革命性進步。它們可能只有數英吋長。它們可能以樸素的樣子出現,但由於我們找錯對象,期待巨大星艦從外太空帶來外星人,所以不認得它們。更可能的是,探測可能是全自動式(部分有機、部分電子),完全不包含任何外星人。

而且,當我們終於遇上了來自太空的外星人,我們可能很意外,因為他們早就使用機器人、奈米科技和生物科技改變了他們的生物體。

另一個可能是:它們已經自我毀滅。如同前面提及的,從零型轉變到第一型是最危險的,因為我們仍然有過去所有的野蠻主義、基本教義派、種族主義等等。有可能某一天,當我們訪問其他恆星系統時,我們會發現零型文明轉移到第一型時失敗的證據(例如,那裡的大氣太熱,或放射線太強,無法支持生命)。

搜尋外星智能

目前,世人確實並未察覺正在邁向第一型行星文明,也沒有這個歷史性轉移正在進行的集體自我感受。如果你做一個調查,某些人可能隱約感知全球化的過程,但除此以外並未意識到我們正朝向一個特定的目標。

如果我們發現了外太空有智慧生命的證據,所有這些可能突然改變。那時,我們將立刻察覺我們的科技層級與這些外星文明的關連。特別是科學家,將會特別想知道這個外星文明能掌握哪一類科技。

雖然我們沒有把握,但鑑於我們的科技進步速度極快,我們有可能在這個世紀內,偵測到太空中的先進文明。

兩個趨勢使得此一預測成為可能。第一是發射專門為搜尋小型、多岩石的太陽系以外行星而設計的衛星—對流旋轉和行星凌日觀測衛星與克卜勒衛星。克卜勒預計將可在太空找到高達六百顆小型又類似地球的行星。一旦這些行星被找到,下一步就是搜尋來自這些行星的智慧排放物。

二○○一年,微軟億萬富翁保羅.艾倫開始捐增基金(至今已超過三千萬美元),以啟動被暫停的外星智能搜尋計畫(Search for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 SETI)。這將大量增加在舊金山北方帽子溪(Hat Creek)天文台的無線電望遠鏡。艾倫望遠鏡陣列完全運作時,將有三百五十個無線電望遠鏡,成為全世界最先進的同類設施。過去天文學家在搜尋智慧生物時,檢查過的星星不到一千顆。新的艾倫陣列,可將此一數字增加一千倍,達到一百萬顆。

雖然,近五十年來科學搜尋來自先進文明的訊號一無所獲,只有最近的SETI增添了兩項亟需的設施。許多科學家相信,這只是因為努力不夠,而投入SETI的資源也太少。有了這些新資源和新資料的注入,SETI計畫已經成為較重要的科學計畫。

我們可以相信,在本世紀內,人類將可以偵測到太空中智慧文明的訊號。在灣區的SETI研究所主任賽斯.修斯塔克(Seth Shostak)對我說,他預期在二十年內將會與這種文明接觸。那或許過於樂觀,但保守地說,如果在這個世紀之內我們沒有偵測到來自太空另一個文明的訊號,那也將是很奇怪的事。

如果發現了來自先進文明的訊號,那將是人類歷史上最有意義的里程碑之一。好萊塢電影喜歡描述這個事件可能引發的混亂,還有預言告訴我們末日已近,瘋狂的宗教迷信則進入倒數計時等等。

不過,現實則很平常。不會有立即性的痛苦,因為這個文明可能還不知道我們在偷聽他們的對話。即使他們知道了,考慮倒雙方的距離實在遙遠,他們和我們之間的直接對話也將極為困難。第一,那將花費數月至數年來完全為訊息解碼,然後為這個文明分級,看看是否符合卡達謝夫的分類。第二,由於距離此一文明將有許多光年,太遠而無法做任何直接接觸,因此可能也不會有直接的溝通。所以,我們將只能觀察這個文明,而非進行任何對話。將會有人致力於建立巨大的無線電發射台,可以將訊息送回外星人。但事實上,與此一文明之間的雙向溝通,將還要再等好幾個世紀。

(全文未完)

摘自《2100 科技大未來》第八章〈財富的未來〉。本書由時報出版社出版,為2012年11月PanSci選書

關於作者

時報出版

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在台灣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