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為什麼不告訴我?愛情裡的禁忌、欺瞞與逃避

[本文摘要]

  1. 本文先回顧了男女之間六大禁忌話題與不敢說出口的原因
  2. 情侶跟曖眛的「普通朋友」擔憂的事情不同,但同樣會因為不確定彼此的關係現況,而選擇隱瞞或欺騙
  3. 以饅頭曲線與關係動盪模型,說明為何這種不確定感會在剛認識的時候一直增加
  4. 當對方淚眼汪汪地跟你說欺瞞是為兩個人好,是真的嗎?答案是要看情況!
  5. 在說與不說的掙扎之外,提供三個可能的思考建議。

「你怎麼了?」她語帶關心地問我。

「沒、沒有阿。」我說,一副心虛的表情。

「每次都這樣,問你什麼都不說。有心事就說出來阿,大家一起出來面對!」

「喔,就真的沒有啦。我真的有事會跟你說。」我其實很想說,之前告訴她心事時,就說我又盧她又煩她又愛亂想。

現在好了、我索性都吞下去不說了,卻又說我都悶心裡。

她到底是在矛盾啥(機車行老闆語氣)?這樣到底是要我說還是不說?

 

男女間的六大禁忌話題(Taboo Topic)

幾年前,一個對岸的朋友寫一封信來問我,為什麼很多話我們反而不敢跟最親密的人說?為什麼最心愛的情人,總是有一部分和自己隔得最遠最深?那時我剛好在趕畢業論文,偷懶地丟了一系列文獻給他讓他自己去讀。一直到前陣子,才有幸整理了遠距離戀愛的文獻,總算把這個問題做一些可能的詮釋。

談到異性間的禁忌話題,最早應追溯到Baxter等人1985年做的研究[1]。他們想知道情人、紅粉知己、以及有可能變成情人的李大仁等三種人,在聊天的時候最不敢聊到的是什麼。雖然看到「禁忌」兩個字,總不免讓人與「性」產生聯想,但根據他們彙集多個研究、每個研究長達60-90分鐘的訪談稿分析發現,不論這兩個人究竟是情人、超級好朋友、或是戀人未滿,最不能聊的並不是性愛本身,而是「你到底把我當普通朋友還是情人?」、「我們之間還可能繼續嗎?」、「我們這樣算不算愛?」、「你還愛我嗎?」之類的關係議題。

Baxter等人更進一步統計出了六大禁忌話題,並試圖找出為什麼這些話題會成為一種禁忌(可複選,所以%加起來不會是100%):

1.當前的關係狀態(The state of the relationship)

67.8%的受訪者認為,討論兩個人的關係現狀與未來(我們這樣下去好嗎?),或是彼此的關係狀態(我們究竟事情人還是朋友?)是最尷尬難以啟齒的。

2.和其他人的互動關係(Extra-relationship activity)

31.0%的人指出,要說出自己前一天和對方不認識的人去玩、或是表明自己最近跟另一個人走得很近,也非常困難。

3.關係的規範(Relationship norms)

是不是該要求他每晚打電話給我?我很想送她回家,但是他會不會覺得怪?要不要跟他說,已經約好要去看電影了,就不要每此都拖時間在打LOL?25.3%的人認為,和對方溝通在這段關係裡面究竟該做或不該做什麼,也很難開口。

4.舊情往事(Prior relationships)

你比較愛前男友還是愛我?究竟你是愛我比較多,還是愛圭賢比較多(躺著也中槍)?都已經和她分手這麼多年,為什麼皮包裡面還擺著她的照片?到底是和前女友做愛比較爽,還是和我雲雨比較歡愉[2]?25.3%的參與者認為這些話有時想問想說,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說<1>。

5.會引起衝突的話題(Conflict-inducing topic)

不要再抽菸了好不好?不要每次我遲到都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好不好?不要每次都等到我傷了累了想放棄了,才來安慰我秀秀我好不好?我們多想告訴對方、跟對方討論,但21.8%的參與者仍擔心,這樣的討論會讓彼此吵架,選擇忍耐不說。

6.說出自己的難過感受(Negative self disclosure)

所以,也有人選擇把傷心打碎掩埋,不說出自己在意難過的事情。17.2%的人害怕說出難過會遭致不好的後果,所以總是忍氣吞聲、委曲求全。

這些話題為什麼是禁忌話題呢?Baxter在所有的禁忌話題中發現了一個共同的擔憂是:我說了這些,會不會威脅到我們之間的關係(relationship threat)會不會讓原先不明確的友情變得連朋友都當不成?會不會讓看似平靜的感情激起難以收拾的巨浪?如果會,那我為什麼要說?

情人與「普通朋友」,擔心有所不同

但是,所謂的「普通」朋友(cross-sex friendships)與男女朋友所迴避的話題(Topic avoidance),還是有些不同。Afifi等人幾年後重新驗證了Baxter的論點,他們調查了111對認識兩個月以上的男女(其中1/3是情人,2/3是異性好友),結果發現十年來我們還是沒什麼長進,不敢談的話題依舊是無法觸及,只是--男女朋友之間比較不敢談到自己的舊愛和紅粉知己李大仁,「普通」異性朋友最怕聊到的卻是兩個人目前究竟是什麼關係(Relational state)、行為的界限又在哪裡(Relational norms)[3]。

不敢說的饅頭曲線

「哎呀,那有什麼不敢說的。我跟她什麼都嘛攤開來講,根本沒有什麼禁忌話題!會不會是你想太多了啊?」我第一次跟朋友分享這系列研究的時候,他不以為意地攤開手,豪邁地一口灌下金牌,一副就是君子坦蕩蕩,小人才會藏雞雞的模樣。當時我也覺得,或許我們觀察到的只是一部分做賊心虛的人,像他們這些「正直」的情人們應該不會有這般的隱憂。

但後來讀到Knobloch等人的文章之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研究發現,92%的情侶承認他們曾經騙或隱瞞過另一半[4]。我們之所以不敢跟對方說這些事情的主因,並不是自己花名在外、養了小三小四,或是同時和許多人走很近怕對方傷心,而是「不確定自己和對方的關係」(Relational uncertainty)。

(示意圖,請看橘色部分。欲知細節,請參閱原文)

Knobloch等人調查了216個戀愛中的受試者,並測量各種指標結果發現,親密程度(intimacy level)和逃避的話題的傾向,呈現一個「饅頭狀的曲線相關」:一開始,兩個人越走越近,反而有多不知道該說或不該說的話題;但若已經好到像老夫老妻,其實沒有什麼話是不能說的──如果兩人的感情沒有淡掉的話[5]。

Knobloch指出,重要的不是你跟他交往了多久,而是你們之間存在多少不確定的感覺。這段關係對你有多重要?在他心目中,你是獨特的人嗎?是永遠的唯一嗎?你們的未來會怎麼樣?你們的愛怎麼了?是他變了嗎?還是你變了?他是不是還愛著她?或是陪著你的時候在想著他?你跟他之間的愛,會消失嗎?如果你擔心所有的想像都只是你的以為,如果這些問題一再地困擾你,如果你對愛情對關係充滿了這些種種的不確定,那麼就表示你跟他之間,或許存在著「各種或許」(看來過去許多成名歌曲,都打中了我們心裡擔憂的這些或許)[6-8]。

 

不確定的自己,無法掌握的感情

為什麼我們會在說與不說之間掙扎? Solomon提出了一個「關係動盪模型」(relational turbulence model)[9]來解釋上面這些這些事情。該模型指出,當我們逐漸跟一個人變得親密時,其也會增加對自己、對對方、以及對關係的不確定性[3, 9, 10]。這些不確定的感覺增加了,所以我們不敢說的事情也變多了。

那麼,為什麼不確定感會隨著越來越熟而越來越多?這不是很弔詭嗎?

可能的答案是,戀愛是一個重新定義自我的歷程。原先你可能還滿清楚你喜歡或討厭什麼,但是跟他在一起之後、關係漸漸變好的那幾個月,你開始認同他喜歡的東西、開始替他著想、開始會跟他一起看球賽或逛網拍,開始把他的一部分納進你的自我概念裡面、甚至開始在買相機的時候把實用性列為第一考量(儘管原先你對3C產品都是外貌導向)──於是,你對自己的喜惡,開始模糊了起來。

接著,你們可能會遇到需求衝突(goal interference)、遇到你需要讓步的時候,因此這個過程必然會產生一些自我懷疑:我要的究竟是什麼?我是在順從他的決定嗎?還是這是我原先就希望的結果?這種現象在從朋友剛變成情人,或是徘徊在曖昧不明時的戀人未滿最為嚴重。

(修改翻譯自原論文圖片)

幸好,關係動盪模型也發現,當兩人繼續交往一段時間之後,親密感持續增加,不確定感會由升轉降。在一起久一點之後,你變得逐漸知道什麼是你要的、什麼是他要的,什麼是你的地雷、什麼是對方的爆點。當彼此的模樣都變得清晰,這種焦慮的感覺也會漸漸降低。而降低不確定感比增加親密感更為重要[11]。

簡單地說,倘若你跟他素昧平生,根本沒有什麼不好說出口的(這就是為何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反而容易跟陌生人開口);相反地,如果你們已經交往非常長的一段時間,過了饅頭曲線的頂點、在他身邊常常能感到溫暖安全,也沒有什麼不敢說的。真正東躲西藏、堆積於心坎卻不願意開口的,往往是那些正在進展當中的關係,或是已經走到了膏肓的末路,深怕踏錯一步就會粉身碎骨[12]。

可是,儘管知道了這些,我們還是常常無法諒解對方的隱瞞與欺騙。

為什麼他要騙我

「我那時不跟你說,其實是為了我們好。我怕你聽到了,會很傷心……我真的不是刻意要隱瞞你的,只是我……其實瞞著你,我也不好受……」他說,低著頭雙手環抱著機車安全帽,像是被雨淋濕的小犬一樣軟化下來道歉,可是我卻聽不進任任何一句解釋。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真的不知道,該不該再傻傻地相信他?

答案是,那你得看他是否真的愛你、在乎你。DePaulo日記研究(Diary)的方式調查77個大學生和他身邊的人的親密互動,結果發現如果說謊者的出發點是出於關懷(caring)或為了維繫關係(per social interaction),而和身邊親密的人說謊,其實真的會很難受[13]。事實上DePaulo也發現,我們對身邊朋友、伴侶說的謊,大多數是善意的謊言,而不是為了自己(self-serving)──至少相對於陌生人來說。

可是你可能還是會納悶:為什麼他要騙我?為什麼他不跟我說實話?我們可以平靜的好好談阿?這裡提供大家一個思考點是:難道你沒有騙過他嗎?

事實上,這些戀愛中的欺騙都是其來有自的。Cole曾進行一個研究,他邀請128對伴侶以問卷方式調查他們的相處情形、是否欺騙與信任對方,結果發現儘管他騙你的原因、欺騙或隱瞞的內容百百款,但主要還是脫不了三個關鍵:以牙還牙(reciprocal exchange of information)、怕會被罵 (the desire to avoid punishment)、與缺乏安全感(individuals’ attachment beliefs)[14]。

Cole指出一個諷刺的現象是:如果你越覺得對方常騙你,他也「真的」會常常騙你。同樣的,如果你越常騙對方,也會覺得對方常常在說謊。總之,如果你們的關係信任基礎已經動搖,很可能整段感情都充滿隱瞞與猜疑──而且,你也得負起一部分的責任。或許你也可以問自己,為什麼他「需要」騙你呢?

欺騙與「不敢說」相同,有時只是為了維持和諧。或許他擔憂你會生氣、怕你會傷心,所以選擇粉飾太平。但Cole也發現,粉飾並不見得會真的太平。如果被發現了,對關係的重傷將是無法估計的;但如果沒被戳破,也無法讓兩個人更為恩愛<2>。一段關係如果失去了信任,接下來會失去更多的東西。

還有一種可能是,他非常缺乏安全感。他說他在忙,可能只是一種善意的謊,因為他是逃避依戀者,不喜歡與你太黏太親近;吵完架,她說她心痛地快死掉,現在站在大馬路中央等車撞,或許只是因為她是焦慮依戀者,很需要你去安撫他,聽她說話。這些缺乏安全感的人,傾向說更多的謊,還換取一個舒服的心理空間,或是跟你見上一面。

是為你好,還是為我好?

「每次你都說,當初不告訴我是為我們好。我一開始也都相信你……可是今天,在我們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的今天,我已經不知道,你究竟是在替我們著想,還是只為你自己著想……我是只想知道……你口中的『我們』,會不會跟本只是自私的『我』而已。」我終於把心裡的擔憂和難過一股腦地說出來,一直以來的忍耐、一直以來的自怨自艾,我希望能得到一個解答。冷風在朵的耳邊呼嘯,他卻靜靜地不再說任何一句話。

逃避話題或隱藏傷心,真的有「助」於兩人的關係嗎?Finkenauer指出,在每次都實話實說,對兩人的關係不見得有幫助。他調查結婚三年以上的夫妻發現,在關鍵的點上適時地討論或迴避一些話題的人,整體來說婚姻比較美滿[15]。比方說,體貼的太太不會在先生剛被解職的時候,跟他說這個月的開銷又赤字了;EQ高的先生不會在吵架的時候說出自己已經忍耐對方很久了,因為他知道此話一出一定招來更多腥風血雨。

講這麼多,到底是說好還是不說好?重點不是說不說,而是對方是不是有感覺到你在「逃避問題」[16]。Caughlin等人發現,如果你的另一半「覺得」你在逃避(不論這是不是事實),他的關係滿意度會比較低<3>。如果對方知道你對他有所隱瞞,會有種排拒在外的感覺。我們住在一起,但是心並沒有繫在一起。這種感覺會讓雙方更不願意調整彼此,也更不想為彼此的衝突付出、處理兩人的差異,為關係埋下了未爆彈[17]。

好,問題還是沒有解決。憨人都知道我們該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在適當的時候表達,在關鍵的時刻閉嘴,但究竟什麼時候該說,什麼時候又不該說?

這與說話的時間點可能沒有太大的關係,而跟你的動機(Motivation)有關。Caughlin等人指出,當你說謊或逃避話題時真的為了兩個人的關係(protect relationship),而不是只為了自己,逃避的負面效果比較小[18](但並不是比較好)。

在說與不說之外:三條可能的出路

寫到這裡,似乎還是要提供一些非常假掰的建議,大家才不會覺得空手而來,又帶兩串蕉回去。面對這些擔憂矛盾的說與不說、遇到許多秘密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甚至是不確定目前的狀態適不適合談這些話題的時候,還是可以把下面三件事情放在心裡,細細思量:

(1)盡量減少隱瞞

人生在世,我們所求何物?從自我決定論(Self determination Theory, SDT)的觀點來看,主要是三件事主導我們的幸福:你是否能自由地選擇自己的人生與未來(Autonomy)?能不能作一些感到有意義、能勝任、讓自己感覺很棒的事情呢(competence)?最後,你能與人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嗎(Relatedness)[19, 20]?

隱瞞伴侶,將會一次打垮上面三個最基本的需求(thwarted basic needs)[21]。首先,說一個謊,要拿更多的謊來圓,你變得常常無法跟對方說真話、無法「自由地選擇自己的語言」。於是,你被自己的謊言綁住了自由。再來,每一次的隱瞞,就是對自己加一塊罪惡的磚頭。從欺騙當中我們無法得到成就感,反而會覺得自己很糟,才無法跟對方說實話。最後,我們很可能從中失去伴侶的信任,也失去這段關係。

(2)由衷地信任

沒錯,與某房仲廣告一樣,各種戀愛心理學的研究都倡導信任的重要[17, 22-24],「信任」甚至可以抵擋隱瞞、暫時不說、甚至善意欺騙造成的傷害。當你打從心裡信任對方的時候,對方說多說少都沒有太多影響;但當你對他失去信任,他又什麼事情都不跟你說,你就更容易疑神疑鬼、偷看她的手機簡訊、趁他洗澡時偷偷瀏覽他的臉書訊息。而這些窺探(snoop)的動作雖然一時緩解了你的好奇與擔憂,卻往往會讓彼此的裂痕更加深厚[25]。

(3)真心地關懷對方

「我怕我跟他說我之前的經歷,他會覺得我很爛、很髒、很隨便。可是在他每次問我為什麼我這麼抗拒身體接觸時、在他說想抱我拒絕時,我都從他落寞的眼神中感覺到他的難受……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當然知道要說啊!可是,我就是說不出口嘛!

的確,對於低自尊的人對伴侶說出自己的缺點或負面的經歷時,通常會感到更糟糕[26]。但給予對方安全的感覺,是一種可能的解套[27, 28]。你的關懷與無私的回應,將讓他願意說更多[29]──雖然這可能還是需要一些時間和等待。

所以,如果你的關係還算健康安全,還是找一個適當的時間,和對方談談說說比較好。說出自己的傷心難過、指出對方的缺點、甚至試著面對當前的問題,雖然可能會造成一些不愉快,但同時也會讓這段關係變得更為強壯[11, 30, 31],他也才能知道哪裡是你的底線、哪裡又是彼此不能越過的界限。減少越多的不確定性,兩人的感情才能走得更穩定!

藍色外套與冰淇淋脆餅

幾天沒有收到她的訊息與App,使得她出現在我面前的樣子顯得有些陌生。我們沿著校門外的圍牆,一直往東區走去。

路上,我們幾乎很少說到話。她去畢旅的這幾天,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們之間的一些什麼似乎變得有些不同。我一直在等待一個恰當的時機,並且抱持著一股必死的決心。

「我之前一直想問你,那件藍色外套是誰送給你的?」經過百般內心小劇場的掙扎,推演各種可能的結果,總算把這句話說出口。我低頭假裝若無其事地一直吃著Cold Stone的脆餅。

「哪件藍色外套?」她從我這邊掰了一口脆餅,放進最嘴裡睜大眼睛問我。

「就、就之前我們在摩斯漢堡讀書時,你掛在椅子上那件水藍色外套阿!」我說。原來說出第一句當作開頭之後,後面的話說起來也不會那麼困難了。

「那是我們學校的外套啊!」她舔了舔唇上的香草冰淇淋,理所當然的回答。

「可是,妳們學校冬季外套不是黑色的嗎?」

「拜託,現在是秋天耶。誰會穿西裝外套啊!那是學校發的運動外套阿,每個人都有一件。怎麼,以為是哪個男生送我的生日禮物啊?吃醋了厚!」她說,推了我的額頭一下。這輕輕的一震,化解了我多日以來的憂慮,也讓我和她之間的距離,拉近了幾許。

「沒、沒有啦。」我尷尬地笑了。

「還沒有咧!世界上最不~會說謊的就是你了!為了懲罰你誤會我……聖誕節再請我吃一次Cold Stone!」她特意把「不」的聲音拉得很長,那種可愛像是可以從今天一直延續到聖誕夜一樣。

 

很多事情不做,很多話不說,以後或許還有機會說,但屆時的感受與體會必定已經有所不同。

如果你總是跟自己說,過些時候再跟他說,那麼他或許永遠沒有真正屬於你的時候。如果你總是逃避面對你們之間的問題,那麼你與他的關係可能會面臨更大的問題踏出一步或許需要非常多的勇氣,但是那一個人不是在愛情裡,挑戰更多的自己?

[參考文獻及全文下載] 

[註解]

<1>很多人絕口不跟伴侶提起做愛的經歷、或是討論愛要怎麼做等等,是因為不知道要怎樣開口怎樣說。從學習心理學的角度,學者發現透過「電視教學」的楷模學習,可以讓在做愛前後更想跟你討論,實際上也增加了做愛前的溝通[32]。

<2>這邊採用的是承諾(commitment)與關係滿意度(Satisfaction)兩個指標。

<3>使用戀愛研究常常採用的伴侶互依模型進行分析(The Actor–Partner Interdependence Model,APIM),想了解更多請讀這篇[33]。

<4>文中的統計數字與性別差異,均只描述平均值。尚須注意個別差異。
<5>為顧及隱私與行文順暢顧,文中所有個案與章首末故事均已經當事人同意改編重新繕寫並經模糊化處理,無可供指認之虞。

<6>本文插圖引自這裡

 

科技大觀園延伸閱讀:

也可以上科技大觀園搜尋「戀愛」

關於作者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