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21/05/16
自然界中,雄性經競爭演化出較大的體型、又長又鋒利的犬齒這兩大武器,來施展暴力、控制彼此,甚至用於雌性和沒有自立能力的幼兒身上。而雌性透過擇偶標准改造雄性,讓他們的壓迫、破壞和暴力行爲減少,稱爲美學去軍備化。
・2021/05/15
過去爲了區別人類與非人類動物行爲背後的象徵意義和社會影響力,動物學界將「強暴」一詞修正爲「強迫性交」。而《美的演化》作者則持不一樣的看法:他以鴨子爲例,强調雌性動物所面對的性强迫確實存在,且需更仔細檢視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及對演化的影響。
・2021/05/13
在馬來半島、蘇門答臘和婆羅洲長滿熱帶雨林的丘陵中,住著一種全世界在美學上走得最極端的動物青鸞(又稱大眼斑雉)。雌青鸞體形大而健壯,羽毛上有深褐色、紅棕色、黑色和古銅色的細微彎曲花紋,這種複雜的花紋有偽裝效果。她們的腳是鮮紅色的,臉部的羽毛稀疏,讓底下皮膚的藍灰色透出來......
・2021/04/24
在中世紀人眼中,從神創世到耶穌基督降生,地球僅有四千多年的歷史;但對現代的我們來説,地球有四十五億年的悠久歷史,是再合理不過的常識。這個改變人類觀念的革命,究竟如何演變?《地球深歷史》帶我們一步步探索,這個過程曲折的大哉問。
・2021/04/22
還記得達爾文的演化論嗎?簡單來說,不同環境因子產生不同天擇壓力,選汰出能適應各地環境、具有不同型態的後代。久而久之,一個物種就可能會慢慢分化成數個型態不同的物種。然而比起觀察兩個已經分家很久的物種,也許研究正在分化的族群更能讓我們釐清物種分化的過程!
・2020/08/10
從《自然》於 1869 年發行後的一百多年以來,女性對科學的貢獻常被貶低,不管是期刊還是學界皆是如此。在《自然》發行至今的 150 年間,可以從中注意到科學做為一項「職業」的面貌漸漸地對大眾展露,但當研究從家庭走向學會組織時,女性變得愈來愈難被看見,歷史敘述角度也總是由男性主導。 我的目標是找出女性所面臨的阻礙,以及她們又是如何在此般情況下獲得接受科學教育的機會,並在學會、期刊和大學中移除這樣的阻礙。雖然我所關注的有限——主要是 19 世紀末到 20 世紀初的英國——但這是《自然》前五十年的核心地帶,而且不論好壞,大英帝國都在這個時期提供了科學研究的背景。 不管我們在科學故事裡多努力的找尋,女性多半在其中缺席。追溯這些平凡女性(她們不全都是女英雄)的科學路,就能夠知道我們往科學勞動力上的性別平等走了多遠。
・2019/11/15
大家知道《戀與製作人》中的許墨嗎?他所說的紅皇后理論到底是什麼?原來,在演化中,為了停在原點,生物一直在進行「演化的軍備競賽」。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