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從奧寺學姐一般人的角度看《你的名字》:瀧,你是不是有解離性失憶症?

%e5%90%9b%e3%81%ae%e5%90%8d%e3%81%af

《你的名字》為日本動畫導演最新力作,在日本引起巨大的觀影人潮,日前票房已經接近兩百億日元;在台灣也成為史上最賣座的日本電影。故事主要陳述男女主角立花瀧與宮水三葉,因為不知名原因在睡覺時刻靈魂交換,進而交織出動人的愛情故事

當然,我不反對科幻浪漫動畫的描繪,如果事情可以成真,妳想要跟誰交換這類的話題。但是若站在一般人的觀點,如瀧打工地方的美女學姐奧寺美紀(聲優:長澤雅美)來看這整件事情的話,只會覺得這個後輩生病了,而且還病得不輕。

澳寺美紀表示: photo source:電影預告

以下就站在奧寺的視角來思考這整件事,以及我們嘗試使用心理病理學的角度,來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圖 / 電影預告片截圖

因此,以下就站在奧寺的視角來思考這整件事,以及我們嘗試使用心理病理學的角度,來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咦?御姐控!難道我們不想知道其實奧寺(長澤雅美)心理也是很糾結的。我們用科學來解開這個小結吧!)

——————————爆雷警告:以下涉及劇情——————————

 

 

 

 

 

photo source:電影預告

photo source:電影預告

如果我們請奧寺站在第三者的觀點,來談談她對整件事情的看法。她作為一個旁觀者,可能會做出以下陳述:

「這個學弟瀧真是一個很特別又奇怪的人,我的裙子因為被無聊的用餐男子劃破之後,他可以用很短的時間,一口氣就幫它補好,而且還加上小花小草。但是有的時候他好像整個換了一個人似的,完全不記得我們先前所說的過話、做過的事。

我們兩個第一次約會,他變得很生疏,好像悶悶不樂、失魂落魄,談話很難延續下去,記憶似乎有很多空白。我們去參觀了攝影展,那些地方我們根本不可能去過,他卻呆站在一張照片面前,哭了起來,覺得自己好像前世去過那個地方。拜託,怎麼可能。後來阿司跟我聯絡,說瀧想去找那個記憶中的地方,我們就抱著觀光的心態,陪著他去玩玩。

最後是有找到沒錯,但是那個被慧星碎片轟炸過的小鎮,全鎮大部分的人都罹難了,而且罹難者名冊上面已經把相關人員的名字都列在上面了。我知道瀧似乎還記得那個跟他交換靈魂的女孩,但是事實上他也說不上來,更不說其他更細微的細節或是她的名字了。後來瀧有留字條叫我們先回家,自己再去尋找相關事物。

這一次似乎開啟了他對神秘事物的興趣。後來有聽說他突然離家,失去音訊。但是後續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或發現了什麼。」

從以上的描述,我們推測瀧所出現的問題包含記憶缺失、突然離家、到完全陌生的地方旅行,等到記憶恢復回到家之後,也完全不記得離家這段時期的經歷。自己到底怎麼去到這個地方的、坐什麼車去、做了什麼事、看到什麼東西,全部都不記得了。雖然後來回到自己的家繼續原來的生活,但是對於漫遊的這段行程,完全不復記憶。這種情狀,在 DSM-5 中是被歸類為解離性失憶症(Dissociative Amnesia)(註一)。

source:電影預告

source:電影預告

在這個疾病中,全然的忘記自身所有的記憶是很少見的。也就是說,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遠走他方又轉換新身份建立新生活幾乎是少之又少的。除非是在大城市中遊蕩,不然如果遊走到鄉下去,鄉下的鄰里意識比城市高,很容易就被鄉民發現而通報警消人員,並送至精神科相關急診系統之中(註二)。解離性失憶症通常是突然發生的,有的個案會報告自己有多次離性失憶症發作,兩次發作時間的間隔不一定,短到數分鐘,長至數十年。根據過去的研究可知,解離性失憶症多發生於曾經歷過創傷、受虐、災難、戰爭、輕微腦傷、自殺經驗、容易催眠、易受暗示的人身上。

5328210092_f99f64f0d2_z

真相可能是這樣的,瀧與三葉在不同的時間點都深受解離性失憶症所苦,最後在須賀神社外的階梯上相遇,以「你的名字?」作為結尾。圖 / By Kentaro Ohno @ flickr, CC BY 2.0

若回到這部影片上,真相可能是這樣的,瀧與三葉在不同的時間點都深受解離性失憶症所苦,只是因為故事巧妙的安排,而將兩人的經歷架接在一起。因為三葉在慧星來臨時已經過世,而瀧的故事發生於後,他所追尋的只是一段不確定的錯亂記憶,甚至多年之後根本完全不記得細節。那影片最後的橋段,瀧在交錯火車上與女孩四目相對,下車之後互相找尋對方,最後在須賀神社外的階梯上相遇。最後以「你的名字?」作為結尾。

但是我們還是無法知道,這個女孩的名字,只知道長得很像三葉,但根本不是這個人。而瀧的反應也在可以理解的範圍,因為解離性失憶症的個案,本來就易受暗示,他們非常可能就會突然覺得,妳是他命中注定的那個女孩。

以上,就是我們站在一般人美女學姐奧寺的角度,可能推衍出最佳、最合乎邏輯的理解。

source:電影宣傳圖

source:電影宣傳圖

  • 註一:這裡的討論當然不是要正確的指稱瀧屬於哪一個診斷,我們只能就電影中所呈現出的資訊,推測所屬的可能性,而非要隔空抓藥或診斷。在 DSM-Ⅳ 中,瀧的情況可被放在解離性漫遊症(Dissociative Fugue)中。但在 DSM-5,解離性漫遊症被歸為解離性失憶症的一個部分。在此疾病之下,可分成兩個次分類,無解離性漫遊症的解離性失憶症及有解離性漫遊症的解離性失憶症。若是有解離性漫遊症的解離性失憶症,通常呈現的是有目的性的旅行或茫然地遊走,伴隨對自己身份或其他重要自身訊息失憶。電影中瀧兩次在曠野中漫步、尋找,似可歸類於此狀態。
  • 註二:在台灣,類似的事件久久也會發生一兩次。像這則新聞是 2016 年發生的,個案就是在台東被發現的。依新聞中的描述,「他對失蹤期間的記憶,完全空白,也失去語言能力,過去熟悉的老師跟親人,試著跟他說話,他都無動於衷,經過詳細檢查,儘管身體狀況,還算健康,但對比失蹤前,簡直判若兩人」,這確實是很像有解離性漫遊症的解離性失憶症。另外,在 2007 年也曾發生一件轟動一時的新聞,這位同學失蹤的時間點更為奇特,是在考上研究所之後就失蹤,當時曾發動全國警網協尋。找到人之後,個案父親的說法是這樣的:「兒子說他過著流浪的生活,從北部一路到了台南、屏東枋寮等處,家人聽得半信半疑,問他兩個月來的去向時,他會顯得很不耐煩……」,依照這樣的敘述,這也像是有解離性漫遊症的解離性失憶症。

參考文獻:

  •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ition.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林希陶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陶然心理工作室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